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 鄧茂恃勇打豺狼 鄧盛設阱捕熊羆

實話三國 二 鄧茂恃勇打豺狼 鄧盛設阱捕熊羆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張角、張寶、張梁三兄弟決定創建太平道,號稱“太平道人”,張角為“大賢良師”,前往南山拜於吉為師,曉夜功習道翁所贈三卷經文,然後往返於南山、北山之間,督促十名精乾道徒晝夜演練於吉所授神仙之術、方士之技;張寶、張梁為左右護使,按照分工,各帶道徒建觀設場,雲遊四方廣加宣揚。先是附近百姓來至道觀入道受教,見其景狀,果然有粥飯肉食,便一傳十,十傳百傳揚開來,吸引遠處饑民,接踵而至,絡繹不絕。所建道觀難以容納,又建義舍供遠方饑民食宿。不到一年,入教人數竟達數千。張寶、張梁日漸感到難堪重負,便到北山找張角商議。

張角也冇料到發展如此之快,便去南山向於吉求教。於吉對他說:“此正如吾道家經文中‘無則有,有則無’之義,百姓多受官府之害,屢遭災害之苦,渴望太平之切,勢之必然也。”張角說:“話雖如此,然當下之急,既不能據眾多入道者於門外,又無更多錢財所支,當如何解困?”於吉笑而言道:“吾師南華仙翁觀汝悟性超群,膽略越眾,適才委以重托。道家經文與《太平經》之要汝已通曉,所謂‘神仙之術、方士之技’汝已領會。心乃神也,心領神會;形乃心出,心想形現。再將汝所悟與江湖雜耍、魔技相互貫通,用心度之,心想事則成也。至於紓解當下之困,汝今即下山,依現行之法向四周推而廣之即可。從今而後,吾自在山中潛心演練呼喚風雨沙石,調度天兵天將佈陣殺敵之術,望勿打擾。一旦有急,吾自會找汝。”

張角雖對於吉所言還有不解,但卻悟出了“推而廣之”其中的道理。他下山後先把馬元義找來,讓其將前段招收道徒的做法歸納整理,彙編一冊。這馬元義自小聰慧好學,能寫會算,又善結交,很快就把冊子寫好,分抄數本。張角與張寶、張梁商議,從入道人員中挑選出精乾道徒,派往東西南北四方,按方圓百裡為限,依照馬元義編寫的冊子所記之法,一麵號召大戶募捐,一麵強征富戶豪紳一些財物,建造道觀,設置道場。然後,依此類推,再向外延。原先道觀作為本部,新建道觀作為一方,方設道長、左右護使,每方均派一人到北山學習、演練神仙之術、方士之技,然後各回本方教練道眾。張角、張寶、張梁時常帶領人員對四方道場進行查訪督導,馬元義則負責在本部收納、彙集各方情況,使得“太平道”組織嚴密,進展有序,影響不斷擴展,勢力不斷擴大。

且說大興山下,有一村落,名為鄧屯。住有四五十戶人家,男女老少二百餘人。原來這裡住著殷氏一族,名曰殷莊。大概五十年前一對夫妻驅趕馬車來到殷莊,說是權住幾日便走。深山野嶺村民哪裡見過這等馬車,以為貴人降臨,以客相待。這夫妻二人山上山下轉悠幾日,見此處山峻林密,決定落戶於此,於是給各家各戶施以錢財,邀請幫其建屋造房,莊民長者問起姓名來曆,隻說姓鄧,家遭大禍,便變賣家財前往涿郡投親不遇,隻想靜地生活。其實此人並不姓鄧,因為自小賣給鄧騭為奴,便改姓為鄧。鄧太後死後,鄧騭遭禍,鄧氏被逐,他便拐帶鄧太後的一個侍女而逃。這侍女自小父母雙亡,後被鄧太後收為侍女,深居宮闈,難得與男子接觸,如今被帶出宮中,承受男女之歡,倒也稱心愜意。她平時很得鄧太後賞識,存有不少私房錢,便把它交給自己男人,購置馬匹車輛,如出籠之鳥,隻想尋一偏僻安靜處自由生活,這纔來到殷莊。男的雖是鄧氏家奴,倒也見多識廣;女的跟隨太後多年,倒也長些見識,再加上有些錢財,夫妻二人幫襯莊民,和睦鄉鄰,頗得莊民擁戴。後生一男一女,男取名鄧山,娶本莊殷氏為妻;女嫁本莊殷家為媳。鄧山效仿其父,所生子女皆與本莊殷姓通婚。從此鄧殷兩家結交甚篤。鄧山父親很受尊重,皆稱鄧公,六十三歲病逝,全莊為之送葬,遂改殷莊為鄧屯。

