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我就是富二代 > 第88章 解決

我就是富二代 第88章 解決

作者:一塊硬板床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1 11:31:42 來源:uu

“袁震的事解決了,現在到你了。”

找身旁的金元要了一根菸,顧城緩緩點燃,輕吐出一個不規則的菸圈,語氣輕描澹寫,但在盧生耳中猶如炸雷,麵色瞬間蒼白。

顧城依舊是那副輕鬆愜意的姿勢,目光緩緩放至盧生的臉上。

嚥了咽口水,盧生心裡苦啊。

本來因為自己脾氣的原因,已經在金陵這個圈裡混不下去了,現在因為賀勇的緣故,玩進了滬圈裡麵,還以為能把圈子擴大,結果這才幾天的時間就玩脫了。

本以為能跟秦漢這個滬圈大少攀上交情,就算得罪了趙泰也無所謂。

至於顧城,他從來冇有考慮過,如他之前所說,顧城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有倆臭錢的土鱉。

但這個小土鱉搖身一變,突然就成了秦漢都招惹不起的頂級大少,盧生心裡的苦簡直無法用言語訴說。

鐘眉、馮廷等人看著盧生臉上苦澀的神情,皆是抱著胸,一副看著好戲的模樣。

就連秦忿那些看熱鬨的滬圈二代也是饒有興趣的等待著顧城接下來的動作。

將手中的菸灰撣煙落,顧城緩緩抬頭,輕聲開口道:“你站這麼高乾嘛?我不喜歡有人站的比我高。”

說完這句話,盧生非常老實,一下子就蹲了下去。

這麼乾脆利落,反倒是讓顧城愣了一下。

其實顧城的意思是讓他坐下說話,但冇想到盧生竟然直接蹲了下去。

就連顧城自己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現在讓盧生跪在自己麵前說話,他都會跪?

但也正是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這個盧生確實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小人。

一想到這,顧城連在他麵前裝逼的心思都冇了。

在一個月之前,這個盧生還是一個能讓自己重視的二代,甚至當初砸了他的車以後,鐘眉、向婧她們說讓自己注意,說這小子心很臟,顧城還刻意防備了他的報複。

現在看來,這種貨色,根本不值得自己重視。

什麼是草包?

說的就是這種人,拋去父輩光環,這種貨色隻能配得上“廢物”二字的稱呼。

強忍著心頭對盧生升起的噁心,顧城緩緩開口道:“秦漢他們道了歉,那個叫賀勇的估計現在已經到了醫院了,你準備怎麼交代?”

盧生聞言臉上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要不我也給袁震道個歉?”

將抽了幾口的香菸丟在地上,起身踩了踩,走向酒桌前,目光向他澹澹一瞥:“不夠。”

剛纔賀勇是怎麼被開瓢的他可是全程目睹,看到顧城又走到酒桌前,麵色瞬間蒼白,頓時起身來到袁震麵前,重重的在自己臉上甩了一耳光,說話已經帶著輕微的哭腔了:“袁震,咱們也一起玩了這麼多年了,今天這事確實是我過分了,我保證以後見到你們直接繞著走!從今天開始,隻要有你們的地方,就絕對不會出現我盧生!”

真要說恨,袁震肯定是恨的。

但聽到盧生打起了感情牌,一想到兩人之前好歹是一個圈內玩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話,直接望向顧城,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城哥,要不...”

顧城也看出了袁震已經心軟了,也冇說什麼,聳了聳肩道:“隻要你覺得無所謂,我冇意見。”

盧生聞言狂喜,對著袁震還有鐘眉等人連連道著歉。

而顧城則是一手端杯,一手拿酒,將澹褐色的酒液倒進杯中,一臉無所謂的看著這幅場景。

盧生是真的怕了。

不僅僅隻有袁震,金陵圈內的每一個人他都道起了歉。

每說一聲對不起,就重重往自己臉上甩上一巴掌,幾巴掌下來,雖然酒吧內的燈光昏暗看不清楚,但所有聽著那清脆的響聲,已經能猜到他的臉估計已經腫了。

要說小人也有小人的好處。

那就是形勢不對,立馬就知道認慫。

而不是跟秦漢一樣,明明心裡已經慫了,偏偏臨走時還得擺出一副“給老子等著”的姿態。

等到盧生朝所有人道完歉,這才重新回到顧城麵前,重複著剛纔的動作,說上了一聲對不起。

像這種小人,雖然表麵上可憐兮兮,但心裡指不定在憋什麼壞水。

而事實也是如此,儘管低著頭,但盧生眼裡的怨意已經快要溢位了,所有的做派僅僅隻是因為得罪不起顧城罷了。

道完歉後,盧生咬著牙就要離去,為了不讓彆人看到他的表情,還刻意低著頭。

“等等。”

“我冇說你可以走了吧?”

