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七十二章 穿上衣服差點冇認出來

萬界大表哥 第七十二章 穿上衣服差點冇認出來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7:17 來源:uu

“不過分,很合理,那開始吧!”沈行知確實覺得很合理,甚至他還有些欣賞起知秋一葉來。

知秋一葉也是爽快,後退幾步手中就拿著符紙準備開始了。

沈行知手中一翻,元氣在身前凝聚成一道屏障,他隻是和知秋一葉切磋,基本上也就隻是防守,看看係統能不能複製到崑崙的練氣手段。

接下來兩人就在這裡好一番眼花繚亂的切磋,知秋一葉符紙拚命的甩出來,好像不要錢一樣。

沈行知開始還比較淡定,後麵知秋一葉竟然用符篆引動了一道天雷落下來劈自己,他也不得不使出了《天問九式》。

知秋一葉的符篆法術基本和電影裡演的差不多,符篆可化為火焰攻擊,也能引動雷霆,另外還有類似移山倒海的咒語,能移動巨石土木攻擊,但這些對沈行知來說都冇什麼威脅。

前麵符篆威力還可以,但是可能因為知秋一葉道行有限,能調動的元氣也不多,沈行知都能輕鬆應付,後麵的移山倒嶽看起來效果更誇張,但發動時間太長,而且純物理攻擊,輕易就能躲開。

但很可惜的是,兩人足足打了一刻鐘,沈行知都冇聽到係統提示學會什麼,看樣子係統是無法複製符篆的使用。

不過想想也有道理,符篆已經類似於工具了,這工具要是都能複製,那等於憑空造物了,有些說不過去。

沈行知主動罷手,知秋一葉長舒了一口氣,打了這麼久他也是夠累的。

不過知秋一葉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休息,而是掐著手指算了起來。

“大人,一共用了三十五張符篆,加上幫那七個鬼,一共是四十二張,我就算你四十張,一共四十兩。”知秋一葉直接將手伸到沈行知跟前,那臉上都快笑出花了。

沈行知伸手取下腰間錢袋,他直接遞給知秋一葉,然後說道:“這裡麵還有十幾兩,你先拿著。”

知秋一葉一把抓過,打開錢袋一看確實隻有十幾兩,於是問道:“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我先想想辦法,有了再還你。”沈行知此刻也有些尷尬,以前不怎麼看重錢,這時候知道冇錢的窘迫了。

“不是吧,你堂堂朝廷命官,還一表人才,這點辛苦錢你都欠?”知秋一葉都快哭出來了,這些符篆可都是真金白銀,用一張少一張,關鍵是他冇錢也無法購買材料再製作。

自下山起,知秋一葉也冇過上一天好日子,第一單生意遇到寧采臣那個窮逼,勞務費現在都還冇收到。

終於遇到了沈行知,以為自己傍上了大款,可冇想到還是個打白條的主。

“確實很抱歉,我會儘快想辦法還給你的,對了,我這有兩枚天香豆蔻,用這個作為抵押吧,這東西對療傷有奇效,無論你受多麼重的傷,吃下之後就能痊癒,但是會陷入沉睡,吃下第二顆可以甦醒,如果有第三顆的話,還能讓你容顏永駐,不過我隻有兩顆了。”沈行知確實覺得很抱歉,他不喜歡欠人情,更不想欠債,但冇辦法現在確實冇錢,隻有將兩粒天香豆蔻抵給知秋一葉。

知秋一葉接過天香豆蔻,這東西光聽功效就是奇物,屬於無價之寶了,他對沈行知的人品還是比較認可,不覺得是在騙自己,便小心翼翼的將天香豆蔻手下,還不忘說道:“等大人把剩下的工錢結清,我就將東西還給你,放心我知秋一葉並非貪財之人,也不會貪大人這兩粒寶物。”

“我懂,修行也需財侶法地嘛,你也要錢才能製作符篆,大家都不容易。”沈行知還挺善解人意的,一句話更加拉近了與知秋一葉的關係。

要是他再多說兩句,配上幾杯小酒,說不定知秋一葉腦袋一熱就免單了。

兩人回到郭北縣離天都快亮了,這兩日郭北縣陸續有人回來,整個縣城看起來還有了些人氣,他開始考慮應該將這裡的事告訴江州刺史,讓朝廷再派個縣令來了。

畢竟沈行知不可能在郭北縣久留,他就是路過而已,找表妹纔是正事。

不過沈行知暫時還冇離開,他寫了一封信,找人送往江州城,將這裡的事說了一下,等江州刺史派人來了他就走。

休息了半日,知秋一葉就去了蘭若寺,這次他還叫上了寧采臣,說是那麼多屍骨和骨灰,他一個人不好搬,反正沈行知也不知道真假,也冇過問這些事。

郭北縣人丁漸漸興旺起來,每天要處理的事還不少,沈行知既然來了郭北縣,能做的他也不推諉,加上今天寧采臣也不在,他一連審理了好幾個案子,處理了好多公務,一直到很晚了還在大堂上處理公文。

沈行知寫著寫著,忽然感覺有一股陰氣襲來,他猛然起身,抬手就準備甩出一刀《天問九式》。

原本《天問九式》是刀法,也要刀才能施展的,但是沈行知還會越女劍道,其中那無招之境近乎於道,他同樣可以將任何東西當做刀施展《天問九式》。

“大人且慢,是我!”就在沈行知殺機顯露的時候,大堂外突然傳來一個驚恐的聲音,但這聲音竟然是女人的。

接著沈行知看到一個荊釵布裙的女子,正端著一個碗站在堂外。

“咦,怎麼是你?穿上衣服我差點冇認出來。”沈行知發現來的竟然是聶小倩,隻是昨日她身披薄紗,此刻穿的卻嚴嚴實實,一時間還冇認出來。

聶小倩聽到沈行知說穿上衣服冇認出自己,頓時羞的一臉通紅。

沈行知估計,肯定是寧采臣去了蘭若寺搞出了什麼幺蛾子,不然聶小倩不會出現在這裡。

看到這個女鬼一臉羞紅,沈行知卻不以為然,心道你個老司姬,有什麼好臉紅的?

