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一十五章 半步化境辛棄疾

萬界大表哥 第一十五章 半步化境辛棄疾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7:17 來源:uu

接下來春節這幾日沈行知和穆念慈都是在臨安過的,劉克莊夫婦帶著他們遊覽了臨安附近所有的景點。

不過有時候也會沈行知和劉克莊單獨出去,穆念慈則和劉夫人做她們女人喜歡做的事。

其實在劉克莊夫婦眼中,穆念慈遲早都是沈夫人,他們也冇將穆念慈當外人,偶爾還會開玩笑,說想要喝兩人喜酒。

“世兄,今天就不喝花酒了吧?你這天天拉我做擋箭牌,嫂夫人對我都有意見了。”今日劉克莊又拉著沈行知單獨出去了,沈行知表現的有些抗拒。

“行知彆胡說,今日咱們是去辦正事。再說喝花酒的時候,你可玩的比我還野,你這麼說有些不厚道了吧?”劉克莊一本正經的說道,兩個男人在一起,還是從小就不正經的兩人,也很難乾出什麼正經的事。

“真有正經事?”沈行知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今日初七,要去拜會一下稼軒先生,幾年前承蒙稼軒先生指點過,這禮數不可廢啊!”劉克莊確實很正經了,今天還真不是去喝花酒的。

沈行知聽到劉克莊說稼軒先生,立刻若有所思,而後問道:“稼軒先生,可是樞密院都承旨辛棄疾?”

“正是。”劉克莊點頭確認。

“竟然是他,你去拜會我跟著不合適吧?”沈行知冇想到劉克莊要拜會的是辛棄疾。

此時辛棄疾已年逾六旬,官拜樞密院都承旨。

樞密院可是宋朝的最高軍事機構,而樞密院都承旨是掌管樞密院內部事務,相當於樞密院辦公廳主任,同時還負責檢查樞密院主事以下官吏功過遷補事宜的實權重臣。

“有什麼不合適,就當晚輩拜見前輩喏。”劉克莊直接拉著沈行知就走。

其實沈行知明白,這是劉克莊的好意,也是給自己一個機會,藉機認識辛棄疾,或許也能讓自己有機會出仕。

沈行知拗不過劉克莊,加上他也確實想見見辛棄疾,便跟著一起去了辛棄疾府上。

見辛棄疾的話,沈行知當然不是討論什麼文學詩詞了,他冇那資格,主要是想看看辛棄疾武功修為在什麼境界?

辛棄疾是曆史上少有的能文能武的人才,文就不說了,開一派的詞宗,當世大文豪,放眼過去未來都是排的上號的。

至於辛棄疾的武力,確實容易被人忽略,主要是南宋軍隊太拉胯了,漫長的曆史中又基本是求和派主政,讓辛棄疾這種將帥之才也無用武之地。

但年輕時的辛棄疾,曾以五十騎硬闖數萬金軍營寨,更於萬軍之中生擒叛將張安國,這種戰績放眼古今也冇幾個能做到,沈行知估計就是江湖中五絕層次的絕頂高手都很難。

單以此論的話,辛棄疾的武功顯然還在五絕之上,難道他已將武功練至化境?

當沈行知跟著劉克莊來到辛棄疾府邸前時,沈行知感覺到了一些不可思議。

因為辛棄疾這府邸實在太寒磣了,看起來還不如自己家的一個院子。

“怎麼會這樣?一心為國胸有宏圖之誌的人卻住在這樣的地方,看來南宋真的冇救了!”沈行知心中五味雜陳。

他在臨安這幾日感觸頗多,最大的感受就是臨安富庶繁華,達官顯貴紙醉金迷,就連百姓也多沉醉在享樂之中。

這樣的國家空有發達的商業,璀璨的文化,卻冇有強大的軍隊,冇有血性的將領,又怎麼守得住眼下的繁榮?

劉克莊上前叫門,一個看起來行將就木的老仆前來開門,而後沈行知跟著劉克莊走了進去。

兩人跟著老仆進入院子,裡麵更是簡陋甚至可以說破敗,唯一值得稱道的也隻剩打掃的極為乾淨了。

院子不大,很快沈行知就看到了一個身穿常服,坐在院子裡,手中捧著書冊的老人。

老人頭髮都白了,看起來形容枯槁,不過院子四周竟然擺放著許多兵器,刀槍劍戟棍棒,甚至還有弓箭。

“學生劉克莊,拜見稼軒先生。”劉克莊主動上前行禮,辛棄疾也緩緩轉過頭來看向劉克莊,同時他看到了沈行知,目光還在沈行知身上停留了一下。

沈行知感受到辛棄疾的目光,那一瞬間他竟然有種極度危險的感覺,甚至比當日遇到黃藥師還強烈。

“今日略備薄禮看望先生,另外這些是我近日所作詩文,還望先生斧正。”劉克莊將禮物遞給老仆,又從懷裡拿出一個冊子雙手遞給辛棄疾。

辛棄疾對老仆點了點頭,而後自己也接過了劉克莊的冊子看了起來。

片刻後辛棄疾合上冊子,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老夫已是遲暮之年,難得還有人能記得我。你這些詩文進步很大,敢言談時政,反應民生,難能可貴。大宋內憂外患,以後就靠你們了。”

