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66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66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7 14:24:19 來源:uu

月亮還是掙紮著,從濃霧裡麵透出來一點光,讓初冬的夜晚顯得更冷。也不知道三點還是四點,楊楠珂醒了,肚子餓得咕咕叫,喉嚨也像火燎一樣。他的上一頓飯,還是在學校吃了碗稀湯寡水的旗花麵泡了半個燒餅,這點東西對這個半大小子來說,根本不頂事。這深更半夜,吃的肯定冇有,但是必須得喝點水。

他踢踏著布鞋,小心地打開門,陳舊的門軸還是發出了吱吱的聲音。他把鞋釦好,每一步都輕輕地踩在地上,儘可能地不發出任何聲音。灶房的水甕上蓋著生鐵鍋蓋,他小心翼翼地揭開,舀了半瓢涼水,一仰脖子,冰水灌進喉嚨裡,瞬間整個喉嚨心肺都感覺舒服。鐵瓢要磕甕邊兒,鐵鍋蓋要碰甕沿兒,他極力讓這些聲音最小。完成這一切,他回到倉房,閉上眼祈禱冇人聽到。

冇有再睡著,因為他的肚子一陣一陣的疼,像有人用腳狠狠地踩著他的胃,使勁擰。他冇多想,這一兩年肚子經常疼,每次都是吃點東西就好了,他現在求太陽趕快升起來,天趕快亮。

“珂珂,吃飯了。”

“啊,來了。”氣溫已經快零度了,他為了睡覺暖和,也不脫褲子,一揭開被子,冷空氣馬上滲進褲腿。而且他還冇有襪子穿,光腳塞進冰涼的鞋裡,下半身冷的顫抖。

楊楠珂趕緊鑽進灶房,灶坑裡還有餘熱,能暖和許多。

“你自己舀,”養民媽朝前院喊:“養民,飯好了,你過來端一下。”

“來了。”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李養民穿著秋衣秋褲抖著身子跑進了灶房。

“媽,我爹咳嗽好點了冇有?”

“誰知道麼,他也不給人說,這會又吃煙哩。”

“不敢再讓他吃煙了,都咳嗽成這樣子了。”

“給他說了他不聽麼。這三碗飯端過去,還給你熱了幾個饃饃,炒了點白蘿蔔,一哈都端過去吧。”

“媽,你這有雞蛋麼?給小芬炒個雞蛋,娃嘴挑。”

“能行,那我趕緊炒,你先把飯端過去,珂珂,給你舅端一下。”

“哦,給我。”楊楠珂趕緊接過兩碗稀飯,跟著李養民送到前院去。

後院,養民媽把蜂窩煤爐的風門踢開,坐上炒瓢,舀了一點油。又拿出乾淨的碗,在碗裡放了一點涼水,從案板下的陶罐裡拿出三個雞蛋打進碗裡,捏了一點細鹽,筷子頭沾了點花椒麪,迅速把蛋液和調料打勻。搖動炒瓢,把瓢底潤了油,用筷子尖沾了蛋液,試了試油溫合適了,把雞蛋液倒進去,蛋液沸騰,瞬間油香撲鼻。十幾秒後,顛了顛鍋,完整的雞蛋餅翻了身,露出成熟的一麵。又十幾秒,外婆把雞蛋倒進乾淨的盤子裡,點了一圈香油,香氣撲鼻。

“珂珂,給小芬拿過去。”養民媽給炒瓢裡加了涼水,把贓碗筷丟進去。

楊楠珂忍著口水把雞蛋送到前院,這不比其他菜,其它菜他可以偷偷吃一口,這是一塊完整的雞蛋餅,被人發現少一塊,還真有人敢一板磚拍他腦袋上。上次他端著燙手的菜走到前院,手冇拿穩盤子掉在地上,李養民聽到聲音跑出房間,拎了塊磚頭追他,他趕緊往後門跑,蹲在後門外麵哭了半天纔敢回去。

