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仙俠 > 我將埋葬眾神 > 第383章:舊瓶新酒

我將埋葬眾神 第383章:舊瓶新酒

作者:見異思劍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0-15 13:27:01 來源:uu

高崖險峻,白雪飄拂,黑羽長頸的乾瘦黑鷹繞空飛旋。

蒼涼的嘶啼聲裡,殊媱與慕師靖漫行過崖道,抵達了原麵教。

原麵教矗立在懸崖峭壁之間,黑色的棱形建築沿著山體拚成了一張巨型的人臉,直勾勾地斜視向世界之木的位置。

“那是原麵教的神殿,大長老住在口的位置,兩位祭祀住在鼻孔,原麵的左右護法各自盤踞於雙目之中,他們是原麵教的智慧之瞳。”殊媱小聲地說。

“我是原麵教的白銀長老,需要你為我解釋?”慕師靖冷冷地問。

“是殊媱唐突了。”殊媱立刻致歉。

冇走兩步,慕師靖紅唇翕動,忍不住又問:“那教主住在哪裡?”

“小姐不是......”

“我考考你。”慕師靖打斷道。

“教主住在人中的位置。”殊媱說。

“人中?”慕師靖本以為教主會是原麵教的大腦,她問:“住那裡做什麼?”

“三十年前,龍骸雪嶺裡,原麵教的教主曾與銅血宗的劍主有過一戰,劍主擁有劍之靈根,劍之靈根在榜上的位置隻能說不高不低,但劍主大人卻將這靈根修到了極致,天下萬物,隻要形似劍者,他都可以從中抽出真正的劍。

最後的決戰裡,劍主渾身浴血,體無完膚,周遭的一切也被碾為齏粉,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他要落敗時,他掐住自己的人中,從中硬生生抽出了一把劍,反敗為勝。”殊媱用極低的聲音訴說著當年的故事。

自此之後,原麵教的教主為了銘記這場失敗,住在了神殿的人中處。

“嗯,不錯。”

慕師靖一副早已知曉一切的樣子,她揉了揉殊媱的頭作為誇讚。

殊媱被揉腦袋,露出了陶醉而可愛的神色,這種神色在她將頭低下之後立刻變得陰冷。

慕師靖止住腳步,伸出一截手指,挑起了殊媱的下頜。

殊媱立刻又換上了一副笑臉。慕師靖將她的頭按了下去。殊媱神色再度陰狠。

慕師靖如此重複了數次,殊媱忍無可忍,卻不敢發作,隻得強行擠出甜美的笑容,無辜地問:“小姐這是做什麼呀?”

“你這臉漂亮歸漂亮,隻是陰晴不定得利害呢。”慕師靖掐住她的脖子,一點點用勁:“忘了告訴你了,姐姐的心也是陰晴不定的哦。”殊媱本想解釋,但她被掐緊了脖頸,難以說話,隻得生澀地擠出三個字:“知道了......”

慕師靖這才鬆手,她笑著為殊媱整理裙子,並將青銅麵具覆在她的臉上。

殊媱跪在地上,大口喘著氣,緩緩跟著慕師靖走入了大殿之中。

慕師靖的身份是白銀長老,地位不俗,有資格住在單獨的房間裡,殊媱作為青銅弟子,就絕冇有這麼好運了,她白天不僅要參加原麵教的修行,還要去服侍慕師靖,晚上則隻能與其他女弟子一同住在一個擁擠的、臟亂差的大院子裡。

最重要的是,她這樣的弟子,一個月隻有少的可憐的錢,根本買不起那些珍貴的丹藥。

靈根無法修補,境界無法恢複,她又如何能夠打破囚籠,獲得自由?

殊媱思考著對策。

平日裡出入時,所有人都會戴著麵具,靠*位高權重者並殺人搶錢很難做到,那最直接的方法恐怕就是偷竊。

隻是,在這種邪異的教派裡偷竊,要是被抓住了,絕不是打斷腿那麼簡單的。

殊媱還在為錢煩惱時,慕師靖又來給她增加負擔了。

“從今天起,你每天都要寫一篇文章,記錄你每日做的事,一定要最真摯的情感寫,寫完之後記得呈給我看。”慕師靖下令。

要給你看還怎麼用最真摯的情感寫啊..殊媱心中暗暗抱怨,卻是麵帶微笑,乖乖領命。

接下來的幾天,殊媱還要分心(本章未完!)

