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三 張仲景傳經授書 範泉盛借驢拉磨

實話三國 三 張仲景傳經授書 範泉盛借驢拉磨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張仲景,名機,字仲景,東漢南陽郡人,約生於桓帝和平元年(一五零年),青少年時期勤奮好學,博覽群書,對醫學有極大興趣。他雖然出身於官僚家庭,由於對醫學的愛好,行醫於民間,非常瞭解一些疑難雜症給百姓帶來的痛苦。於是,他潛心攻研防治疑難雜症之法,治癒許多彆人不治的疑難雜症病人,尤其因為用奇方妙藥治癒南陽名醫沈槐憂鬱病症而佳譽遠播,東漢靈帝時被舉孝廉,授長沙太守。

他上任時正是冬天,寒風刺骨,雪花紛飛。當他途經白張河邊,看到很多無家可歸的人麵黃肌瘦,衣不遮體,因為寒冷,把耳朵都凍爛了,心裡十分難受,便叫隨從停下。所帶隨從多是他的徒弟,便按他的吩咐,在河邊搭一大棚,支一大鍋,又到附近購買羊肉,把羊肉和所帶的一些祛寒藥物放在鍋裡煮,熟了以後撈出來切碎,用麪皮包成耳朵樣子藥丸,再下鍋,用原湯再將包好餡料的麪皮煮熟。因為樣子像耳朵,功效是為了防止耳朵凍爛,所以張仲景給它取名叫“嬌耳”。張仲景叫徒弟把河邊的難民集中起來,給每人盛一碗湯,放兩個“嬌耳”。人們吃了“嬌耳”,喝了湯,渾身發暖,兩耳生熱。這就是他潛心研製的一個可以禦寒食療方子“祛寒嬌耳湯”。舍湯這天正是冬至,後人把“嬌耳”稱作“餃子”,逐漸形成了為防治凍壞耳朵冬至吃“餃子”的習俗,

張仲景在任期間,從政並冇有棄醫,依舊行醫看病。這年瘟疫流行,許多貧苦百姓慕名前來求醫。他一反當時官吏官老爺作風,對前來求醫者總是熱情接待,細心診治,從不拒絕。開始他是在處理完公務之後,在後堂或自己家中給人治病;後來由於前來治病者越來越多,使他應接不暇,於是便貼出“每月初一、十五大堂行醫”的告示,直接把診所搬到了長沙大堂,公開坐堂應診。後世的“坐堂醫生”即由此而來。

這天正是十五,張仲景看天色已晚,當他給最後一個病人開了藥方,正要退堂時,忽見一漢子不聽衙役勸阻闖了進來。張仲景一看來人身軀魁梧,麵色紅潤,步履健捷,並無病態,遂說道:“今日十五,乃坐診之日,不理政事。若有冤枉,或有政事,明日可來。”來人不走反坐:“吾翻山越嶺,不遠千裡前來求醫,先生為何拒診?”

張仲景不覺好笑:“汝本無病,豈能胡亂投醫?”來人連咳帶喘幾聲:“診治病人,當先‘望聞問切’。先生即冇望聞,又無問切,怎知我冇有病呢?”

張仲景聽他說出醫道術語,似是懂醫之人:“汝一上堂,便已看見,麵色紅潤,步履健捷,並無病態,此即望也;聲音洪亮,言語清晰,假裝咳喘,並無病狀,此乃聞也。說起問切,吾且問汝,心胸有何不適?”來人說:“胸悶心悸,疑似瘟染疫侵。”張仲景坐下,叫來人伸舌看了一番,然後把脈切診一會兒,突然站起,正色說道:“汝是何人?竟然謊稱病人,大堂耍戲太守?”來人一看張仲景果真生氣,連忙作揖施禮:“吾乃钜鹿人張角,前來並非為自己求醫,而是為天下蒼生尋醫求藥。”於是便把北方及沿途所見百姓遭受瘟疫感染的慘狀說了,並把南陽沈槐的書信遞給張仲景。

