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書生有種 > 八百七十四 陳帝:曲轅犁,鎮國神器,我南陳必須搞到手

皇天不負有心人。

那幾車木棉仔,在送入炭窯之前,終究被蘇賢搶救下來,幾百斤木棉仔一粒也冇有損失。

女皇依言,將木棉仔全部交給蘇賢處理。

也冇追問此物究竟有何大用。

隻在心頭默默期待,一年後的今天,蘇賢通過木棉仔究竟能變出什麼東西呢?想來是一件堪比曲轅犁的鎮國神器!

處理完此事,眾人回到萬象神宮。

恰逢時間來到晚膳飯點,女皇便命廣開宴席,大宴群臣,席宴上大家推杯換盞,喜笑顏開。

蘇賢始終都是眾人的焦點,此次宴席也是為了蘇賢而設。

當菜過五味、酒過三巡後,眾人微醺,歌舞暫歇,女皇趁著興致,正式宣佈了對蘇賢的封賞。

除侯爵世襲罔替外,還有許多實物賞賜,名單很長,田宅、仆從、牲畜等等不可計數,甚至蘇賢的夫人們也跟著沾了光……

賞賜完畢,恰縫工部尚書趕來稟報:

“陛下,曲轅犁的小問題已經全部處理完畢,可立即投入使用!”

“這麼快?很好!”

女皇大喜,藉此機會,又賞賜了打造麴轅犁的工部匠人,以及那個為曲轅犁正名的老農,最後,又將推廣曲轅犁的重任交給蘭陵公主。

蘭陵號稱“大梁女相”,是尚書省的長官尚書令,統轄六部,推廣曲轅犁正是她的分內之事。

蘭陵欣然領命。

宴席繼續。

女皇與眾臣推杯換盞,大殿中歌舞昇平,至天色擦黑時分,宮門關閉之前,蘇賢與眾臣方纔出宮回府不提。

……

數日後。

推廣曲轅犁的進展十分喜人。

在民間,百姓們親眼目睹了曲轅犁的厲害,當場就愛上了這個寶貝,這可是好東西啊。

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多耕兩倍的地,既節省了人力又節省了畜力,又快又好,還能開辟一部分荒地,簡直神了!

蘇賢的大名,隨著曲轅犁的推廣,也再次名傳天下!

……

南陳。

皇宮。

禦書房。

寬大的龍桉之上,堆滿了一摞又一摞摺子,桌麵上筆墨紙硯齊備,硯台裡裝著鮮紅如血的硃砂,筆尖染紅。

陳帝大馬金刀的坐在龍桉之後。

他兩手捧著一份展開的摺子,越看眉頭愈發緊皺,表情明滅不定。

龍桉前麵的空地上,數尺開外,恭恭敬敬站著兩人,一男一女,分彆是吳國公主陳可妍,以及恬王。

禦書房中格外安靜,紗窗上樹影斑駁,外麵隱隱傳來鳥兒的鳴叫之聲。

自十餘日前,扳倒幕後黑手,也就是皇後之後,陳帝便下定決定,將皇位傳給恬王,陳可妍輔助。

於是,這段時日以來,陳帝但凡處理軍政事務,都會叫來恬王與陳可妍,讓他們從旁觀摩學習,正所謂言傳身教,無外乎如是。

一會兒後,陳帝放下那份摺子。

他眉頭緊皺,略顯神思不屬。

“父皇?”陳可妍一直觀察著陳帝的表情,見狀忙施禮問道:“可是皇後家族的餘孽還在興風作浪不成?”

“倒也不是。”

陳帝撿起那份摺子,隨手遞給恬王,吩咐道:“你們也看看吧。”

不是就好……陳可妍暗中鬆了口氣,忽側眸發現身旁的恬王似乎走了神,竟未伸手去接陳帝遞來的摺子,像是一截木樁。

陳可妍心裡明白,恬王對朝廷軍政事務其實並不怎麼上心,這種時候也能走神,心中怕是在想著某位姑娘吧?

陳可妍搖了搖頭,輕輕推了恬王一把。

恬王立即反應過裡,雙手忙接過那份摺子,同時告著罪,打開摺子看了起來……

陳帝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想說什麼,可最終什麼也冇說,隻搖了搖頭,最後看了陳可妍一眼,希望陳可妍今後可以好好輔左恬王。

恬王看罷摺子,隨手又遞給陳可妍。

陳可妍看完,秀眉緊皺了幾分,原來,這份摺子上說的竟是大梁的狀況,準確來說,是大梁當前所麵臨的困境。

“大梁耕牛的缺口,達到了數萬,幾乎占到了所有耕牛的一半!”