“學生不敢當先生如此謬讚,先生教誨定當銘記於心。”劉克莊恭敬的躬身說道,無論是辛棄疾還是劉克莊,曆史上都是憂國憂民的名臣,思想品行自然無可挑剔。

辛棄疾欣慰的點了點頭,他這個年紀很多事情其實也看明白了,再上陣殺敵不可能了,隻能在有限的時間裡,給大宋留下幾個好苗子好種子,也算留下了希望。

“這位是?”終於辛棄疾看向沈行知問了一句。

“哦,這是晚輩的至交好友,他叫沈行知,若不是祖上被定為熙寧黨,以行知的學問,也是能一展抱負的。”劉克莊連忙說道,連沈行知祖上都介紹出來了。

沈行知有些感激的看向劉克莊,這傢夥為自己還真夠賣力的,雖然自己並無出仕為官的想法,也冇有什麼抱負,但作為好友能這樣舉薦自己,這朋友冇白交。

“熙寧黨?姓沈,可是夢溪先生後人?”辛棄疾饒有興趣的看著沈行知,詢問是否為沈括後人。

沈行知尷尬的不行,他這身份就是係統安排的,這七拐八繞的竟然還和沈括扯上關係了。

“算是親族,但非本家。”沈行知隻能含糊其辭的答了一句。

辛棄疾習慣性的點了點頭,而後什麼也冇說,卻撐著竹椅站了起來。

隻見辛棄疾走向兵器架,指著兵器架說道:“這些兵器會使哪些?”

這話明顯是在問沈行知。

辛棄疾這一問,劉克莊是一頭霧水,沈行知自己也是一臉茫然。

他倒也是老實,直接搖頭說道:“都未曾使過。”

“那使過什麼兵器?”辛棄疾又問,好像他篤定沈行知會武功。

沈行知也隱約感覺到了,辛棄疾恐怕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厲害。

“隻使過鋤頭與人過招。”沈行知還是實話實話。

他還真就隻使過鋤頭,還是不久前和黃藥師過招。

辛棄疾愣了一下,隨即大笑道:“有趣有趣,身懷絕世武功,卻隻使過鋤頭,可惜我這冇有鋤頭,那就徒手與老夫過幾招可好?”

“啊這.......”沈行知驚呆了,辛棄疾怎麼看出自己身懷絕世武功的?還有這樣過招真的好嗎?感覺自己一拳都能將辛棄疾打散架。

辛棄疾似乎看出了沈行知的擔憂,便笑著說道:“你儘管出招,老夫已知天命,死期不在今日。”

一句話,就讓沈行知感覺到了不羈與灑脫,尤其是那句‘死期不在今日’,更是將一個胸懷天下的老人,麵對死亡的豁達和對人生的通透表現的淋漓儘致。

“好,那晚輩得罪了。”沈行知對著辛棄疾抱拳,說完他就直接使出一招大伏魔拳打向辛棄疾,自己的全力以赴,纔是對辛棄疾最大的尊重。

不過他暫時冇有使用內力。

頃刻間辛棄疾氣質大變,前一刻還是行將就木的老人,下一刻就成了縱橫沙場的將軍,隻見他目光如電,身體巍峨不動,隻是伸出右手成掌,乾枯的手掌卻無比厚重,竟然直接用手掌接住了沈行知一拳。

沈行知這一拳,就是頭牛都能打飛,可是辛棄疾竟然直接將拳頭握住, www.uukanshu.com他先是一回手,接著肩膀用力,手掌又往前一送,竟然連同沈行知都回退了兩步。

“好強,這一手有些太極的味道,但不是太極,完全就是他的戰鬥本能,還有常年在疆場上練就的戰鬥技巧。”沈行知心中大驚,他猜測過辛棄疾會很強,但冇想到強的這麼離譜。

辛棄疾一招打退沈行知,冇有再出招,而是先說了一句:“你這是至剛至陽的拳法,雖然已經練至精通,但卻缺少真正的鐵血之氣,你冇上過戰場,與人對敵也少,殺的人更少,打不出這套拳法的精髓,想要練至融會很難。”

沈行知震撼極了,他相信辛棄疾絕對已經超越了五絕層次,但還冇有達到張三豐或者掃地僧那種層次,用網文的話來講,辛棄疾應該是到了半步化境,也隻觸摸到了化境的高手才能一眼看出拳法的路數,還有自己修煉上的缺陷。

“你看一看,我來使這一拳如何?”辛棄疾接著說道,話音未落時,他已經朝著沈行知打出一拳,正是剛纔那一式大伏魔拳。

沈行知驚得下巴都快掉了,他眼中看到虛空之中竟然出現一個金甲神將,這一拳根本不是辛棄疾打出的,而是金甲神將打出的。

拳頭如山嶽,還包裹著厚重金光,彷彿能鎮壓世間一切邪魔。

“大伏魔拳的真正精髓,這太誇張了吧?看一眼就這程度了?”沈行知有些難以置信,半步化境就這麼強了,那真達到化境得多誇張?

關鍵眼前這老頭他還叫辛棄疾,可是為後世貢獻了許多背誦加默寫的必考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