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二一華佗妙手醫病患 陳淩墮胎扮男裝 一

實話三國 二一華佗妙手醫病患 陳淩墮胎扮男裝 一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3 06:56:13 來源:言情API

卻說袁術被曹操追殺六百裡逃回揚州,聞知劉備得了徐州,曹操占據了兗州,便起兵向徐州進發,想先擊敗劉備,然後集各路軍馬攻打兗州。

先鋒部隊正行間,突然從山間殺出一彪軍馬,攔住去路,聲稱是黃巾主力,揚言留下糧草即可前行。

先鋒差人急報袁術:“前有一軍,攔路紮營,不得通過,請令定奪。”

袁術聞報,急忙停住軍馬,聚眾商議。

一部將說:“黃巾主力幾乎被剿滅殆儘,剩下的不過流寇而已,待我前往,助先鋒將其殺退。”

參軍說:“此次起兵為了徐州。徐州未至,先行交兵,不利也。曹操為何能順利占據兗州,是招撫黃巾之效也。黃巾矛頭乃是漢室,並非針對我軍,隻是想要些糧草而已。若投其所好,答應給其糧草馬匹,招撫麾下,助力攻打劉備,方為上策。”

袁術覺得有理,從其計,命參軍前往招撫。

參軍來到前部,傳達了袁術命令,即至義軍寨門,稱是袁術使者,前來拜見義軍首領。

守門兵士入帳傳稟。

參軍被引進軍帳,見帳上端坐兩位首領,急忙施禮:“素聞大王威名,特來拜見。劉氏天下氣數將儘,我主袁公路前往征討漢室宗親劉備,不知為何攔我去路?”

右座首領喝道:“口稱‘素聞威名’,知道我兄弟姓甚名誰嗎?”

參軍說:“雖然不知,但黃巾威名天下,目標是推翻**漢室,求取天下太平,就連三歲小孩也都知曉,我怎能不知?”

左座首領說:“既然知道,就應該反戈一擊,歸順黃巾,同擊漢室。”

參軍說:“黃巾雖然聲勢浩大,三十六方,數十萬主力,還不是被漢軍征剿。隻有聯合起來,才能抗拒漢室。”

右座首領說:“黃巾推翻漢室是為百姓求太平,你等則是為爭奪皇位,目標一致但道不同,豈能聯合?”

參軍正要答辯,帳後轉出一人:“素聞揚州富饒,使者既然提出聯合,可借給糧五萬斛,馬千匹,金銀萬兩,綵緞千匹,共擊劉備。”

參軍說:“軍中運載輜重無多,明日先給糧三萬斛,馬五百匹,綵緞三百匹,你軍攻打盱眙,吾軍攻打淮陰,其餘物資待攻破徐州補齊。”

那人說:“一言為定。”

參軍臨行詢問首領姓名,那人說:“原黃巾軍首領波才結義兄弟何儀、黃劭。”

參軍記住二人名字,告彆而回。

卻說何儀、黃劭原是潁川一帶黃巾軍首領波才部下。

當年二人尚在少年,自小失去父母,被波才收留。

波才率領農民起義,帶在軍中,多虧波才新婚妻子陳淩照顧。

陳淩帶領一些隨軍家屬及十五六歲的“娃娃兵”擔負做飯、照料傷員軍務。

波纔在長社(今河南長葛東北)戰役中戰死陽翟。

殘忍漢軍連軍屬、娃娃也不放過,意欲斬草除根。

混戰中何儀胸部中槍,滾入水溝;黃劭腿被刀砍,爬到一墳頭旁躲避;陳淩馬快得以逃脫。

一場大雨驟降,漢軍撤退。

陳淩騎馬返回尋找波才屍體,在墳邊發現黃劭還活著,把他救起;又把還剩一口氣的何儀從水溝裡拉出,撕下衣襟包紮好二人傷口。

陳淩冇有找到波才屍體,又不敢回陽翟,便脫下死亡軍士衣服,把何儀係在馬背上,攬黃劭於懷中,策馬東行。

等到陳郡(今河南淮陽),陳淩看二人傷勢愈重,找人治療,終不見好。

這天,陳淩又請了一個郎中看治。

這個郎中說,不光是傷口潰爛,病已入內臟,非華佗不能醫治。

華佗曾在這一帶行醫,被譽為“神醫”,有手到病除之功。

陳淩問明華佗住處,馱帶二人,連天加夜馳馬向東直奔沛國譙縣。

卻說華佗,字元化,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所轄華莊人,年少時家中貧困,饑一頓,飽一頓。

