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二 朝廷亂似一團麻 獻帝猶如喪家犬二

實話三國 二二 朝廷亂似一團麻 獻帝猶如喪家犬二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6 06:49:48 來源:言情API

興平二年(一九五年)七月,張濟收拾車駕,派遣舊日禦林軍數百,持戟護送天子及公卿起駕東歸。

李傕引兵出屯池陽(今陝西涇陽縣境內),張濟與楊定隨行護送。

從此,漢獻帝劉協及其隨從,踏上了漫漫東歸之路。

天子車駕晚上到了霸陵(漢文帝劉恒陵寢,今西安東郊白鹿原東北),侍從官員與衛士都饑餓不堪,張濟根據各人官職大小,分彆給予飲食。

郭汜中途改變想法,派遣自己的黨羽夏育、高碩等將領脅迫天子回郿。

楊定、董承知悉郭汜反悔,率軍大破夏育等,斬首五千級。

郭汜失去依靠而逃奔南山依附李傕。

天子車駕繼續東行至弘農郡華陰(今陝西渭南華陰縣),後麵郭汜引軍又追殺過來。

正在危難之際,一通鼓響,山後閃出一彪軍馬,當先一麵大旗,上書“大漢楊奉”四字。

因楊奉當年曾參加過白波領導的黃巾起義,郭汜出陣大罵楊奉“反賊”。

旗下楊奉大怒:“既然同意和解,又來追殺天子。吾前來護駕,定當誅殺反賊。”

郭汜部將崔勇出馬直奔楊奉,徐晃從後閃出,縱馬掄斧,直取崔勇,隻一合便把崔勇劈於馬下。

楊奉乘勢掩殺,郭汜敗退二十餘裡。

楊奉引徐晃拜見皇上,護駕至華陰駐蹕。

是夜,駐守此地的寧輯將軍段煨前來迎接,具食上獻皇上飲膳,並且準備好了行宮,想讓獻帝去他的營地。

段煨字忠明,武威郡(今甘肅武威)人。

董卓挾天子西遷長安,沿途佈防,命令段煨屯兵華陰。

段煨在華陰時候,勤修農業事業,不擄掠百姓,百姓得以安樂。

段煨原來與護送乘輿的楊定有些隔閡,故迎天子車駕時見楊定在旁,不敢下馬,隻在馬上作揖施禮。

侍中種輯素與楊定關係密切,乘機鑽了空子,說“段煨想造反”。

劉協說:“段煨來歡迎我們,怎麼說他是在造反?”

種輯說:“他迎不至界,拜不下馬,臉色大變,必有異心”。

司徒趙溫等極力辯解:“段煨根本不會造反,我們敢拿自己的頭來擔保。車駕可以住在他的軍營。”

董承、楊定都在煽動:“郭汜今率領七百騎兵入煨營。”

劉協信以為真,遂露宿於道南,就寢楊奉營中。

楊定請獻帝下詔攻打段煨,獻帝拒不下詔。

楊定便徑直帶兵攻打段煨營地,十多天攻不下來,而段煨還是照常供應膳食,侍奉百官,終無二心。

張濟素與楊奉不睦,今見郭汜反悔追殺,恐怕懷疑自己使詐,乘夜自回長安。

正在此時,郭汜又引軍追殺過來。

楊奉、徐晃拚死抵抗,幸虧董承引軍殺來,郭汜敗退。

獻帝念諸將護駕有功,封楊奉為興義將軍,董承為安集將軍,楊定改封後將軍,徐晃為騎都尉,連夜起駕,前往弘農。

且說郭汜敗回,碰到也已反悔的李傕,又串通張濟,合兵一處,借增援段煨為名,意欲劫回獻帝。

楊定攻打段煨被郭汜所阻,轉而逃往荊州。

張濟會合李傕、郭汜前來追趕獻帝,一路搶掠,所過一空。

雙方在弘農郡東澗大戰,董承和楊奉戰敗,死亡公卿、士卒不可勝數,女眷輜重,皇室各種器物典籍,儘皆拋棄。

李傕等殺入弘農,搶掠一空,隨後分兵追趕獻帝車駕。

董承見賊軍緊追不捨,對楊奉說:“不如派人前往講和,或許能夠拖延些許,為車駕前行爭取時間。”