第三百八十三章:舊瓶新酒

寫日記。

內容無需多言,她用三句話概括早中晚的日常,再用一整頁讚美慕師靖,殊媱今天將她比作太陽,明天又將她比作月亮,後天又說她勝過自己的親生爹孃,有一次殊媱想用藏頭詩暗罵她,剛遞上去就被無情揪出,被吊在房梁上狠抽了一頓後,她再不敢耍小聰明,隻乖乖歌頌。

轉眼之間,這樣的日子她已過了七天。她白天要和其他教徒一同大喊口號,歌頌原麵之神,晚上又要偷偷爬起來寫日記,歌頌小姐大人,留給她修行養傷的時間微乎其微。

壓抑與憤懣之下,她的傷非但冇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地折磨她。

從古老奢華的大雪王宮搬到這簡陋寒冷的住處,遭受毒打,為奴為犬,阿諛諂媚.....

.殊媱哪怕道心再堅定,也隻是個十七歲的小姑娘罷了,身份地位一落千丈,種種恥辱湧上心頭,今夜,她寫日記時,竟忍不住哭了起來。

眼淚啪嗒啪嗒地落到紙張上。字跡變得模糊起來。

她將紙揉成一團,死死地攥在掌心,整個身體都在發抖。

她雖壓抑了哭聲,卻還是將擠在隔壁床的小姑娘吵醒了,小姑娘抬起覆著麵具的頭,看了她一眼,小聲安慰道:“我來的時候也和你一樣,整日偷偷地哭,哭冇有意義的,更苦的日子還在後麵呢。”

在原麵教乃至所有宗教,像她們這樣最底層的弟子大都命運悲慘,大都淪為奴隸、鼎爐,幫長老們試藥暴死的也不在少數。

真國與神山不一樣,它並不在乎普通修道者的生命,因為真國與死靈雪原是接壤的,灰墓之君一旦甦醒,再多的普通修士也毫無意義,真國的修道理念,是創造更強大的個體,將修道的火種延續並找到對抗舊神的辦法。

所以,在真國,修道者之間的斷層極為嚴重,絕大多數人到不了神山所謂的'仙人境'就會天折,元赤初境的慕師靖在這裡也真算是高手了。

“謝謝你。”殊媱迴應。

那個被她吵醒的小姑娘嗯了一聲,倒頭睡去。

殊媱窩在鐵一樣的棉被裡,對著夜色沉默許久,耳畔,其他人的鼾聲如同打雷,卻驚不動她的心。

她將揉爛的紙重新展開,將上麵的內容謄寫到了新的紙張上。

內容羞恥,但她下筆堅毅。

第二天,殊媱準備將日記紙交給慕師靖時,卻被其他侍衛攔在了半路。

那個半夜被她吵醒的小姑娘立在一個黃銅麵具的老人身邊,指著殊媱,說:“就是她,昨夜她鬼鬼祟祟起來,偷偷拿出藏在床板下的紙筆寫東西,被我發現後她將紙張揉碎,還嚇得哭了出來......她本就來路不明,很有可能是其他宗派的臥底,希望大人好好調查她。”

殊媱心頭一震。

她養尊處優太久,下意識對這種螻蟻都不如的小丫頭冇有防備。

如今回想起這丫頭昨夜說的'苦的日子還在後麵',她恍然大悟。

官大一級壓死人,黃銅麵具對於青銅麵具有著絕對的壓製力,帶著黃銅麵具的老者一聲令下,殊媱立刻被擒拿,按跪在地,並搜出了那封本該要去交給慕師靖的信。

信被呈到了黃銅麵具老者麵前。

老者把信遞給了告密的小丫頭,讓她讀出來。

小丫頭展開信,清了清嗓子的,當著所有人的麵朗讀起了上麵的內容:

“......小姐是大雪王峰上的極光,瑰麗璀璨,是魂落海裡的鯨唱,悠久動人,也是死靈雪原裡的黑暗,一經觸及就逃無可逃,我無法想象失去小姐的生活,正如我無法忍受毫無意義的生命。我願意像地毯一樣任由小姐踐踏、蹂躪,隻為給小姐鋪上一寸通往永恒的路。”

唸完之後,本就如同冰窖的場地更為死寂。殊媱被摁跪在地,低著頭,臉頰竟忍不住羞紅起來。

(本章未完!)

第三百八十三章:舊瓶新酒

何等的卑微與諂媚啊......

“這是......情書?”其他人討論了起來。“小姐?莫非她喜歡的是女人?”

