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四 兩縣令輪流署事 關長生仗義除惡

實話三國 四 兩縣令輪流署事 關長生仗義除惡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關詡,字長生,河東郡解良(今山西運城解州鎮)人,祖上曾是書香門第,到祖父時,家道散落。祖父關審,字問之,到中條山乾活摔死山間。父親關毅,字道遠,葬關詡祖父於中條山中,然後攜妻抱子到解良城中,以賣豆腐為生。父母起早貪黑,不辭勞苦,日子略有好轉,便把少兒關詡送到胡先生家裡讀書。關詡上學回家路經五裡堆,總愛在鐵匠韓守義鋪前逗留觀看,對掄錘翻飛的動作頗感興趣。年齡稍長,便拜韓守義為師學習打鐵。韓守義隻有一女,已經許配人家為妻,唯恐手藝失傳,便毫不保留地將打鐵技藝傳授給關詡。從此,關詡白天在胡先生處讀書,晚上在韓守義鐵匠鋪打鐵,待到十**歲,胡先生便把女兒胡玥許配給他。解良城中一個姓蔡的商人見他身軀魁梧,體格健壯,又打聽到他性情豪爽,仗義守信,便聘雇他為其護送貨物。又過了兩年,關詡看父母如此勞累,於心不忍,便不讓父親再賣豆腐,自己白天在韓守義處打鐵,晚上為姓蔡的護送貨物,以此養家餬口。

這天夜裡護送運鹽馬隊到黃河岸邊,等交接完畢歸來,天已卯時,關詡翻了幾頁《春秋》,無心細讀,想起那個傾其家財用錢易官者卻斤斤計較區區船費,如此貪婪吝嗇的官吏,實在可惡,心生厭煩,便昏昏欲睡起來。

一覺醒來,天已過午,關詡急忙翻身起床,趕往五裡堆鐵匠鋪。韓守義一見關詡來到:“自你為人護送商貨,吾就琢磨,為你打造一把佩劍,用以防身。怎奈一直尋不到好鐵。昨得一鐵,三斤三兩,正好適合你的身軀體重。你看如何?”

關詡仔細觀看那塊鎢鐵,不禁大喜。韓守義又把關詡身高、臂長測量一番,畫出圖形,標明尺寸,關詡又根據自己感覺做了些修改。師徒二人開始按圖打造。經過七七四十九天千錘百鍊,一把重三斤三兩,長三尺三寸,鎢明錚亮,鋒利無比的寶劍打造出來。關詡得此寶劍,如虎添翼,愛之甚切,形影不離,終生佩戴。此是後話,暫且不提。

再說範通策馬趕往河東郡,向郡守呈交了任職誥文。郡守看了,說是現任縣令任期還有仨月,叫範通或是回家,或是租房住下,等其任職期滿再去接任。範通尋思:閒等仨月不知少收多少錢財,虧本太大。便向一郡吏打聽如何儘快接任。郡吏告訴他,朝中為了增加官職交易收入,提前放任已為尋常,見怪不怪。上有定規,下有對策,地方有地方的規矩。範通問有什麼規矩。郡吏卻說,冇有好處,我為什麼說呢?範通掏出錢遞給他後才說,新官若想儘快接任,當需賄賂隸屬上級,繳納“調任金”,然後與前任協商調停。範通說,所帶錢財交易時幾乎花光,所剩無幾。郡吏則說,這倒無妨,可先賒欠,上任半年後連本帶利還清便是。範通冇有它法,隻得按照郡吏所說,在所欠字據上簽字畫押後,攜帶河東郡任職公文,隨郡守遣派督郵前往解良接任縣令。

縣令呂陽,字懷德,冀州河間人,因縣令乃用錢所買,一上任便開始搜刮。先是張貼告示,鼓動百姓“有冤伸冤,有仇告狀,自有本縣做主”。呂陽升堂坐衙,分彆審訊原告、被告。原告有理,便對其說,出錢若乾,便重判被告,原告心想,花些錢財,打贏官司爭口氣,倒也樂意;被告無理,便對其說,出錢若乾,便免坐牢,被告尋思,破費錢財,免受牢獄之災,倒也劃算。呂陽吃罷原告吃被告,等雙方把錢繳了,把原被告召至公堂,驚堂木一拍,冠冕堂皇地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和氣生財”,便把案子結了。時間一長,“冤死不告狀,屈死不報官”便在當地民間流傳開來。喊冤告狀的漸漸少了,眼看斷案收入減少,呂陽便帶著縣吏衙役到鄉裡肆意搜刮,所得錢財儘入己囊,所索牛馬豬羊雞鴨等暫放監獄飼養,然後叫衙役到集市變賣。

這日,呂陽剛從鄉裡搜刮回來,縣吏報稱,督郵已到多時,縣尉陪同在館驛等候。呂陽急忙趕至館驛,見督郵南麵高坐,急忙整冠施禮。督郵說明來由,並叫範通把任職公文給呂陽過目。

呂陽看了公文,麵帶怒色,也拿出自己的任職誥文:“明載任職期限,尚有仨月不到任期,豈能交任?”

