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三 黑大個憨戰典韋 曹孟德計收許褚二

實話三國 二三 黑大個憨戰典韋 曹孟德計收許褚二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8 06:39:15 來源:言情API

且說典韋與黑大個兩人殺得難分難解。

典韋瞅準機會,退至陣前,把雙戟交給兩個軍士,坐地喘息。

黑大個也不追趕,一手揮汗,一手握棍柱地,依棍稍息。

曹操叫人抬出飯菜,讓典韋邊吃邊歇。

黑大個看有吃食,頓覺腹饑,急忙上前,放下鐵棍,不由分說,雙手捧食塞到嘴裡便吃。

典韋突然站起,拿起鐵棍朝黑大個頭上砸去。

黑大個隻顧搶食,冇有防備,登時腦漿迸裂,可憐一名不見史載的無名憨將,卻命喪沙場。

黃劭縱馬來救,典韋迎頭一棍把他打下馬來,複又一棍,結果了性命。

曹操揮鞭驅兵掩殺,奪得金帛糧食無數,斬殺萬眾,餘者潰敗四散。

何儀喝止不住,護著陳淩敗退。

來至汝南境內葛坡,陳淩看隻剩百十騎隨,心中淒然:夫仇未報,又損兄弟,甚為傷感。

何儀意欲殺回拚命,被陳淩勸止:“黃巾慘敗,夫死弟亡,這不僅僅是私仇,是天下人大仇。僅憑你我,欲報天下之仇,力難從心,隻能是徒傷性命。看當今之勢,豪強各霸一方,你爭我奪,各自為政;義軍傷殘無首,四零八落,自顧不暇;百姓流離失所,水深火熱,散沙難聚。”

何儀說:“波才蕖帥死於亂軍,不知元凶。黃劭弟及黑大個被典韋所殺,此仇不報,實不甘心。”

陳淩說:“你我本是普通百姓,自己性命尚且難顧,何求天下太平?明爭不可,隻能見機行事,轉暗圖之。”

何儀問:“一切聽從兄長,隻是現在怎麼辦呢?”

陳淩說:“黃劭弟已遇難,你不能再有閃失。”

正說著,隻見數千餘人圍攏過來。

為首大漢,身長八尺,腰粗十圍,手提大刀喝問:“何處盜賊,敢來我處搶劫?”

何儀挺槍欲戰,陳淩急忙止住,對大漢說:“我等逃難,因為人饑馬乏,在此稍歇,待會便走。”

大漢不信:“不論逃難,還是搶劫,隻要贏了我手中寶刀,便可放行。”

何儀隻得上前,挺槍交戰,未及三合,便被擒拿。

大漢刀指陳淩:“你來試試。”

陳淩作揖施禮:“我還不如我弟,哪是壯士對手?請問壯士姓氏,好為壯士傳名。”

大漢說:“我叫許褚。”

陳淩馬上說:“莫非沛國譙縣力拉二牛的英雄許褚許壯士?”

旁邊閃出一人:“你也知道兄長姓名?”

陳淩問許褚:“請問這位是?”

許褚說:“我胞弟許袴。”

陳淩說:“豫州沛、梁、陳,潁、汝諸郡縣,方圓幾百裡,誰不知許褚許仲康勇猛過人,智勝賊寇威名。我在你家鄉沛國譙縣跟我師父華佗學醫,多有耳聞。”

陳淩所說,並非虛言。

許褚,字仲康,沛國譙人,當時,各路諸候戰爭不斷,軍士輪番搶劫掠奪;四處饑民無家可歸,嘯聚山林打家劫舍。

為防兵賊侵擾,許褚與胞弟許袴聚集宗族壯丁一千多人,共同修堅壁於塢中,建造防禦設施。

一天.汝南萬餘眾敵寇攻打葛陂,許褚寡不敵眾,戰得精疲力儘,箭矢用儘,令男女都去找大石禦敵。

當敵兵衝上來時,許褚率眾用飛石擊退,敵人不敢靠近。

直到糧食將儘,許褚假意與賊請和,商量用牛換取食物。

敵兵把牛遷走後,又自己跑了回來。

許褚便去陣前,拉著兩頭牛的尾巴行走百餘步,敵兵大驚,不敢再來取牛。從此淮、汝、陳、梁之地,聽到許褚之名都非常畏懼。

許褚聽了陳淩誇讚,麵顯喜色,便叫許袴放了何儀,又見陳淩隨從騎士裝束,叩問來曆。

陳淩說:“我叫陳淩,陳郡柘人。因見戰亂不斷,受傷將士備受傷痛苦難,就與胞弟陳冰、陳冱前往沛國譙地拜華佗為師學醫,意欲救治受傷將士。回到家鄉,正遇袁術軍隊被曹操一路追殺,路徑襄邑、寧陵、柘地,幫其救治傷員。袁術見我們治傷手法高明,便叫隨軍療傷。不久前,袁術起兵攻打徐州,與劉備在淮陰、盱眙相持,我等轉移傷員,遇到呂布,三弟陳冱與他爭戰。不想呂布英勇無敵,三弟被其斬殺。我與二弟一路逃回。自思無路可去,知道江東小霸王孫策英勇無敵,想前往投靠,借力為三弟報仇。不想逃難至此,遇到壯士。”

許褚聽罷:“不如跟著我,隨時救治傷員。”

何儀正要說話,陳淩忙說:“隻要壯士不棄,能為三弟報仇,願意跟隨。”

許褚大喜:“若遇呂布,定為令弟報仇。”遂領眾人回到堅壁塢中,更換裝束,設宴款待。

從此,何儀更名陳冰,與百十名騎士隨陳淩成為許褚部從。

話說典韋引軍追殺黃巾潰軍,過葛坡二十餘裡不見蹤影,便帶兵轉回。

許褚正在塢中,忽報一軍去而複返,將至葛坡。

許褚急忙率部眾出塢,攔住去路。

典韋上前:“見潰逃黃巾殘餘從此過去嗎?”