張仲景聽了張角的描述,看了沈槐的來信,頗為感動,便邀張角到家裡,酒菜款待,並將所抄《神農本草經》以及自己近年來積攢的三十多個防治傷寒瘟疫的藥方傳授給張角。他說,《神農本草經》是漢代以來眾多醫家托“神農”之名編寫的醫藥經典,計有三百六十五種藥物,包括他本人防治傷寒瘟疫的藥方,使用時要根據病人的不同症狀,對症下藥。二人你說我聽,暢談一夜,天亮方散。

自張角走後,張仲景感到張角“一人之力,醫病幾何”的話很有道理,從中受到啟發。不久他毅然辭官業醫,一邊帶領徒弟足跡民間,儘力為更多的百姓解除病痛;一邊潛心研究傷寒病的起因及治療方法。他勤求古訓,博采眾方,集前人之大成,攬四代之精華,最終,在係統總結漢代以前醫學精華的基礎上,根據自己豐富的醫療實踐經驗,寫出了不朽的醫學名著《傷寒雜病論》。這部醫書合十六卷,熔理、法、方、藥於一爐,開辨證論治之先河,形成了獨特的中國醫學思想體係。《史歌》讚頌張仲景說:

南陽張機字仲景,行醫東漢末年間。

辨識病理醫雜病。望聞問切查病源。

著有《傷寒雜病論》,總結經驗醫傷寒。

“道經千載更光輝”,被稱醫聖後人讚。

且說張角離開長沙,快馬加鞭,不幾日來到汝南,叫道長把張仲景傳授醫治瘟疫藥方抄寫下來,讓道士熬製藥湯,醫治染病百姓。道長告訴他,都城傳來訊息,近因瘟疫流行,災害多發,各地官吏以此為由,剋扣上繳朝廷賦稅。靈帝財源被堵,便在都城西園開設官職交易市場,公開標價,售官鬻爵。張角聽了,覺得稀奇。收受賄賂,封官許願,甚至當麵估價索賄。售官鬻爵,古也有之,然公開標價,開設市場,實屬罕見,倒想前往看看熱鬨。於是,張角在汝南稍作休息,吩咐其他人等原路返回钜鹿,著張寶、張梁將藥方傳遞各方,醫治百姓,自己帶著兩個徒弟,沿途巡查所建道場,傳授醫病藥方,然後繞道前往都城洛陽。

這日,張角來到洛陽,看天色已晚,欲在西園附近找一客棧。誰知找了幾處,均已客滿,無奈隻得在偏遠處尋一客店住下。張角正吃飯間,忽見一人牽馬而至。店家安排此人坐等飯菜,然後將馬牽進後院餵養。此人移至張角對麵坐下:“敢問先生,亦趨西園求官乎?”

張角觀此人獐頭鼠目,鷹嘴猴腮,唇不包齒,故作斯文,決非善良之輩,於是說道:“張角乃一道士,雲遊四方,無心仕途,隻是湊觀熱鬨而已。”此人一聽張角無心當官,甚喜:“吾司隸河內人也,姓範,名通,字泉盛。祖上偌大家產,曾逼父變賣近半,賄及縣郡,以舉孝廉。豈奈族人謂之‘逼父賣產,揮霍敗業,何孝何廉?’且將損吾之言告至縣郡,孝廉難舉。幸今靈帝英聰,於都城西園設置售官鬻爵之場所,公開標價,童叟無欺,此‘唯錢是舉’之製度,實乃不拘一格廣招天下良才之舉也。吾便再逼父變賣所剩產業,謀求仕途。吾父先是聽信族人勸言,不肯從之。吾便以做官後廣置田產,光宗耀祖許之,又以懸梁自儘,跳河自溺迫之。父知吾誌向遠大,矢誌不渝,又加疼子心切,便變賣了全部家產。今在西園轉了一天,看那標價,吾所有錢財隻能換一縣令級彆之朝官。此等官吏朝中多如牛毛,像我如此模樣,混跡其中,彆說升遷,即便窮其終生,亦難撈回本錢。汝既無心仕途,不若將吾汝二人錢財湊合一起,換一縣官,汝隨吾上任,同享富貴,得錢分之,豈不遠勝四處漂流乎?”

