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三 黑大個憨戰典韋 曹孟德計收許褚一

實話三國 二三 黑大個憨戰典韋 曹孟德計收許褚一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7 06:32:02 來源:言情API

卻說曹操屢敗呂布,平定兗州,又欲進軍徐州。

毛玠勸阻:“現在天下分崩離析,朝廷西遷東移,百姓百業廢止,難民饑饉流亡,國家無經歲之儲,生民無安固之誌,難以持久。今北方袁紹,南方劉表,雖然士民眾強,但卻隻顧眼前,不慮長遠,不能樹根建本,哪能成就大業?兵義則勝,守位則強。隻為報仇起兵,百姓遭難,非為義兵,很少勝算;憑靠一時之盛,後方空虛,失卻根本,強會變弱。現在天子東遷,若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軍資,霸業可成。”

有人提出異議:“漢室氣數已儘,國非國,帝非帝,諸侯爭城掠地,都在擴大地盤,搶占先機。董卓挾持天子之時,明公檄召諸侯討伐。然各保實力,居心叵測,致使盟軍四散。其後王允、呂布謀殺董卓,又引李傕、郭汜禍亂。若死抱腐朽,前車可鑒,必然與其同滅。若先近後遠,蠶食四周,纔是霸業之道。”

曹操猶豫未決。

荀彧說:“毛孝先‘樹根固本’及‘挾天子以令諸侯’兩大方略,實乃霸業之道。自明公招撫青州黃巾,屯田耕植,軍資有供,方得屢敗呂布,穩固山東,此即本也。現劉備雖得徐州,南袁術攻伐,內呂布窺視,久必自亂,然後亂中取勝可也。今天子東歸,正好實施孝先‘挾天子以令諸侯’戰略。昔晉文公接納周襄王,使諸侯服從;漢高祖為義帝發喪,讓天下歸心。今天子一路風塵東遷,若明公趁此機會首舉義兵,奉天子以收眾望,實乃遠大戰略。如果不搶先一步,必然有人先我而登,則先機失矣!”

曹操說:“尚無天子詔命,恐出師無名。”

荀彧說:“若論戰術,一是堅守山東,強固根本;一是出兵陳郡,擴充軍資;一是派軍西迎天子,見機行事。”

曹操首肯二人建議,把毛玠所提兩大方略作為長期戰略,把荀彧所說一路堅守、兩路出兵作為近期戰術,將毛玠由治中從事轉任為幕府功曹,隨荀彧率眾堅守兗州,叫任俊監督屯田;夏侯惇率軍西進,探明情況,護駕救主;自親率大軍,向陳進發。

曹操軍臨陳郡,袁術設置的陳國相袁嗣不戰而降,又轉而汝南、潁川,征剿何儀、黃劭等黃巾餘部。

且說何儀、黃劭得袁術糧三萬斛,馬五百匹,綵緞三百匹,改擎袁軍旗號,引軍向盱眙進發。

將至盱眙,天色已晚,按照陳淩計劃,連夜轉道,為防袁紹軍隊追殺,輾轉迂迴至芒碭山(今河南永城境內)。

正行間,忽見一軍從山上衝殺下來,為首騎馬者頭裹黃巾,身著戰袍,舉刃高喊:“我是黃巾首領張曼城部下劉辟,留下糧草馬匹,即便放行。”

黃劭見來人自報家門,策馬向前,正要說話,劉辟身旁轉出一人,身高丈餘,豹頭環眼,麵如黑鐵,蓬髮虎鬚,袒胸赤背,手持一根茶杯粗細長如身高鐵棍,晃晃如鐵塔一般來到陣前,不由分說,摟頭蓋腦砸向黃劭。

黃劭忙舉鐵棒相迎,隻震得手背痠麻。

何儀見狀,飛馬挺槍直刺黑漢後心。

黑漢回手一棍,何儀槍被震飛,急用華佗所創“五禽戲”之鹿轉頭頸之戲,方纔躲過鐵棍。

黃劭催動戰馬,施展虎撲前肢之戲,棒擊黑漢後背。

黑漢坐地,掄棍橫掃,擊中黃劭坐馬後腿。

黃劭被掀下馬,連施熊伏站起、猿腳縱跳之戲,舉鐵棒使勁砸向坐地黑漢。

黑漢就地一滾,用棍拄地,突然站起。

何儀縱馬前來,黃劭飛鳥展翅,跳起坐到何儀身後,二人乘一馬奔回陣中。

陳淩急忙揮軍向前,拚命衝殺。

黑漢毫無懼色,左衝右突,無人敢當。

劉辟恐黑大個寡不敵眾,急令鳴鑼收兵,退回山中。

何儀、黃劭回營,陳淩說:“自報蕖帥張曼城舊部,不能再自相殘殺。”

何儀說:“冇想到,竟學我等,倒打二把。”

黃劭說:“見是同道,我想上前說明,誰想殺出這條黑漢,不由分說。”

陳淩說:“我軍改旗易幟,穿戴袁軍服裝,未能辨認,以致誤會。”

何儀說:“明日改回旗幟,與其講和,也就是了。”

陳淩說:“不可。我軍欲回汝南、潁川報仇,途經陳郡,如若改回旗幟,袁術所設國相袁嗣必然截殺。我料劉辟今夜會偷營劫糧,將計就計,將其擒獲,再勸其合兵一處。”

黃劭說:“怎奈黑漢力大無窮,無人可以製服。”

陳淩叫多備繩索網套,隻須如此如此,再三叮囑:“隻能生擒,不可損傷軍士性命。”

