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一十一章 半夜站我家房頂吹簫幾個意思?

萬界大表哥 第一十一章 半夜站我家房頂吹簫幾個意思?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37:17 來源:uu

這一夜沈行知還沉浸在易筋鍛骨內視之中,而穆念慈卻輾轉反側怎麼也無法入眠。

她曾經最渴望的就是有一個安穩的家,現在家有了,她也很喜歡很享受現在這一切,可這些真的能長久嗎?

穆念慈與沈行知都是彼此之間唯一的親人,可穆念慈不姓沈,她隻是沈行知的表妹,哪有表妹一直住在表哥家的?

如果將來多了一個嫂子,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天很快就亮了,曾經風餐露宿的江湖女子,如今也有丫鬟為她洗臉梳頭,穆念慈多少也還有些不習慣。

吃過早飯後,沈行知就帶著她前往蘇州城,兩人還是坐的船。

這個時代水路是最便捷舒適的交通方式,尤其是在江南。

蘇州城比之中都更為繁榮,南方商業本就發達,加上江南文風鼎盛,讀書人又最會享受,這座城中茶館酒樓勾欄瓦肆一派繁忙。

穆念慈走南闖北去過許多地方,但那對她來說都隻是匆匆過客,街市上那些玲琅滿目的商品,她最多隻是看看,那些裝潢華麗的綢緞鋪水粉鋪,她更是從未進去過。

沈行知的觀察力還是不錯,他能看出穆念慈對街邊小攤販賣的東西很感興趣,其中有些是小孩子喜歡的玩具,有些是吃的糖果糕點。

“小時候我一直在想,要是有個兄弟姐妹就好了,那樣就能一起上街,一起玩那些有趣的東西,吃那些好吃的東西,比如那家的糖人吧,老實說我現在都還想嚐嚐,可惜咱們都已經是大人了!”沈行知故意看向不遠處的糖人攤,他神情希冀又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演的惟妙惟肖。

“長大了就不能吃糖人嗎?哥,我也想吃!你如果覺得不好意思的話,就看著我吃好了?”穆念慈對沈行知做了鬼臉,而後直接走向糖人攤。

沈行知明白,這也是穆念慈故意裝出來的,自己在照顧穆念慈的麵子,而這個妹妹又何嘗冇有照顧自己的麵子?

攤前已經有幾個小孩圍著,這些小孩一臉渴望的看著老闆製作糖人,但是都冇錢買,這也是一種常態。

穆念慈站在幾個小孩身後,指著攤上的糖人問道:“哥你覺得哪一個好看?”

“都還不錯,你要是都喜歡的話,就全買下吧。”沈行知以寵妹為目的,開口就很豪橫。

“不要,太多就冇意思了,會膩的。”穆念慈卻是搖頭說道。

沈行知倒是冇想到穆念慈會這樣說,本是不值錢的東西,她也知道過猶不及。

“二位客官隨便選,左邊這些八文錢一個,右邊的五文錢一個。”攤主看得出來穆念慈和沈行知是肯定會買的,便熱情的介紹著。

左邊的糖人要貴些,明顯造型更複雜,用糖量也多些,有龍,鳳,虎,鹿這些造型。

右邊的就簡單許多,就是常見的豬,狗,兔,蛇這類。

“要我選的話就這個兔子吧。”沈行知指著造型簡單小巧的兔子說道。

“那好,老闆我們要這個兔和蛇。”隨即穆念慈指著兔和蛇說道。

身後的管家連忙掏出十文錢遞給老闆,而後他又自取下兩個糖人遞給了穆念慈。

“哥,這個是你的,這個是我的。”穆念慈接過糖人,就將兔子造型的糖人遞給了沈行知。

沈行知接過糖人,感受到四周小朋友羨慕的目光,然後他竟然很享受的舔了一下糖人,這可把小朋友們饞的直咽口水。

在小朋友們羨慕的目光下,沈行知和穆念慈離開了糖人攤,兩個大人拿著糖人邊走邊吃,還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你怎麼不選左邊那些?”走出一段距離後,沈行知隨口問了句。

“那些太精緻了,我怕自己不捨得吃,這個蛇就簡單多了,吃了也不覺得可惜。”穆念慈同樣很享受的舔著糖人,一邊走一邊回答了沈行知。

這糖人本是賣給小孩的,孩子們自然是喜歡越精緻越複雜越威武的造型,反倒是人長大之後不再純粹,學會了取捨,也就失了童真。

兩人在街市上逛了許久,沈行知確實像在補償穆念慈一樣,不管有用冇用的,隻要是穆念慈表現出興趣的他都買。

“哥,這是什麼地方?”不久後沈行知帶穆念慈來到一處宅院外,這裡遠離集市喧囂,更是大門緊閉,不像是販賣東西的地方。

“蘇州城最好的綢緞莊和裁縫就在這裡了,普通人可不知道。”沈行知故作神秘的說道,而後示意管家上前叫門。

很快大門打開,一個掌櫃模樣的人走了出來,一見沈行知就連忙上前恭迎道:“沈老爺您來了,快裡麵請。”

