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一十六章 狹隘的江湖與真正的‘大俠’

萬界大表哥 第一十六章 狹隘的江湖與真正的‘大俠’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7:17 來源:uu

和辛棄疾一比,沈行知甚至覺得自己的係統太次了,果然是有點東西,但東西真不多。

麵對至少是融會境的大伏魔拳,沈行知也冇有束手待斃,他轉而使出摧心掌,用這種力量集中一點的武學,來對抗勢大力沉的大伏魔拳。

“咦,你會的武功還不少,這掌法也不錯,還有什麼都使出來。”辛棄疾看到沈行知使出摧心掌,興致變得更高,竟然要沈行知將武功都展示出來。

沈行知也不藏著掖著,依言又使出了摧堅神爪,白蟒鞭法,甚至是落英神劍掌。

不過任憑他用什麼武功,都能被辛棄疾輕鬆化解,並且指出他修煉中的缺陷。

“你用上內力,我好像知道你修煉的是什麼武功了。”忽然辛棄疾鄭重的說了一句,這次要求沈行知用內力了。

短短這片刻交手,沈行知已經獲益匪淺了,他知道這是辛棄疾在指點自己,隨即便用上了內力。

“果然是《九陰真經》,你練的是黃裳的九陰真經!”辛棄疾收手而立,一語道破沈行知武功來曆。

“先生也知道《九陰真經》?”沈行知也收了手,對著辛棄疾躬身一拜。

“演山先生大作,豈會不知?不過老夫更喜他所作長短句,他用詞明豔,如春水碧玉,令人心醉。”辛棄疾很爽快的說道,不過隻提了一句與九陰真經有關,後麵又評論起黃裳寫的詞來了。

演山是黃裳的號,宋詞也是後人的叫法,當時人們常稱詞為長短句。

在辛棄疾眼中,黃裳是北宋文官,和他一樣都屬於士大夫,屬於文學圈子,和武林還真冇什麼關係。

沈行知一時有些不知道怎麼接話了,他意識到眼前這位可是詞壇宗師,自己不管說什麼都是班門弄斧。

好在此時劉克莊出來緩解了尷尬:“學生聽聞,當年演山先生校對《道藏》而悟出武學,原本也隻是用之吐納調息,後來奉旨剿滅明教,才逐漸將武學部分完善,成了九陰真經。”

沈行知很意外的看向劉克莊,心道:“兄弟你咋知道的這麼清楚?感覺比江湖中人還明白?”

倒是劉克莊這麼一說,沈行知明白九陰真經為什麼分上下兩部了,感情黃裳原本隻編了上部,就是用來調息養氣的。後來是實戰中才編了下部,那些武功招式好多還是從敵人身上學來的。

“原來真正的底蘊還是在朝廷啊,恐怕辛棄疾一身驚人的武學也是這樣來的吧?”沈行知一瞬間想通了很多東西。

畢竟朝廷是掌握一個時代最先進生產力的,如果武學也是生產力,那麼最先進的應該也在朝廷,江湖中那些所謂的高手,可能隻是冇影響到朝廷的統治,不想管而已吧?

“九陰真經確實是門不錯的呼吸吐納法,講究陰柔綿長,其目的是要做到陰極生陽,最後陰陽互濟,達到道家所講的先天境界。可惜黃裳自己都練不到陰極生陽,這也是為什麼裡麵的武功都是至陽至剛的路子,我想應該是黃裳晚年想要以外功的陽剛之氣與內功呼應,達到陰陽互濟吧?”辛棄疾看向沈行知大有深意的說道,雖然是在點評九陰真經,可明顯也是在點撥沈行知。

“陰陽互濟?那如果再同時修煉一個至陽至剛的內功,不是也可以嗎?”沈行知忽然想到了九陽神功,他覺得辛棄疾可能就是在提醒他這個。

“理論上是冇錯,但同時修煉一陰一陽兩種內功,這誰受得了?更何況能與九陰真經媲美的至陽至剛內功本就不多。”辛棄疾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顯然在他看來要完善九陰真經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今天這一趟沈行知感覺是來對了,在辛棄疾身上學到了太多的東西,更關鍵是眼界完全和以前不同了。

“這麼說《九陰真經》也難以修煉至化境,晚輩觀先生已觸摸化境,不知先生修煉的是何種功法?”沈行知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至於九陰真經什麼的他其實不太在意,畢竟自己是個掛逼,就算九陰真經走不通,以後能修煉的還多。

“我冇修煉什麼功法,非要說修煉的話,那就是練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可惜我終其一生,也隻練成了修身、齊家,不能治國,更不能平天下.......”辛棄疾有些唏噓的說道,他望向北方,眼中滿是遺憾與不甘。

按理說辛棄疾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可沈行知感覺自己還是聽不懂,但又不是完全不懂,隱約能感覺到好像有什麼難以言說的東西。

聽不懂沒關係,那隻是自己層次不夠,但不妨礙心生敬仰。

沈行知和劉克莊同時對著辛棄疾躬身一拜,也幾乎同聲說道:“多謝先生教誨。”

“教誨談不上,隻是比你們多活了些年歲,我像你們這麼大時,也曾年少輕狂,也曾心比天高。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什麼叫達則兼濟天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當你們實力不夠時,先不要去妄圖改變什麼,先努力讓自己通達起來吧,隻有真正擁有兼濟天下的實力時,再說去改變天下,去重塑乾坤.......”辛棄疾擺著手說道,像一位喝醉的老人,說著說著他又跌坐在了竹椅上,再看時又隻是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辛棄疾又拿起了身側的書籍,這明顯是送客的意思了,沈行知和劉克莊都懂,便再次躬身,說了告辭的話。

兩人轉身往外走去,心中都是五味雜陳,劉克莊有濟世之誌,但在聽了辛棄疾一番話後,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未來要走的路。

沈行知冇有濟世之誌,但他也不是鹹魚,他的路途是諸天萬界,將會遇到更多更複雜的狀況,要麵對和選擇的隻會更難。

“或許這個世界真正值得回味的並不是那蕩氣迴腸的江湖,而是無數個像辛棄疾這樣的人,他們為百姓請命,為家國奉獻一生,他們纔是真正的‘大俠’!”沈行知忽然對這個世界有了全新的認識,所謂江湖,或許是自己以前認知太狹隘了。

兩人已經走出了大門,又都同時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那破敗的寒磣的府邸。

忽然一陣古韻悠揚的誦唱聲響起:

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裡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這是辛棄疾的吟誦,最後一句‘可憐白髮生’,是他在總結自己的一生,又像是在激勵沈行知和劉克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