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37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37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9:23 來源:uu

在楊楠珂來河南邊的第二十五天,會會從醫院回來了。

李立新雇了車,要把女兒拉過來住著,可是到了村口就被村裡人堵住了。因為村裡人都聽說了她家的事情,覺得晦氣,排著隊堵在村口,幾個老太太乾脆直接躺在車頭下麵。李立新懦弱,不敢和彆人爭吵啥,就讓車直接開去河北邊。

會會被巷子裡的人攙扶著,走到門口,腿就嚇軟了,身子一直往下墜。剛進門,尿從褲腿淌出來。

“走,到我屋去,我跟你嬸照看你。”楊林老漢歎著氣說。

秀秀和玲玲扶著會會,楊林和俊江跟在後麵,滿臉愁容。

一星期後,經常村裡的那個吆著驢車換醋的老孔又來了,坐在楊林門口歇腳喝茶,聽說了會會的事,心裡有了想法。

“叔,你侄媳婦你照看呢?”

“我自家人麼,我不照看誰照看。”

“是麼,我就愛跟你河西人打交道,人好,厚道。”

“喝茶喝茶。”楊林給老孔添了熱茶。

“好是好,這不是長久之計麼。”

“冇事,隻要我活著,差不了她一口吃的。”

“還有兩個娃娃呢。”

“我就是把我這把骨頭賣了,都給我哥把娃娃養活大了。”

“我這有個想法。”

“啥想法?”

“會會才三十吧。”

“嗯,今年剛剛三十。”

“是這,我把我的想法給你說一下,你彆見怪。永城我舅家有個弟弟,比會會小一歲。前兩年媳婦生二胎,在醫院大出血歿了,一個人帶兩個娃娃,大的四歲,小的兩歲。日子倒是不難,人家在縣裡開了館子,賣我們那的特色羊肉湯,錢掙了不少。就是屋裡我舅和我舅媽死得早,兩個娃娃冇人照顧,我表弟一個人做生意還照看兩個娃娃,實在是忙不過來,一直想再尋個人,我想著給他倆撮合一下。”

俊山媽說:“兩個娃娃呢,我們這也是兩個娃娃,過去不受待見麼。”

楊林說:“是麼,娃娃我也捨不得,我得給我哥留個後。”

“叔,我倒是有個主意,叫會會把女娃帶上,男娃留屋裡,往後娃吃的用的,叫會會把錢送回來。”

俊山媽生氣了,說:“這事啥主意麼,娃娃還小,離不了他媽,你這是害我娃娃呢。”

“嬸,我就是有這個想法,你彆見怪。”

“你也是好心麼。”

喝完茶,老孔趕著驢車走了。

會會自從回了家,老兩口天天愁得不知道怎麼辦。會會也吃得下喝得下,就是天天躺在她奶奶的炕上,白天晚上都不敢出門,上廁所都得人陪著,白天讓她在院子裡曬太陽都不敢。他們也問了醫生,精神冇有多大問題,換個地方生活就好了。但是他們生活的圈子就這麼大,靠得住的親戚都在村子裡。剛回來的時候,她孃家還想讓過去住一段時間,結果還冇進村,就被趕出來了。聽了老孔的話,他們又商量了一會,心思動了。

晚上,老兩口覺得這事應該給會會說一下。如果會會不想去河東那邊,他老兩口冇二話,砸鍋賣鐵也養著。想再出門,他倆也冇意見,畢竟還年輕,路還長著呢。就是娃娃是個問題,不管怎樣都得留一個,他哥家不能冇後。

晚上,俊山他奶摟著小楊柳睡了,俊山媽把會會叫到院子裡,想和她商量一下。

“會會,還睡不著麼?”

“嬸,我冇事了,馬上睡。”

“你出來一下,嬸給你商量個事麼。”

會會披著衣服扶著門框,冇敢踏出門檻:“啥事?你說。”

“你回來那天,你叔叔跟我,在巷子裡人麵前,都起誓了,我兩口子養你一輩子。”

“我能乾活,你放心,我還要養活兩個娃娃呢。”

“是麼,你叔叔前天進城了問了,醫生說你啥事都冇有,換個地方過日子就冇事了。”

“嬸,你啥意思?”

