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渭水靜靜東流 > 第13章

渭水靜靜東流 第13章

作者:周曉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9:23 來源:uu

五月,早上天還是有點涼。楊老漢天不亮就起床,摸黑洗了臉,套上的確良汗衫。拎著昨晚準備好的草籠,他準備給老牛弄點青草,加個餐。草籠裡麵放著磨好的鏟頭和一把鐮刀,扛著楊木杆出門了。剛出門就遇到立民老夥計,給了他一根紙菸,兩個人抽著紙菸,相跟著向東頭地裡走去。

到了地頭天還冇完全亮,楊老漢挑了一把比較舊的鏟頭裝在楊木杆上,在地頭石頭水槽上磕了兩下,準備停當,蹲在地頭,又拿出來一根紙菸點上。楊老漢撫摸了一下豐健壯的麥稈,瞬間心情愉悅。又彎腰量了一下麥田中套種的花生苗,已經長到一紮長,鮮嫩的葉子軟得像棉紗,很討人愛。

就像翻書頁一樣,晨光一霎之間,鋪滿了這片土地。楊老漢像觸電一樣站起來,瞬間身上有了一股子勁兒,把菸頭在鞋底撚滅,剩下的半支夾在耳朵上。他昨天就在中間一行做好標記,幾步就走過去。他把鏟頭貼在地麵,胳膊肘夾著楊木杆,往手上啐了一口唾沫,抹勻了,上半身向前微微弓著,左手在前右手在後,不緊不鬆抓住楊木杆。鏟頭往前推半步,往後退一掌,小心翼翼地躲著嬌嫩的花生苗,使勻了勁兒往前鏟。鋒利的刀片割過麥稈的聲音清脆悅耳,楊老漢心情也愉悅。

“爹,你啥時候來的麼?”

俊河拎著茶壺茶杯,扛著兩根楊木杆,會會抱著小楊柳,相跟著來了。楊老漢已經鏟了三個來回,他感覺身上越來越有勁兒了。

“珂珂唸書去了?”

“啊,跟我們一塊出門的。”

“把碎女子安頓到樹底下,讓她多睡一會兒。”

會會把一條編織袋鋪在樹蔭下麵,又鋪上床單,把小楊柳放在上麵。那邊俊河已經裝好了兩杆鏟頭,啐一口唾沫,抓起楊木杆往前推。不多時,天漸漸熱起來,小楊柳被隔壁的小男孩叫醒來,兩個人在地頭追逐嬉戲。

楊老漢脫了汗衫坐在地頭歇息,招呼隔壁老夥計一起喝杯茶。

“會會,你帶著娃娃回去做飯麼。”

“爹,還早,我再鏟兩個來回麼。”

“你回麼,給咱熬碗大米稀飯,熬勻了喝起來香,喝了舒服。”

“對,那我給咱回去做。”

會會收拾了地頭的床單,牽著小楊柳回去了。陸陸續續,各家都有一個婆娘,或老或少,引著嬉戲的娃娃回家做飯了。

麥子一行一行倒下,人臉上的汗一行一行的流。唐詩有雲,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力儘不知熱,但惜夏日長。是啊,這時候每個人都期盼著天天都這樣,就怕老天爺不長眼,一場白雨,這一年的收成就毀了。

約麼時間差不多了,楊老漢把楊木杆靠在地頭的老楊樹上,拎著草籠去地頭坡上。

“爹,你弄啥去?”

“我給牛割些草。”

“啊,那你去。”

餵了一輩子牛,什麼時節喂什麼草,楊老漢最清楚。這時節,稗草正鮮嫩,還冇有長出來老筋,狗尾巴草剛抽穗,枝葉鮮嫩,灰灰草長出了脆脆的莖稈,牛都喜歡吃。楊老漢彎腰抓住一叢野草莖稈,鐮刀刃離地一尺輕輕一劃,一把草就到手了。一米長半米寬的元寶一樣的草籠,一會兒就裝滿踩實了。他把鐮刀彆進草籠,拎到地頭,楊木杆穿過籠把兒,一使勁就扛上肩頭。

“俊河,回去吃飯麼。”

“爹,你先回去,我再鏟一會。”

“能行,你等會兒趕緊回來。”

一到家,楊老漢顧不得洗臉,先去草房把鍘刀搬出來,擺在草房門口,把草籠裡麵的草抽出來整理一下,擺在鍘刀旁邊。

“會會,你跟爹把這點草鍘了。”

“來了。”會會把蜂窩煤爐風口封住,趕緊過來。

楊老漢扶一把草,會會按鍘刀,一聲聲清脆的聲音,青草被切成一寸長的小段。瞬間,滿院子青草香味,臥在旁邊牛圈裡的老牛也站起來,衝這邊哞叫。

“叫啥呢,都是你的。”

不一會兒,鍘刀上邊就堆起來小山一樣的草堆。楊老漢捏著一把乾麥秸,把鍘刀刃認認真真地擦了一遍。撿了滿滿一筐鮮草倒進牛槽,老牛趕緊埋頭吞嚥。楊老頭拉著牛鼻環,掰開牛嘴,看了一眼牙齒,心裡盤算著,這頭牛歲數大了,力氣缺了點,明年生的牛崽,自己好好馴馴,把這頭老牛賣了。

“爹,你都弄完了?”快十一點了俊河纔回來。

“嗯,趕緊洗手吃飯,吃完飯咱倆把後場地收拾一下。”

“嗯,後場裡大部分都好著呢,就邊邊沿沿有點草,收拾一下就行了。”

俊河舀了半盆涼水,放在水甕旁邊的錘布石上,脫了背心,捧了兩手水洗把臉,又把毛巾浸濕,前胸後背擦了一遍,涼水激了他一個冷顫,又毛巾擰乾,把前胸後背擦乾。捲起褲腿,端著水去後院韭菜地,把洗臉水澆在腿上。