張角聽著範通說話,感到啼笑皆非,想那朝廷設場標價,公開售官鬻爵,已是荒誕絕倫,民間竟有如此狡鑽奸詐,不顧廉恥之徒。真乃上梁不正下梁歪,椽檁傾斜鼠鑽營,朝野上下昏暗使然,此等政權不亡,天理不容。

這時店家端上飯菜,範通叫再拿一罈酒來。待店家轉身取酒之際,範通又談兌錢易官一事。張角一個徒弟說:“吾師無心仕途,未帶錢財。”店家捧酒過來,邀張角同飲。張角說道:“吾已飯飽,明日還要早起前往西園,不能陪飲。”說罷站起,離座時冷冷一笑:“吾若求官,何需錢財?”

張角走後,範通自飲自思:兌錢易官,乃借驢拉磨之計,此人卻不上套。不欲求官,去西園做甚?臨走所言“吾欲求官,何需錢財?”看那胸有成竹之神色,另有門路也未可知。範通邊飲邊吃,搖頭晃腦地想出一個主意:依然“借驢拉磨”。

次日五更,張角便帶兩個徒弟策馬直奔西園。範通昨晚已經打定主意,一早起來,窺視張角動靜。他見張角離店,急忙牽馬出店,悄悄跟隨其後。

張角來到西園,天已大明,隻見街道店鋪林立,人流如潮,熱鬨非凡。靈帝所建西園更是富麗堂皇,所設售官鬻爵處,眾多圍觀者對著昭告榜文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張角正想前往觀看,忽見一隊人馬簇擁一宦官而至,街道人等四散躲避。宦官下馬,守榜吏卒上前參拜。張角仔細一看,卻是封諝。那時宦官張讓、趙忠、封諝、段珪、曹節、侯覽、蹇碩、程曠、夏惲、郭勝立於帝側,合稱“十常侍”,深受靈帝尊信。靈帝稱張讓為“阿父”,稱趙忠為“阿母”。“十常侍”權傾朝野,朋比為奸,禍亂宮廷,侵宅霸田。位居其六的常侍侯覽仗權施暴,霸占民田三百八十多處,田地一千一百多頃,建造樓池堂閣接連相望,雕梁畫棟如同皇宮。封諝位列其三,權勢顯而易見。

張角因與其同鄉,又給其父診治過病,故此認得。等封諝查詢完畢,張角上前,施禮問候。封諝見是張角,也不怠慢:“大賢良師至此,莫非也想用錢換官乎?”張角拉封諝至偏僻處,將一包金帛塞給封諝:“吾創太平道教,隻是為天下百姓醫病祛疾,並無他求。若有不周,隻求常侍帝前多加美言,勿生疑誤。”

封諝說:“‘大賢良師’譽名四方,百姓稱頌。各地早有奏報,恐久生亂,諫帝防之。吾言帝曰‘道教醫病祛疾,勸民行善,乃安民之舉,豈能生亂?’帝方不理所諫,請大師勿慮。”張角表示感謝:“如此甚好。此後,吾將使人常以金帛孝敬,還望常侍間或透漏些宮中訊息,眷顧吾輩。”張角說罷告辭而去。

封諝收好金帛,正欲回宮,隻見一人跪於馬前,自稱張角朋友。封諝一聽是張角朋友,讓其站起,問有何事?此人說道:“吾乃司隸河內人也,姓範,名通,字泉盛。前日張角道長至吾家看望,教吾變賣家產,來西園易官。張角乃吾好友,定非騙吾,便依言行之。昨晚客店共飲,說是與當今十常侍相善。吾便將金帛予之,代為孝敬,萬望周全。”

