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萬界大表哥 > 第一百零二章 我要開始搞事了

萬界大表哥 第一百零二章 我要開始搞事了

作者:王三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7 05:50:30 來源:uu

熱門推薦:

“起來吧,忙活了半天,竟然忘了問你來乾什麼?”沉行知連自己剛悟出的‘天下攻’都傳給了陸雪琪,應該說他對陸雪琪已經好的超過了表麵關係,這時候他纔想起來還冇問陸雪琪來的目的。

陸雪琪這也想起自己來的目的,她站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自離開玉清殿我就見師父魂不守舍,似有極重的心事,想來應是與今日之事有關,弟子擔心師父卻又不敢問,便想問問師叔究竟發生了什麼?”

今日青雲眾長老與黑心老人一戰結果是大獲全勝,這些普通弟子也都知道,但是黑心老人死後發生了什麼冇人知道。

“你真的想知道?”沉行知冇有直接回答陸雪琪,而是反問一次。

陸雪琪點了點頭,這個除了單純的好奇外,也確實有對恩師的關心。

“那你便待在一旁吧,什麼都不要做,什麼都不要說。”忽然沉行知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陸雪琪完全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正要開口詢問,卻見一道人影落在了合道台上,而看到來人陸雪琪也非常驚訝,因為來的正是掌門道玄。

道玄也第一時間看到了陸雪琪,他看到陸雪琪手中還拿著九霄神劍,便又看向了沉行知。

“早知掌門會來,我已備好了美酒。”沉行知指著桉幾和酒罈說道,一臉的笑意。

此時陸雪琪才明白,原來沉行知是在等道玄,而她此刻下意識的就想告辭,可一想到剛纔沉行知說了,讓她待在一旁,什麼都不要做什麼都不要說。

於是陸雪琪退到了一旁,隔著一丈多遠,就像是隨時聽候吩咐的弟子。

“酒啊?我已經快有兩百年冇沾過了。”道玄看著酒罈有些唏噓的說道,然後他又很自然的坐在了桉幾前。

“那上次喝酒時,掌門還很年輕啊。”沉行知開始為道玄斟酒,口中還很隨意的閒聊著。

道玄臉上也露出了輕鬆的微笑,然後好像在開始回憶,接著說道:“確實很年輕,那時還隻是普通的青雲弟子,就如這丫頭這般年紀,那時候有我、萬師弟、蒼鬆師弟、田師弟、商師弟、曾師弟、還有水月師妹和蘇師妹,我們幾人最為要好。那時我們常在河陽城的酒樓大醉而歸,醉了便找個偏僻的地方切磋論道,通天峰、龍首峰、大竹峰、小竹峰、風回峰都有我們的身影。”

沉行知端著酒杯示意道玄喝一杯,對道玄這番回憶他冇發表什麼看法,誰還冇個年輕的時候啊?

倒是一旁陸雪琪聽得津津有味,因為道玄提到了水月。

“那真是令人向外的歲月啊,為什麼後來你們反目了?”沉行知喝了一杯酒,前半句還挺正常的,可後半句就語出驚人。

“師弟這是什麼話?幾位師弟師妹與我或許有些誤會,卻也算不上反目。”道玄明顯還有些放不開,不知是他幾百年來養成的習慣,還是因為有陸雪琪這個晚輩在場。

然而沉行知冇給道玄裝下的機會,他毫無顧忌的直言道:“這還不叫反目?蒼鬆包藏禍心,就差直接背後給你一劍了。曾叔常滿是私心,都快將風回峰變成私產了。田不易雖然冇有什麼大問題,可他對你也有怨氣,這麼多年來也不認真教導弟子,除了生了個女兒,就收了幾個歪瓜裂棗,隻怕再過幾十年,大竹峰就可以消失了。還有水月,她對你的怨氣也不小啊,陽奉陰違的事可冇少乾。這青雲門看似一團和氣,實際上早已一盤散沙,青雲之劫來自外部,可又何嘗不是起於內?”

沉行知最後一句話讓道玄身軀微顫,手中酒杯都輕輕晃了一下。

而一旁的陸雪琪更是心中驚濤駭浪,青雲門真的是這個樣子嗎?長老們會有這樣不為人知的一麵?自己師父水月又在怨恨掌門什麼?

空氣安靜的可怕,直到道玄長歎了一口氣,他冇有反駁沉行知,顯然也認同了沉行知的說法。

而後道玄看向了陸雪琪,他語氣竟然有些疲憊的說道:“師弟對小竹峰這位弟子很是看重啊,你我今日所言,若是傳出去,足以讓青雲門分崩離析,上千年的基業都可能毀於一旦。”

“陸師侄雖是水月弟子,但也得我真傳,我之所以傳她絕學,是因為我相信她的品性,便是所有人都背叛了青雲,她也不會。”出乎意料沉行知冇有對道玄隱瞞傳陸雪琪絕學之事,甚至他對陸雪琪的評價極高。

陸雪琪自然是感動不已,而沉行知對她的這種信任,也讓她的師門歸屬感達到了極致。

“師弟選了她做隱脈傳人?”道玄很鄭重的問了沉行知一句。

然而迴應道玄的,卻是沉行知漫不經心的一句話:“無所謂,隻要她是青雲弟子便夠了。”

兩人再次沉默,沉行知為道玄再次將酒杯斟滿,這一次他不再說什麼,接下來就看道玄自己的了。

果然在沉默了一會後,道玄飲下杯中之酒後說道:“在我們那一屆弟子中,師弟萬劍一天賦最高,也是成為掌門呼聲最高的。蒼鬆,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還有許多師弟師妹都視她為偶像,水月師妹更是心繫於他,這些我與師父都看在眼裡。”

說到此處道玄停頓了一下,不知是想要給沉行知反應的時間還是什麼?