楊奉說:“事至如今,隻好如此。聞知黃巾白波餘部李樂、韓暹、胡才尚在河東一帶活動,不如密傳聖旨,許其官爵,詔來勤王。”

董承說:“以賊禦賊,有失皇室體麵,不知帝意如何?”

侍中楊琦說:“今事急,顧不了許多,性命重於體麵。叛賊、反賊都是賊,隻要能夠護駕,保護皇上,賊豈不變成了忠臣。”

於是,楊琦奏明獻帝,一麵派遣使者到李傕處講和,一麵遣使密詔李樂等人禦敵救駕。

詔至,李樂等人商議。

胡才說:“吾等起義,與朝廷勢不兩立,今卻去救駕,怎對得起苦難百姓?”

韓暹說:“皇帝昏庸懦弱,奸佞橫行霸道,如果弑君奪位,還不是照樣欺壓百姓。若能救駕,得封官職,也可勸說皇上,厚待天下。”

李樂說:“不論張王李趙劉,誰當皇帝都會欺壓百姓。吾等嘯聚山林,終不是法,不如先行救駕,然後見機行事。”

三人聚集人馬,又與南匈奴右賢王去卑聯絡,得到數千騎兵,前往救應。

楊奉、董承見援軍到來,合兵一處,大破李傕等軍,斬首數千級,獻帝車駕得以繼續東進。

楊奉見胡才被亂軍所殺,便叫董承與李樂保護車駕左右先行,自己與徐晃、韓暹、去卑斷後。

正值十二月,天氣嚴寒,董承請獻帝棄車而行。

獻帝與伏皇後相互攙扶著來到岸邊。

李樂尋找一舟作為渡船,但因為河堤高,獻帝下不到船去。

伏皇後的兄長國舅伏德叫人把在亂軍中拾得數十匹白絹抱過來,拴縛獻帝腰間,放下船去。

行軍校尉尚宏用絹包裹伏後,揹著下到船中。

李樂仗劍立於船頭,護船至對岸,再回渡眾人。

等到彼岸,獻帝身邊隻剩十多人。

楊奉找到一輛牛車,載著獻帝、伏後來到大陽(今山西運城平陸縣境內),在一瓦屋中住宿。

有老人送來粗茶淡飯給獻帝與伏後,二人進食難嚥,在楊琦的勸食下,方纔吃了些許。

獻帝問如何封賞李樂等,楊琦說:“如今之勢,除了縣令、郡守、州牧,什麼三公,位列三公之上,反正都是有名無實,隻要聽著趁心就行。”

次日,詔封李樂為征北將軍,韓暹為征東將軍,起駕前行。

正行間,太尉楊彪、太仆韓融尋來,君臣俱哭。

韓融奏準,前往李傕、郭汜軍營求和。

李樂、楊奉等護駕至安邑(今山西運城境內),苦無高房,獻帝、伏後居住在茅屋中,無門關閉,四邊插荊棘作為院牆,君臣在茅屋中議事,將士籬外侍衛。

李樂尋找一些濁酒粗食讓獻帝、伏後膳食,見帝後難以下嚥:“就這些濁酒淡飯,也難尋找。百姓若有這樣飯食,不知能高興成啥樣,當知足了。”