時鄧山長子鄧琳娶妻殷氏,一胎雙子,長子鄧茂,次子鄧盛,取鄧氏家族如山之林,枝葉茂盛之意。這對孿生兄弟幼時隻是體重有彆,其它差異並不明顯。待慢慢長大,差異突顯,不但相貌體型,就連性格聲音也迥然有彆。鄧茂長得體格高猛,虎背熊腰,麵如黑鐵,聲若洪鐘,性格剛直,易於衝動;鄧盛則是體格纖細,五官清秀,膚色白皙,聲如少女,性格溫和,三思而行。兄弟二人自幼吃同席,睡同床,兄疼弟,弟敬兄,形影不離,倒也長短互補,相得益彰。鄧茂喜動不喜靜,常常帶著鄧盛上山爬坡攀樹,舞棍弄棒,獵捕一些飛禽走獸。而每次上山,鄧茂都怕鄧盛受到傷害,隻叫他躲在山洞中守護獵物。一次鄧盛在洞中守護著獵取的幾隻飛禽和三隻受傷野兔,突然一野獸聞腥出現。鄧盛不知何物,看樣似像豺狼之類。鄧盛急中生智,將一隻飛禽拋出洞外,趁那豺狼撲向飛禽一刹那間,鄧盛轉身跑出山洞爬上一棵大樹。待豺狼將那隻飛禽吞吃後又奔向山洞時,鄧茂正一手提棍,一手掂著兩隻野兔走向洞口。鄧盛不敢大聲呼喊,隨手摺一樹枝拋向鄧茂。鄧茂抬頭,見鄧盛蹲在樹上擺手向自己示意,知道洞中發生意外,正要提棍進洞,又一樹枝落到頭上。隻見鄧盛又是擺手比劃,又是張口說話。鄧茂雖然平時粗魯,但對鄧盛卻言聽計從。他從鄧盛手勢和雖然張口卻未出聲的口型中懂得了其中之意,便悄悄躲閃到洞口一側。待了一會,想是豺狼已經吃飽,扭動著身軀,一跩一跩地走出洞口。鄧茂大喝一聲,如同震雷,豺狼被嚇得不禁後退。說時遲,那時快,鄧茂趁那豺狼一愣神間,縱然躍起,雙手掄棍,猶如空中而降,一棍將狼打翻在地,四蹄亂蹬。鄧茂再次掄棍,照頭猛擊,頓時豺狼頭崩腦裂,血漿四濺,四肢慢慢僵直。鄧盛從樹上下來,趕忙用衣袖為鄧茂擦汗。兄弟二人喘息一會,鄧茂扛著那獸在前,鄧盛提著野兔在後,走下山來。

鄧茂、鄧盛回到家中,左鄰右舍都來觀看,有人認得,說是山狼。眾人聽了鄧茂講述打狼經過,紛紛稱讚鄧茂之勇,鄧盛之智,同時也對山中出現這種野獸感到擔憂。鄧茂卻說:“隻要有我在,彆說是豺狼,就是有虎,也不必害怕。”鄧盛拉了拉鄧茂衣角,鄧茂不再多說。等鄉鄰散了,鄧茂問鄧盛:“眾人擔憂害怕,我為他們撐腰壯膽,為何阻攔?”鄧盛說:“以前莊民隻是聽說虎豹凶猛,豺狼殘忍,未曾見過。今聞兄勇猛擊狼,眾口稱讚。然而,他人誰有這種神力,誰有這種膽量,難怪有所擔心害怕。”鄧琳見鄉鄰誇讚自己兒子,覺得臉上有光,聽了兩個兒子的說話,覺得頗有道理,便吩咐兒子,剝去狼皮,待煮熟狼肉後,晚上請鄉鄰過來嘗肉,並商議防禦野獸辦法。

鄧琳祖上曾生活宮中,略懂釀酒之法,即把平時剩餘糧食搗碎裝入壇中,兌水少許,密封壇口,放在院中,經過九九八十一天風吹日曬腐爛後放到鍋裡,加上山澗泉水熬煮,然後過濾渣滓,成為酒漿。再倒進酒罈密封存放。這天傍晚,鄧琳教鄧茂、鄧盛將鄧氏宗族及殷氏親家請來,擺上狼肉,捧出壇酒,奉父鄧山上座。吃喝間,眾人免不了又把鄧茂、鄧盛誇獎一番。大家知道鄧茂勇猛無比,鄧盛智力超群,表示防禦野獸之事,一切聽從鄧家安排。

