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二 朝廷亂似一團麻 獻帝猶如喪家犬一

實話三國 二二 朝廷亂似一團麻 獻帝猶如喪家犬一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5 07:04:53 來源:言情API

卻說劉備聞報袁術派兵逼近盱眙、淮陰,意欲奪取徐州,急聚眾商議。

張飛大叫:“兄長費儘心機,方纔得一棲身之地,袁術卻自不量力,想要奪取徐州。益德願帶一支軍馬前往,殺他個片甲不留。”

關羽也說:“兄長接任徐州以來,經過一年多的整頓,已經掌控了陶謙舊部和各地官員,實力大增,加上我桃園兄弟久經戰場,尚無敵手,就連呂布也畏懼三分。袁術何人?竟敢藐視我等,侵疆犯界,當出兵反擊,保護徐州百姓平安。”

劉備擔心曹操乘機來攻。

糜竺分析認為,曹操初得兗州,誌向遠大,定然會收買人心,不會不從上次攻打徐州,殘害徐州百姓,招惹民怨中接受教訓;再者,曹操又與袁紹相約攻打袁術、公孫瓚,使君今若迎擊袁術,正好可向曹操表示交好態度,曹操暫時不會攻取徐州。

劉備還在猶豫。

陳登也認為,既然接任陶謙管理徐州,就應該收回屬於徐州管轄的東南部地區,確保百姓的安定生活,在百姓中樹立威望。

劉備這才決定,向東抵禦袁術的進攻。

次日,劉備留張飛守城,特彆囑咐鄧罡照顧好兩位夫人的餐食,與關羽引軍前往盱眙抵禦袁術。

將至盱眙,正遇袁術先鋒大將紀靈。

紀靈乃袁術手下有名大將,勇猛異常,揮舞一口五十斤重的三尖刀,縱馬直取劉備。

關羽躍馬舉刀相迎,三十餘合不分勝敗。

紀靈叫停,關羽勒馬等候。

紀靈派遣副將荀正出馬,關羽不屑於顧:“紀靈匹夫怯陣,反叫他人送死。”

荀正大叫:“殺雞焉用牛刀。你這無名下降,休得狂言。”

關羽大怒,直取荀正。

荀正舉刀相迎,隻一合便被關羽刀劈馬下,劉備驅兵衝殺過去,袁軍大敗,退守淮陰河口,不敢佈陣交戰。

此後兩軍相持於盱眙、淮陰,暫且不提。

話說漢獻帝自被董卓挾持長安,猶如階下囚一般,國無國樣,帝無帝形。

董卓被司徒王允先用美人計,又用離間計誅殺。

李傕、郭汜作亂,殺了王允,趕走了呂布,自為大司馬、大將軍,橫行無忌,肆無忌憚,比起董卓實乃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時間,朝廷官員上下緘口,獻帝不但不敢言,而且不敢怒,朝廷惶惶不可終日,獻帝累累如喪家之犬,皇帝端坐龍庭,群臣朝拜殿下,金口玉言,至高無上的權威蕩然無存。

此時朝政的好壞,好似與這個可恨、可氣、可歎、可哀、可笑、可憐的漢朝至尊冇有絲毫關係了。

讀史至此,不禁哀歎:堂堂至尊尚且如此困苦,平民百姓苦難何以堪言。

且說李傕、郭汜,既狼狽為奸作亂,又勾心鬥角爭權。

李傕經常在自己家設酒宴請郭汜,有時留郭汜在自己家住宿。

郭汜妻子是個醋罈子,害怕李傕送婢妾給郭汜而奪己愛,就想挑撥他們的關係。

興平二年(一九五年)三月初三,李傕送酒菜給郭汜,郭汜妻子把菜中的豆豉說成是毒藥。

郭汜食用前郭妻把豆豉挑出來給郭汜看,並說李傕很多壞話,使郭汜疑心大起。

過了幾天,李傕又宴請郭汜,把郭汜灌得大醉。

郭汜懷疑李傕想毒害自己,趕緊喝糞汁催吐解酒。

郭汜酒醒後,惱羞成怒,遂整本部甲兵進攻李傕。

李傕聞報,勃然大怒,遂點本部甲兵迎戰郭汜。

兩處數萬兵馬,混戰於長安城下,隻見那刀光劍影,隻殺得昏天黑地,慘死者數以萬計。

城下兩軍交戰,城內軍士趁機搶掠居民,混亂不堪。

安西將軍楊定害怕李傕謀害自己,就與郭汜合謀劫持漢獻帝。

但計劃被人泄漏給李傕,李傕搶先下手,派侄子李暹劫持漢獻帝、皇後、嬪妃到自己營中。

郭汜見李傕劫持了皇帝,引兵殺入宮中,搶擄宮嬪采女,焚燒宮殿,引軍到李傕營門討要獻帝。

李傕出城迎戰,殺退郭汜,派賈詡、左靈監押皇帝、皇後車駕,其餘宮人內侍步行隨後,遷移到郿塢,叫李暹監視,斷絕與外往來。

獻帝在內,飲食得不到及時供給,看內侍人等皆有饑色,叫人向李傕討要米五斛、牛骨五具,用來分給左右餐食。

李傕不悅:“一早一晚送飯兩次,還嫌不夠,真不知足。”就把發黴的糧食腐臭的肉送進去。

獻帝看著不能餐食的腐糧臭肉,氣憤地嘟囔說:“冇想到,朕被逆賊如此欺負?”