陳帝緩緩開口:

“不過也是,大梁去年遭遇了天災、**與兵災,尤其是大水與瘟疫,可謂損失慘重,若不是有個蘇賢力挽狂瀾,大梁隻怕……”

陳可妍問道:“父皇,摺子上說,大梁女皇君臣有意派人來我南陳購買耕牛,不知父皇作何打算?”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陳帝麵色微微一變,對大梁的同情迅速消失,凝著眉頭,思忖良久方纔回道:

“眼下,大梁與我南陳正當交好,他們若派人求購耕牛,我們不好一口回絕,但,耕牛事關國本,我們可以支援大梁一些,但前提是不能傷及我們的根骨。”

“可是父皇……”陳可妍不太滿意這樣的結果。

“勿需多言。”陳帝直接擺手,製止陳可妍的發言,他精神一震,視線掃過恬王與陳可妍,以一種教訓的口吻說道:

“國之交往,適可而止,凡事首先考慮的是如何保全自己。”

“就好比眼下這件事,若我們傷根動骨,出售數千乃至數萬頭耕牛給大梁,的確能解決大梁的困境。”

“但我們呢?我們的百姓呢?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忍饑捱餓嗎?”

“再者,就算我們短時間內獲得了大梁的友誼,可又能維持多久?萬一今後我們兩國翻臉,大梁可不會念及我們今日的救助之情。”

“……”

陳可妍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但還是說道:

“可是父皇,大梁這次的難關怕是不好過,若萬一因此引發動亂,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好事!”

恬王對蘇賢頗為欣賞,見狀也插了一句:“兒臣附議!”

陳帝側頭看了眼恬王,冇做理會,他凝眉沉思一番,最終決定道:

“我們可以出售給大梁足夠的糧食,但絕不能將耕牛買給他們,那是取死之道!這一點你們要牢記。”

“目前看來,似乎也隻能如此了。”

陳可妍搖了搖頭,她雖然想幫蘇賢一把,可總不能犧牲南陳的百姓吧,她的身份始終都是南陳的公主。

恬王也歎了口氣,道:“蘇兄乃大梁太尉,極得女皇信任,這次隻怕也……無力迴天了吧。”

“或許。”

陳可妍眉梢一挑,明眸中閃過一抹亮光:“蘇兄他能想出解決的辦法,大梁之困迎刃而解也說不定!”

“不大可能!”

陳帝搖了搖頭:

“蘇侯的本事,朕親自見識過,的確是少年英才,但……大梁此次之困,非人力可解,蘇侯雖也厲害但終究隻是一個凡人罷了。”

“……”

話音剛落,忽有人在禦書房外求見:

“啟奏陛下,暗衛急報。”

“進來。”

陳帝精神一震,暗衛急報必定是了不得的大事,必須謹慎對待。

恬王與陳可妍也是神色一凜,默默退至一旁。

“拜見陛下。”暗衛的人走進禦書房,是一箇中年男子。

“說。”陳帝點點頭,隻有一個字。

“回稟陛下,暗衛剛剛接到大梁傳回的訊息:大梁春耕的困難,已得到完美的解決。”暗衛之人答道。

“你說什麼?”

陳帝、恬王與陳可妍都是一震,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們掏著耳朵,懷疑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

大梁的春耕之困,根由是缺少了數萬頭耕牛,耕牛可是牛啊,大梁短時間內是如何解決這個難題的?

太不可思議了吧!

“究竟怎麼回事,你且詳細說來。”陳帝沉眉道。

“遵旨。”暗衛之人保持作揖的姿勢,稟道:“大梁太尉蘇賢,數日前鼓搗出一種新犁,名字叫做什麼曲轅犁。”

“此犁非同一般,操縱靈活,不僅節省人力,同時也節省畜力,耕地速度是普通直轅犁的兩倍!”

“曲轅犁一出,不僅一舉紓解大梁的春耕之困,甚至還能支援大梁開辟荒地,增大種植麵積!”

“……”

陳帝等人聽罷,久久沉默不語。

他們都在消化這些訊息。

良久之後,陳帝眉頭方纔一動,問道:“訊息屬實?”

暗衛之人答道:

“回稟陛下,訊息上說,大梁女皇已命蘭陵公主推廣曲轅犁,許多百姓都親眼目睹了曲轅犁的厲害,果如傳言那般,耕地速度是普通直轅犁的兩倍。”

“我們從各個方麵都得到了證實,這一切都是真的!曲轅犁果真十分厲害,大梁真的擺脫了春耕之困!”

陳帝等人一聽這話,心中明白過來,事已至此,由不得他們不信。

大梁的春耕之困,果真被蘇賢輕鬆破解了!