果然不出所料,是夜三更時分,劉辟帶黑漢引一千餘眾偷營劫取糧草,待到營中,卻不見人影,知道中計,急欲撤退。

突聽一通鼓響,火把點燃,四周呐喊,劉辟被繩索絆倒,生擒活捉。

黑漢揮舞鐵棍,被索網套住,然後又有四十多人,兩人一根十餘丈長的繩索,各執一頭,來回纏繞,足足二十來根繩索把黑漢捆牢,不得動彈,綁束到一棵一摟粗細的樹身上。

其餘兵卒被分割包圍,無力衝出,坐地不動。

何儀、黃劭押解劉辟進帳,陳淩親自解除繩索,說明實情。

陳淩叫劉辟向隨來兵卒說明情況,儘皆放下武器。

三人又帶劉辟為黑漢解去繩索,擺宴壓驚,造飯慰籍軍士。

席間,劉辟講述了十多年來以及嘯聚芒碭山中的經曆。

原來黃巾軍蕖帥張曼城戰死,劉辟十數人拚命逃出,又收聚散勇三百來人,北上尋找黃巾主力。

半路聞知張角病死,張寶、張梁戰死,起義失敗。

跟隨劉辟的幾百人多為流浪饑民,無家可歸,便四處奔波,靠搶奪豪家富戶為生,居無定所。

去年,來到此處,見一黑漢被一百多人追趕,將其救下。

黑漢自己也不知道姓啥叫啥,這一帶人都叫他黑大個。

黑大個力大無窮,有十人的飯量,餓了就吃,冇有吃飽的時候。

他在附近街市搶吃搶喝,無人能阻,見他將至,紛紛關門停業。

一輛馬車載糧從山下經過,被他撞見,上前索要,車主不給,他強行硬搬,車主令車把式抽馬狂奔。

他雙手拽住車尾,轅馬四蹄騰空,前邊兩匹馬掙斷韁繩一直向前。

車主一看不妙,顧不得糧食,拉著車把式追趕前馬。

黑大個攏住轅馬,把糧食拉到山洞。

車主回去,召集一百多人前來討要,黑大個不給,發生爭執。

劉辟率眾正好路經此處,將車主等人趕跑,隨黑大個來到山中,管其飽餐,並尋找到一根一丈來長、百十斤重的鐵棍當兵器。

雖然黑大個掄棍冇有章法,但卻無人能敵,就隨劉辟同居山中。

劉辟後來打聽,方知此山名叫芒碭山,農民起義鼻祖陳勝埋葬於此,意欲藉助陳王庇護,再舉義旗,不想卻在此處遇到三位首領,言稱願意合兵一處,繼承黃巾衣缽,謀求天下太平。

陳淩又問黑大個是否願意跟隨,黑大個說:“隻要有吃,到哪都行。”

席散,劉辟留黑大個和軍士住在營中,自回山寨收拾。

次日帶餘眾及輜重下山,隨陳淩等向陳郡進發,經酂城(今河南永城酂陽),又遇波才舊部何曼率數千人馬隨行,到梁郡柘縣(今河南商丘柘城),探知曹操起兵進攻陳郡,便轉道前往潁川,分散活動於潁川、汝南一帶。

陳淩聞報陳國相袁嗣已經投降,曹操率軍前來征剿,為防被各個擊破,急忙召集各部,集中兵力迎敵。

曹操令強弓硬弩射住陣腳,揮鞭勸降:“漢室天兵征剿,還不早日改邪歸正,為朝廷效力。”

黃劭策馬出陣:“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天生眾民為正,助紂為虐是邪。朝廷藏奸納詬,殘害百姓,禍亂民生,腐朽漢室不滅,天理不容。”

曹操令李典出戰。

何曼頭裹黃巾,身披綠袍,手持鋼叉,步行出迎。二人交戰,五十餘合不分勝負。

典韋忍耐不住,舞戟直取何曼,乘其不防,一戟正中何曼後心,當即身亡。

曹操揮鞭,乘勝進擊。

黃劭大喝一聲,衝殺在前。

何儀催動兵馬奮力抵抗。

黑大個揮舞鐵棍,左右橫掃,敵軍不得前進,曹操見敵軍勢大,急令鳴金收兵。

陳淩回營,為何曼身亡尤感悲傷。

何儀說:“若非黑大個力敵,我軍必敗無疑。”

陳淩叫軍士抬出飯食,讓黑大個飽餐。

次日一早,曹操令於禁挑戰。

劉辟欲帶黑大個出迎,何儀想叫黑大個飽餐後出戰,黑大個說:“戰勝後回來再吃。”

二人出陣,於禁縱馬向前,劉辟接住廝殺。

三十餘合不分勝敗,於禁詐敗,劉辟緊追,於禁突然回馬,刺傷劉辟。

黑大個一見,提棍上前,劉辟趁機敗退。

於禁策馬迎戰黑大個。

黑大個舞棍一掃,於禁身體靈活,緊趴馬身,躲過一棍,掉轉馬頭,奔回陣中。

典韋見狀,持戟迎戰。

黑大個一棍劈下,典韋雙戟交叉過頂架住,黑大個嗷嗷直叫,使勁下壓。

典韋力支不住,抽回雙戟,騰身左跳。

黑大個棍尖柱地,險些冇有栽倒。

典韋移至身後,舉戟偷襲。

黑大個轉身坐地,棍貼地皮橫掃。

典韋跳起躲過,雙戟併攏,當頭便砸。

黑大個舉棍架住,慢慢站起,使勁一推,典韋招架不住,蹬蹬連退數步。

黑大個舉步向前,舉棍下砸。

典韋又跳到身後,挺戟直刺。

二人就這樣,不講戰法,不計合數,你來我往,你進我退,不分上下,難辨輸贏。

看看日午,一個氣喘籲籲,一個滿頭大汗。

敵對雙方將士哪見過這場爭鬥,人人驚呆,個個唏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