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59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59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9:23 來源:uu

向南拐,是一個陡坡,也是朝華山的起點。雖然才八點多,但是這裡已經擠滿了人。李立新帶著楊楠珂,周圍一層一層的人把他們擠在中間。天上陰雲壓著,周圍人群擠著,空氣有些窒息。他們倆被人群擠著往前走,或許二十分鐘,又或許半個小時,到了玉泉院門口的廣場,人群才寬鬆了很多。

“牽著我的襖,咱買點香。”

楊楠珂緊緊攥著外公的衣角,兩個人走到一個賣香燭的攤子跟前。

一個香客選了好幾根一米長的大香,又裝了一大包小香燒紙,對攤販說:“老闆,多少錢?”

“我看一下,嗯,233,你給230吧。”攤販數了數香客懷裡抱著的香,又扒開袋子看了看。

李立新也拿了塑料袋,選了六包小香。

“叔,五塊錢一包,你這個30塊錢。”

李立新解開外套上麵幾個釦子,摸出來布口袋,從裡麵數出來三張十塊的,遞給攤販。

他們上了台階,跨過小腿高的門檻,進了道觀硃紅色的木門,裡麵又是另一番景象。院子裡全是叫不出名字的古樹,密密麻麻地遮住了頭頂,周圍紅牆青瓦,腳下是被踩磨光滑的石道。李立新進去就往左走,這是財神的神殿。殿前一個碩大的銅鼎,裡麵已經插了上百根一米多長的大香,兩邊各有一排燭台,上麵祈福的蠟燭已經排滿了,還不停有人把燃了一半的蠟燭拔了下來,扔進下麵的火槽,又插上自己的祈福蠟燭。幾個善男信女,正把手中打上銅錢印兒的黃紙,一張一張丟進火槽。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舉著一把冇拆封的香,跪在財神香下麵三拜九叩,又虔誠地往功德箱扔進去自己的心意,轉身出了大殿,就把整包香扔進火槽,急匆匆地趕往對麵的文曲星神殿。

李立新抽出來三根筷子粗的香,把剩下的交給楊楠珂,叮囑他站在原地彆動,自己進了大殿,虔誠地跪在財神塑像腳下,心裡默唸著祈願,三拜九叩之後,出了大殿,藉著祈福的燭火引燃三根細香,插在大殿門口的銅鼎上,拜了三拜,拉著楊楠珂去對麵的文曲星神殿。

楊楠珂回頭看了看外公插的三根香,一個女人把那三根香拔了扔在鼎裡,在那個位置插了三支一米多的大香。

每個香爐三根,還願的多三根,大大小小的神仙李立新都照顧到了,甚至一些刻在牆上的神仙,李立新也擺上三根。

一直往裡走,一股陰風吹來。眼前出現了一個鐵路涵洞,所有人都擠在一起,往裡麵湧。兩個人又擠進人流,穿過黑暗的涵洞,幾分鐘後才又見光明,上了幾個台階,就到了一個不大的平台。

出了涵洞,李立新把剩下的幾根香插在左邊塑像前的小香爐裡,雙手合十,默唸了幾句,牽著楊楠珂往裡走,蹲在一座大石門下點了紙菸。

“叔,這兒不能抽菸,你看那,嚴禁菸火。”一個穿著製服的人走過來對外公說。

“啊啊,知道了。”外公在鞋底滅了煙,把剩下的半支菸裝進口袋,“走,咱下去。”

剛走幾步,一個人牽著馬擋在他們眼前,馬身上披了臟兮兮的大紅色褥子,馬背上套了馬鞍,身上被裝扮得花花綠綠,前額掛著一條從燈籠上拆下來的流蘇,馬脫毛很嚴重,身上的毛長的短的亂糟糟的。就像家裡為了給牛清理身上結塊的牛糞,把牛身上的毛剪得亂七八糟的。就這樣一匹馬,卻吸引了很多人騎著它拍照。

不遠處,一排賣工藝品的攤位,精美的工藝品吸引了很多人圍觀。攤位後麵的店裡,有最吸引楊楠珂的東西。是一排古劍,劍把劍匣都是黑色的,裝在黃色絲綢盒子裡,有的還亮著細長劍刃,比電視裡大俠拿的都漂亮。

又從涵洞出來,走大殿旁邊的小道,出了玉泉院,門前廣場比剛纔更熱鬨了。陰雲忽然散了,太陽一曬,擁擠的人群更熱了。摩肩接踵,下了陡坡,又回到十字路口。

“珂珂,吃碗涼皮,爺再給你買個燒餅,得行不?”

“能行。”楊楠珂有些興奮了,聞了一路的味道,他的口水忍了一路。兩人穿過馬路,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找了個攤位坐下。

“一碗涼皮,”李立新喊了一碗涼皮,“你坐這,我去買個燒餅。”

“叔,就一碗?”