“鼓搗出曲轅犁的人,的確是大梁太尉蘇賢嗎?”陳可妍忽然問。

“不錯,正是太尉蘇賢,恐怕整個天下間,也就隻有他才能鼓搗出曲轅犁這等神器吧!”暗衛之人答道。

陳可妍得了確定的回答,不由扭頭看著陳帝,一臉得意洋洋。

好似在說:“父皇不是斷定蘇賢不能解決這個難題麼?那現在呢?”

陳帝並未注意到陳可妍的神色,他沉思了一會兒,眼中猛地一亮,拍桉而起,急色道:

“立即派出使臣,前往大梁,商量引入曲轅犁一事,大梁現在不是缺少耕牛嗎?我們就送去數萬頭!”

“父皇?”

陳可妍與恬王當場懵了。

主動送給大梁數萬頭耕牛,這不是與方纔的話衝突了麼?

陳帝不理會他們的狐疑,大手一揮,繼續吩咐道:

“曲轅犁,乃鎮國神器,若我南陳得之,必能國富民強、興國安邦,必須要弄到手!”

“若大梁不滿意數萬頭耕牛的條件,我們可以給糧、給錢……若這些都不行,大梁不是想從我南陳求購神雷嗎?朕也準了!”

“無論如何,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將曲轅犁弄到手!”

“……”

陳可妍愣了許久方纔回神,她冇搞懂陳帝的心思,試探道:

“父皇莫急,那曲轅犁想必不是十分複雜,我們應該可以彷製,想來不用花費那麼銀錢。”

“你是說盜……版?”陳帝側頭望來,一臉認真道:

“國之相交,貴在真誠,誠然,我們可以彷製曲轅犁,不給大梁任何好處,但我們與大梁的友誼也就到此為止了。”

“從長遠來看,此舉非常不妥!”

陳可妍與恬王緩緩點頭,拜道:

“父皇英明!”

……

蜀國。

皇宮。

大殿之上,蜀帝高坐龍椅,椅前置一小幾,幾上擺滿了美酒與美食。

大殿下麵,左右兩邊,許多臣子席地而坐,身前也有小幾酒菜。

大殿正中,許多宮廷舞姬正翩躚起舞,絲竹聲繞梁,蜀帝君臣一邊賞舞一邊飲酒暢談,快活的緊。

忽一時,歌舞暫歇。

蜀帝與群臣隔空對飲一杯後,爽朗笑問:

“對了,朕吩咐準備的老弱病牛何在?都準備好冇有?朕估算著也就這兩日,大梁女皇該派人來求著朕購買耕牛了。”

“哈哈哈哈哈……”

大殿中爆發出陣陣鬨堂大笑。

待笑聲暫歇,有大臣打趣道:

“我們陛下真可謂宅心仁厚,得知大梁缺少耕牛,UU看書 www.uukanshu.com便貼心的準備了許多老弱病牛,隻待大梁派人來購買!”

“哈哈哈哈哈……”

大殿中又爆發出陣陣鬨堂大笑。

蜀帝也是直樂嗬,磕著瓜子兒,歪在龍椅上麵,心頭大感痛快!

“大家來商量一下,那些老弱病牛,若賣給大梁,究竟多少一頭纔好,若賣價少了,大梁可能還不高興呢,說我們看不起他們!”

“老牛,就賣它一萬兩一頭吧,弱牛,可以便宜點,九千兩一頭,至於病牛嘛……可以再便宜些,八千兩一頭!”

“不錯,這個價格正好合適!”

“哈哈哈哈哈……”

“……”

正當蜀帝君臣肆意狂笑不止之際,忽然,蘇賢鼓搗出曲轅犁,一舉解決大梁春耕之困的訊息傳來——

方纔還鬧鬨哄的大殿上,瞬間戛然而止。

蜀帝嘴角的笑容消失了。

待確定過訊息的真實性後,他一腳將龍椅前的小幾踢翻,酒菜灑滿地,仰天怒道:

“又是這個蘇賢!啊……遲早有一天,朕要將此人碎屍萬段!他最好不要再來蜀國!啊……”

與此同時,曲轅犁的訊息也傳入張美娘耳中,她聽了這訊息後,沉默良久,回身的刹那,嘴角浮現一抹好看的弧度。

……

遼國。

遼國皇太子納蘭節,日前也收到了蘇賢鼓搗出曲轅犁的訊息。

“眼下,我遼國內部的問題已暫時壓住。”

納蘭節起身,望向南方,目光深邃,道:

“該是時候去一趟幽州,恢複平安市的貿易了。還有蘇兄的曲轅犁,此乃鎮國神器,我遼國誌在必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