範通極為生氣,指著自己的任職誥文:“明明寫著‘即日到任’,豈有不交之理?”

督郵看二人說著說著爭吵起來,互不相讓,心中尋思:範通繳了“調任金”,太守許之即日接任,若接任不成,太守必然怪罪;呂陽任職期限尚有仨月,況且平時對自己多有孝敬,如若逼其交任,似有不妥。思來想去,終得一法。於是屏退其他人等,隻留呂陽、範通二人:“二位縣令不必爭執,依吾之見,不如一遞一天,單日呂縣令署事,雙日範縣令署事,每日子時交接印綬,期限半年。如此,範縣令算是即日接任,呂縣令算是期滿交任,豈不是各有所得,圓滿交接。”

二人聽了,各自盤算。呂陽思量,單日搜刮一天,騰出雙日,正好變賣所取財物,半年摺合仨月,倒也不虧;範通覺得,自己剛接任,無署事經驗,單日窺視呂陽所為,雙日仿效,倒也事半功倍。就這樣在督郵調停下,雙方同意一遞一天輪流著執掌縣事。

初一單日,呂陽署事。本城牛倌具狀大堂,稱是鄉下張三租用耕牛,期限三天。不到兩日,卻把一頭死牛送還,訴求補足三天租金,賠償活牛一頭。漢光武帝建立東漢,采取很多措施促進農業發展。當時使用耕牛耕地已很普遍,法律規定,不論是屠殺自己或他人耕牛,均嚴厲治罪,不得赦免。法律條文是死的,理案方法是活的。呂陽見有耕牛官司,心中暗喜,便問牛倌:“租用耕牛有何憑據?”牛倌呈上租用契約。呂陽又問:“死牛何在?有無證人?”牛倌回答:“死牛賣給屠夫李四,可為證人。”呂陽一邊叫牛倌堂下候審,一邊著衙役提張三、李四一乾人等到堂。

先提張三到堂。呂陽問:“下跪張三,牛倌告你租用其牛,可有其事?”張三答是。呂陽再問:“租用三天,為何兩日便還?”張三荅說,是一老牛,從早到晚,先拉犁,後拉鈀,不到兩日,牛便累死,就把死牛還給了牛倌。呂陽又問:“說是累死,有何證據?”張三說,驗看牛屍,若無宰殺刀痕,便是累死。

呂陽驚堂木一拍:“大膽刁民,還要抵賴。牛已變肉被食,何來牛屍?再說,既是不用刀,或勒死,或砸死,均為屠殺。屠殺耕牛,罪之當極。”

張三連忙求饒,表示願意賠償。呂陽這才說道:“買一活牛,吾代交牛倌,好言謂之,以平其怒;再買一牛,上繳官府,以贖汝罪。”張三為免牢獄之災,隻好答應。呂陽便叫衙役領張三去獄中挑揀兩頭活牛,等按標價交錢後放其回家。張三花錢買了兩頭活牛,卻落得兩手空空而歸。

再提李四到堂。呂陽問:“下跪李四,牛倌告你屠宰其牛,可有其事?”李四答,是買牛倌死牛。呂陽再問:“牛為何而死?”李四荅說不知。呂陽又問:“死牛現在何處?”李四說,已經剝皮剔骨,肉也賣完。

呂陽驚堂木一拍:“大膽刁民,還要抵賴。死牛,活牛,均是耕牛。既以屠宰為業,定然宰殺不少耕牛,待吾查明,死罪難免。”李四連忙求饒,說是隻此一次,表示願意賠償。呂陽這才說道:“買一活牛,吾代交牛倌,好言謂之,不予追究;再買一牛,上繳官府,以贖汝罪。”李四唯恐審查以前殺牛宰馬之事,隻好答應。呂陽又以助其興業為由,賣給他兩頭肥豬,李四欣然答應。呂陽便叫衙役領李四去獄中挑揀兩頭活牛,以及兩頭肥豬,等按標價交錢後放其回家。李四花錢買了兩頭活牛、兩頭肥豬,卻隻牽著兩頭肥豬而歸。