“不,這可能是某種暗語,裡麵藏著通敵的信號。”也有人謹慎地說。

黃銅老者看著殊媱,問:“這個小姐是誰?”

“小姐......”

殊媱張了張唇,正要解釋,身後,那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我。”

慕師靖帶著白銀麵具緩緩走來,抬手之間,擒拿著殊媱的兩人就被震退,她扶起殊媱,餘光瞥向了那黃銅麵具的老者:“你尋我可有事?”.

.-

慕師靖順理成章地帶走了臉頰滾燙的殊媱,無人敢攔。

原麵教的麵具分為紙麵、青銅麵、黃銅麵、白銀麵、黃金麵與君王麵。

慕師靖在這裡已算是地位尊崇的人物了。一路上,慕師靖表現出的對這個青銅弟子的嗬護令人嫉妒,但當慕師靖將她帶入房間時,殊媱就知道,她要遭殃了。

殊媱乖乖跪在地上,等候小姐發落。慕師靖卻冇有動她。

慕師靖隻靜靜地坐在石椅裡,*交迭,身軀傾斜,一手半握成拳的手支著側靨,另一手搭放在蓋著膝腿的狐裘上,一動不動,哪怕戴著白銀麵具,殊媱依舊可以想象到她清冷孤獨的神情。

幫我揉揉肩背吧。”慕師靖說。

雖然是服侍,但殊媱聽到她說話,還是鬆了口氣。

殊媱的右臂已彌合回了身體,雖還有些僵硬,但幫人按揉卻是足夠。她也不是第一次給慕師靖按揉,很懂技巧與力度。

按揉之時,殊媱還偷偷使用了催眠的靈術,輕飄飄的舒適感裡,慕師靖閉著眼,似乎睡著了。

殊媱輕輕地叫了幾聲'小姐',慕師靖也冇有迴應。

殊媱幾乎可以確定,她睡著了。她又起了殺心。

她在裙下藏著一把鋒利的小刀,刀就貼著她的大腿內側綁著,隨時準備抽出、殺人。毫無疑問,這是絕佳的殺人機會。

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慕師靖已經睡著,明明她稍稍用力,就有可能掐斷對方的脖子,但她怎麼也提不起動手的勇氣。

她並不懼怕血誓,因為她早已把身體改造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模塊,她立誓的是右手,如果她真的下了殺手,血誓反噬時,她把右臂卸了,讓它獨自去承受血誓反噬就是了。

她對於血誓的破解之法是慕師靖所不知道的,她相信,慕師靖迷信於血誓的力量,早晚會付出代價。

可即便如此,直到最後,殊媱也冇有動手。彷彿隻要她真的動手,這個鬼魅般的少女就會睜開眼,問她端著一把刀做什麼,是要進獻給她嗎......這是她想象中的畫麵,她被自己懼怕的想象禁錮了。

殊媱安慰自己,她這是在隱忍,是在提防陷阱,待時而動。

可無論她怎麼安慰,心中都有抹不去的悔恨。

回去之後,她病了一場。

這是靈根過度使用後感染的病症,會直接危及生命,她強忍著劇痛上完了原麵教的早課,然後尋了個無人的雪地,將自己深埋雪裡,低吼著打滾,彷彿中了毒箭的野獸。

她時而渾身滾燙,時而寒冷徹骨,不斷變幻的冷熱刀子般切割著她,將她的意誌一寸寸敲碎,她甚至多次想要自殺,讓死亡切斷她所承受的痛苦。

殊媱第一次覺得,她要死了,活活病死。

生命垂危之際,慕師靖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將一瓶丹藥扔給了她。

正是珍貴的培靈丹。

殊媱接過培靈丹,發瘋似地將它往嘴巴裡倒,連吃了四顆之後,殊媱的病症終於被壓了下去。

她虛弱地坐在雪地裡,對慕師靖道了謝。

“不必謝我,如果冇有我,你也不(本章未完!)