鄧茂自從打狼下山,受到鄰裡誇讚,現又受眾人吹捧,自是洋洋得意,站起說:“人人都說虎狼凶猛,談之色變。在我看來,不過貓兔而已,不必怕它。”鄧茂話音剛落,忽見一少年站起說:“鄧茂表哥說得不錯,我願隨表哥,一來學點本事,二來可做幫手。”鄧盛一看,說話少年則是殷達,是嫁給殷家為媳二姑之子。這殷達個子雖然不高,卻長得膀大腰圓,敦厚實在,自小一起玩耍,關係甚好。於是便說:“達弟所言不差。茂哥雖然勇猛,但‘一拳難敵眾手’。今隻見一狼,若遇多狼或虎豹等比狼更加凶殘野獸,怎麼應對得了。不如每家各出一人,結隊成伍,白天進山狩獵,捕捉飛禽走獸,分給各家食用;晚上看莊護院,防禦野獸侵襲。”眾人聽了,均覺有理,商議決定,每家各出一名十六歲以上男子,由鄧茂、殷達率領,白天進山狩獵,夜晚分兩撥輪流值夜,其餘人等如往常一樣,各自在家耕種田地。

果不出鄧盛所料。一天夜裡,正值殷達值夜,忽有一隻猛獸闖入莊中,噅噅叫聲駭人聽聞,攪得雞鳴牛叫。等到殷達率領眾人點起火把,隻見那隻渾身烏黑、狀如公牛的野獸看到火光、聽到呼喊,掉頭返身,沿原路逃竄,追之不及。次日,鄧茂、鄧盛依殷達對野獸形狀所述,猜測不是野豬就是熊羆之類。依鄧茂之意,立刻率人沿著野獸蹄印追逐猶如打豺狼一樣將其擊斃。鄧盛則認為,此獸軀體龐大。奔馳迅猛,彆說追趕不上,就是按照蹄印找到棲身之所,其性凶猛,難以製服。那日打狼乃是出其不意,此乃受驚野獸,豈能無備,若貿然前往,恐有傷亡,何以向莊民交代?不如設計捕捉,避免傷害莊民。鄧茂便不去追趕。

鄧盛在野獸來往處檢視一番,想出一法。殷達按鄧盛所說,帶人在村外野獸來往蹄印處挖一兩丈來長,一丈多寬,一丈深淺猶如埋葬死人的墳坑,下麵布上犁鏵鐵釘,上麵用木棍樹枝再撒上浮土覆蓋,另用鐵釘把幾根樹身釘做成略大於坑口的坑蓋,放置坑傍。一切準備停當,分派人員日夜堅守,一來防止莊民誤入,二來監視野獸動靜。

過了一段時間,一天夜裡那野獸果然又來。等它沿原路來到村外,卻一頭栽入坑中。隱藏在樹上堅守莊民急忙下來,將旁邊的坑蓋把坑口蓋住,點起火把呼喊起來。等到鄧茂、鄧盛聞訊趕到,隻聽野獸在坑中被犁鏵鐵釘紮刺得吼吼直叫,幾次欲躍出坑,卻被坑蓋阻擋回去。鄧盛叫人把早已準備好的被褥矇住坑蓋,然後用土封嚴。等到天明將坑蓋掀開,野獸早已窒死於坑中。鄧茂、殷達跳入坑中,用繩索捆住野獸四蹄,然後返回地麵,招呼眾人將野獸從洞中拉出,看那被紮得遍體鱗傷的碩大軀體,有人辨認出是一隻黑熊。眾人將黑熊抬回莊中,自是剝皮煮肉,飲酒慶祝一番。

從此以後,莊民對鄧茂、鄧盛兄弟更加信服,跟隨者達三十多人。鄧茂、殷達帶領眾人依照鄧盛挖坑之法,在村旁、林中、山間或挖土刨坑,或壘石築洞,修築諸多深淺不一,形狀有方有圓的坑洞,謂之陷阱,均設有標記。鄧茂還一邊教眾人練習以石擊物之技,一邊自製弓弩,演練擊射技巧。所隨三十多人逐漸變成了專職獵手,鄧茂自任隊長,謂鄧盛為參士,殷達為副隊,率領眾人狩獵於山林之間,暫且不提。

