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2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2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9:23 來源:uu

第二天一大早,會會把窗戶板打開,外麵穿進來刺眼的光。楊楠珂還被包在被子裡,下半身的被子,昨晚已經都尿透了,他睜著眼看外麵,張著嘴,喉嚨乾得哭不出來聲音。

對麵屋子炕涼了,楊老漢冷了一哆嗦,坐在炕沿抽了幾鍋煙,才徹底醒來。一開門,嚇了他一跳,雪在門口堆在門口,有五六寸厚。

“俊河,趕緊起來,咱倆把雪收拾一哈,門都出不去了。”

“爹,起來了。”

楊老漢捧了一把雪,往臉上搓了幾下。忽然聽到巷子裡有人敲著臉盆喊:“木倉屋裡房塌了,趕緊出來救人!木倉屋裡房塌了,趕緊出來救人!”

“俊河趕緊出來,木倉屋裡房塌了,趕緊過去救人。”

楊老漢趟著雪,跑到了庫房,拿了兩把鐵鍬往門口跑。俊河剛好出房門,趕緊去追他爹。巷子裡出事了,會會也不管娃娃,穿好衣服,抱了一床被子下炕出門了。

巷子裡,拿鐵鍬的男人,抱被子的女人越來越多,趟著往村西頭跑。

木倉現在住的,是他爹年輕時候壘的兩間土坯房,已經二十多年了,颳風下雨頂上木椽吱吱響,裡裡外外的牆皮,整塊整塊的往下掉。昨天,颳了一天的風,房都冇事,也不知道晚上啥時候被雪壓塌了的。估摸著是後半夜的時候,村裡人都睡得沉,都冇聽到。他對門楊明發,一大早出來倒尿盆,往他家這邊瞭了一眼,心想對門的房子怎麼看不見了。跑出來一看,房子已經被雪埋得嚴嚴實實。趕緊扔了尿盆,拎著搪瓷臉盆柴火棒棒,跑到巷子裡一邊敲一邊喊。

不一會兒,十幾個人踩著房梁,趕緊清理上麵的雪,後麵還有更多的人過來。一群女人抱著被子站在旁邊,幫不上忙,後麵還有幾個老太太,抱著棉被慢慢過來了。

仁義老漢喘著粗氣,被兒子攙扶著跑過來,看到大家在清理積雪,趕緊喊:“停手,停手,你都站在上麵,等會兒把房梁壓塌下去人就徹底冇救了,聽我的,從兩頭挖洞,鑽進去救人。”

“對著哩對著哩。”

人們趕緊分了兩波,從兩頭開始挖洞,後麵還站著很多人幫不上忙,急得跺腳。

“搭不上手的,趕緊回去拉上幾個架子車,拿上繩子。”仁義老漢喊。

後麵跑過來還冇到的,轉身回去拉架子車,兩頭的人七嘴八舌的爭論,手裡的鐵鍬卯足了勁往下插,把胡基鑿碎了,鏟到一邊。

前門的人在喊:“空了,空了,用手刨,不敢把人傷了。”

牆土刨開了,房梁在裡麵撐起了一塊三角形的空隙。前門那幾個人扔了鐵鍁,徒手把洞口的土疙瘩刨出來。

“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仁義老漢跑過來,著急地看著,但是洞口擠滿了人,他幫不上忙。

“勇勇,你瘦,你爬進去,用繩子捆著,我們往外拖。”立民把繩子展開,把繩子頭遞給勇勇。

勇勇握著繩子頭,叼著手電筒爬進去了。

“咋樣麼?咋樣麼?人找到冇有?”立民焦急地問。

“叔,摸到了,我摸到人了。”勇勇在裡麵喊。

“一個一個來,綁住胸口,綁好了喊一聲。”立民在洞口喊。

不一會兒,勇勇在洞裡喊:“綁好了,我綁好了一個,你拉嘛。”

另一頭,人們也挖通了,建軍叼著手電筒爬進去找人。

這邊,立民已經指揮外麪人往外拉,勇勇在後麵推,把穿秋衣秋褲的木倉從洞裡弄出來。

“快點,拿被子包住,先往鄉裡醫院送。”仁義老漢喊道。

那邊,軍勝把架子車推到洞口,建軍媳婦把被子鋪在車廂,幾個人把木倉抬上車,捂好了被子,後麵幾個年輕婆娘,往玻璃瓶裡灌開水,塞到被子裡麵,仁義老漢用繩子,把棉被捆好,固定在架子車上。軍勝把著車把,兩個年輕人在後麵推著車往東跑。

“咋樣了,咋樣了?”村長建民從南邊跑過來,喘著粗氣問。

“正救呢,立倉救出來了,正往鄉裡醫院送呢。”

“都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建民趕緊湊過去。

“出來了出來了,我嬸子出來了。”另一頭,幾個人,用同樣的辦法,把立倉媽拖出來了。

“還活著麼?”建民趕緊跑過去。

“懸,冇氣進去,也冇氣出來。”

“先送醫院,快!”

朝西的架子車就在後麵候命。幾個人把立倉媽抬上車,捂著被子,塞了幾個熱水瓶子,捆結實了,朝西帶著兩個人,拉著車就往東跑。

“蓮蓮姐出來了。”

“人咋樣麼?”村長又跑過去問。

“有氣有氣。”

木倉媳婦剛裝上車捆好,勇勇一隻手拖著木倉的娃娃爬出來了。

“娃冇事,在他爹他媽懷裡捂著呢,光張嘴不出聲麼。”

“凍壞了,趕緊送醫院,快!”仁義老漢親自過來,給娃娃捂好了被子,捆紮好了,看著選娃拉著車跑出去了,建民跟著選娃的車跑。

“建軍,立倉他爹咋樣了嗎?”仁義老漢著急地問。

“我拿手電照了一下,我伯腳腕叫大梁壓著了,不敢拖。”建軍叼著手電筒爬出來了。

“大概啥位置?”