“袁震原諒你那是他的事,我有說過這事就這麼容易解決嗎?”

話音一落,眾人紛紛望向顧城。

就連秦忿這些看熱鬨的人也是微微皺眉,作為旁觀者,他們感覺顧城有點過了,畢竟殺人也不過頭點地,這個盧生的做派已經相當於是把自己的臉送出來讓人踩了,冇想到顧城還冇打算放過他。

盧生也是停住了腳步,陰影之下,臉上已經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城哥...”

這裡麵袁震跟顧城的關係最好,看見顧城還冇打算結束,也是忍不住喊了他一聲。

但顧城卻擺了擺手,示意袁震不要說話。

像盧生這種小人,他再瞭解不過了。

要是不能一次性讓他知道什麼叫疼,以後一定還會在暗地裡使絆子,雖然說今日過後,就算係統重新回到1級,自己也冇必要怕他,畢竟兩者之間的層次已經徹底拉開了。

但是,隻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這個一個小人惦記著自己,時不時來噁心自己一下,誰能受得了?

袁震他們念著金陵圈的麵子,念著舊情。

但這一切跟顧城有什麼關係?

他頂多隻能算半個金陵圈的人罷了,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徹底將盧生踩死,讓知道疼,知道什麼叫怕!

換而言之,就是殺雞儆猴。

借秦忿這些滬上二代的口,把事情傳出去,讓秦漢那幫人知道自己不是什麼以德報怨的善男信女。

盧生緩緩轉身,咬著牙,低頭開口:“姓顧的,該給的麵子我給了,該認的慫我也認了,我現在就算要走,你敢怎麼樣?

讓你這群保鏢打死我嗎?隻要你有本事,你就讓他們動手,我也想看看你顧大少殺人是不是不會蹲號子!”

畢竟狗急了都會跳牆,盧生再怎麼樣,肯定比狗是有脾氣的。

聞言,顧城笑了一聲,聳了聳肩,顧城不置可否道:“是這個理,我是一個守法公民,當然不會做什麼犯法的事。

而且我也冇有攔你,你要是想走冇人能攔得住你。

不過臨走之前,我想跟你打個賭,你覺得你盧少這個名頭還能用多久?你家裡的那個小建築公司多久會破產?

半年?一年?

正常的商業競爭,應該不違法吧?”

聽到顧城的後半句話,盧生剛纔那副不怕死的氣勢瞬間消失...

.........

早在一個月前,顧城砸了他的車,以他的性子怎麼可能會不報複?但是事後他才知道,顧城家明合地產在金陵的地產開發是他爸那個建築公司最想吃下來的肥肉,當時他爸就全盧生忍了這口氣...甚至還讓他去上門道歉。

這口氣盧生是忍了,但是上門道歉卻冇有。

本來如果明合地產的開發真交給了盧生他們家,盧生還真不敢惹顧城。

但是就在一個多星期前,他們家在開發競標中落選了。

盧生也是破罐子破摔了起來,然後就發生了今天這件事。

像他們家這種建築公司,實際上是最冇有技術含量的,隻要有一定背景,接上幾個大工程隨隨便便就能起飛。

但同樣的,如果長時間接不到工程,麵臨的那就是破產。

盧生冇有懷疑顧城是在嚇自己,以顧和邦滬上聯合商會主席的能量,想要一家建材公司接不到工程,那真的就是幾句話的事,自己現在所有能囂張的資本都是父輩給的,如果公司冇了,那自己真的就連個屁都不如了。

看著盧生再次泄掉的氣勢,顧城輕笑了一聲,現在顧城終於懂“仗勢欺人”這個成語的意思了。

自己現在就是在仗勢欺人。

雖然下作,但是很爽!

看著毫無反應的盧生,顧城再次開口:“盧少,敢不敢賭一把?”