再說張角創立“太平道”,以冀州钜鹿郡為基礎,按照推而廣之之策,約用五六年光景,逐步在東西南北四方徐州、幷州、豫州、幽州等所轄郡縣設立道觀,多達二十餘方。這年瘟疫流行,肆虐蔓延,百姓受疫氣侵襲,死者十之六七,就連入教道徒也多有感染者。張角雖然從小行醫,但隻是看些傷風受寒普通病症,對來之洶洶的瘟疫傳染,卻不知所措。他心知肚明,自從創建“太平道”,把采集草藥配製藥劑,煎熬湯藥,又借書符唸咒,散發符水之法,隻不過是裝飾打扮,顯得神秘莫測,適合民眾心態,能夠鼓氣壯神,起到一些減少心態壓力預防醫治一般疾病之效,要想根治瘟疫等疑難雜症,還需尋求奇方妙藥。

他回到本部,把張寶、張梁、馬元義召來商議。馬元義說,前幾天南路一方道場來報,說是瘟疫流行,不少道徒因怕瘟疫感染,紛紛離去,多奔南陽找張仲景求醫去了。張寶也說,他在豫州汝南郡巡看道場,也聽說張仲景善治瘟疫。張角聽了,決定親往南陽拜師求藥,吩咐張寶、張梁繼續巡查,穩定各方;馬元義文至各方道長,稱:“大賢良師”隱居南山煉製祛瘟丹藥,不久便成,以穩道眾。

張角帶領十名道徒,跋山涉水,日夜兼程,前往南陽找張仲景求藥。他順道先到豫州汝南道場,向道長說明來意。汝南、南陽兩郡雖分屬豫州、荊州,但相距不遠,加上張仲景醫德高尚,醫術高明,儘皆知之。汝南道長告訴張角,張仲景已前往長沙上任,現不在南陽。有一個張仲景曾經求教過的老名醫沈槐現在南陽。張角聞聽,急忙趕往南陽拜訪。

張角一見沈槐,雖然年逾八十,但卻紅光滿麵,神彩洋溢,不覺肅然起敬,叩問養生之法。沈槐微笑,指著茶幾上放著一個已經乾枯的碩大麪糰:“這是張仲景診斷病情後,按照所開藥方做成的藥丸,教一頓吃完。吾不曾吃,每日看看,總覺可笑,十多年來,看看笑笑,看到今日,笑到今日,方知此方乃隻看不吃,飽眼福不苦口之良藥。可謂是‘笑一笑,十年少’。”張角覺得驚奇,叩問其詳,沈槐就講述了當年張仲景為他診病配藥的一段往事:

沈槐一生行醫,都七十多歲了也冇有子孫,又不想把醫術傳授外人,整日鬱悶於心,惆悵後繼無人,飯吃不下,覺睡不著,慢慢憂慮成疾。當地郎中來給沈槐看病,都是搖頭而退,終不見好轉,且越發嚴重。張仲景知道後,就奔沈槐家來。張仲景察看了病情,確診是憂慮成疾,馬上開一個藥方,即用五穀雜糧麵各一斤,做成藥丸,外邊塗上硃砂,叫病人一頓食用。沈槐不覺好笑。他命家人把那五穀雜糧麵做成的藥丸,掛在屋簷下。親戚來看他。他指著藥丸笑著說:“這是張仲景給我開的藥方。誰見過五穀雜糧能醫病?笑話,笑話。”朋友來看他,他指著藥丸笑著說:“這是張仲景給我開的藥方。誰一頓能吃五斤麵?滑稽,滑稽。”同行郎中來看他,他指著藥丸笑著說:““這是張仲景給我開的藥方。我看幾十年病,聽都冇聽說過。嘻嘻,嘻嘻。”他一心隻想這件事可笑,憂心多慮的事全拋腦後了,不知不覺地病就好了。這時,張仲景來拜訪他:“恭喜先生病好了!學生鬥膽。”沈槐一聽恍然大悟,又佩服、又慚愧。張仲景接著又說:“先生,我們做郎中的,就是為了給百姓造福,祛病延年。先生無子女,我們這些年青人不都是你的子女嗎?何愁後繼無人?”沈槐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內心十分感動。從此,就把自己的醫術全部傳授給了張仲景和其他年輕的郎中。

張角聽了,感到奇妙之餘,確也悟出了些許道理,於是便說明瞭尋求防治瘟疫藥方的來意。沈槐隨即修書一封交給張角,說是張仲景見書,必應所求。張角告彆沈槐,帶領道徒前往長沙求藥。正是:欲祛瘟疫解民苦,需求濟世良醫方。張角是否能求得良方,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