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26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26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9:23 來源:uu

兩個晚上冇好好睡,所有人都太困了,睡得一個比一個瓷實。天剛矇矇亮,一聲哭喊嚇醒了所有人。

俊山媽攙扶著楊周氏來了,後麵跟著一串小孩。

“奶,你咋來了?”俊河趕緊起身去攙扶。

“避一邊去,你這夥人把這麼大的事都不給我說。”

楊周氏掙脫開兒子孫子,顫顫巍巍挪到棺木旁邊,看著躺著的大兒子,趴在棺木上哭。

“樹娃,你咋留下媽就走了麼?媽該死,活這麼大的歲數,占了你的壽。我咋不死嗎?叫我娃先走了,媽該死…”

聽到哭聲,屋裡的會會她們趕緊穿上衣服跑出來。

“奶,你咋來咧?”

“都避遠,要不是今天榮發他媽到我屋裡來,我都不知道,都避遠。”楊周氏扶著棺木一直哭。

“媽,你歇一哈。”楊林過去攙扶楊周氏,會會也趕緊過來幫忙。幾個人把她攙扶到楊老漢生前睡的炕上,把幾個孩子安頓在炕上,大人小孩都在哭,秀秀坐在炕頭一個一個哄。

“是我占了我娃的陽壽,我該死…”楊周氏坐在炕上,目光呆滯,反反覆覆說著這句話。

下午時候,移動餐車送過來桌椅板凳,朝北帶人搭了棚子,把桌子擺好。茂林引著幾個年輕人,把村部的大喇叭搬過來了。那個本家老太爺,佝僂著身子,腿腳更不利索了,他還是拉著那套爐子,支到門口點上爐火給大家燒茶水。

一群人又忙了一整天,才把送葬那天需要的所有東西都準備好。傍晚,會會、秀秀、玲玲三個去掃墓。出門往東,在每一個路口都插上白紙粘的旗子。到了墳地,三個人進了墓洞,用纏了白紙的掃帚,把墓洞裡麵的土掃了幾天。又出來坐在墳頭哭了一通,豎著排成一溜,見誰都不說話低著頭往回走。

正日子到了,一大早,餐車開到巷子裡,支鍋點火,燒了四菜一湯,朝北一大早就拉回來熱饃饃,先讓幫忙的吃了早飯,葬禮正式開始。

九點多,向林妍妍領著兩個娃娃,都穿著孝衫,在村頭等了半個小時,終於看到接他們的孝子樂班來了。

三娃和建軍抬著個桌子走在前麵,緊跟後麵的是今天的執事茂林。後麵,跟著俊河兄弟幾個,穿著白麻布孝衫,低著頭,麵色沉重。孝子後麵,八人鼓樂班子,吹著嗩呐長短號,敲著銅?銅鑼洋鼓。後麵再跟著幾個接禮的年輕人,吊兒郎當叼著煙跟著慢慢走。

“桌子放這,把禮擺到桌子上。”茂林指了塊平地。

妍妍和向林趕緊從身後的三輪車裡拿準備好的東西。一條外孫給外公的小褥子,擺在桌子左邊,一個臉盆大的饃饃,放在大盤子裡,上麵插了幾根竹條,兩根竹條上掛著兩串金色的元寶銅錢,兩根竹條綁在一起,上麵一溜兒夾著五張嶄新的紅色百元大鈔,一個竹條吊著幾串紙做的銅錢,做成搖錢樹的樣子。又擺了四個盤子,蘋果香蕉橘子酥梨四樣水果擺上去,又從車上拿下來彩紙紮的彆墅花圈,交給接禮的人。

一切準備停當,妍妍的哭聲像開了的水龍頭,“大呀媽呀”地喊,聲音大得都能穿過整條巷子。

“楊老先生女兒女婿來了,接客!”茂林朝巷子裡大聲喊:“女兒女婿,給老丈人獻什錦禮,外孫給他外公獻貼身褥子,鼓樂班子,吹著。”

說完,鼓聲鑼聲嗩呐聲,連同妍妍的哭聲,跟著茂林慢慢往巷子裡走,給世人炫耀女婿女兒的孝順。

一進門,花圈和彆墅擺到靈堂兩邊最顯眼的地方,妍妍跪在靈堂前,對著她爹的照片哭,哭得氣都快斷了,幾分鐘後才被玲玲拉到一邊跪著,低頭啜泣。

向林跟著俊河幾個去接彆的親戚。

“外甥女俊華,給他舅伯上禮咧!”

茂林大聲喊,鼓樂班子跟著吹,俊華也是一路哭著進了門。

接下來,楊老漢的妹夫引著一大家來了,紙糊的童男童女,紙糊的彆墅,大花圈就有兩個,祭品擺了滿滿一桌子。桌子抬著穿過巷子,後麵跟著更多的哭的人。

接了七八趟至親,靈堂已經擺滿了。俊河他舅家那邊的表兄妹帶來很多花圈,隻能擺進門兩邊的菜地和門口。獻祭的點心水果,堆滿了禮房。

會會孃家那邊就來了堂弟養生兩口子,她親弟弟親妹妹自始至終冇露麵,讓村裡人說了不少閒話。

接完親戚,茂林看了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趕緊指揮幫忙的在靈堂前支了兩個條凳,把棺材抬過來。

“蓋棺咧!”現在棺材前頭大聲喊。

瞬間,滿屋子孝子賢孫、媳婦侄女,哭喊聲像大壩開閘一樣,整條巷子都能聽得見。十六人的鼓樂班子,使出渾身力氣,吹著《哭靈堂》。朝西領著人把棺木蓋子蓋上的時候,俊河會會幾個馬上哭著往棺木上爬,想看老人最後一眼,又馬上被人拖下來。

自始至終,楊楠珂和弟弟妹妹們,都被安頓在屋裡,不讓出門。

茂林檢查了一下棺木蓋子,朝人群裡喊:“上釘子。”

朝西和尕娃把十幾個二十公分長的洋釘子楔進棺蓋四周,妍妍爬起來,把帶來的褥子蓋在棺蓋上,外甥女把帶來的蓋棺布罩上去。

朝西他們幾個橫著捆了兩道粗麻繩,插了一根大木椽子。在椽子上綁上繩子,插進去四個抬杠。

“發喪咧!”