然後傳喚牛倌到堂。呂陽說:“原告牛倌,被告業已認罪伏法,受到嚴厲懲罰。這場官司算汝贏了,汝將牛賣給屠夫宰殺,已得牛錢,算是補償。不過,按照當朝法律,不論屠宰自己或他人耕牛,均為犯法,夥同屠夫屠殺自家耕牛,罪不可免。”牛倌連忙求饒,表示不再追究賠償。呂陽這才說道:“買四頭牛,一來可以補充牛群,二來可免坐牢之災。”牛倌知道牛價定然高出市價,但為免牢獄之災,隻好答應。呂陽便叫衙役領牛倌去獄中,將張三、李四已經交過錢的那四頭牛,按高出標價三成的價格賣給了牛倌。牛倌牽著高價所買的四頭牛,悻悻而歸。

次月初二雙日,範通署事。範通原本想窺視呂陽行為,依葫蘆畫瓢,以補缺少署事經曆之短,湊事半功倍之效。誰知一月過去,到堂喊冤者寥寥無幾,既無官司,就冇有原告、被告可吃。下鄉搜刮,就像過篩一樣,一遍又一遍,隻能是雁過拔毛。貧苦百姓窮苦不堪,多已淪為豪強士族的部曲、佃客,無毛可拔;豪強士族,依仗權勢,靠有部曲,就連當繳賦稅也拒不繳納,甚至武力抗之,一毛不拔。範通著急,長此以往不但發財無望,就連本錢也難撈回。還是渡河那天晚上偶遇鹽商船運私鹽給了他啟發。解良經商及運送商貨者居多,若加大盤剝,收益定然不薄。範通打定主意,單日暗查城內店鋪,登記造冊。雙日,白天帶著印綬、告示,領著衙役,沿街挨店挨鋪由原來的十五稅一提升為十五稅二收繳稅費,若無現錢,不由分說便拉商貨;夜晚於城四門設立關卡,沿河巡查,查扣私鹽,並將所拉商貨、所扣私鹽存放到自己分管監獄,單日變賣。

又一雙日,範通一早來到縣衙,等班頭點卯完畢,正要帶眾衙役上街收繳稅費,忽報一人衙前喊冤。範通心想:上任以來,很少有人告狀,若此官司大有油水,即便審理。便叫傳喚喊冤之人。那人來到堂上,也不跪拜,隻將一封書信遞交範通。範通看了書信,乃河東郡督郵所寫。此人乃督郵妻弟,不敢怠慢,問有何事?督郵妻弟說,五裡堆鐵匠韓守義有一女兒,頗有幾分姿色,便前往求婚。怎奈韓守義卻以女兒已有婚約為由給予拒絕。不久前,督郵妻弟帶領家丁部曲到鐵匠鋪,想豪奪強娶,怎奈韓守義有一徒弟,力大無窮,武藝高強,部曲家丁反被打傷。督郵妻弟找到督郵,督郵便寫信叫官府為其做主。

範通心打邊鼓:督郵托辦,情麵之事,難以啟齒索要好處,於是說道:“吾剛接任,人生地陌。明日呂縣令署事,托其辦理即可。”督郵妻弟聽是推脫之詞,著急說道,已經探聽清楚,韓守義今日午時便將女兒出嫁,等到明日,生米已成熟飯。督郵妻弟看範通仍在猶豫,立即許諾,等事辦成,當以重金酬謝。

範通一聽,便隱約其辭起來:“想汝一個人一大早過來,能帶錢幾何?說起謝金,實在不好意思。”督郵妻弟馬上明白,說是以縣級官階一年俸祿相謝,現寫欠據。範通等督郵妻弟寫好欠據並簽字畫押後,便著班頭帶領眾衙役隨督郵妻弟趕往五裡堆。

天近午時,迎親隊伍已到,韓守義與前來祝賀的街坊四鄰忙著招待。正當伴娘把韓守義女兒攙扶上馬,就要起嫁之時,一班衙役蜂擁而至,不由分說,持棍驅趕迎親隊伍。督郵妻弟一見坐騎馬上的新娘子,急忙趕上前去,一把拽下馬來。韓守義女兒拚命掙紮得脫,跑回店鋪,頭撞鐵砧而亡。

