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70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70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0 15:05:23 來源:uu

馬上出村口了,外公又咳嗽了一聲,抬起頭,把一口痰吐在陶碗裡。

楊楠珂趕緊停車,左手扶著車把,儘量讓車保持平衡,右手遞過去一截衛生紙:“爺,你擦一下。”

“柯柯,你乾啥去麼?”李養蘭從家裡剛好出門。

村東頭的最後一家,是李養蘭家,她是李立新最寵的小女兒。把她嫁到一條巷子裡,也是為了能經常見到。不管農忙農閒,李立新總是忙完了自己地裡活,馬上又去小女兒家幫忙。編的笤帚,破的葫蘆瓢,最好的也先送到小女兒家。也就因為這,他經常被兒子兒媳婦指著鼻子罵。但是不管在家受不受待見,他還是先把最好的先送到小女兒家。

“我跟我爺到杜村看一哈病。”

“養蘭,趕緊收拾一下。”門裡傳來她老公的督促聲。

李養蘭進了門:“催啥哩麼,車還早。”

哦,原來他們也要去城裡玩。

出了村一直往南,路邊枝條密密麻麻的楊樹,滿身灰土色,偶爾竄出來一隻不知道名字的野鳥,撕破寧靜的空氣。樹下的乾草上,夾雜著幾支酸棗枝,那些粗大一點的枝條,年前已經被楊楠珂砍了做了柴火,剩下的細枝頭掛著春天育苗的塑料膜,顯得雜亂不堪。風一吹,有些風化的塑料膜吹進麥田。吹到地那頭的枯草樹枝上。

“嘀,嘀,嘀”,身後傳來大巴車的鳴笛。司機探出頭喊:“你眼睛是出氣的麼?架子車往路邊拉,懟死你狗日的。”

本來就不寬的主乾道,大巴車就需要三分之二。而剛纔為了能讓外公舒服點,楊楠珂一直走在路中間的車轍上。現在,他趕緊把車拉到路邊,給大巴讓開路,路邊有雜草掩著,看不到地麵,等他把車拉過去,右邊的車輪陷到草叢下的坑裡,車往外傾斜了很多,外公在上麵猛咳嗽。此時,大巴車從旁邊開過去,車窗上,亮出來幾個熟悉的腦袋。

李婷在倒數第三排的車窗裡探出頭來,喊他的名字,高興的揮手,等他回過頭,卻看到小芬和養蘭家的紅紅在最後一排的車窗爭著探出頭,很得瑟朝他伸舌頭吐口水,忽然一隻大手把他們拉了進去。

楊楠珂冇心思關心這些,他轉頭看著陷在坑裡的車子,外公的背抵著車廂,姿勢似乎很不舒服。又或許是剛纔車來過楊起來塵土,外公猛然咳嗽得更厲害了。楊楠珂趕緊調整好車繩,弓了身子猛然間一用力,細細的車繩就像嵌在肉裡,左邊肩膀鑽心得疼,但是車子隻是動了一下,冇從坑裡出來。他低頭扯了一大把乾草揉作一團,塞進左邊肩膀頭的衣服裡麵,重新調整好繩子,使出全身的勁,出了一身汗,終於把右邊的車輪從坑裡拽出來了。把車拖迴路中間,他隻能先把車把手放在地上,讓外公頭低腳高躺著,趕緊去撿摔到一邊的枕頭和沙碗,外公難受得一直咳嗽,還能空出來兩口氣罵他。再要出發時候,楊楠珂看到外婆騎自行車追出了村子。他把肩膀裡麵的乾草扒拉出來,他又往肩膀裡麵摸了摸,剛纔太用力,老傷口又滲血了。他把車繩放在另一邊肩膀頭,趕緊走。

冇走多遠,外婆就追上來了。

“剛你姨要進城裡,問我要啥不,耽擱了會。”

楊楠珂不說話,低著頭往前走,忽然地委屈,眼淚就決堤了。

他十四歲了,正是自尊心強的時候,卻經曆著這些事。他從一出門,就感覺到巷子裡曬太陽的人們異樣的眼光。彷彿在嘲笑他褲子上的破洞,又或者嘲笑他穿的爺爺去世前穿的棉襖。而他的同學們,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玩樂中,去城裡玩各種新奇的東西,又或者去樹林裡儘情撒野,他已經很久冇有玩兒了。

“咋呢麼?”外婆在旁邊推著自行車。

“有風哩,你先去麼,我知道地方,我拉著我爺慢慢走。”

“能行麼?那你小心點,我先過去給大夫說一聲,準備一哈。”說完養民媽跨上自行車,漸行漸遠。

“剛纔你姨也在車上麼?”李立新有點清醒了。

“啊,我姨我姨夫紅紅,還有小芬都在車上。”

“你舅你妗子也去了?”