封諝說道:“既是攜錢易官,前去辦理即可。”範通又把不想在朝為吏,隻想買一地方官但錢卻不夠的情況說了。封諝說道:“詔告榜文標價,兩千石官階,兩千萬錢;四千石官階,四千萬錢;……然瘦缺肥缺價不相等,地方朝官價差一半,汝既大賢良師之友,吾當眷顧。”說罷帶著範通來到交易處,叫人查遍司隸五郡一百零六縣所缺職位,河東郡解良縣令即將到期。縣令乃朝廷命官中最小官階,在朝價位兩千萬錢,在地方又被視為肥缺,價位提升為四千萬錢。經封諝調停,最後以範通家產境況不好為由,減收一千萬錢,其餘三千萬錢先繳一半,另一半準許賒欠一年,到期加倍償還。從此,用錢換官賒欠之風興起,靈帝又增加了一項收入。範通在官錢交換契約上簽字畫押後,領取了任職公文。一切辦理完畢,範通對封諝千恩萬謝,說是當以父母孝敬,便迫不及待地揚鞭催馬,連天加夜趕往河東解良赴任。

這天,範通策馬來到黃河岸邊,看天色已晚,想歇息一晚天明渡河。轉而一想,晚一天到任,豈不耽誤一天撈錢,賠本買賣決不能乾。可是天色已晚,無船可渡,如之奈何?正躊躇間,忽見一船緩緩駛來。範通疾呼船家靠岸。等到船家靠岸,見船家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周通說是要連夜渡河。那個小孩看範通三分像人,七分似猿,不像好人,推說天色已晚,不便行船。範通說,公務在身,亟待過河,情願多付船錢。

二人正爭執間,忽見一人急匆趕來,見了小孩說:“我去你家,周老伯說是叫你在這等候,便來岸邊找你。”原來這船家姓周名倉,家住岸邊,隨父親靠渡為生,與鹽商極熟。周倉見是本縣鹽商,便問:“莫非那邊貨已到岸?”鹽商說:“午間解良方麵傳來訊息,說是仍由關詡押貨,戌時到岸。我與你馬上趕往對岸接貨,我方運貨馬隊正在路上,亥時即到。”範通一聽,喜出望外:“吾便趁船過河,不少船錢。”周倉不便多說,掉轉船頭,等鹽商和範通以及馬匹上船後,便搖槳劃船,向對岸駛去。

關詡所帶運鹽馬隊已經在岸等候,見運船到來,便指揮運夫卸貨裝船。鹽商見了關詡:“關兄如此守信,真乃商人楷模。”

關詡說道:“忠信乃人立之本,受人之托,不敢懈怠。”說著便把貨單交給鹽商,“望照單驗收,以免差錯。”

鹽商將貨單摺疊裝好:“每次交接,均無絲毫差錯,關兄辦事,甚為放心。”裝貨之際,周倉向範通討要船錢。範通摳嘰半天,將錢遞給周倉。周倉接過數了數,說是講好加倍付錢,怎麼隻給這點?範通則說,隻是順便趁船,本不該收錢,就是這些,也是多給。

周倉麵帶怒色說:“早知如此說話無信,刁鑽賴皮,就不該讓你上船。”範通卻說:“販運私鹽乃官府所禁,若報官查扣,豈不人財兩空。”鹽商看二人爭執,急忙拉周倉上船:“倉弟不必計較,船客所欠,我自補上。”說罷,催促周倉趕快啟船,並向關詡揮手告彆。

等貨船遠去,關詡看看範通說道:“這位船客,夜深渡河,當有要事,區區船錢何須計較。且以官府查扣私鹽相威脅,更不應該。”範通看關詡身高體壯,從剛纔他與鹽商對話中知道此人守信仗義,便又萌生了借驢拉磨念頭:“實不相瞞,吾乃河內人範通,變賣所有家產換一縣官,唯恐耽擱上任限期,方纔連夜渡河。用錢易官後所剩無幾,討價還價實出無奈。關壯士幫人護送貨物,有何出息?不如隨吾赴任做縣衙班頭,也好出人頭地。”關詡豈能與這種人為伍,不想與之多說,便翻身上馬,招呼運夫揚長而去。範通一看關詡不屑於顧,心中惱恨:真是不識抬舉。等馬隊去遠,範通獨立於曠野荒灘,不覺感到有些膽寒,隨策馬追趕關詡馬隊,等天明再奔河東郡調換詔告公文。正是:蕩儘家財求富貴,借驢拉磨枉費心。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