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一 華佗妙手醫病患 陳淩墮胎扮男裝二

實話三國 二一 華佗妙手醫病患 陳淩墮胎扮男裝二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4 07:03:33 來源:言情API

這日,華佗外出診治病人回來,見路旁車載一人,捧腹翻滾,痛苦呻吟,急忙來到車旁探視。

家人說吃飯咽不下去,腹疼難忍,這才驅車前往醫舍就醫。

華佗叫病人伸舌,看了後說:“前麵路邊有一個賣炊餅的,給他要蒜汁酢醬三升,一飲喝下,病就好了。”

家人驅車前往,按照華佗所說,飲下蒜汁酢醬,口中吐出一條小蛇。

家人把小蛇懸掛在車邊,繼續前往華佗醫舍。

這時華佗還冇有回來,正在醫舍前玩耍的小孩看到車上的小蛇,相互說:“車上的這個病人,好像已經遇到了華先生。”

待了一會兒,華佗回來,叫人把病人扶到醫舍坐下。

病人看到醫舍北邊牆壁上懸掛著十多條像他吐出那樣的小蛇,甚感驚詫。

華佗順手給病人抓了幾付草藥,叫他回去煎熬。

華佗剛把病人送到門外,忽見三人同乘一馬奔馳而至。

華佗見有病人來,急忙呼喚人等把病人攙扶到醫舍病床躺下,然後詢問病由。

來人正是陳淩等。

陳淩見何儀、黃劭傷勢日漸沉重,慕華佗之名,連天加夜從陳郡直奔沛國,見了華佗,陳述病情。

華佗看著一個昏迷不醒,一個痛苦呻吟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病人受傷將近十日,為何遲不就醫?”

陳淩說:“在陳郡就醫,醫者說‘病入臟腑,非華佗莫醫’,方纔連天加夜來此。”

華佗望聞問切後說:“槍刺胸部病人,雖未傷及肺腑,但卻被汙水侵襲,引起發燒頭暈;刀砍腿部病人,雖未累及骨骼,但傷口潰爛,侵入臟腑,同樣引起發燒頭痛。二人均需先去燒止疼,祛除臟腑毒液,然後再動手術,治療外傷。”遂抓兩付不同草藥,吩咐人分彆煎熬,給二人飲服。

陳淩不解:“二人都是發燒頭痛,為何用不同湯藥?”

華佗說:“二人病症雖同,但病情、病位不同,外實忌表,內實忌下。槍傷者為表熱症,用發汗藥可解;刀傷者為裡熱症,非瀉下藥不可。明日退燒後,方可手術治療外傷。”

次日,果然燒退。

華佗叫人把酒溫熱,與麻沸散相配,讓陳淩把藥灌入病人口中,等失去知覺,便用刀一點一點把潰爛腐肉割去,洗滌腐穢,撒上藥麵,再用桑皮線縫合,塗上藥膏,用酒浸泡過的白布包紮。

華佗手術完畢,對陳淩說:“二人受傷時間已長,七日後方可下床走動,或許稍疼,一月後才能康複。”

陳淩在華佗手術時,一直仔細觀察,目睹一舉一動,熟記於心,驚奇之餘問華佗:“先生為何自始至終不問我等是誰?為什麼受傷?被誰所傷?”

華佗笑著說:“我隻管治病,不管是誰!現在天下亂成一團,你打我,我打你,弄不清誰是誰非,受害的總是百姓。恐怕受傷的戰士也不知道為什麼打仗?我醫治傷病,一不問是誰的軍士,二不問被誰所傷,免增怨恨。”

陳淩拜謝說:“先生治好我兩個弟弟,當以醫資相謝。”

華佗說:“我看病不管是誰,而收取費用卻要看誰。苦難百姓免收,郡縣府吏、豪紳富戶當取,為生活計。”

陳淩問:“我當付資多少?”

華佗說:“一個懷胎婦人,不遠幾百裡前來,實在不易,費用全免。”

陳淩大吃一驚:“先生怎知我是婦人,且已懷胎?”

華佗說:“從胸部可以看出是一婦女;聽言觀行,看麵部眉間,知已懷胎。隻是未知懷胎多久,是男孩還是女孩?”

陳淩驚異,華佗把脈診視後說:“懷一男胎,已經仨月,可惜已死腹中。難道平時冇有感覺嗎?”

陳淩說:“隻是近日方覺脊背疼痛,咽癢嘔吐,以為顛簸勞頓所致。”

華佗說:“胎死腹中,阻塞血液流通,燥及脊部,故脊背多痛。”遂抓藥叫人煎熬,又鍼灸穴位,湯針並濟。

陳淩咬牙忍痛將死胎生出,懇求華佗剜除**,除卻婦女特征。

華佗不忍,陳淩跪地苦求:“丈夫戰死沙場,兒子胎死腹中,不願再為女流。”華佗見她意定誌堅,便為她做了去乳手術。

五日後,何儀、黃劭雖略感傷口疼痛,卻能下床走動。

華佗經常外出看病,就對徒弟吳普說:“他們傷口正在癒合期間,不能劇烈活動,但又不能一直躺睡。稍微活動可消除俗氣,血脈流通,病不得生,所謂‘戶樞不朽’也!我不在家,徒兒可把‘五禽戲’教他們演練,以利於早日康複。”

吳普謹遵師命,便把華佗自創“五禽戲”的動作教他們演練。

“五禽戲”是華佗根據前人“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的預防理論編排的一套模仿虎、鹿、熊、猿、鳥五種禽獸姿態的健身操。

虎的撲動前肢、鹿的伸轉頭頸、熊的伏倒站起、猿的腳尖縱跳、鳥的展翅飛翔,各種動作優美,可以用來防治疾病,同時可使腿腳輕便利索,用來練習“氣功”。

身體不舒服時,就起來做其中一戲,流汗浸濕衣服後,搽上爽身粉,身體便覺得輕鬆便捷,增加食慾。

陳淩三人一邊療傷,一邊跟著吳普練習“五禽戲”,身體漸漸康複。

這日,華佗回來,陳淩引領二人再次拜謝治癒之恩,與之告彆。

華佗見三人傷勢已無大礙,也不挽留。

不料,陳淩臨行時卻向華佗索要“麻沸散”一包。

華佗問:“你要‘麻沸散’何用?”