韓守義見女兒撞砧身亡,順手掂起鐵錘,咬牙切齒撲向督郵妻弟。一班衙役上前阻攔,督郵妻弟趁機爬起,拚命跑向縣衙。韓守義想要追趕,卻被一班持棍衙役圍住。韓守義雖然打鐵煉骨頗有臂力,怎奈一拳難敵眾手,早被一群年輕體壯衙役打翻在地,頭破血流。這時,忽聽洪鐘般一聲大喝:“休得傷吾師傅。”

韓守義一看是徒弟關詡,手指店鋪,連連擺手。關詡哪肯乾休,衝上前去,拳打腳踢。衙役看不是對手,抱頭鼠竄,四散而逃。關詡也不追趕,背起韓守義回到店鋪。韓守義已經有氣無力,斷斷續續講述了事情經過,大聲呼喊“報仇”而亡。街坊鄰居圍攏過來,個個義憤填膺:“豪強劣紳欺男霸女,貪官汙吏盤剝百姓,如此暗無天日,何時是了。橫豎都冇有活路,不如聚集起來,把貪官殺了,把豪強富戶財產搶了,然後占據山林,落得個逍遙痛快。”一年長者則說:“休得胡言,這是聚眾造反之罪,必有抄家滅門之禍,斷不可為。”

關詡說道:“造反斷然不可,但仇一定要報。當務之急是請街坊鄰居幫忙,先把死者葬了。”眾人一聽,便忙碌起來,變辦喜事為辦喪事,將韓守義父女裝棺入殮,入土安葬。關詡把一運貨夥伴喚來,吩咐到岸邊尋找著船家周家父子,讓其在那等候。

事畢,關詡感謝街坊四鄰:“為師傅報仇,由徒弟一人承擔。請各自回。”等眾人散了,關詡回到自己家裡,叫妻子胡玥幫著父母收拾一些傢俬細軟。傍晚時分,帶著父母妻子來到黃河岸邊,見周家父子已等候在此,便攙扶父母妻子上船,然後將一書信交給周老伯,讓其轉交鹽商,必會妥善安頓,又囑咐妻子細心照顧父母。

等船離岸,關詡跪地,望著河心叩頭說道:“恕兒不孝,自送父母離鄉彆井。怎奈孩兒答應師傅,不報師仇,枉為人徒,不義不信,何以立身?殺暴除惡,勢必連累父母。連累父母受禍,枉為人子。不孝豈忠,不忠不孝,何以為人?今暫天各一方,待兒建功立業壯誌得展,封侯拜將誌願實現,定然光宗耀祖。”拜罷站起,連夜趕回解良。關詡哪裡料到,與父母妻子就此一彆,卻是終生永彆。

關詡握劍潛入督郵妻弟家中,數名家丁阻擋,被關詡殺了,隻有一人活命,跪地求饒。關詡提其後領,逼其帶路,來到督郵妻弟住房,劍指心窩:“搶劫民女,逼死人命,死有餘辜。”說罷用力推劍,督郵妻弟登時身亡。家丁驚呼一聲,轉身便跑。關詡拔劍返身拋擲,正中後背。關詡趕上前去,拔劍而去。

關詡提劍來到縣衙,已是子時,大門關閉,便翻牆而入,徑至驛館,見兩個縣令正交接印綬,大喝道:“一遞一天輪流縣令,亙古奇蹟,當會流傳後世。今日絕跡,不複再有。”說著,揮劍直刺,一劍一個,結果了兩個輪流縣令的性命。然後割了二人首級,用髮髻係印綬於中間,將印綬與一邊一個首級放置公案正中,劍蘸汙血,在牆壁上寫道:一遞一天害民,貪官汙吏當殺。

關詡回到家裡已是寅時,人去宅空,頓覺淒然,回到自己房裡,把心愛《春秋》一書揣入懷裡,索性一把火燒了自家宅院,連夜奔向中條山。

次日,縣丞、縣吏及三班衙役到衙,見狀大驚,急忙申報河東太守,自是畫圖繪影,通牒各州郡縣,緝拿殺人凶犯。督郵聞知妻弟被殺,自告奮勇,帶領官兵到解良四處張貼榜文,緝拿關詡。

且說關詡來到中條山中,已是午時,尋到祖父墳塋,砍倒一樹,颳去樹皮,用劍刻一木碑,立於墳旁,作為標記。關詡傍晚下山,渡過黃河,亡命他鄉。從此,關詡更名關羽,改字雲長,混跡江湖。蕩跡天涯。正是:仗義守信除惡暴,更名改字淪天涯。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