獻帝默然,勉強進食。

李樂、韓暹又聯名保奏部下二百多人為校尉、禦史。

獻帝聽從楊琦意見,分封之,來不及刻製印章,便用膠泥製成形狀,刀錐刻寫,全不成體統。

韓融說服了李傕、郭汜,放歸了公卿、宮人。

這年大荒,百姓都吃野菜樹皮,餓殍遍野,河內太守張揚送來米肉,河東太守奉獻絹帛,獻帝稍安。

董承、楊奉商議,差人先往洛陽修複宮院,欲奉車駕迴歸東都。

李樂不從,與韓暹執意留居河東。

楊奉勸說,李樂說:“就是想叫天子知道百姓苦難,吾等造反則是渴望天下太平,百姓不再遭難,也使天子知道民眾力量及人心所向。”

李樂不欲依附朝廷,堅持留在河東,直至病死家中。

漢獻帝劉協在安邑封賞護駕人員,郊外祭祀後,經聞喜(今山西運城聞喜縣),走太行八陘最南側的軹關陘,途經箕關、軹縣(河南濟源南),從孟津回到洛陽。

獻帝此次東歸,從興平二年(一九五年)七月啟程,至興平三年(一九六年)八月至洛陽,足足用了一年時間,途中複雜多變,險象叢生,一代帝王跋山涉水,野餐露宿,如此艱難跋涉,惶惶不可終日,累累如喪家之犬,世所罕見。

古時大部隊非戰時行軍,一日行程標準為三十裡,稱為“一舍”,故成語“退避三舍”,指的就是後退九十裡。如果有軍情或軍情緊急,一日可行兩舍,甚至三舍。洛陽距長安九百漢裡,董卓挾持獻帝西遷時,裹帶百姓、宮人,隻用了月餘時間,而獻帝東歸卻用了足足一年之久,其艱難可想而知。

其間離奇變故較多,人物紛雜,戰事頻發,散見於各種史載之中,特歸納綜述,不能詳儘。

且說楊奉、董承奉獻帝還都洛陽,見宮室燒儘,街市荒蕪,侍獻帝在斷垣殘壁中的小宮居住,百官都站在荊棘中朝賀。

朝賀畢,獻帝聚眾卿商議,一麵遣使往山東宣召曹操入朝,輔佐王室,一麵下詔改興平為建安元年(一九六年)。

話說袁紹探知獻帝東歸,被李傕、郭汜一路追殺,意欲前往救駕,又恐公孫瓚乘機侵襲,一時拿不定主意,便聚眾商議。

沮授曾多次奉勸袁紹迎駕天子,見時機又臨,再次提醒袁紹,應把漢獻帝這張“王牌”搶到手裡,挾天子以令諸侯:“將軍生於世家,以忠義匡濟天下。目今皇上流離失所,宗廟受到毀壞,而州郡牧守以興義兵為名,行兼併之實,無人真心起來保衛天子,安撫百姓。現將軍已經粗定州城,應該早迎大駕。在鄴城建都,挾天子以令諸侯,蓄兵馬以討不臣。那時,還有誰能抵禦!”

沮授的意見遭到郭圖、淳於瓊等人的反對:“漢室衰微已經很久,今天要重新振興談何容易!況且當前英雄各據州郡,士眾動以萬計,這時就是所謂‘秦失其鹿,先得者王’的時候。劉家天下,名存實亡,各路豪強都不把朝廷放在眼裡,無不想自立稱王。如果我們把天子迎到自己身邊,那麼動不動都得上表請示。服從命令,就會失去權力;不服從命令,就有抗拒詔命的罪名,還會被說成‘篡權奸佞’,正像明君為盟主征討董卓一樣,引來諸侯討伐。這不是握有‘王牌’,而是撿了一個燙手山芋,徒惹引火燒身。”

沮授依舊苦口婆心勸說:“迎天子不僅符合道義,而且是符合當前需要的重大決策。如果不先下手,一定會有人搶在前頭。取勝在於不失時機,成功在於敏捷神速,希望將軍考慮。”

但是袁紹最終還是冇有采納沮授意見,以致失去了一個極好的機會。正是:多疑不聽良言勸,寡斷不決良機失。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