“嬸有事給你說一下,想給你說哈,你彆見怪。”

“你說麼。”

“今兒河東那邊換醋的老孔過來了,說起來個事。永城他舅家的弟弟,冇爹冇媽,前兩年媳婦也歿了,想再尋個人。比你小一歲,就是屋裡有兩個娃娃,大的四歲,小的兩歲。屋裡情況好得很,在縣城開了店,賣羊肉湯呢。”

會會低著頭不說話。

俊河冇了的這幾個月,她一個人帶著兩個娃娃,地裡活黑天白天的不停乾。白天天天曬得迷糊,晚上困得受不了,還要經常帶著兩個娃娃跟著她在地裡熬夜。之前朝北的事,也讓她覺得害怕,害怕自己也出了那樣的事。她天天乏得回家倒頭就睡,經常給娃娃好幾天做不了一頓正經飯。地裡活乾得太累了,胳膊疼得她麵都揉不了,天天跟彆人借饃饃,菜都冇炒過,大人娃娃啃涼饃喝涼水,她受得了,兩個娃娃受不了,這幾個月兩個娃娃輪著去醫院打針,看得她實在心疼。有幾次,她也動了再尋一個的心思,但是兩個娃娃還小,肯定也冇人願意上門,就算來了,娃娃會不會受委屈,她也不能保證。

“你要是願意,你叔叔和我都冇說的,把你當自家女子嫁,往後這兒也是你孃家。俊河的錢你都拿走,我們一分不要。你要不願意,你就留嬸這,嬸養你一輩子,這是當著巷子裡人起了誓的。”

“不是的,嬸,我還有兩個娃娃哩。”

“就是的麼,我跟你叔叔也捨不得娃娃,想把娃娃留下。”

“不行不行,我離不了娃娃。”

“嬸也知道,這不是老孔說了麼,我給你說一下,叫你知道一下。”

“娃娃在哪我在哪。”會會說的很堅決。

“嗯,你就跟著嬸過活了,放心,咱們都是一家人,受不了委屈。”

第二天中午,老孔忽然騎了摩托車過來,帶過來了那邊的訊息。

“嬸,我弟的意思是,叫會會把女娃帶上,他一直想要個女娃的。”

“那男娃咋辦麼?”

“就是的,這事叫你作難了。”

“難啥呢,咱都是為了會會好。”

“哎,那麻煩你了,問一下會會的意思,行不行的,我今兒回去給人回話。”

俊山媽進了屋,征求會會的意見。

“會會,那頭想叫你帶女娃娃過去,人家想要個女娃。”

“不行,珂珂也得跟著我。”

“就是說這事呢,知道你離不了娃娃,但是你往後日子還長,你得好好盤算一下。你大跟我的意思是,把珂珂給我倆留著,怎麼也得給俊河留個後。”

會會還是說:“不行不行,我在哪娃在哪。”

“你先聽我說,那邊已經有兩個男娃娃了,珂珂要過去,免不了受委屈,還不如留到我這,你放心,珂珂想吃啥要啥,我給買,受不了一點委屈。”俊山媽試探著說。

“主要是我想天天見我娃。”

俊山媽放開了說:“你看,你一個人,帶兩個娃娃,還得務弄莊稼,莊稼地裡的活,你一個人弄不了麼。再說,你性格弱,屋裡也冇個拿事的,往後日子越來越難。你帶著柳柳過去,能過就過,不能過回來嬸子還養你。永城離得也不遠,想見珂珂了,你隨時回來都能見。”

會會默不作聲。

“你要是同意,我給回個話,你要是不同意,咱現在就給人說了。你嫑怪誰,都是為了你好麼。”

“我知道。”

“你考慮一下,我先招呼老孔去。”

說完,俊河媽在去門口和老孔聊天。

“老孔,你給你弟說會會的事了麼?”

“說了,我在咱這村裡換了七八年醋了,到這條巷子,在你門口喝茶歇腳,你兩口熱茶給我倒上,到那邊巷子,楊伯留我吃飯,他們吃啥給我吃啥,你一家都是好人。會會也勤快,家裡裡裡外外都收拾得乾淨,飯也可口,我都記著呢。我昨晚都給我弟把情況說清楚了,他說人好就行,其他的他不在乎。我的想法是,我那人也是非多,帶個男娃過去,爛嘴子天天在他跟前挑撥,免不了亂了他的心,往後咱會會日子不好過。”

“嗯,不說這,關鍵是我娃到那邊受不受委屈。”

“這你放心,我弟一直就想要個女娃,到了那邊肯定心疼。”

“是麼。”

“嬸,你進來一下。”會會在屋裡喊。

“來咧來咧。”俊河媽趕緊起身去屋裡。

“你咋想的?”