八個年輕壯勞力把抬杠扛在肩上,一使勁,把棺木抬起來,茂林趕緊把下麵的條凳抽出來。八個人抬著棺木往門外走,孝子賢孫哭天喊地跟著往外走,門口執事把靠在門口的哭喪棍,一個一個遞到孝子賢孫手裡。這時候,楊楠珂他們才被帶出來,冇人一根棍子跟在隊伍後麵。

棺木出了門,外麵停著一台拖拉機,車鬥支起來轎子一樣的篷布。左右黑色的幕布上,上繡祥雲,下繡浪花,中間繡著金龍黃鳳,掛了兩排金黃的流蘇,頂上,做了青磚紅瓦的屋頂。

棺木抬上車,抬棺的人馬上跳上車,扶著棺材。孝子賢孫都追出來,跪在車後麵,默不作聲。俊江把裝楊老漢老伴的小盒子抱過來,交給車上的朝西。茂林朝司機揮了揮手,司機扔了手裡的菸頭,彎腰弓步,使勁轉了幾圈搖把,把拖拉機搖醒。

“時辰到咧,楊老先生上路!”

茂林趕緊拿了兩塊磚,擺在俊河麵前,俊河把抱在懷裡的瓦盆舉過頭頂,狠狠地壓在磚頭上。瓦盆碎的一瞬間,鼓樂班子馬上吹起來敲起來。司機聽到嗩呐聲,踩一腳油門,拖拉機嘶吼兩聲,噴兩口黑煙,掛上檔,車頭吃力,拉著車鬥動了。馬上響起一片哭聲。俊河由茂林和建軍扶起來,身後的至親都由鄰裡鄉親攙扶著,冇有人攙扶的,都假意藉著哭喪棍支撐起身子,跟著靈車後麵走。鄰裡好友幫忙抱著娃娃們,穿孝衫的遠親舉著五六個花圈、抱著紙紮的童男童女跟在隊伍後麵。

這邊長長的發喪隊伍走了,院子裡,年輕人們把剩下的花圈紙紮,亂七八糟丟上一輛三輪車,趕緊發動去追靈車。同村幫忙的一看車走了,馬上撲上去,把桌子上的貢品一掃而光。

拖拉機慢慢往村東頭挪,後麵俊河抱著相框,哭得好像力氣也冇有了,身體下墜,兩個人攙扶著慢慢跟著,兩裡多路走了二十多分鐘。

到了墓地,抬棺的把繩子杠子整理好,肩扛手抬,把棺木弄下車。抬到墓門口,馬上又聚過來十幾個人幫忙,把棺木抬到墓口的斜坡。軍勝把三根一米長,拳頭粗的木椽擺到棺木下麵,在茂林的指揮下,軍勝前麵調整木椽,眾人在後麵推,一點一點把棺木塞進墓洞。

棺木位置擺正了,選娃把灰鬥遞給軍勝,二鬼遞磚頭,軍勝一邊在墓口壘磚,茂林一邊把童男童女、搖錢樹、金元寶等一些小的祭品往洞裡麵扔。後麵俊河兄妹幾個,哭喊著,掙紮著往洞口爬,旁邊幾個人拉著他們, www.shu.com樂隊使勁在旁邊吹。還有兩個人在後麵放鞭炮,扔二踢腳。

墓口封完了,選娃跳到墓坑,往軍勝剛壘好的地方抹了一層水泥。二鬼他們幾個用鐵鍬,把墓口的坑填平夯實了,壘了半米多高的墓堆。

楊林往墓堆上頭放了一張草紙,用半塊磚壓著。把遠親帶來的幾個完好的花圈紙紮,插在墓堆四周。茂林指揮人,把剩下的花圈紙紮,聚到墳頭旁邊,燒得乾乾淨淨。又收了孝子賢孫手裡的哭喪棍,插在墓堆周圍。

活兒乾完了,幫忙的鄰裡和遠親,都跳上車趕回去坐席。剩下兄妹幾個和近親跪在墳頭燒了許多冥幣草紙,又哭了一通才往回走。

他們出門的時候,留在家幫忙的鄰裡,把桌子凳子都擺好了,對門兩家的鍋裡,蒸饃籠屜壘了好幾層,一直冒著熱氣。涼菜盤子早已經拚好了,在俊河家門口擺的案板上,一排排擺好。熱菜也已經切配好,大廚正燒著醒酒的肚絲湯,香甜的櫻桃銀耳湯,還有澆鯉魚的糖醋汁。

兩點剛過,酒席開始了,九品十三花輪流上,三十多桌遠親近鄰吃得喝得熱熱鬨鬨,楊林帶著俊河兄妹幾個也挨桌敬酒。所有人推杯換盞,興高采烈,彷彿前半天的悲傷都煙消雲散。

此刻楊老漢炕上,那個哭了兩天一夜的老太太,也終於哭累了,躺下睡著了。

晚上,楊林和茂林把這兩天的進賬算了算,給酒席肉菜、菸酒商店、蒸饃鋪子把錢結算了,把剩下的幾百元交到俊河手裡,喪事就真的結束了。從那天以後,世上再也冇有楊老漢這個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