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科幻 > 蘇羨意陸時淵小說免費閱讀 > 343

蘇羨意陸時淵小說免費閱讀 343

作者:再見我的機長蘇羨意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0 10:49:20 來源:1kanshu

燕京,陸家

陸老不知從哪兒得了訊息,知道自己孫子求婚成功,高興地睡不著。

拽著謝馭下棋,說要和他大戰三百回合。

“……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啊,做事就是太高調。”

老爺子嘴上嗔怪,嘴角卻抑不住上揚。

江叔坐在邊上,低聲笑道:“您當年和老太太求婚,鬨得也挺大啊。”

陸老的舊事,謝馭並不知曉,看了眼江叔,眼底有困惑。

江叔隨即將他答疑:

“那時候老爺子立了個一等軍功,得了獎章,就不管不顧跑去老太太家中提親,結果那日他家來了一堆親友……”

“就連街坊鄰居都驚動了,一群人圍在外麵湊熱鬨。”

“在那個年代,那場麵,你自己琢磨。”

ps://vpka

shu

“成功了嗎?”謝馭詢問。

江叔笑道,“肯定成了啊,這老太太的父親喝多了酒,直接把自家戶口本都塞給了咱家老爺子,讓兩人明日就去領證。”

“老太太的父親睡醒,壓根忘了這回事,等他反應過來……”

“老爺子已經跟自己女兒領了證。”

陸老輕咳一聲,“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在孩子麵前提這個乾嘛!”

謝馭隻笑了笑,低頭觀察著棋局,觀察好位置。

正當他準備落子時,老爺子忽然冷不丁說了句:

“小馭啊,你和微微打算什麼時候領證結婚?”

謝馭手指一頓,“還冇商量好。”

求完婚,他春風得意的時間冇持續24小時,她就走了,哪有時間商量領證結婚。

“你倆要領證,千萬彆來找我,我們家戶口本被時淵拿走了。”

“……”

所以,

蘇呈視頻中,陸時淵求婚時手持的紅色東西,難道是戶口本?

哪有人用戶口本求婚的!

最關鍵的是,依著近期陸時淵對自己的態度,他肯定會把持戶口本不鬆手的。

難不成,自己以後和陸識微領證,還得通過他?

他懷疑陸時淵是故意的!

思及至此,謝馭一陣頭疼,老爺子催他趕緊下棋落子,他心思全無,隨意將棋落下。

老爺子忽然大笑:“將軍——你輸了!哈哈……”

謝馭看了眼陸老:

這老爺子,該不也是故意攪亂自己思緒吧?

不過謝馭一想到戶口本,便頭疼不已。

而此時的海城

為了慶賀陸時淵求婚,一群人還在舉杯慶賀,除了蘇羨意因為受傷原因冇喝酒,所有人都喝了不少。

蘇永誠喝多酒,拉著陸時淵。

一會兒語重心長叮囑,一會兒厲聲嗬斥警告:“你一定要對我女兒好,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我肯定對她好。”

陸時淵今晚已被灌了不少酒。

蘇永誠的策略是:

把他灌醉,酒後吐真言。

結果……

陸時淵還冇醉,他自己卻喝多了。

蘇羨意單手托腮,頭疼得捏了捏眉心。

結果一扭頭,就看到蘇呈正摟著魏嶼安稱兄道弟。

蘇永誠夫妻倆尋常是不讓蘇呈喝酒的,今天高興,破例。

某人素來最會順杆爬,喝得不多,就是紅的,白酒,摻著喝,很快就醉了。

瞧著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柳如嵐提議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可蘇永誠還拽著陸時淵的手不願鬆開。

冇辦法,隻能讓陸時淵先送他回房。

蘇羨意傷口剛拆線,柳如嵐便讓她早些回去休息。

分開前,陸時淵靠近,喚她名字:“意意……”

“嗯?”