楊楠珂剛好放學回來,爸爸又端了一盆涼水,扒了他的衣服,拎著他的胳膊往身上撩涼水,他感覺又冰又癢,想掙脫爸爸,爺爺和媽媽看著他的囧樣大笑。

“吃飯了。”會會已經在灶房門口的瓜棚下麵擺好桌子,桌子上放了五碗米湯,一籃子雪白飽滿的饃饃,一盤炒土豆絲,一盤西紅柿炒西葫蘆,一盤涼拌黃瓜。正端著一個黃色的搪瓷盆,裡麵是紅亮的油潑辣子。

楊老漢洗了把臉,擦乾淨,端著水煙壺坐到飯桌旁。拿起一個饃饃,掰開,先鋪上一層油潑辣子,再夾兩筷子土豆絲,吃一口饃饃喝一口米湯,一家人安靜的吃飯。

吃完飯,楊楠珂揹著小褥子去學校了,小楊柳躺在躺椅上數頭頂的葫蘆,會會收拾碗筷,楊老漢坐在椅子上,往煙鍋裡麵撚了菸絲,俊河趕緊點著火柴引著火紙遞上去,用餘火點著一根紙菸,自己吸。

會會在灶房收拾碗筷,朝門口喊:“爹,下午想吃啥?”

“弄碗燃麵吃麼,今下午吃飯早點,早點去地裡乾活。”

“能行。”

“爹,你聽說了麼?昨晚上郭家莊羊叫偷了。”俊河泡了一壺釅茶,給兩個人倒上。

“郭家莊子育羊的,就那幾家麼。”

“就南北巷子最北頭那家。”

“呀,那家養了上百頭羊呢。咋能叫偷了麼?”

“這事出得奇怪,誰都想不到。昨晚半夜,有人在他後牆掏了個窟窿,洞不大,貼著地麵半米高,把羊偷完了。”

“那麼大動靜都冇人聽見?”

“這幾天不是都開始收麥麼,乾一整天活,晚上人乏的,睡得死。連狗叫冇叫喚都冇人知道。賊娃子技術高,把磚牆摳出來一個洞,把車倒到離牆有一截,放了個木板,鑽到羊圈把羊全趕上車。”

“呀,還能出這事,你聽誰說的。”

“我公林叔,剛纔回來一路我倆相跟著,他家秀花嫁到那巷子裡,這幾天坐月子,他早上送雞蛋去,看到那家人在哭喊,他過去問了,那家老漢早上起來準備放羊去,到羊圈一看,都空了,一家人哭得怨天怨地,警察都來了。”

“一百多隻羊,一晚上就冇有了。”

“是麼,大的小的,一共一百二十多隻羊呢。”

“哎,晚上睡覺靈醒點,最近都忙,賊娃子就這時候弄事哩,屋裡牲口得看好了。”

“就是的。”

“知不知道哪兒人偷的?”

“這誰知道麼?屋裡人冇聽見,肯定是開汽車來的,汽車聲音小,還跑得快,估計早都跑遠了。”

“肯定有本地人,不然誰知道那家情況麼。”

“是麼,肯定有本地人跟外地人一塊弄的這事。那村裡好幾家育羊的,就那家後牆是用沙土抹的磚縫,其他都是土夯的牆,不好掏洞。”

“是麼,土牆不好挖。是這,朝北家狗剛下了一窩狗娃,你給打個招呼,給咱留一個。”

“能行。爹,我再給你添點水。”

“不喝了,趕緊把後場地收拾了。”

“走麼。”

後場地有一百多平方,上麵鋪了一層黏土,UU看書 www.uukanshu.com年年碾麥子,已經壓得很瓷實了。場地幾乎不長草,隻有邊邊角角還會有野草蔓延過來。楊老漢為了不破壞地麵,蹲在場邊,用小鏟子把荊棘和螞蚱菜貼著地麵剷下來,掃到一邊。俊河拎開一桶水,均勻地撒在場麵,等水滲下去,用大笤帚貼著地麵輕輕掃一遍。

“爹,吃飯咧。”才兩點半,會會就把飯做好了。

“好。”楊老漢從躺椅上起來,去灶房端麵。他最喜歡吃燃麵,口味彆人難掌握,味道得他自己調。

會會特意多揉了點麵,一半切寬的,中午吃燃麵。一半切細的,準備吃完飯煮熟了過涼水,再拌上熟油做涼麪,等晚上乾活回來吃。

楊老漢坐在瓜棚下麵,拌好了麪條,扒了半頭蒜,先喝一口熱麪湯漱漱口,嘴裡瞬間恢複了味道。夾一筷子麪條,咬半瓣蒜,口腔又辣又香,吃得過癮。

關中人,喜歡吃秦椒,這種辣椒屬於這裡的特色品種,香味足但是辣味淡。種的時候,植株有將近一米高,辣椒從枝頭密密麻麻垂下來,有一紮長,又細又長,像一根根鋼筆。還冇紅的時候,摘下來沾鹽吃,又鮮又辣,或者和蔥白炒熟了,夾熱饃拌麪都好吃。等完全紅透了,摘下來曬乾,穿成串掛在屋簷下。需要的時候,擼一捧暴曬半天,在杵臼裡麵杵成碎末,放在搪瓷盆裡,加兩勺芝麻,把油燒熱澆在辣椒麪上麵,香氣撲鼻。關中人吃麪,看著辣椒紅亮,還得靠生蒜提味才行。

不多時,楊老漢便吃完了一整碗麪,喝了半碗麪湯。把躺椅靠背扶直,吸一口水煙,渾身舒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