“啊,給娃買一碗。”

“好,馬上來。”老闆已經習慣了,很多老人帶著孫子來,自己捨不得吃,隻點一碗給娃娃嚐嚐鮮。

忽然幾個穿迷綵衣的解放軍跑過來,撥開擁擠的人群往玉泉院方向跑,人群裡爆出一陣叫罵聲。

李立新在旁邊孜然夾饃的攤子,買了一個月牙燒餅給他,扭過頭,看著擁擠的人群。

“爺,我這有錢,你也吃一碗。”

“我胃難受的,不敢吃涼的,你自己吃。”

楊楠珂坐在小腿高的板凳上上,一筷子麪皮一口燒餅,麪皮酸辣開胃,燒餅緊實,兩塊錢的麪皮,五毛錢的燒餅,就吃得舒服充實。

“吃完了,跟爺去個地方。”

李立新給了錢,牽著楊楠珂往東走了一段,穿過馬路,兩人上了華山客棧旁邊的一條小路。往裡走了冇多遠,就看到了華山飯店的後門。進門的左手邊是一幢四層高的樓房,門口的牌子上寫著“員工宿舍”。上了四樓左拐,外公敲了第三間屋子的門。

“老兄弟,我就知道你今天要來。”開門的和李立新差不多年齡。

“哥,你今天冇上班?”

“五點才上班,趕緊進來,這是你外孫子?”

“啊,珂珂,叫爺。”

“爺!”楊楠珂往裡看了看,正對著門,有一扇窗戶,正好可以看到華山。單人床和書桌擺在窗下,隻留下一人寬的過道。進門來,右手邊擺了兩張矮桌子,一張桌子上,擺著茶壺水杯,兩個小靠背椅子。另一張桌子上,擺著兩個土黃色的搪瓷菜碟,兩個搪瓷碗扣著,靠牆擺著幾個調料瓶。牆上訂了架子,架子上掛著菜板菜刀和筷筒,整麵牆,已經熏得漆黑。桌子旁邊,擺著煤球爐,煤球爐下麵的簸箕裡,有一塊已經燒乾淨的蜂窩煤塊。

屋主把李立新讓進去,和他坐在桌子旁邊。給茶壺添了茶葉,從煤球爐上的鋁壺裡,往茶壺裡添了水。

楊楠珂一直站在門口,冇敢動。

“珂珂是不?你坐床上,我給你倆下碗麪條。”屋主指了指單人床。楊楠珂走進去,把布袋放在床頭,坐在床沿,伸著脖子往窗外看。

“下一碗就行了,娃剛在街上吃了。”

“吃的涼皮吧,這天氣不敢吃涼的,我少下點麵,叫娃娃喝點熱麪湯。”屋主拿了個鋁鍋出門了,不一會,端了半鍋水進來,李立新趕緊把煤球爐上的鋁壺拎起來,鍋坐在爐子上,屋主一腳踢開煤球爐氣孔的蓋板。

“立新,這一年閒下來都冇見你來找我?”

“冇時間,地裡活多,兩個娃娃地裡活還得幫著弄。”

“大女子事還冇了嗎?”

“一家子都死光了,剩下這個跟著我。”外公歎了口氣,指著楊楠珂。

“咋回事麼?不是說過年老當家的冇了麼。”

“哎,女婿也出事了。”

“出啥事了?”

“在工地上摔死了,後半年,大女子帶著小的死到河東去了。”

屋主翻過來兩個茶杯,倒了熱茶,李立新從布袋裡掏出來煙桿,遞給屋主,你一鍋煙我一鍋煙,聊著家常。

楊楠珂一直看著窗外,他能清楚地看到山上每一棵樹,每一塊石頭。他看得入神,根本冇有聽到他們說什麼。

“一點多了,珂珂,走,咱該回去了,不敢讓彆人等。”

“急啥哩,還早。”

“坐巷裡德勝車來的,不敢耽擱了。”

“你看你,年年來就呆一會,心說後晌給你倆炒幾個菜吃了再走。”

“不了,時間緊。”李立新拿過桌上的一個鐵盒,把菸袋裡的菸絲全部倒進去。

楊楠珂跳下床沿,拿了放在床頭的布袋,站在門口等。

屋主從書桌抽屜裡拿出來一整條紙菸,塞進他手裡的口袋。UU看書 kanshu.com

“你看你,回回來你給我都拿條紙菸。”李立新趕緊掏出來往屋主手裡塞。就在兩個人推來推去的時候,他們已經下樓了,屋主把他們送到後門口,說了聲慢走,目送了一段才進去。

“裝上。”李立新冇有拗過他,那條煙還是進了楊楠珂手裡的口袋。

“爺,這是誰麼?”

“你進山爺,就在這酒店當廚子。在我倆十幾歲就結了義,拜了兄弟,一直關係好得很。”

“你倆咋認識的?”

“你進山爺他家在羅鎮山裡住,山裡苦寒,種不了正經莊稼。我十**的時候就愛朝華山,過來拜廟。那時候冇有車,來的時候要繞路,走多半天才能到,我就得背饃半夜出發。那時候冇有白麪饃饃,就玉米麪的,就這,你進山爺都冇吃過。那次走到羅鎮,天還冇亮,他就跟在我後麵,摸我的饃袋子,我還想,這爛慫玉米麪饃饃,有啥稀罕的。就問,夥計,我這麼啥好東西,你摸啥哩。你進山爺就一直盯著饃袋子不說話。我以為遇上壞人了,本來想破財免災,我就給了他兩個,他拉著我就要跟我結義。就在路邊,我倆折了三個樹枝就拜了。從那以後,他來過家裡幾回,每次都吃飽拿夠。後來,他親戚把他安排到飯店乾到現在。你舅十四五的時候,我就尋你進山爺,讓你舅跟著學廚子。你舅離不了家,出門冇兩個月就跑回來了。”

“就這?”

“就兩個玉米麪饃,結了個好兄弟。那時候人麼,思想簡單,巷裡你順利爺年輕時候,十個雞蛋,娶了個媳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