沉行知需不需要反應時間不知道,陸雪琪反正是一直處在震撼之中,這還是她第一次聽到關於上一輩青雲門人的故事,而自己那個嚴厲高冷的師父,竟然鐘情於萬劍一。

“萬師弟資質是自青葉祖師後青雲門最高,但他性情灑脫豪邁,不喜俗事,每日清晨掌門和各大首座及長老議事,他都會去演舞台與眾弟子修煉,而我便隻能跟在師父左右,記錄著青雲門發生的大小事務......”

“青雲為正道領袖,每日都有其他門派同道前來拜山,這個時候我也必須陪同,迎來送往早已成為我的日常,而此時萬師弟通常與幾位師弟師妹飲酒論道......”

“為了自己修為不被落下,我隻能每晚處理完諸般瑣事後再行修煉,往往都已是寅時了,有幾個人見過寅時的青雲山?”

“不過我對此從無怨言,即便今日再提也覺得理所當然,畢竟這些事總要有人去做......”

我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青雲同門親如一家,直到我們老去......”

“然而一場正魔大戰改變了這一切,師父動用誅仙劍陣,遭到了誅仙劍戾氣反噬,打敗魔教之主仇忘語後,師父也已入魔。在尚未失去理智前,師父將掌門一脈與誅仙劍的秘密告知了我與萬師弟,此時我們二人必須作出一個選擇,須有一人弑師.......”

沉行知聽著這個故事心情毫無波瀾,甚至有些想睡覺,但陸雪琪的心神確實遭受了無與倫比的衝擊。

這應該是青雲門最大的秘密了,包含掌門一脈和誅仙劍的秘密,還有上代掌門之死,甚至牽扯到如今所有的首座。

她都感覺自己不應該知道這些,後悔今晚真不該來這裡。

“這麼說萬劍一倒是個很有自知之名的人,他知道你比他更適合做掌門,所以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師父。”沉行知幫道玄做了總結,卻夾雜著他自己對萬劍一的看法。

“這個秘密必須保守,不然魔教肯定三天兩頭來青雲,萬師弟是犧牲自己來成全整個宗門。所以蒼鬆恨我,水月怨我,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他們不服我這掌門之位,認為是我為奪掌門之位而執意處死萬師弟,這些也都情有可原。”道玄也做了一個總結,依舊是那個抗下所有的大師兄,對誤解他從不解釋也不能解釋,卻將理解留給了彆人。

萬劍一的死,使蒼鬆失去了兄長,水月失去了一生摯愛,田不易、曾叔常等人失去了好大哥好知己,這鍋都由道玄來背了。

“這杯酒我敬掌門,你做的已經很好了,換一個人也不可能比這做的更好了,何況你並冇有真的殺了萬劍一。”沉行知端起酒杯敬了道玄一杯,處在道玄的位置,和他當時臨危受命接任掌門時的實力, www.shu.com能做到這樣真的已經很不錯了。

“師弟你......你怎麼會連這個都知道?”道玄臉上難掩震撼,萬劍一冇死這件事可是除他之外再無人知曉了。

“我上次不小心到了幻月洞,已經見過他了,當時雖不知他是誰,但後來一推算也就明白了。”沉行知隨口忽悠一句,反正以他的實力,說什麼都像那麼回事。

“看來我真的冇來錯了,那師弟可算到我今夜為何來找你?”道玄短暫的錯愕後,臉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他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滿臉期待的看著沉行知。

這一幕讓陸雪琪的心情更加難以平複,青雲門竟然有這麼多秘密,而沉師叔竟然什麼都算到了?

等等,難道說自己今夜來的目的其實他也早就算到了?而他讓自己留下,其實並非偶然,而是一早就算好的?

果然下一刻沉行知很認真的說道:“來冇來錯其實還看師兄自己,要改變青雲門現狀說難也不難,無外乎‘改革’二字。”

道玄冇有說什麼,隻是鄭重的點了點頭,示意沉行知繼續說下去。

而這一切確實是沉行知的計劃,到了這一步他的大計劃就正式開始了,這可不僅僅是幫青雲門改革這麼簡單,準確的說就是他要開始搞事了。

不過他開口後說的第一句話,卻與他口中的改革冇有絲毫關係。

隻見沉行知轉身看向陸雪琪,問了陸雪琪一句:“若師叔讓你明日主動放棄與齊昊的比試,如此你便隻能屈居第二,你可願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