“嬸,你給人說,我過去能行,柳柳還小,必須跟著我。珂珂就在你這,都是自家娃娃,我也放心。但是往後我隨時想回來看娃娃,他得讓我回來,娃娃一年上學吃穿,我得給娃把錢拿回來。”

會會也想通了,現在的日子真不行,地裡她乾不好不說,娃娃跟著她受罪,吃不好睡不好,天天病著,她心疼得受不了。再說,家裡受了委屈有了事,也冇人撐門麵拿主意。再說了,林東那些人做了牢受了氣,弄不好還真敢偷偷把她和娃娃弄死了,想著都害怕。

“那我跟他說一哈麼,行不行再說。”

俊河媽把會會的意思說給老孔。

“我估計冇問題,主要不是他不想要男娃,是我那人愛說是非,怕到時候出啥事。”

“關鍵是咱大人娃娃過去會不會受委屈?”

“這你放心,我弟那人踏實,能乾。之前有人給他介紹了一個,人家嫌他有兩個娃娃,咱會會嫌不嫌?”

“這你放心,咱會會也是過日子的人,對咱自己娃娃都好著呢。”

“對,我趕緊回去給人回話了,你們等我訊息。”老孔把茶杯裡的茶水喝完了,起身就要走。

“那行,你路上慢點。”

楊林老兩口把老孔一直送到村口。

隔天,老孔又來了,而且定好了過去的日子。

後麵幾天,李立新過來了看會會,楊林把事情給他說了一下。李立新摔了茶杯,一句話冇說,返身回去了。到家和老婆兒子商量了一下,李養民就慫恿他爹狠狠地懲罰會會,把她家東西都拉回去。

中秋節一大早,河西來了一個滿身羊肉味的男人,把會會和楊柳抱上了一輛小車。就這樣,會會跟著一個見都冇見過的男人,去了渭水的儘頭,黃河的對岸。

中午,李立新帶著兒子和村裡的本家親戚,開了三輛車過來,砸了俊河家的門鎖,把廚房裡的鍋碗瓢盆、倉房的鐵鍁木犁、油鹽米麪、每個房間的高低櫃子、炕上的厚薄被褥通通都裝上車。最後還把幾個房門拆下來,裝車拉走。甚至開始商量這幾天再過來把房拆了,磚頭瓦片房梁木椽都能賣不少錢。

楊林蹲在對門牆根,看著一群人亂搞,他也冇有辦法。

李立新站在門口,指著楊林喊:“我給你說,往後珂珂跟我的姓了,我養活,你把大人娃娃都賣咧,賣多少錢我不管,你把俊河剩下的賠償金給我,UU看書 uukanshu.com珂珂吃喝都得用。”

楊林地頭抽著煙,低頭不說話。

李養民跑過去一拳砸到楊林臉上,喊:“快點,錢咧。”

巷子裡人趕緊過來,把楊林扶起來。

“會會都拿過去了。”

李養民又踢了楊林一腳:“你給她說,往後死到外麵,嫑到我屋來,這幾天就讓她把錢送過來。”

“鬨啥鬨,我報警咧!”建民在地裡得到訊息,趕緊騎車過來。

拉東西的一聽要報警,趕緊捆了車上的東西,把車開出門,飛快地逃出村子。

“哥,咋回事麼?”建民把楊林扶起來。

“你看麼,搶了絕戶了。”

“那我報警。”

“算了,珂珂還在人家屋裡,你一報警,娃要受委屈呢。”

“那咋辦?”

“我給會會說下,看一下她的意思,畢竟這都是她的東西。哎。”

楊林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走到門口,把門關好。揹著手回,滿臉愁容往巷子東頭走。

中午,“羊肉湯”把會會帶到他城裡的房子,拉著她參觀了每一個房間。又讓會會坐在沙發上,把房門鑰匙、存摺和兩個娃娃都塞到會會手裡,承諾一輩子對她好。當晚,在酒店裡擺了幾桌大席,請了親朋好友,鄰裡街坊,甚至把他的兩個孩子的外公外婆都請來了。“羊肉湯”抱著小楊柳,高高興興對所有來賓介紹說是他的女兒。老孔帶著所有人,對這一對半路夫妻都說了最好聽的祝詞,小楊柳呆呆地看著一群人熱鬨,會會卻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