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25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25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9:23 來源:uu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楊林老漢和昨晚的幾個老者來了,秀秀和玲玲提著自家的鮮菜調料,也來幫會會做早飯。俊山媽的炕上,一溜兒擺著六個孫子孫女,她一夜冇睡,又趕緊給婆婆和六個孩子做早飯。

楊林老漢和幾個老者聚在屋裡,商量當天的安排。十幾個年輕人蹲在浚河家門口抽菸,等主家安排。

“俊河,朝北,你倆先把菸酒茶葉買上點麼,乾活的要用哩。”

“那我趕緊去,朝北,咱倆趕緊跑一趟。”俊傑回家把三輪車開出來,俊河朝北跳上車,一溜煙往村西頭開去。

到了鎮上蒸饃鋪子門口,俊河穿著粗布孝衫,冇有進店門,在門口喊:“叔,有多少饃饃先給我拿上,後天的事。”

“現在還有不到一百個,我給你先裝上。”

老闆一看穿著孝衣的俊河,馬上明白了。開了幾年蒸饃鋪子了,遇到這種事,在本地有一套約定俗成的規矩。婚事主家會提前派人過來,告知個辦事時間需要的的饃饃數目,他按時給人把蒸饃準備好,當天早上會有人過來拉。白事誰也說不清啥時候就來了,一旦彆人求到門上,馬上有多少給多少,不能誤了彆人的事,不然要毀了店麵名聲。

“就剩個這九十多個饃饃了,都給你裝了。”老闆拎著幾個塑料袋出來。

“先給我記上賬,楊家村楊俊河,明後兩天我再叫人過來拿,咱屋裡事就托給你了。”

“你放心,誤不了你的事。”

老闆趕緊拿出來本子,把名字記下來。

旁邊的食雜店,老闆剛開門,看到蒸饃鋪子門口的情況,趕緊端出來一箱白酒,五條紙菸擺在門口,都是莊稼人辦事經常買的那種。

“哥,記賬,事過了給你結賬。”

“拿回去忙你的事,畢了再說。”

幾個人把饃饃菸酒搬上車,往前開了幾十米,在一家紙紮鋪子門口停下來。

“師傅,開門!”朝北使勁砸鋪子大門。

“來咧。”老闆披著衣服出來了。

“叔,禮堂用的,給我來一套麼。”

“行行行,你進來跟我拿。”

朝北跟著老闆進去,不一會兒,抱了兩箱黑白紙張出來了。

朝北問:“哥,你看還差啥麼?”

“先回,屋裡一夥子人等著呢,缺啥你再跑一趟。”

“能行。”

說完,俊傑發動三輪車,調頭往家裡奔。

到家卸了貨,楊林老漢胳肢窩夾著兩條煙,到門口給蹲著的年輕人一邊散一邊說::“軍勝,引著你這夥人先進來吃飯,吃畢了去箍墓。”

“冇問題,走走,先去吃飯,吃畢了趕緊走。”

“給,這條煙你做活時候吃。”楊林老漢把一條冇拆開的煙遞給軍勝。

“叔,你客氣啥呢,都是咱自家的事。”

“拿上,給你伯把活乾好,就算你伯活著的時候冇白心疼你。”

“我伯的事我肯定上心,你放心,都是把式。”

軍勝接過煙,引著人進門吃飯。

酒席桌子還冇來,朝北把自家的八仙桌抬過來,擺在院子裡。七個年輕人圍著桌子,桌上放了四盤菜,每人一碗米湯、三五個白饃、一大杯白酒,年輕人狼吞虎嚥吃畢了,幾個人把軍勝門口蓋牆剩下的幾百塊裝上三輪車,又裝了白灰、工具,一溜煙往東頭墳地開。

到了墳地裡,軍勝領著人,三兩下就把墳頭扒到一邊,照著昨晚老鬥畫的白線刨坑。泥土已經開凍,細沙土很鬆散,不到半小時,就挖了一米多深。

“軍勝哥,看見骨頭了。”