許褚說:“未曾看見。隻看到你等去而複返,意欲打劫搶奪嗎?”

典韋說:“我乃剿滅黃巾官軍,既然不是黃巾,又不見黃巾,趕快讓路。”

許褚說:“不論黃巾,還是官軍,隻要贏得我手中寶刀,即便放你過去。”

典韋大怒,遣部將出戰。

許袴舞刀上前,接住廝殺,二人一來一往,三十餘合不分勝負。

許袴性起,一刀把那部將砍於馬下。

典韋大叫一聲,持戟上前,許袴轉身奮力拚殺,不到三合,被典韋一戟刺中左臂,登時獻血噴流。

陳淩、陳冰奮不顧身,將許袴扶回。

許褚見胞弟被傷,提刀縱身,來戰典韋。

隻見二人你來我去,我去你往,刀劈戟迎,戟刺刀擋,激戰三百來合,不分勝負,真個是上山虎碰到下山豹,出海蛟遇見入海龍。

看至午時,二人稍歇。

早有典韋手下軍士報知曹操,曹操大驚,忙引眾將臨陣觀看。

稍歇過後,許褚又來挑戰,典韋接著迎鬥。

二人來來往往,纏鬥一起,殺作一團,直至黃昏,各因人困馬乏暫止,約定明日再戰。

且說許褚回到塢中,看視胞弟傷口,隻見一塊臂肉被戟尖挑開,皮與骨連,連聲叫“疼”。

陳淩急忙拿出麻沸散倒入許袴口中,接著用酒沖服。

待了片刻,許袴失去知覺。

陳淩用酒沖洗傷口,洗滌腐穢,撒上藥麵,再用桑皮線縫合,塗上藥膏,用酒浸泡過的白布包紮。

許褚在旁,心中捏汗,見許袴一聲不吭,恐是疼昏過去,就連自己恐怕也難以忍受,不知胞弟如何竟能忍受如此疼痛。

過了兩個時辰,看許袴甦醒過來,許褚問他還疼嗎?

答說一點都冇有覺得疼痛,許褚方纔信服陳淩醫術,愈加敬佩。

再說曹操回至營中,對眾將說:“此人容貌雄毅,能與典韋激戰一日而不退,真是神力,意欲收服,為我所用。”

典韋說:“昨日黑大個勇力絕人,若與久戰,恐我不及。明公卻不設計收服,為什麼對此人卻偏獨鐘?”

曹操說:“黑大個雖與你不相上下,但卻鬥無章法,隻靠蠻勁,為飽腹而搶食,憨相畢露,隻是那種吃飯不知饑飽、睡覺不知顛倒的蠻憨勇夫,何足為奇?此人與你,堪稱勇將,吾愛之莫及。明日交戰,詐敗誘擒。”

次日,許褚又到陣前挑戰,典韋出迎。

二人交戰百十合,看看日午,典韋詐敗回陣。

許褚追至陣門,被弓弩射回。

曹操引軍撤退五裡,命軍士密挖陷阱,暗伏鉤手。

午後,典韋帶百十騎複出挑戰。

陳淩對許褚說:“敗退複來,恐怕有詐。”

許褚說:“我小心便是。”

遂縱馬上前,笑著對典韋說:“敗將還敢複來挑戰?”

典韋也不答話,舉戟便刺,許褚舞刀迎戰。

不到三十合,典韋向左繞道敗退。

許褚心想,詐敗誆我,偏不上當,於是,不跟隨追趕,隻顧朝前,取直徑截殺。

將至陣前,還未等典韋到來,便連人帶馬跌入陷阱,被鉤手捆綁來見曹操。

曹操下帳,喝退軍士,親自為許褚解綁,讓座,問其鄉貫姓名。

許褚答說:“姓許名褚字仲康,沛國譙人。既然被擒,任由殺剮。”

曹操說:“吾聞大名久矣!今日得見,實感幸甚。吾帶兵剿賊平寇,就是要匡扶天下,安定百姓。若肯降服,必厚待之。”

許褚說:“我願歸順,隻求族人部曲隨我,並善待之。”

曹操大喜:“這是我的樊噲啊1”當即拜為都尉,侍衛身邊,對許褚隨從以俠客虎士相待,犒賞甚厚。

曹操平定汝南、潁川,收服許褚,班師回到山東,正遇夏侯惇差探馬來報,獻帝已駕至洛陽。

不久,朝廷使臣持天子詔命至,加封曹操為建德將軍、費亭侯,詔宣入朝,輔助王室。

曹操接到詔命,對使者說:“已遣夏侯惇帶十員上將,五萬精兵前往,請速報天子,大軍隨後便至。”

使者去後,曹操便令許褚、典韋為第二路先鋒,曹洪、李典、樂進隨後接應,自引大隊人馬,浩浩蕩蕩西往救駕。正是:陣前用計收良將,臨危救駕搶先機。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