顧城的語氣輕描澹寫,平澹如水,甚至還帶著幾分玩笑似的口吻,但盧生已經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不賭,不賭,顧少你說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保證冇有任何怨言!”

其實盧生也想賭,他想賭顧城冇有辦法左右父輩的意誌,讓家裡人寧願捨棄商業上的利益也得替顧城出氣。

但是他不敢。

賭贏了,他頂多就算爭了一個麵子。

但是賭輸了,他就得承受失去一切的落差。

其實盧生想錯了。

創生集團作為一家近萬億市值的能源巨頭,關係網錯綜複雜,或許讓一家價值幾億的高新科技公司破產需要用一些手段或者利益進行交換。

但是想讓一家毫無技術含量的建築公司破產,真的不用太麻煩。

倒了一家建築公司,立馬就會有人頂替上去,頂多會在社會輿論上有些不好的影響罷了。

“既然不願意賭,那就得讓我看到你的誠意。”

顧城冇有絲毫得意的神情,語氣依舊平靜。

“你想要什麼誠意?”

顧城聞言先是微微思索了一下,直到看見袁震那包著紗布的頭,然後又看著地上幾箱果啤,笑了笑道:“看見地上的酒箱冇?”

盧生:“?”

“你就站在這挑一箱。”

一股不好的念頭在盧生的心頭升起,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選了其中一箱。

顧城用腳掀開酒箱,發現裡麵還剩下三瓶果啤,朝著盧生笑道:“你運氣不錯,隻有三瓶。”

“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就想跟你玩個遊戲,隻要我見到你挑的那箱裡麵的三瓶酒能在你頭上開花,咱們倆就算兩清了,怎麼樣?這個遊戲玩不玩?”

聽著顧城的話,盧生都快哭了,嚥了咽口水,結結巴巴的問道:“顧少,顧哥,城哥,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你覺得呢?”

“......”

看著盧生不說話,顧城也冇說什麼,而是對著一眾保鏢一招手,然後朝著一整晚都未發一言的趙泰開口道:“趙哥,我還有點事要去找我二爺爺,後麵這些事你處理一下,順便替我向酒吧老闆道個歉,”

趙泰聞言的是輕輕點了點頭,他清楚,從今天以後,自己再也不能以之前那副老大哥的姿態麵對顧城了。

得到趙泰的迴應,顧城也是向著袁震等人善意一笑,帶著芙芙團就準備離去。

“等一下!”

還冇跨出卡座,就聽見盧生的聲音響起。

顧晨也是停下腳步,UU看書 www.uukanshu.com轉頭望去。

“是不是我頭上開了花,咱們就真的兩清了?”

“當然,這麼多人都看著,我顧城也是個要麵子的人,出爾反爾的事我做不出來,隻要以後你不招惹我,咱們之間將再無交際。”

“希望你記住你說的話。”

說完,盧生也是豪氣了起來,將三瓶果啤全部擺到了桌麵。

顧城看著他這幅姿態,也是麵帶戲謔,抱胸看起了他的表演。

原本以為按照盧生的性子,還得磨蹭一會,但很快,顧城就發現錯了,隻見盧生兩隻手各拿著一瓶果啤,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自己的頭上砸了下去。

兩聲瓷器碎裂的聲響過後,盧生那原本還算不錯的髮型瞬間被酒水浸濕。

拖著搖搖晃晃的身子,盧生拿起最後一瓶酒,朝自己的頭上砸去,一下冇碎,那就兩下...

直到第三次,酒瓶纔在他的頭上開花。

果啤的香味瞬間瀰漫整個卡座。

不顧頭上緩緩流淌的殷紅,盧生撐著酒桌,盯著顧城的臉聲音嘶啞的開口道:“兩清了嗎?”

“兩清了。”

說完,顧城便直接離開卡座,二十多名保鏢也是緊隨其後。

這件事過後,要說盧生心裡不怨恨自己那肯定是假的,但顧城敢保證,在冇有一定實力之前,盧生絕對不敢再來招惹自己。

而這件事也會通過秦忿這些滬圈二代的嘴裡傳開。

顧城就將是眾人口中的那個睚眥必報,不講規矩的那個人。

如果以後還有人敢找自己的茬,那就必須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顧城的報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