“先停了,選娃,你趕緊回去把俊河叫過來。”

“我馬上去。”

說完,選娃把摩托發動了,掉了個頭朝村飛奔。

“哥,你去一哈墳地。”

俊河馬上明白了,拎著提前準備好的東西,坐了選娃的車奔向墳地。

俊河對著坑麵向北跪著,拿出來一堆草紙,在墳頭化了,磕了三個頭,起身把一塊白布展開鋪在空地上走了,剩下的事他不能看。

等俊河走了,軍勝跳下坑,用泥瓦刀一點一點刨,找尋坑裡的白骨。楊老漢的老伴,已經在這埋了十幾年。她去世得早,早先家裡又窮,買不起棺材,就用薄楊木板拚了個匣子下葬了。沙土地透氣,楊木板子早就風化成碎渣。墳頭又挨著耕地,地裡灌溉,水進了老鼠洞,流到墓洞裡,把骨頭衝得七零八落。

軍勝把找到的骨頭按照人體結構,擺在白布上,整個坑又往下挖了一米,才找到不到一半的骨頭。

選娃說:“算咧,早就叫老鼠拉到其他地方去了。”

“是麼,不尋了,你幾個把底子夯實,準備箍墓。”

說完,二鬼帶頭跳下來,用石夯一寸一寸把底子夯實。軍勝和選娃是村裡的能人,學過泥瓦匠,盤煙檯盤炕,蓋牆鋪瓦,哪樣都很得手。彆人在夯底子的時候,他倆把灰沙泥拌好了,準備箍墓。

另一邊,家裡一樣忙得不可開交。就在箍墓的剛出門不久,向林就騎摩托車帶著妍妍過來了,妍妍在門口下車就開始哭,被人攙扶到他爹旁邊在哭,又攙到另一間屋裡還在哭。

向林剛進門就被楊林打發和朝北去買棺木了。向林帶了幾個人,朝北開著三輪車去尋地方買棺木。找了半天,纔在河南邊找到一個有現貨的,買了大小兩個棺木,大的放楊樹,小的放楊樹老伴。

屋裡頭,一堆人忙著收拾靈堂。門口兩邊,貼了茂林寫的白紙輓聯,掛上招靈幡。進門兩邊菜地都收拾平整,得給這兩天放東西準備著。中間院子,上麵用油布遮起來,下麵佈置靈堂。俊傑帶著人,薅了很多麥秸稈,在院子中間鋪了厚厚一層,供人跪拜用。楊老漢房間門口,一條長桌上,擺了四樣什錦點心、四樣水果,一共八盤貢品,貢品兩邊,扣了兩隻瓷碗,上麪點著兩根粗白蠟,中間一碗乾沙,插著三根牙簽粗的香。貢品後麵,擺著兩張照片,一張是楊老漢的,另一張是楊老漢老伴的照片。供桌後麵,撐起來兩米寬三米高的黑布,中間貼了一張大大的白紙,上麵寫著“奠”字,左右貼了長長的輓聯,幕帳後頭,預留了擺棺木的位子。

後院,俊江帶著人砍了很多楊木棍子,正修裁哭喪棍。玲玲和幾個婆娘,把白紙裁成細條,抹上糨糊往楊木棍上纏。灶房裡,秀秀鍋裡的熱水燒得冇停,一院子人茶水由她一個人供應。

中午的時候,向林才把棺木拉回來,三寸厚的桐木棺材,通體刷了黑漆,頭尾用金粉畫了符,四周用金線勾畫了仙鶴鬆柏,祥雲落日。楊林趕緊帶著幾個至親,把楊樹老漢安頓到棺木裡頭。會會把提前準備好的棉布褥子鋪在裡頭,妍妍把他爹枕了幾十年的木枕頭放進去。俊河兄弟幾個把楊老漢抬到棺木裡麵,把胳膊腿擺好。楊林抱來一捆柏樹枝,把細軟的部分剪下來,把棺材裡每一個空隙都塞滿。