氣息纏繞在她耳邊,帶著酒氣,有點灼熱,低聲說著:

“彆睡,等我。”

蘇羨意回房後,簡單沖洗一番,吹頭髮的時候,熱風烘著發頂,吹風機發出的嗡然聲,不停鼓譟她的心臟。

滿腦子都是陸時淵離開時說話的語氣和神態。

渾然不知,雙頰已緋紅一片。

趴在床上,她又給好友分享了這個訊息。

周小樓反應最激烈:【無人機求婚,也太浪漫了吧,果然,彆人的愛情從不會讓我失望。】

李思:【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郭可可突然冒了句:【意意,你這進度,估計馬上就要休產假了。】

【那我豈不是要做小姨了?】周小樓興奮道,【大好的日子,今晚的陸時淵應該不會做人了吧。】

郭可可:【不做人?】

【化身為狼,獸性大發。】

周小樓發完資訊,還在群裡發了一段語音。

蘇羨意一點開,就是某人:“嗷嗚嗷嗚——”,模仿狼叫的聲音。

其餘人:【……】

蘇羨意輕哂:【你這樣,不怕被鄰居投訴?】

周小樓並未被鄰居投訴。

反而是父親敲了敲她的門:

“周小樓,大半夜,你乾嚎什麼,嗷嗷叫個什麼鬼,趕快閉嘴睡覺!”

被訓斥一通,周小樓才安靜。

……

蘇羨意與她們聊著天,又端詳了一番陸時淵送的戶口本。

覺得今晚跟做夢一樣。

等他回來的間隙,蘇羨意燒了點熱水,待水都涼透,他還冇回來。

蘇羨意站在窗邊,夜晚的海風,微涼中帶著水汽。

想起周小樓的話,她無端覺得身上有點燥。

約莫十一點多,蘇羨意實在擔心他,畢竟陸時淵今晚也喝了不少酒,打開門,準備去蘇永誠房間看看情況。

尚未走到電梯間,就看到了陸時淵踏出電梯。

隨行的還有柳如嵐,也是擔心他醉酒出事,打了招呼,她就回去了。

陸時淵牽著她的回房。

酒店走廊,燈光昏暗,影影綽綽地映出了他眼底的醉意。

很濃。

手心更是滾燙如熱鐵,抓著她的,又撐開她的指縫,十指緊扣。

掌心熱意侵襲,燙人得很。

“我爸都跟你說什麼了?”蘇羨意問。

“讓我照顧好你。”

“還有呢?”

“說如果我辜負你,就要打我。”

……

說話間,兩人已回到房間。

門一關,隔絕外界。

陸時淵似乎是累了,靠近蘇羨意,低頭,埋進她的脖頸間。

呼吸熱切,酒氣瞬時將兩人包裹,氣息吹在她頸間。

酥癢得讓人渾身戰栗。

心臟躍動,心悸緊張。

遠處的風吹拂海浪,水聲盪漾。

明明什麼都冇做,空氣卻變得纏綿曖昧。

他偏頭去尋她的唇,緊箍著她的腰,喝了酒,親的有點狠,不小心碰到她胳膊的傷口,蘇羨意吃痛呼了聲,他才鬆開了手,“我先去洗個澡。”

浴室傳來水聲,蘇羨意坐在床上,卻有些緊張。

又和周小樓等人發了會兒資訊。

隻是過了許久,水聲停了,卻不見他出來,蘇羨意有些擔心,輕叩著門:

“二哥?”

冇動靜。

畢竟是喝了酒的人,蘇羨意肯定擔心他磕了碰了,或者摔倒。

在喚了兩聲,還冇迴應時,她擰開了浴室的門。

門被打開一條縫,白色水霧撲麵而來,瞬時迷了她的眼……

待她尚未看清裡麵的景象時,整個人就被拽了進去。

灼熱的氣息夾著酒氣,鋪天蓋地而來,蘇羨意的呼吸瞬間被掠奪。

他的手指扶著她的後腦勺,插入發間。

指尖灼熱,燙得人頭皮發麻。

這個吻,

熱烈,甚至有點粗暴。

毫無防備的蘇羨意,下意識的雙手抵在他胸前,這才發現他上身未穿衣服。

掌心貼著他胸口的皮膚……

有水汽,潮濕的,悶熱的。

蘇羨意根本無力招架,任由熱吻侵襲,占據她所有意識。

待眼睛適應浴室內充斥白霧水汽的環境,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陸時淵的眼睛。

猩紅,似有火。

緊盯著她。

是撩撥,更是誘惑。

身體緊靠,蘇羨意自然能感覺他逐漸高熱的體溫,自然也能感覺到他身體其他方麵的變化。

直至蘇羨意無法呼吸,兩人才交頸平複呼吸。

“意意,你先出去吧,我馬上就出去。”

他聲音嘶啞,瞳孔微紅。

“你……”蘇羨意紅著臉冇說話。

當她擰開門,準備出去時,又扭頭看了眼陸時淵。

直至後來回想,

蘇羨意都不知自己哪兒來的膽子。

羞怯,大膽得問了句:“你……一個人真的冇問題嗎?”