第三百八十三章:舊瓶新酒

至於淪落至此,不是麼?”慕師靖問。

“......”殊媱抿緊嘴唇,冇有回答。

“以你的性子,想必以前玩弄並殺死過不少人吧?”慕師靖又問。

殊媱沉默良久,說:“都是他們該死。”

慕師靖也冇有質疑什麼,她隻是說:“你以前能輕而易舉地殺人,並不是你有多麼厲害,隻是敵明你暗罷了,你知道得多,殺人當然更容易,久而久之,你會將自己屢屢成功的殺人歸結於你的聰慧,但你要明白,屠殺螻蟻與老鼠不是本事,總有一天,你是要光明正大地麵對你真正的敵人的。”

慕師靖看似是在對殊媱說話,實則也是在反思過去。

當初在有鱗宗,她輕而易舉地玩死過一對姐弟,當時的她為之滿足、得意,但這其實冇什麼好驕傲的,與其說是自己厲害,不若說是敵人愚蠢。

當她能洞悉敵人的一切想法後,勝利就是唾手可得之物。

她殺人的方式再花哨再妖孽,也無法證明她的強大。

之後麵對林守溪與其他敵人時的吃癟也證明瞭這一點。更何況,真正的強敵是未知的。殊媱輕輕點頭。

慕師靖坐在雪地裡,眺望著那座被稱為世界之木的神峰。

神峰的頂端被濃濃的雲墓所籠罩著,無法看清上麵的情形。

神峰之後,綿延的雪山山脈連成了神牆一樣的屏障,將囚禁灰墓之君的死靈雪原與真國隔絕。

“回去彆忘了寫日記。”慕師靖說。“知道了。”殊媱乖乖頷首。

這一次,殊媱認真地寫了份日記,她將這些時日遭遇的困難一一寫明,甚至還將她給慕師靖按揉時,想過要殺她的念頭也給寫了出來。

慕師靖看到這裡,卻是搖頭,說:“推心置腹地表明一兩件事就想換取信任麼,你這樣的小伎倆不必用的。”

殊媱再被戳破心事。

這一次,她冇有反駁什麼,而是好奇地問:“小姐是在教導我麼?”

“不可以嗎?”慕師靖反問。

“為什麼......”

“再怎麼說,你也是虛白的女兒,虛白生而不養,我卻不能眼睜睜看你墮為邪龍。”慕師靖平靜地說:“我會調教好你的。”

殊媱心頭大震。

真國之人皆知龍主殿住著一位龍主,但除了極少數人,冇有人知道住的到底是哪位,但慕師靖卻一語道破了它的身份!

“你怎麼會知道......”殊媱目瞪口呆,“你到底是......”

“我說了,我有龍王靈根。”

隔著白銀麵具,殊媱看到了慕師靖瞳孔中飄蕩的白色光流,光流隻有一刹,但她卻像是瞥見了窺見了所有神聖與純淨的聚合之物。

殊媱跪在雪地裡,緩緩提起裙襬,將手伸向大腿之間,小心翼翼地解下了那柄壓在裙下的匕首,端在手上,遞給了慕師靖。

這是臣服的象征。

匕首上猶有少女的體香。

“好了,隻要你乖乖聽話,我會幫你治好病的。”慕師靖接過匕首,輕輕拿在手中把玩。

“需要很多錢......”殊媱小心提醒,當初她可是把慕師靖拐賣了才堪堪夠的......

“放心,我已經找到了掙錢的辦法。”慕師靖的眼睛重歸清澈。

相比慕師靖,林守溪與小禾的生活過的更加平靜。

他們終日在戒指裡修煉,以軟磨硬泡的死辦法將兩個黏在一起的金身緩緩分開,這種辦法效率不高,卻是唯一行之有效的策略。

除了修煉之外,林守溪也通過初鷺瞭解著外麵的事。

初鷺會定期會他們彙報聖樹院的通緝令。通緝令始終冇有被揭下,這也說明,慕師靖一直冇有被抓到,這讓他們安心了一些,七天之後,林守溪找到了另一個慕師(本章未完!)

第三百八十三章:舊瓶新酒

靖平安無事的證據。

真國的人同樣需要精神上的愉悅, www.uukanshu.com所以這裡也有類似神山邸報一樣的東西,近日,有一篇傳奇誌異在邸報上刊載,並在真國名聲大噪,初鷺閒暇的時候,就會將它拿出來看。

這篇故事的內容林守溪極為熟悉。正是誅神錄無疑。

唯一與誅神錄不同的是,故事的男主人公換成了女主人公。

很顯然,這是慕師靖的手筆了。

林守溪心中一暖,心想慕師靖應該不需要錢,她冒著危險這麼做,唯一的目的就是給他們報平安了......他也該想方設法給出迴應,讓慕師靖安心纔是。

看《我將埋葬眾神》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

第三百八十三章:舊瓶新酒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香書小說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