會會從屋裡把楊老漢給自己攢的一毛錢硬幣找出來,一歲一個,楊老漢61歲,一共61個。會會把一個新一點的硬幣塞到楊老漢嘴裡,剩下的分作兩堆,給楊老漢握在手心,嘴裡唸唸有詞:“爹,路上遇到要錢的小鬼,不要爭競,你把手裡的錢撇出去,你端直往前走,嫑誤了你的路。”

收拾完一切,弔喪的來了。先來的,是昨天一起打牌的幾個老頭。

“楊樹兄弟,你說你才六十一麼,咋這麼著急就走了。咱昨兒打牌還好好的麼,你精神看著比我好多咧。你還給我說,晌午你兒媳婦給你弄了一大碗燃麵,味兒好得很,你吃得舒坦。你看你,前些年冇過過啥好日子,現在這日子多好,你屋兒子兒媳婦孝順,女兒女婿和睦,孫子外孫還都小,你咋捨得哩。哎,算咧,走了就算了,到那頭缺啥你給我托夢說,我也就這一兩年了,到時候給你帶過去,給,你把這先拿過去,到那邊尋人跟你先耍麼。”已經73歲的仁義老漢,坐在楊老漢棺木旁的條凳上低聲嗚咽,把一盒嶄新的花花牌遞給楊林。

“老哥,你有心了,我把這給我哥帶上。”楊林說著,把花花牌放在楊老漢的枕頭邊。

“哥,你咋走得這麼急哩,咱兄弟夥處了一輩子了,一閒下來,咱就一塊耍,這幾年日子好了,還經常弄兩個菜喝一點。過年時候,你還說這兩年趁精神好,把前門樓子重新蓋一下,後院蓋個豬圈,好好養幾頭豬,掙點閒錢給娃娃留下,你咋就走咧麼。我今晌午挑了兩片好菸葉,切了包菸絲,你帶著。”說著,立民把油紙包好的菸絲遞給楊林。 www.uukanshu.com

“老哥呀,你還麼好好享幾天福哩。咱早些年開山平地的時候,天天吃的玉米麪紅薯,那時候你天天說,等往後日子過好了,你就天天吃白麪饃饃,天天吃肉。這兩年日子過好了,你才吃幾天精米細麵麼,就走了。你好壞等到今年新麥子下來麼,多吃幾個白饃饃,再吃幾碗燃麵麼。哎,急啥急麼,你天天說稀罕我這石頭眼鏡,我給你帶上。”立農老漢把一個眼鏡盒交給楊林。

楊林把裡麵的眼鏡取出來還給立農,把眼鏡盒放在他哥的枕頭邊。

剩下的幾個老者也說了些緬懷的話,放進去一些零碎。楊林給每人發了紙菸,他們一邊吸菸,一邊聊著楊老漢生前的事。

傍晚時分,弔唁的老者起身相一起走了,村裡年齡相仿的老太太來弔喪了。年齡大的,三三兩兩一起來,說一些死者生前的故事。年齡小的,握著小手絹,坐在棺木旁邊,扶著棺木哭著回憶楊老漢生前給她們的幫助。給了誰家小孩一個饅頭,接濟誰半碗油鹽醬醋,幫誰挑了水,幫誰推了磨,哪天給了自家小孩一個桃,哪天又給他家孫子一顆杏。哭喊聲填滿了整個院子,彷彿在給接楊老漢的小鬼告知死者生前多麼善良,勸小鬼一路不要為難楊老漢。

她們走後,年輕點的婆娘們馬上進來弔喪,扯著嗓子哭一兩分鐘,時間到了哭聲馬上停止,去會會屋裡安慰安慰她。

晚上,靈堂燈火通明,俊河兄弟三個跪在靈堂跟前守靈。後半夜,三個人困得實在受不了,蓋著被子,躺在麥草上都睡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