“冇有,我舅在對門打麻將哩,我妗子不知道做啥呢。”

“哦,這麼好的天氣,他倆咋不帶上娃娃也去耍一天麼。你慢慢拉,不行就緩一下。”李立新又重重地咳了一聲,吐了口痰,不說話了。

十裡多土路,深一腳淺一腳,楊楠珂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到了杜村的大夫家。

“來咧,裡麵冇床,你把架子車拉進去,咱就在車上給你爺把針打了。”養民媽從診所裡麵出來,幫楊楠珂把車推上門口的坡道。

“你把架子車就停院子裡。”

院子裡就他一個架子車,其他人都躺在自己帶的鋼絲床上,他們的藥水瓶都是直接掛在頭頂的葡萄架上。

“把架子車往這邊挪一下,吊針管子夠不著。”一個穿白大褂的婦女把藥水瓶掛在葡萄藤下的鐵鉤上。

楊楠珂趕緊把架子車挪了一點,養民媽唯唯諾諾給醫生說了辛苦,又罵他笨手笨腳。

李立新已經瘦的皮包骨了,皮膚下血管似乎流得很慢,血液聚在一起,血管看起來比健康時候粗了很多。白大褂熟練地把針頭刺進皮膚,貼上白膠布,調整了一下針管,昂著高傲的腦袋進了一間屋子。

“他都冇給我爺看一哈就打針呢?”

“我剛都給大夫說清了,早都把藥配好了。”

“哦,奶,我想出去轉一哈。”

“你去麼,我在這照看著。”

楊楠珂路過那間房子,白大褂和另一個穿白大褂的老頭,正在磕著瓜子,老頭不知道說了什麼,白大褂低頭笑得很奇怪,還用手輕輕打了老頭一下。

出了診所的門往南,是這個村的十字路口。這裡是移民區,說是村子,人比鄉裡還多。村裡所有路都是水泥的,乾淨平整,很讓人羨慕。診所的對門,是一家壓餄絡的,這幾年夏天,他經常中午騎著車子來這裡,給外公的兒子女兒壓餄絡。再往南,就是這個村子的主乾道了,很寬的柏油路,能輕鬆過兩輛大巴車,而且剛過完年,農閒時節,路邊所有的小店門都大開,不停有人進進出出。

東北角,是一個學校,這個學校比楊楠珂上的初中還大,裡麵有小學和初中,光學生有近千人。

東南角,是一個很大的商店,兩邊是兩個小飯館。主街那家叫杜村大酒店,也是一戶農家的樣子,不過大門換成了玻璃的,院子裡擺了三張圓桌,就成了一個讓很多莊稼人都去不起的地方。玻璃門上寫著大紅的油漆字,左邊寫著“承包酒席,有餐車”,右邊寫著“刀削麪、棍棍麵、大肉煮饃”,楊楠珂明白,這家有紅白喜事就去做席麵,冇有就做一些麪條煮饃的小館子。但是過年期間,很多人家待客也會在這裡定一桌,非常有麵子。右邊門上的每個字都化作饞蟲,糾纏在他的胃裡,但是這麼好的飯店,他是不敢進的,一碗麪不得五六塊吧。

另一邊小飯店取名叫農家小菜館,但是外麵的玻璃門上也是油漆的字,寫著“四川小炒,生猛海鮮,各種麪食。”雖然菜單寫得很誇張,但是從來冇有人吃過海鮮炒菜。餐館裡麵放著兩張小學淘汰的木課桌,四條條凳,但是外麵卻搭了雨棚,雨棚下麵放著揉麪的案板和煮麪的鍋,還有四張課桌八條條凳,雖然很擁擠,但是生意出奇的好,這得益於旁邊的兩所學校和診所。這裡每天早上,都有一個大叔把蔥油炒的香味填滿周圍每一個人的鼻孔,UU看書 www.kanshu.com那些家境好的初中生,都會在午飯或晚上放學,花兩塊錢過來吃一碗蔥油刀削麪,而那些吃不起,就在過年時候藏幾塊壓歲錢過完年來吃一碗。

楊楠珂已經很久冇見一點肉腥了,這幾年過年,外婆就給了他一碗炒白蘿蔔,兩個饅頭。今年對他好了一點點,炒了兩個雞蛋。

“肉夾饃多少錢?”他走到十字路口的肉夾饃攤子問。

“三塊。”

“鄉裡才2塊錢麼?”

“乃你去鄉裡買麼。”賣饃的把已經拿出來的饃扔回框裡,“列遠,麼錢湊啥熱鬨。”

楊楠珂今天穿得很不像個十四歲的孩子,爺爺生前穿黑棉襖,現在又被他穿了好幾年,袖口已經爛得漏棉絮了,袖子上臟得結垢了。褲子是外公不穿的棉褲,各種顏色的補丁都比原本的布多。和周圍穿著新衣服跑來跑去的同齡人相比,他就是個乞丐。賣饃的轉身又坐了下來,和旁邊炒涼粉的聊了起來。楊楠珂感覺很傷自尊心,像做錯了事一樣臉紅了。

“這個。”楊楠珂匆匆穿過十字路口,到了商店,拿了一個火腿腸。

“三塊五。”

“給。”楊楠珂遞過去五塊,那女的從櫃檯下麵拿了零錢找給他。

“還要啥不?”

“不咧。”他接過火腿腸和零錢,把火腿腸塞進棉襖裡麵的口袋,楊楠珂逃跑一樣逃到診所,外公的藥瓶還冇下去三分之一,外婆坐在旁邊的台階上打盹。他坐在牆角的幾塊磚頭上,頭靠著牆上,太陽曬在臉上,漸漸地,眼前模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