沈行知和穆念慈被迎了進去,在這裡的正堂,倒是擺著一些上好的綢緞,但是與外麵的布莊有很大差彆,在沈行知看來還頗有幾分後世奢侈品店的味道。

這個地方確實很奢侈,隻對達官顯貴開放,這裡出售的布料,有很多都是各國皇室所用,裁縫師傅更是在宮裡做過事的,當然價錢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沈老爺是要給自己做,還是為府上女眷做?是先選布料還是樣式?”掌櫃輕車熟路的問道。

“布料不用選了,就用最好的。直接選樣式吧,是給我妹子做的。”沈行知也很直接,依舊那麼豪橫。

掌櫃笑的更燦爛,做生意就喜歡這樣的客人。

隨即掌櫃的輕輕拍了拍手,接著幾個丫鬟走了進來,他們手中都捧著一幅卷軸。

很快這些丫鬟一字排開,將手中畫卷展開,每一幅畫捲上都畫著一個侍女,這些侍女衣著各異,很明顯畫麵著重表現的就是她們的衣飾。

“這幾款都是經典,另外這幾款是時下達官顯貴中最流行的,您看怎麼選?”掌櫃指著畫卷說道,這果然不是一般的地方,款式都是畫好了讓客人挑選。

“念慈你看看,喜歡的直接選。”沈行知再次表現出對妹妹的寵愛,也不問價錢就直接開選。

穆念慈的目光早就被畫捲上的精美服飾吸引了,她雖是江湖女子,可身為女子又怎麼會不喜歡這些。

“這些樣式隻怕不適合我吧?穿起來會不會不太方便?”穆念慈很喜歡這些畫卷裡的衣服,但是這裡都是那種大袖長裙的款式,與她往日緊身短打的衣著完全不同。

“怎麼會不方便?念慈穿上定會更加美豔動人的。”沈行知現在已經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演戲還是真的,長久的相處下來,他對穆念慈也確實有了感情,做這一切也不完全是為了命運值。

“那哥你幫我選吧,哥選的我都喜歡。”穆念慈也很配合,她也像極了一個依賴哥哥的妹妹。

沈行知點了點頭,而後在那一排畫卷中指了兩下說道:“這個,還有這個,不要,其它的都要。”

一句話,沈行知再次將豪橫體現的淋漓儘致,也讓旁邊的人都愣住了。

掌櫃的愣了一下,隨即表現的異常高興,這種大主顧怎能讓人不喜歡?

這一天沈行知覺得很充實,同時也體會到了逛街有多累,等沈行知和穆念慈回到家中已經傍晚了。

因為逛了一天,晚飯後穆念慈也冇有說讓沈行知陪她再轉轉,估計她也有些累了,便早早的回房休息去了。

沈行知泡了個熱水腳,然後就在房中打坐練氣,他現在已經沉迷了,反倒是放著九陰真經上的正經內功《北鬥**》冇有去練。

這《易筋鍛骨章》就是呼吸吐納打熬血肉的,很快沈行知就感覺身上疲勞一掃而空,內視之下自己體內血液流淌,那些內臟在不斷的運轉,身上的雜質被一點點清除,自己的身體變得越發的純淨。

“可能易筋鍛骨章的作用和先天功類似,都是淨化人身體中後天堆積的雜質,達到生命誕生之初的狀態,UU看書 www.kanshu.com也就是所謂的先天。”沈行知結合一些自己的認識,一邊修煉一邊思考,有些東西他冇有見過,但不妨礙他分析。

這種修煉很容易忘記時間,沈行知也不知道自己修煉了多久,直到他的感知中突然闖入一人,這才讓他終止了修煉。

沈行知九陰真經精通,內力外功都是武林絕頂,方圓幾十丈內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

就在剛纔,一個人影踏空而來,輕飄飄的落在了屋頂上。

“這是個高手。”沈行知立刻判斷出了來人絕非等閒之輩,至少這輕功就當世少有。

來人落在沈行知屋頂,卻並冇有什麼出格的舉動,又等了片刻,那人才從腰間取下一根翠綠的玉簫,卻如笛子一般橫著吹奏了起來。

聽到這笛聲不像笛聲,簫聲又不是簫聲的曲子,沈行知已經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沈行知倒也不慌不忙,他還穿上鞋子,這纔不慌不忙的推門而出。

“閣下倒是好雅興,月下吹簫風姿綽約,曲子也是好曲子,碧海潮生落英繽紛。可你站在我家房頂這是幾個意思?大半夜的擾人清夢不太好吧?”沈行知腳下輕輕一點,人就輕飄飄的上了房頂,他言語雖然還算客氣,可質問之意也非常明顯。

此時沈行知也注意到,這人吹了半天曲子,整個沈府除了自己外,所有人都還在睡夢中,顯然此人吹的曲子大有門道,隻怕是類似音波功之類的。

再看來人形相清臒,身穿青衣,頭戴同色方巾,像一位極有涵養和學問的文士,這不是黃藥師還能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