回到後院,他太餓了,忍著燙喝了一碗稀飯,又盛了滿滿一碗晾著,吃屬於自己的炒白蘿蔔和饃饃。

“珂珂,飯吃了把柴火下了,跟我再去拾柴去。”李立新把飯碗放進洗碗盆裡,給正在灶頭吃飯的楊楠珂叮囑著。

“嗯,我吃完了就弄。”

吃完飯,他感覺舒服多了,也恢複了體力。解開昨天捆好的繩子,他又一點一點把架子車上的桃樹枝堆到柴火垛上。

大門口,李立新正抽著煙喝著茶,旁邊小芬給他講著學校裡的趣事,養民媽也聽得樂了。

十幾分鐘,楊楠珂才把一整車桃樹枝弄完,又把架子車挪到一邊,把院子掃乾淨了。

“爺,我收拾好了,咱走麼?”

“啊,你拉上車先過去,我就來。”

“哦,那我先過去。”

楊楠珂把空架子車拉出去,往昨晚的桃樹園那裡去了。他把桃樹枝整理好,一捆一捆抱到地頭,過會再裝上車。

“哎,你弄啥哩。”

地頭有一輛三輪車聲音停了。忽然有人在喊,楊楠珂趕緊過去。來人幾步衝過來,拎著他的耳朵扔到路上,把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喊:“誰叫你偷桃樹枝的,打死你慫娃,你知道這誰的地麼你就偷。”

“我爺叫我弄的。”楊楠珂真的吃了疼,他坐在路邊哭著說。

“你爺誰麼,叫過來。”

“一隊巷子的李立新,他還冇來,等會兒就來。”

“去去去,把他叫過來。”說著,來人就把他整理好的桃樹枝往三輪車上扔。

“這是我拾的,你不準拿。”楊楠珂爬起來,趕緊去拉那個人的衣服。

“滾,這是我的桃樹地,回去叫你大人去。”說著,往楊楠珂的肚子上狠狠地踢了一腳。

楊楠珂疼得蜷縮在地上,看著那個人把他收拾好的柴火全丟車上,三輪車冒著黑煙跑了,卻不是村子方向。又半個小時他才緩過來,忍著疼,他又開始撿拾樹枝。

“你拾了多少麼?”果園外麵傳來李立新的聲音。

“剛纔都拾夠了,叫一個開三輪的搶了。”

“你哄誰哩,這半天你就冇動彈。”

“真的。”

“趕緊拾,一天天乾點活就偷懶,吃下個懶身子往後能乾啥?我心說你都拾得差不多了,一晌午了,你連半捆都麼拾下。”

李立新剛纔讓他一個人過來,被巷子裡人說了閒話,弄得他現在心情很不好。他現在坐在地頭扯著嗓子罵楊楠珂,罵他那個好幾年冇出現的女兒。

楊楠珂彎著腰乾活不說話,在這裡的幾年,他隔三差五挨頓罵,已經習慣了,也從來不敢為自己辯解什麼。自己受點委屈無所謂,但是他說到媽媽,他的眼淚唰唰往下流。

“我說你啥了,你哭,有啥哭的麼?天天叫你吃飽喝夠,叫你做點活你偷懶,埋怨你兩句你還哭。”

李立新在地頭罵了一個多小時,李立新終於把一車柴火又裝滿了。楊楠珂在前麵拉,李立新跟在後麵抽菸。快到村口的時候,李立新讓巷子裡人再說閒話,搶過架子車自己拉著,楊楠珂肚子難受,捂著肚子跟在後麵。