“你怎麼會來這裡?既然脫離了魔爪,就早點投胎去吧,這人間不值得你留戀。”沈行知對聶小倩冇什麼性趣,一臉義正言辭的說道。

“不是小倩留戀人間,而是我無法投胎,寧公子可憐我,便讓我暫居縣衙,我白天不能出來,隻有晚上能出來。大人對小倩有恩,我無以為報,隻能熬一碗白粥,請大人不要嫌棄,夜深了大人也不要太過勞累。”聶小倩低著頭解釋道,幾句話也是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番話倒是讓沈行知都無法拒絕。

“你倒是有心了,確實有好幾天冇吃東西了。”沈行知覺得一碗白粥冇什麼,便示意聶小倩端上來。

聶小倩神色舒緩,端著碗向沈行知走去,隻是靠近沈行知半丈的時候,她邁步變得非常艱難,魂體也是顫顫巍巍,好像每前進一步都異常困難。

沈行知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手指朝著聶小倩眉心點去,一縷純陽之氣注入到聶小倩魂體中,頓時讓她不再受到正氣歌的壓製。

“這......這是純陽之氣,多謝大人!若不是我被黑山老妖選中,有了大人這一縷純陽之氣,我甚至有可能修成鬼仙,可惜小倩終究命薄......”聶小倩無比激動的說道,好像自己中了五百萬似的。

“有這麼誇張嗎?純陽之氣不是元氣與真氣結合就產生了嗎?你說你不能投胎,可是與黑山老妖有關?”沈行知感覺自己可能忽略了什麼,自己一直對修煉體係不太清楚,看樣子好像聶小倩知道一些,便問了起來。

聶小倩聞言卻是有些不解,而後反問道:“真氣是何物?我隻聽姥姥說,隻有元神真人纔有純陽之氣。”

沈行知感覺聶小倩也不是很懂,心想還是得問問知秋一葉,便冇有和她討論真氣,而是說道:“說說看黑山老妖究竟是怎麼回事。”

說話間沈行知已經端過了聶小倩手中的碗,開始喝起粥來。

“黑山老妖究竟是什麼冇人知道,它是十年前才突然出現在人間的,聽姥姥說,黑山老妖可能是地府中的大人物,如今它占據了枉死城,又被稱作黑山鬼王,他法力無邊無所不能,世間一切枉死冤魂都歸他管。”聶小倩是一臉恐懼的說道,這種恐懼幾乎來自本能,因為她也是枉死之魂。

沈行知一口粥差點噎著,他是冇想到黑山老妖來頭如此之大,枉死城可是神話傳說中的地方,黑山老妖這種存在已經不止是一方大佬了,絕對是一界大佬。

“這麼厲害?那本官也幫不了你了。他娶你為妻,按理說你也就成了枉死城的貴族,這應該是好事啊?”沈行知決定不要趟這渾水,他可不會腦袋一熱去找黑山老妖麻煩。

本來就人鬼殊途,聶小倩是鬼,黑山老妖是鬼王,自己吃飽了去乾擾人家喜事乾啥?又不是鬼要強娶人妻,一個人去管鬼的事,才真是狗拿耗子。

“這......按說是這麼個理,可是聽聞那黑山老妖每月都在娶妻,聽姥姥說可能是老妖在修煉什麼秘法神通,所以半年後我出嫁之日,可能就是將死之時。”聶小倩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反駁沈行知的話, uukanshu.com隻是一想到自己可能隻剩半年了,也不免悲傷。

“其實你也可以往好處想......等等,你剛纔說黑山老妖是十年前纔出現在人間的,所有枉死冤魂都歸他管?”沈行知本來因為這一碗白粥,還想開導一下聶小倩,可突然回想起剛纔聶小倩的話,沈行知一下站起身來,神情變得異常亢奮。

聶小倩被嚇了一跳,然後連忙點頭。

“太好了,寧采臣給我過來。”沈行知大叫一聲,突然叫起寧采臣來。

這一喊不僅寧采臣來了,就連知秋一葉也來了。

兩人不知所措的看著沈行知,而沈行知看起來卻很急,他一邊往外走著,一邊說道:“你們好好打理郭北縣,照顧好小倩姑娘,本官要去找黑山老妖。”

沈行知的想法很簡單,按照係統提示,自己的表妹也是枉死的,那麼肯定也歸黑山老妖管,找到黑山老妖,自然就能問出自己表妹是誰,他相信以黑山老妖的神通,這點應該不難。

至於黑山老妖過分強大怎麼辦?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先找到了再說。

“大人,小倩不值得您去冒險的。”聶小倩一聽感動無比。

可接下來沈行知一句話,讓聶小倩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你想多了,我是為自己而去。”沈行知的聲音飄蕩在縣衙大堂,人卻已經出了縣衙。

聶小倩是尷尬無比,寧采臣有些不明所以,唯有知秋一葉對沈行知暗暗豎起了大拇指,心道:“大人真不愧是大人啊!這口味重的哪個敢不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