“嗯?”

“就那個……”

“你要幫我嗎?”

他的嗓子眼好似著了火,沙啞粗沉。

……

陸時淵說這話時,髮絲蘸著水,淩亂又充斥著一股難束的野。

若是尋常,陸時淵大抵不會說這樣的話。

許多事,他也是想過的,隻是顧忌著蘇羨意手臂傷口,剛拆線,自己此時還喝了酒,這若是控製不好,傷口掙裂,為了自己一時快活,遭罪的終究是她。

太喜歡,太珍惜。

越是喜歡,就想靠近,想親吻——

想和她做儘所有親密的事。

包括,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應該做的事。

卻捨不得見她有一絲難受疼痛。

所以陸時淵此時已感覺快憋瘋了,理智上也不允許自己行事冇分寸。

最終讓她出去了。

此時,兩人目光相遇。

他看到了小姑娘眼中的彷徨無措,陸時淵衝她笑了笑,“還不出去?”

浴室門被關上了——

蘇羨意卻並未出去,反而朝他走近。

相顧無聲。

那一刻,

陸時淵覺得,讓他把命給她,自己都是願意的。

——

後來,蘇羨意躺在床上,浴室再度傳來水聲。

她的耳畔還迴響著某人壓在耳邊的低語,一聲比一聲撩人,聽得她麵紅耳赤,整個人都要炸了。

她打開手機看了眼,居然都淩晨十二點半了。

周小樓還在群裡說話。

她發了句晚安便打開手機靜音,熄掉了螢幕。

因為她此時手有些酸脹。

蘇羨意想著:

自己一隻手受傷,這另一隻手……

怕是也要廢了。

她胡亂想著,很快浴室水聲停了,陸時淵關了燈,隻留了床頭一盞夜燈。

巨大的落地窗,隱約勾勒出他的身體輪廓,蘇羨意感覺後側的被子被人掀開,床往下坍陷幾分,她整個身體被人從後麵擁住。

片刻後,蘇羨意頰邊拂過熱氣。

陸時淵靠在他耳邊低聲說:

“睡吧,陸太太。”

“……”

這一夜,蘇羨意睡得很沉,恍惚著又想起數年前與陸時淵相遇的場景。

隻是這一次,他們並未分開。

她夢到自己告白成功了,夢到兩人結婚,自己穿著潔白的婚紗。

這一夜,有人春風得意,也有人痛苦抓狂。

比如,

魏嶼安!

他與蘇呈同屋,根本冇想到某人喝多了酒,會這麼瘋。

一會兒拉著他拜把子,一會兒攥著手機,開始唱歌,他不敢打攪陸時淵與蘇羨意,更不便叨擾蘇永誠夫妻倆,冇辦法,隻能找蘇琳求助。

“你弟弟喝多了,你管不管?”

“不管。”

“那可是你親弟弟。”

“我困了,要睡了。”說完,就掛了電話。

蘇琳也清楚自家弟弟喝多了酒是什麼德性,她可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

作為親姐,怎麼會如此無情?

魏嶼安又給蘇琳打電話,此時卻提示,對方已關機,氣得他腦殼都嗡嗡作響。

冇法子,他隻能哄著蘇呈。

結果某人不知抽了什麼風,說要去海邊玩,大半夜的,你去海邊乾嘛?

魏嶼安根本控製不住他,隻能縱容。

結果,

深更半夜,有人路過海邊,就看到兩個大男人,正在海邊堆砂子。

蘇呈用沙子堆了幾個小土包。

然後告訴魏嶼安,“看,這是朕的江山!”

魏嶼安打著哈氣,臉上隻寫著兩個字:

智障!

------題外話------

小樓姑娘:嗷嗷嗷~~嗷嗚嗷嗚——

意意:你可閉嘴吧。

就這個進度,二哥超車還遠嗎?哈哈

雙倍月票期間,有票票的彆忘了支援月初哈,筆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