一到家,楊楠珂就側躺在床上,捂著肚子疼出了一身汗。

下午,李立新喊楊楠珂再去拉柴火,楊楠珂掙紮起來,走到倉房門口倒地上了。李立新罵了兩句,自己走了。

晚上,楊楠珂感覺好多了,美美地睡了一覺。第二天早上,他太餓了,一連喝了三大碗大米粥。中午,楊楠珂自己去撿了柴火,回來又疼得受不了了,趕緊喊外婆。

“肯定是早上吃多了,餓死鬼一樣,喝了三碗飯,肚子不疼纔怪哩。”養民媽埋怨了兩句,也冇在乎。

傍晚,楊楠珂本來應該去學校的,可是剛出倉房門,下了床又倒在地上起不來了,躺著地上打滾。

養民媽聽到聲音,埋怨了兩句,去找李婷奶奶姥看看怎麼回事。李婷奶奶過來,摸著他的頭翻了半天白眼說:“呀,這娃鬼上身了,趕緊驅邪麼。”

“一直說他肚子疼,哪個鬼麼?”

“就是你屋裡那個鬼上身了,那人死的時候跟這娃現在一模一樣。”

他們說的那個人,是李立新最小的弟弟,叫李立田。生來是個半傻子,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乾活,但是捱了打捱了罵就隻會傻笑。當初李立新父母親去世的時候,四兄弟都冇有成家,分家的時候,他們三個都不願意帶著傻子,就商量著把老人留的院子和房都給了他。後來傻子一個人生活,胡亂地種了幾畝地,每天吃兩頓半生不熟的飯。兄弟幾個另起門戶結婚生子,雖然都在一個村裡生活,但是閉口不提有這麼一個弟弟。楊楠珂也聽村裡人說了,他就對村裡這個傻子特彆關注。他經常會看到傻子翻垃圾堆,把找到的花花綠綠的彩紙,綁成串掛在脖子上,身上總掛著好幾串撿來的塑料片螺絲鐵塊。有一次放學,他看到傻子在垃圾堆裡撿了兩隻死豬崽,高興地舉著跟周圍的人炫耀了一下,然後飛快地跑回家。好幾個孩子跟著跑,到那個破的冇有圍牆的院子,看到傻子把兩隻死豬仔直接扔到鍋裡,添了點水,點上火就煮。

前年冬天,楊楠珂就冇有再看到翻垃圾堆的傻子。後來,聽說某一天晚上他死在路邊, www.uukanshu.com身體蜷縮成蝦米一樣,麵目猙獰。

“老姐,是不是嘛,彆嚇我。”

“咋不是嘛,你想,那人到死你們都冇接濟過一顆糧食,冇給過一碗熱飯,這是來尋仇了。這兩年也冇燒個紙衣紙錢,那人在下麵也受苦哩,你屋剛好有這個索命的小鬼,就上了他的身,這是在報複你一家人呢。”

“那咋辦麼?”

“那趕緊端一碗水,一雙筷子,一截紅繩,我給你把鬼拴住。”

“那我去拿。”

不一會兒,養民媽端來了一碗清水,李婷奶奶熟練地把紅繩繞在筷子上。

“叫他坐著,你把剪子拿過來。”說著,她把手裡的兩根筷子比劃十字,一會合併,翻著白眼,身子劇烈抖動,嘴裡唸唸有詞:“立田,你哥當初對你多好,把房給你,地也給你,也算對得起你,他不欠你啥。你有啥委屈有啥事就托夢,冷了叫你嫂子給你燒幾件冬衣,冇錢花給你燒點,這趕緊走吧,不要禍害你哥家人,你哥一家都是好人……”

唸了幾分鐘咒語,紅毛線纏了頭頂一撮頭髮。李婷奶奶忽然喊:“趕緊,青青,剪了。”

養民媽立即貼著楊楠珂的頭皮,把那一撮頭髮剪下來。

“這就行了,鬼逮住了,趕緊燒了,明天你到我那拿點燒紙紙衣,給燒了就好了!”李婷奶奶用懷裡的手絹擦了額頭的汗,把紅繩和筷子交給養民媽,又吞了一大口清水噴在楊楠珂頭頂。

養民媽趕緊把筷子紅繩扔到灶膛燒了,讓楊楠珂在床上躺好,就趕緊跟著李婷奶奶去買幾件紙衣紙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