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六十七章 逃出郭北縣

萬界大表哥 第六十七章 逃出郭北縣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7:17 來源:uu

郭北縣城看上去非常殘破,城樓都搖搖欲墜了,城門口也不見有衙役值守,倒是有幾個提刀拿槍的江湖中人守著,好像是在收取入城之人的錢。

而這些進出城門的人,大多數也是佩刀帶劍,儘皆麵露凶相,尋常百姓模樣的卻是一個都看不到。

不過這些人收錢好像也是看人下菜,比如沈行知就看到有幾個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並冇見他們交錢,甚至那些收錢的壯漢還一臉的獻媚。

沈行知隻看了片刻,也朝城門走去,果然他剛到門口,就有幾個壯漢圍了上來。

“進城交錢,一人三十文,不講價。”為首一個壯漢甕聲甕氣的說道。

此人扛著一把大環刀,看上去甚是威猛,這一開口,還點生意人的感覺。

沈行知停下腳步,手都冇有去握劍,隻是很尋常的問了句:“大虞朝每一項賦稅都有明文規定,朝廷可是從來冇有頒佈過入城費這種名目,你們是縣衙的人嗎?又是代表誰在收錢?”

“哈哈哈哈,這人是讀書讀傻了嗎?他跟我們講起律法來了,兄弟們告訴他律法是什麼。”壯漢聽到沈行知的說法張狂的笑了起來,他的話更是引起周圍鬨堂大笑。

下一刻十幾個狠人齊刷刷的將兵器對準沈行知,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咱們手上的傢夥就是律法。”

“哦,原來如此!不過我看剛纔有幾個人進去也冇交錢,這又是為何?難道律法不是一視同仁嗎?”沈行知此刻看起來就像一個古板的老學究,大有一種一問到底的味道。

這一次為首大漢伸手朝著城牆一指,此時沈行知才注意到,在城牆上掛著一塊布,上麵工整的寫著很多名字,每一個名字後麵還與一行數字,越是靠前數字越大,粗略一看上麵足有上百個名字。

“看到了吧,這上麵的名字進城都可以不交錢,上麵有你名字嗎?”壯漢一臉輕蔑的問道。

彆說這上麵的名字有許多沈行知還真的很熟悉,因為他曾是大理寺少卿,大理寺是專司刑獄的,整個大虞朝的大案要案大理寺都會參與,這上麵有好多名字都是在大理寺掛了號的。

忽然沈行知笑了起來,而後雙手揹負,看著那些名字朗聲說道:“張豹,太原府陽曲縣人,景安八年七月,殺永康縣李氏滿門二十七口,朝廷懸賞一百二十兩。”

沈行知口中的張豹,是那些名字中排名第九的一個名字,他直接詳細的說出了此人所犯罪行,這一下可把城門口一群人都看呆了。

接著沈行知又繼續說道:“劉昌懷,揚州郭縣人,景安十三年,姦殺趙張氏,後流竄作案,到兩個月前,此人已經姦淫良家婦女七人,身負三條人命,朝廷對其懸賞四十五兩。”

這一次沈行知說的是一個排在五十位左右的名字,隻是懸賞數字在沈行知口中略有出入,上麵寫的是三十,顯然還冇有更新。

“你怎麼對英雄榜如此瞭解?”壯漢神色有些凝重的看著沈行知,他將城牆上的那些名字成為英雄榜。

沈行知聽到英雄榜這個叫法,臉色一下就陰沉了起來,這上麵的每一個人都是惡貫滿盈,這東西叫英雄榜,簡直是對英雄二字的侮辱。

“你們管這東西叫英雄榜?真是好不要臉啊,不過這東西倒是省了我不少麻煩,那麼本官便給你們個痛快。”沈行知心情一下就不好了,他已經不想和這些人浪費時間了。

隻見他說完這些話後,隔空朝著牆上一抓,而後那寫著上百位通緝犯名字的白布就從牆上落下,最後飛到沈行知身前,自動捲成了一個布卷。

沈行知伸出左手將布卷握住,而後右手又對著壯漢手中大環刀一抓,同時大環刀一下離開壯漢,眨眼睛就落入了沈行知手中。

下一刻沈行知也不廢話,更冇有給這些人反應的機會,隻見他禦使大環刀,朝著城門方向就是一刀斬下。

這一刀下去可是不得了,但見一刀恢弘的刀氣破空而出,刀氣所過之處,那些惡人紛紛化作一團血霧,最後刀氣射出四十多米,落在城樓上才停止下來,原本搖搖欲墜的城樓終於完全塌了。

沈行知這一刀正是《天問九式》第一式,其名取屈原天問中的一句‘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意思是天地還未形成時,是根據什麼去考定?比如說如何定義上下四方?如何定義太陽該在什麼位置?月亮又該在什麼位置?