陳淩說:“不瞞先生,為我兄弟手術的每個動作,我已熟記在心。如今戰亂頻繁,每戰傷亡眾多。死的也就算了,傷的卻痛苦不堪。交戰雙方部首隻顧勝敗,誰管受傷戰士苦難。我想像先生一樣,醫治受傷戰士,減少他們的傷痛。”

華佗被她的堅強和用心所感:“我雖然痛恨這些無端的戰爭,但卻無力阻擋;雖想醫治眾多傷員,卻力不能及。死者難救,傷者可醫。想那些軍中曹醫多為將領療傷,哪管得普通受傷戰士。你一女子,尚有這樣的心誌,難能可貴。但一包散藥能治幾人,索興把配方也傳給你吧。”

說罷將一包“麻沸散”遞給陳淩,再用筆把組成配方的六味藥材寫在紙上:曼陀羅花一斤,生草烏、香白芷、當歸、川芎各四錢,天南星一錢。陳淩接過藥方看了看說:“隻不知這曼陀羅花是什麼樣的藥材,很少聽說?”

一提曼陀羅花,華佗驟然憂傷。

陳淩問起何故,華佗說:“曼陀羅花也叫鬨羊花、萬桃花、醉心花、狗核桃。我兒子就是因為誤食了此藥而亡,用時一定當心。”

陳淩看華佗傷心,不便多問,告彆而歸。

華佗教徒弟吳普代勞,送彆三人。

陳淩三人出了醫舍,陳淩問吳普:“剛纔華先生說及兒子誤食曼陀羅花而亡,看其尤為傷心,不敢再當麵詢問詳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吳普這纔對三人講述了華佗研製“麻沸散”的一段往事。

華佗在一次行醫途中偶然聽說,有人曾誤吃山上一種叫“曼陀羅”的草果子,昏睡了一天才醒來。

華佗心想:“如果真有這種果子,讓病人服用失去知覺後,再開刀不就冇有痛苦了嗎?”他詳細地詢問了草果子生長的地方和樣子。

第二天,華佗帶著八歲的兒子華沸一起上山了。

很快,華佗和兒子就找到了長著紅色果實的“曼陀”。

華佗決定親自試試,於是對兒子說:“沸兒,我得嚐嚐這藥的藥性,要是我失去知覺了,醒不過來,你就下山報信,請幾個人來把我抬下山去。”

華沸說:“爹,還是讓我試試吧,我年紀小,要是吃了醒不過來,你把我抱下山就行了。你是先生,要是這藥有毒,還能給我醫治呢。”

華佗聽兒子說得有理,就把草果子遞給了華沸。

華沸吃下去一個,華佗問:“嘴上可麻?”華沸搖搖頭。

吃下去兩個,華佗又問:“可麻?”華沸又搖搖頭。

一連吃了十幾個,華佗問了十幾遍,兒子搖了十幾回頭。

華佗正在疑惑,突然兒子頭一歪就睡著了。

草果子還真能使人失去知覺,華佗高興地抱著兒子下了山。

直到半夜,華佗看兒子還冇醒來的跡象,連忙救治,可是沸兒中毒太深,再也冇有醒過來。

失去兒子,華佗萬分悲傷。

後來,華佗不等曼陀羅結果,采摘其花,加了其它幾味中草藥,終於研製出了麻醉藥,為了紀念他的兒子華沸,他將藥命名為“麻沸散”。

“現在師傅的心情好多了。”吳普說,“師傅用這麻醉藥治好了很多病人,使病人免除了手術時的痛苦,心裡寬慰了很多。認為用兒子的性命換取千萬人的性命,也算值得。”

陳淩三人聽了這段經曆,對華佗更加敬佩,再三請吳普轉達對華佗的敬意。

陳淩告彆吳普,引何儀、黃劭離開沛國,隱匿山中。

何儀、黃劭跪拜陳淩說:“若非大嫂,我兩個早已成為孤魂野鬼,當稱嫂母。”

陳淩說:“我女態已廢,當以兄視之。我們三人都已經無家可歸,同生共死,就叫我長兄吧。”

二人跪地再拜,同聲:“長兄。從今往後,一切聽從兄長號令,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三人在山中,一邊演練“五禽戲”,身體很快康複;一邊招兵買馬,屯積糧草,幾年間便嘯聚二萬餘人。陳淩叫何儀、黃劭為首領,繼任波才挑起黃巾大旗,侵郡掠縣,殺富濟貧。

這日探知袁術進軍徐州,便於半路攔截。

按照陳淩與袁術參軍商定數目接收軍資後,率軍向盱眙(今江蘇淮安盱眙縣)進發。

到了傍晚,按照陳淩命令,何儀、黃劭引軍轉道直奔陳郡而去。

袁術招撫了何儀、黃劭,一邊準備進軍淮陰(今江蘇淮安轄區),一邊派人打探進軍盱眙的訊息。

探子報稱,不知義軍去向。袁術大怒,懷疑參軍勾結賊軍,叫軍士將參軍推出斬首,命令軍隊安營下寨,重新部署兵力。正是:招撫不就偏上當,偷雞不成反失米。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