侍中楊琦急忙捂住獻帝的嘴:“李傕殘毒,什麼事都乾得出來。事已至此,不得不忍,免得禍從口出。”

獻帝低頭無語,隻得忍氣吞聲,淚盈袍袖。

太尉楊彪見李傕劫持天子,郭汜燒宮擄掠,便與大司農朱儁,會合司空張喜、衛尉士孫瑞等六十餘人前往郭汜營中勸和,不料郭汜將楊彪及眾公卿扣留作為人質。

楊彪說道:“群臣共鬥,其中一人劫持天子,一人以公卿為人質,意欲何為?”

郭汜惱怒,拔劍欲殺楊彪、朱儁。

中郎將楊密力勸,郭汜才放了二人,其餘監押營中。

二人出營,楊彪對朱儁說:“你我作為社稷大臣,不能匡室救主,怎麼能獨自求生呢!”說罷相抱而哭。

楊彪昏厥於地,被家人救回;朱儁回家,憂傷病死。

此後五十多天,李傕、郭汜連日廝殺,死者不知其數。

獻帝被禁,整日憂愁鬱悶。

侍中楊琦密奏:“賈詡足智多謀,雖為李傕心腹,素對李傕行為不滿,始終未曾忘君,可與其謀。”

這日賈詡來視,獻帝屏退左右,哭著對賈詡說:“望卿顧念漢室,設法救朕。”

賈詡伏地跪拜:“匡室救主,本臣所願。陛下切勿多言,臣當至死效力。”

獻帝收淚致謝,便要加封官職。

賈詡說:“萬萬不可。免得李傕生疑。”

獻帝向賈詡口諭密詔。

賈詡知道皇甫酈能言善辯,又是西涼同鄉,便傳密詔,叫他前往兩處講和。

皇甫酈見到郭汜,憑三寸不爛之舌,說動了郭汜,稱是,隻有李傕送出天子,即便放出公卿,同意和解。

皇甫酈又見李傕,不管如何借古喻今,舉一反三,費儘口舌,李傕隻是不肯和解。

皇甫酈大叫:“劫持至尊,拒絕和解,難道想弑君自立嗎?”

李傕大怒,拔劍欲斬皇甫酈。

騎都尉楊奉急忙勸阻:“現在郭汜未除,卻殺天使。郭汜出兵有名,諸侯都會助其討伐,就會大禍臨頭。”

賈詡也力勸,李傕怒才稍息。

賈詡趁機把皇甫酈推出,附耳密雲。

皇甫酈按照密諭,回到西涼,揚言“李傕謀反,跟著的人皆為同黨,後患無窮”。

皇甫酈又把賈詡密諭傳給羌人:“天子知道汝等忠義,久戰勞苦,密詔汝等還軍,以後必有重賞”。

李傕軍士多半是西涼人士,更得羌兵幫助。

聽了傳言,西涼人心惶惶,李傕軍心渙散;羌人正埋怨李傕不給爵賞,紛紛撤兵自回,李傕軍勢漸衰。

李傕信奉左道妖邪之術,經常叫女巫在軍中擊鼓降神。

賈詡屢勸不聽,趁機密奏獻帝:“李傕貪婪無謀,現在兵散心怯,想借妖邪庇護,若以高官厚祿做誘餌,引起高傲跋扈,尋機可圖。”

這時的漢室,官值幾何?獻帝就降詔封李傕為大司馬,列三公之上。

李傕大喜:“這都是女巫降神祈禱之力”,遂重賞女巫,卻不獎軍將。

賈詡對楊奉說:“吾等文職謀士,不晉封加獎也就罷了。像騎都尉汝等戰將,身經百戰,出生入死,功勞反不如女巫,實為不平。”

楊奉早懷不滿,與部將宋果商議殺賊救帝,約定當夜宋果在營中放火為號,楊奉在外接應。

不料宋果手下一西涼軍士密報李傕,李傕大怒,先把宋果斬殺,然後放火引誘楊奉。

楊奉正待殺入營中,李傕引軍從營中殺出,兩軍混戰到四更,楊奉敗退,引軍向西安逃跑,至終南山,遇到司隸河東郡郡吏徐晃。

徐晃,字公明,河東郡楊縣(今山西洪洞縣)人,說服楊奉駐軍山內,然後找機會救天子還洛陽。

卻說張濟與李傕、郭汜、樊稠起兵攻占長安,被封為鎮東將軍、平陽縣侯,見李傕因懷疑樊稠放走韓遂意欲反叛而將其斬殺於宴席間,自知兵弱,引軍離開長安,屯兵弘農(今河南靈寶)。

張濟聞知李傕、郭汜一劫天子,一挾眾卿,連日交戰,勢力稍弱,便從弘農經陝縣到長安勸和。

李傕覺得羌兵撤回,軍心渙散,又經楊奉、宋果反叛,軍力不濟,便賣個人情,派人到張濟軍中許和。

郭汜也隻得許諾,準備議和。

張濟知會二人,把各自兒子相互交換,作為人質。

但李傕的妻子十分疼愛兒子李式,不願交換。

張濟聲稱“如有不從者,引兵攻擊”。

李傕這才答應各自交換女兒作人質,雙方和解。

張濟見二人同意和解,就上表,請天子駕幸弘農。

獻帝麵有喜色:“朕想念東都很久了,有機會東歸,實乃萬幸。”於是拜張濟為驃騎將軍,如同三公一樣開府辟召掾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