“差不多是炕沿那裡,挨著牆。”

仁義老漢揹著手,從南往北踱了幾步,又折返回來,再走過去。指著中間的位置喊:“挖,在這挖,人都站在北邊,不要踏南邊,下麵是人。”

楊老漢和幾個人,用鐵鍬把上麵的雪刨乾淨,徒手把上麵的瓦揭了,泥巴扣乾淨,幾個人跪在地上,徒手把大梁掏出來,翹了釘子,拆了兩根木椽,露出了木倉他爹的腳,已經凍成了青色。

“建軍,進去把繩子捆住,你馬上出來。”仁義老漢下令了。

建軍叼著手電筒爬進去,把繩子捆好,爬了出來。

“樹娃,抬!”

楊老漢七八個人,卯足了勁把木椽子抬起來的瞬間,仁義老漢朝洞口那邊喊:“立民,拉!”

立民馬上拉繩子,木倉他爹的腳瞬間就看不到了,一分鐘後,立倉他爹就被裝上車,俊河領著人,往村東頭跑。

仁義老漢看著喘著粗氣的人們,說:“好咧好咧,都回去把院子裡和家門口的雪收拾收拾,吃了飯大家辛苦一哈,把木倉娃這裡給收拾收拾,吃的用的,都尋出來,娃回來還要過日子哩。”

話剛說完,一群人拎著鐵鍁繩子,從巷子南邊跑過來,有二隊的巷裡的,也有一隊巷裡的,領頭的是二隊巷子的民生。

“爺,我們來救人咧!”民生跑得最快,衝到仁義老漢跟前。

“趕緊救人!”“救人!”背後一群人在喊。

仁義老漢欣慰地笑著說:“都是好娃娃,人都救出來了,建民帶著人,正往醫院送。”

“呀,我們來遲咧,我建民叔一喊叫,我們就穿上衣服跑出來了。”

“我巷裡人商量著,吃了飯把這收拾一哈,傢俱糧食收拾出來,人家回來還要過日子呢。”

“那我們吃了飯也過來幫忙。”

“對,你先回去,吃了飯再過來。”

在送去醫院的路上,木倉醒來了。

三娃推著車喊:“軍勝哥,木倉哥醒來了,醒來了!”

“嫑分神,趕緊去醫院,看看哪裡凍壞了冇有。”

踩著齊膝的雪,三個人艱難地往前跑。木倉在被窩裡低聲嗚咽,嘟囔著感謝的話。

後麵木倉他爹,蓮蓮,都醒來了,木倉他爹睜著眼睛,張張嘴,卻發不出來聲音。隻有木倉他媽,這一路都冇有醒來。

村裡,剩下的人各回各家,在吃早上飯前這段時間,都扛著鐵鍁掃帚,把自家門口的積雪,剷出來一條道。

不一會兒,剛纔還齊心協力一起救人的鄰居,現在因為你家少鏟幾步路,我家多鏟幾步路吵得不可開交。

仁義老漢拄著掃帚,朝吵架的人喊:“行了行了,吵吵啥呢,多大的事麼?”

看著熱熱鬨鬨的巷子,仁義老漢心裡感覺很寬慰。鄰裡嘛,大事大家一起幫襯著,小事吵吵鬨鬨纔是生活。

楊老漢倆灶房,他們出門的時候,妍妍給鍋裡添了水,燒開了先把家裡的熱水壺灌滿,再加入米紅薯塊胡蘿蔔段,風箱吭哧吭哧得響。屋裡,草木煙從牆裡滲出來,不一會兒,楊楠珂背下的炕又燙了。楊楠珂熏紅了眼睛,張著嘴,想哭喊卻發不出來聲音。

“爹,吃飯咧。”妍妍在灶房門口喊。

“ www.uukanshu.com來咧!”楊老漢胳肢窩夾著鍁把進來了。

“我哥去哪了?”

“送木倉他爹去醫院咧,有林家的又跟對門吵起來咧。”

“今兒可為啥麼?”

“有林昨兒在對門窩了一天,苦花說了些日眼鬼話。哎,珂珂冇人管?”

“呀呀,忘了忘了,一早上人都跑出去了,都忘了娃娃。”妍妍趕緊跑到屋裡,爬上炕。

“爹,娃咋光張嘴不出聲麼?”

楊老漢趕緊跑進來看了一眼說:“呀,上火咧。”

“這褲襠裡都是尿麼。”妍妍解開捆在楊楠珂腰上的繩子,把褥子展開。

“你給娃洗一下身子,我去東頭尋個梨,給娃熬點湯就好了。”

妍妍把楊楠珂衣服扒光了,端了一盆溫水,擦洗了下半身。尋了一身乾淨衣服套上,又包進一個乾淨的褥子,孩子見了涼,終於哭出來一點聲音了。

不一會兒,看熱鬨的會會回來了。和妍妍一起把飯桌端到炕上,舀了三碗稀飯端過來,又端了一盤涼拌胡蘿蔔絲,幾個人盤腿坐在炕上喝粥。旁邊,楊楠珂還被包在被子裡,嘴裡含了一大片梨,他使勁吮吸梨汁,喉嚨裡像是火焰山下了一場透雨一樣舒服。

下午,軍勝先回來了,帶回來醫院的訊息。

木倉三口子冇事,就是凍著了,木倉他爹腳砸壞了,他媽歿了。

正在收拾倒塌房子的人,聽了訊息,都默不作聲。仁義老漢歎了口氣,讓立農領著幾個人,扛著拚撅子鐵鍁,去墳地挖墓,等木倉回來,幫木倉把他媽喪事辦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