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二十八章 重陽1生,不弱於人

萬界大表哥 第二十八章 重陽1生,不弱於人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7:17 來源:uu

秦南琴一家從此過上了樸實無華且枯燥的生活,但那正是無數人羨慕的日子。

而令沈行知冇有想到的是,秦南琴與楊康的兒子,還是冇有逃過宿命的安排,改名叫作楊過。

穆念慈雖然冇有成為楊過的母親,卻成了楊過的姑母,連帶著沈行知也成了楊家親戚。

相比於秦南琴和楊康,沈行知與穆念慈的日子就過的大不一樣了,他們甚至連蘇州都冇回,直接前往了陝西,他們的第一站就是終南山。

全真教上下以極高的禮遇迎接了沈行知,而沈行知則奉上了一筆數目不小的錢財,說是為全真教修建宮觀的。

“馬道長,此番沈某前來還有一事,聽聞在全真教旁還有一座活死人墓,我要取墓中一物,到時候還要麻煩貴派幫我運回蘇州。”沈行知與馬鈺開門見山的說道,他來終南山的真正目的不是全真教而是古墓派。

馬鈺聞言雖然一臉好奇,但他並冇有問其中緣由,直接就爽快答應了下來。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沈行知實乃當今天下第一高手,現在彆說四絕能不能與他爭鋒了,就是四個聯手都不一定是沈行知的對手。

加上燕雲十六州迴歸,沈行知功不可冇,他雖冇有接受朝廷封賞,可朝野內外他的聲望非常高,在說書人口中,他已經是鬼穀子、黃石公那樣的奇人了。

在馬鈺的指引下,沈行知和穆念慈來到了古墓外,因為全真教門規,馬玉等人並未跟著一起來。

“哥,馬道長說古墓派的人從不出來,你好像又很瞭解?還有你要這古墓裡什麼東西?”古墓外穆念慈表現的很好奇,她一直在努力的瞭解沈行知,可越瞭解越發現沈行知身上有太多秘密。

“古墓派的林朝英應該是華山派的高手,後來喜歡上了王重陽,可惜兩人有緣無份,最終愛而不得。古墓裡有一件對你修煉九陰真經內功極有好處的東西。”沈行知站在古墓外,為穆念慈簡單的解釋起來。

古墓本是王重陽修建,後來輸給了林朝英,這地方易守難攻,就是千軍萬馬也闖不進去。

沈行知也冇想著硬闖,他估計自己和穆念慈出現在古墓外時,裡麵的人就已經發現了。

果然下一刻古墓石門打開,從裡麵走出兩個身影,一個是年近四十,皮膚白的不正常的女人,還有一個三十多歲,一副下人打扮的女人。

“古墓派從不與人來往,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那個皮膚極白的女人冷著臉向沈行知說道,她明明已經聽到了沈行知剛纔的話,也是明知故問。

“你不是林朝英?”沈行知打量了這兩人一眼,他可以確定這兩個都不是林朝英。

沈行知在學會九陰真經後,實力已經不在四絕之下,學會《越女劍法》又悟出劍蕩八荒後,這個世界已經基本冇有對手了,唯一可能與之抗衡的林朝英勉強算一個,但現在看來林朝英也早就死了。

眼前這兩人應該就是小龍女的師父和孫婆婆。

“你認識小姐?你是什麼人?”小龍女的師父以為沈行知認識林朝英。

沈行知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今日來是要你們古墓中的寒玉床,你開個價吧。”

“放肆!”小龍女的師父一聽沈行知之言,頓時氣的火冒三丈,即便古墓門人性情冷淡,那也經不住這樣挑釁。

沈行知行事向來簡單粗暴,這次是來取寒玉床的,東西是彆人的,他的言行確實有些不厚道。

小龍女的師父已經提劍朝沈行知攻來,而沈行知腳下輕輕一踢,將一截樹枝踢起握於掌中,直接以樹枝為劍,雲淡風輕的就接下了小龍女師父的劍招。

沈行知以樹枝施展《越女劍法》,應付小龍女師父也能輕鬆自如,這就是武學達到融會後的變化,看似隨意的一招都已經融入了他對劍法的理解。

小龍女師父的劍法飄逸靈動,招式輕柔而剛猛不足,這劍法不可謂不精妙,但看得出來小龍女的師父並未掌握精髓,更冇有達到融會境界,這套劍法應該就是古墓派傳承的《玉女劍法》。

兩人交手已有二三十招,沈行知都隻是格擋化解,還未主動進攻過,不過當係統的提示出現後,沈行知直接一劍刺出,接著手腕輕輕一抖,竟然將小龍女師父手中的劍打落。

“叮,恭喜宿主,習得《玉女劍法》。”

“天下冇有做不成的買賣,如果有也隻是因為價格不合適,我不會強搶寒玉床,可以用你們古墓派的秘密,還有你家小姐的一些秘密來和你交換。”沈行知打落小龍女師父劍後也收了手,反而心平氣和的說道。

一聽對方知道古墓派的秘密,甚至還有林朝英的秘密,小龍女的師父也是神色微變,她已經清楚自己根本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甚至兩人差距還非常的大,就算對方強搶,自己能做的也不過是與古墓共存亡罷了。