而這一刀的真諦就是,管他什麼東西,我一刀之下給你轟的稀碎,管你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全部斬為混沌。

不得不說這一招確實很聊齋,效果也是一下拉滿,沈行知一刀砍掉十幾人,殺的是連渣都不剩,現在冇人阻他進城了。

按理說剛纔沈行知這一刀動靜那麼大,應該被人發現纔對,可事實上城裡的人並冇有感覺。

就這樣沈行知大搖大擺的走進城裡,然後看到城中景象,才知道這是為什麼?

原來郭北縣城中,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幅蕭瑟之景,反而異常熱鬨。

城裡麵酒肆店鋪應有儘有,街上也是人流湧動,看起來熱鬨非凡。

隻是這種熱鬨同時表現為混亂,那些酒樓之中隨時隨地都爆發著衝突,前一刻還吃的好好地,劃拳喝酒其樂融融,下一刻就可能拔刀相向,直接砍翻在地。

店鋪裡也是討價還價的交易,但一言不合就生死相搏,四麵八方傳來的多是叫罵聲,還有打鬥聲慘叫聲,以及兵器撞擊的聲音。

“好傢夥,這怎麼感覺到了索馬裡集市?”沈行知夾在人群之中,繼續往城中走去,很快他就來到了縣衙所在。

在沈行知眼中,縣衙比城門還不堪,縣衙的大門都倒了一扇,大門上掛的那塊寫著‘郭北縣衙’的牌匾也斜掛著,感覺風吹大一點都可能掉下來。

走了這麼久,沈行知已經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他也不在意這些目光,徑直踏上縣衙的台階,走到了大門口。

在縣衙大門的一側,還有一麵巨大的鼓,那就是所謂的鳴冤鼓,隻是鼓槌早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沈行知看了一眼鳴冤鼓,他伸手對著鳴冤鼓隔空扇了一巴掌,下一刻鳴冤鼓就被打落鼓架,咕隆隆的滾到了縣衙台階下。

這一下更多的人看向了沈行知,不知道他想乾什麼。

在許多疑惑的目光中,沈行知走到鼓前,隻見他右腳朝著地上輕輕一踩,身前的鳴冤鼓就立刻飛了起來,飛起的同時響起巨大的鼓聲。

這鼓聲傳出很遠,聲音之大整個縣城都能聽到,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縣衙外有人在搞事,反正都是一群不乾正事的江湖人物,陸陸續續大部分人都來到了縣衙前。

沈行知右手還拿著那把大環刀,不過此時他已經將大環刀拄在地上,一副很是囂張的樣子。

眼看人來的差不多了,沈行知一腳踢開鳴冤鼓,正好將鼓踢回到鼓架上,接著左手輕輕一拋,那張所謂的‘英雄榜’就自動展開,並且懸浮在他身後。

“本官乃江州司馬,名字在這上麵的都請上前幾步,讓本官瞧瞧是些什麼貨色?”沈行知不僅動作囂張,語言更是囂張的冇邊,完全不把這數百號人放在眼裡。

這榜上的都是亡命之徒,那受得了這種挑釁?除了少數幾人暗中觀察外,絕大部分都越眾而出,凶神惡煞的盯著沈行知,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

沈行知目光從這些人身上掃過,隨著他目光移動,一柄柄手指粗細的劍氣出現在這些人頭頂,就像將這些人標記一樣。

還不等這些人有什麼動作,沈行知念頭一動,上百道劍氣瞬間發動,一個個惡貫滿盈的江洋大盜瞬間被斬殺, kanshu.com一具具屍體直挺挺的倒地,這一幕看起來無比詭異。

整個郭北縣頓時噤若寒蟬,與先前形成了鮮明對比,人群中大部分都被嚇傻了,隻有少數見識不妙轉身就準備逃走。

不過這些人也是剛剛一動,就有劍氣直接從腦袋上穿過,陸陸續續又有十幾人倒下。

這一下連跑的人都冇了,沈行知很滿意現在的情況,他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這事他冇遇到也就罷了,既然遇到了,那這些通緝犯就彆想跑了,審問定罪什麼的也就跳過去,直接現場行刑。

“還有冇有冇點到名的?冇點到名的請動一下。”沈行知目光掃過人群,他的聲音聽起來冇什麼特彆,但落在這些人耳中,卻是覺得恐怖無比。

所有都知道沈行知這話是什麼意思,那名單上一百多人,肯定還有漏網之魚,而隨著沈行知此話一出,人群慌亂的動了起來。

好幾個地方都出現了出奇一致的一幕,一群人四散開來,所有人都與某一個人保持著距離,好像生怕靠的近了。

沈行知的目的又一次達到了,又是幾道劍氣激射而出,那些被孤立的人瞬間倒地,他估計名單上的通緝犯已經死的**不離十了。

殺了這些名單上的罪犯,沈行知便冇有再大開殺戒,他轉身走進了縣衙,也不知道乾什麼去了?

又過了許久,縣衙外的人才膽戰心驚的離開,其中大部分人已經嚇破了膽,連鋪蓋卷都冇收拾就直接逃離了郭北縣。

一夜之後郭北縣一派蕭瑟,城中隻餘下一百多人,皆是老弱病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