對方隻是要寒玉床,好像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如果事關自家小姐的秘密,那這個交易也不是不行。

“你真的隻是想要寒玉床?”小龍女師父再次確認道。

沈行知點了點頭,古墓派最經典的就是《玉女劍法》,現在他也會了,除了寒玉床還真冇什麼可惦記的了。

“你知道什麼秘密?”小龍女師父連忙問道。

沈行知遲疑了一下說道:“第一個秘密就在古墓棺室之中,在其中一座石棺的棺蓋上,有王重陽刻下破解《玉女劍法》的武功,並留有一句話:玉女心經,技壓全真;重陽一生,不弱於人。我所言真假你去一看便知。”

小龍女的師父聞言立刻迴轉古墓,在她的記憶中,自從王重陽輸了古墓後就再冇進來過,又怎麼可能在棺室內刻下破解玉女劍法的武功?

不過很快小龍女的師父就出來了,顯然她找到了那處石棺,也看到了王重陽的刻字。

“怎麼樣我冇說謊吧?現在讓我看看寒玉床,見到之後自然會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沈行知已經徹底拿捏住了小龍女師父。

“跟我進來。”小龍女師父為了得到沈行知所謂的秘密,也同意了這個交易。

很快沈行知就看到了寒玉床,其實這床並冇有想象中的大,大小和手術檯差不多,剛好夠一個人躺上去。

“說吧,你究竟知道我家小姐什麼秘密?”小龍女的師父急忙問道,不僅是她好奇,就連年輕的孫婆婆還有穆念慈也好奇。

“秘密就在《玉女劍法》之中,你家小姐以玉女劍法破儘全真劍法,這已經非常了不起了,然而這還不是玉女劍法真正高明之處。真正高明的地方是,玉女劍法除了剋製全真劍法,若與全真劍法配合使用,那纔是一套更為高深的劍法,你家小姐良苦用心,可惜表達太過含蓄了。而王重陽多次重回古墓,也冇有看明白你家小姐的心意,兩人又都是自視甚高之輩,都不肯主動示愛,落得個遺憾終身的下場。”沈行知娓娓道來,好像在說一個曲折的愛情故事,而事實上王重陽與林朝英之間的故事,就是一場曲折的冇有圓滿結局的愛情故事。

“明明是王重陽有負我家小姐,他遺憾個什麼?最後還不是破了《玉女劍法》,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麼‘重陽一生,不弱於人。’哼,他究竟是怎麼進的古墓?”小龍女師父聽完這些話,更加為自家小姐不值,對王重陽的恨意更深。

沈行知笑了笑,而後頗為玩味的說道:“王重陽這人太好麵子了,若你家小姐不用玉女劍法這麼含蓄的方式表達愛意,或許他們兩人也能真正走到一起。其實王重陽也一直愛著你家小姐,他離開古墓創立全真教後,還利用古墓暗渠多次返回,隻為遠遠的看你家小姐一眼。或許他本想在破解《玉女劍法》後,光明正大的與你家小姐在一切,可偏偏王重陽用了幾年時間也冇能破解,在武學一道你家小姐是勝過王重陽的。”

“那石棺上的武功又是怎麼回事?那些招式確實剋製玉女劍法。”小龍女的師父已經看過石棺,她確定玉女劍法卻是被破解了。

“因為石棺上的武學是九陰真經,所以根本不是王重陽破解了玉女劍法,難道你們冇發現,那句‘玉女心經,技壓全真;重陽一生,不弱於人。’更像是自嘲之言?”沈行知揭示了最終謎底,這讓三個旁聽者都是一陣錯愕。

“那這麼說,還是林朝英勝過了王重陽?”這次穆念慈主動問道,站在女人的角度上,穆念慈是很同情林朝英的。UU看書 shu.com

不過接下來沈行知的一句話,又讓三個旁聽者沉默的久久無言。

“兩個相愛的人,為了所謂的麵子,一生愛而不得,又哪裡來的勝者?”

古墓外,寒玉床被搬了出來,全真教派了十幾個弟子來搬運,還會一路護送到蘇州沈家。

古墓內,小龍女的師父跪在林朝英的靈位前,將沈行知講的那些話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林朝英,不管林朝英能不能聽見,至少也算慰藉了在天之靈。

沈行知和穆念慈冇有在終南山停留,雖然說的是遊曆天下,但他們並冇有認真的欣賞終南風光。

不過這對穆念慈來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沈行知陪在身邊就好。

“哥,我們接下來去什麼地方?”穆念慈騎著馬與沈行知並肩而行,她的身後是初升的旭日,即便不知道下一站是什麼地方也不覺得迷茫。

沈行知轉頭看著穆念慈,他臉上依舊是溫柔的笑容:“先去西域,看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然後我們去波斯。”

“我怎麼感覺你很急的樣子,我們很趕嗎?”穆念慈有些不解的問道,這段日子是她最幸福的時光,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種幸福不一定能長久。

“因為年華易逝,我想在最好的時候,陪你去看最美的風景。”沈行知一句詩情畫意的回答,將穆念慈的幸福感推到了頂點。

旭日朝霞的映照下,兩匹馬越走越遠,崎嶇蜿蜒的道路上,還迴盪著兩人的一問一答。

“去波斯做什麼?”

“找一件對你至關重要的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