父親為了養家餬口,常常出外做工,積勞成疾,於華佗七歲那年去世。

父親去世,母親多病,家中生活更是冰上加霜。

長到十三歲時,華佗不忍心看著多病的母親受苦作難,便到城裡一家姓蔡的藥材店鋪當學徒,蔡店主叫他跟著年長的師兄學抓藥。

幾個師兄看他年小,不讓他用稱抓藥。

華佗留心觀察,白天,比照師兄們用稱抓藥的分量,一樣一樣地放好;晚上,趁師兄休息時,一遍一遍用稱重複地練習。

功夫不負有心人,勤奮加上用心,經過三年的辛苦練習,華佗練成了一抓即準的本領。

不久,母親的病情越來越重,華佗央求蔡店主為母親治病。

蔡店主雖然熱心,但畢竟隻是藥材店主,對於醫術並不精通,華佗母親不久便也病死。

失去雙親的華佗非常痛心,從此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做個醫生,為百姓治病。

於是,不求仕途,一心想拜師學醫。

華佗聽說附近山上道觀長老醫術高明,便風餐露宿,爬山涉水,尋到了此山,但由於過度勞累,卻暈倒山下。

采藥道童將他救到道觀,道長治好了他的病並收他為徒。

開始,道長隻是讓華佗乾些粗活,華佗卻冇有一句怨言,乾什麼事都全心全意。

後來,華佗發現,道長把醫術精華都記錄在《醫案》書上,他總尋找時機多看上幾眼。

有一次,一個道童端水過來,華佗見了,急忙搶過端給道長的洗腳水,進入道長臥室,一邊給道長洗腳,一邊悄悄地偷看《醫案》。

道長猜透了他的心思:“華佗啊,你想看這本書,就拿去吧!”

華佗如獲至寶,顧不得給道長洗腳,拿起書走出道長臥室。

經過一段時間學習,華佗醫術大有長進,但他還是虛心求教,道長時不時也帶他下山給人看病。

一天,華佗正看《醫案》,一個道童跑來:“華佗,道長生病了。”

華佗急急忙忙跑過去,為道長把脈。

過了一會兒,華佗緊繃的臉慢慢放鬆下來。

原來,道長冇病,而是在試探徒弟醫術呢!

當華佗回到住處,一看糟了,《醫案》被蠟燭燒了半邊。

他急忙衝過去搶救,看著被燒燬的《醫案》,焦躁不安,隻得憑著記憶重新寫了《醫案》。

第二天,道長說:“華佗,那本書帶來了嗎?”

華佗把自己重抄的這本給了道長:“這本不是原來的那本,是我憑記憶重新寫的,原來那本已被燭火燒燬。”

道長接過仔細一看,微微一笑,說:“華佗,你真是過目不忘啊!”從此,精心教誨華佗醫術。

華佗下山後,依然不願做官,不求名利,不慕富貴,郡守舉孝廉,國相召篆吏,皆不就,寧願拿著金箍鈴,到處奔波,為百姓解脫疾苦,遂得以集中精力於醫藥研究。

他一邊鑽研醫術,一邊行醫,行醫足跡遍及各地,聲譽頗著。

華佗經過長期醫療實踐,熟練地掌握了養生、方藥、鍼灸和手術等治療手段,精通內、外、婦、兒各科,臨症施治,診斷精確,方法簡捷,療效神速,被譽為“神醫”。

他善於養生,曉養性之術,時人以為年且百歲而貌有壯容;用藥精當,精通方藥,用湯藥治病,草藥不過數種,用心調整劑量,不需複稱,煮熟便飲,語其節度,病即痊癒;如果灸治,不過一兩處,每處不過七八壯,病也自去;若需用針,也不過一兩處,下針時對病人說:“針應當到某處,若感覺到時,告訴我”,病人說“已到”,即便拔針,病痛即除。

有一段時間,黃疸病流傳較廣,華佗花了三年時間對茵陳蒿的藥效作了反覆試驗,用春三月茵陳蒿嫩葉施治,救治了許多病人。

民間因此流傳一首歌謠:“三月茵陳四月蒿,傳於後世切記牢;三月茵陳能治病,五月六月當柴燒”。

華佗還用溫湯熱敷治療蠍子螫痛,用青苔煉膏治療馬蜂螫後腫痛,用蒜泥大酢治療蟲病,用紫蘇治食魚蟹中毒,用白前治咳喘,用黃精補虛勞,如此等等,既簡便易行,又收效神速。

華佗不但精通方藥,在針術和灸法上造詣很深,還首創用全身麻醉法施行外科手術,被後世尊為“外科鼻祖”。

華佗到處走訪名醫,收集一些有麻醉作用的藥物,經過多次不同配方炮製,終於試製成功了麻醉藥,就是著名的“麻沸散”。

他又把麻醉藥和熱酒配製,使病人服下,失去知覺,再剖開腹腔,割除潰瘍,洗滌腐穢,用桑皮線縫合,塗上神膏,四五日除痛,一月間即可康複。

華佗善於吸取古代名醫及當世同行經驗,在其基礎上發展創新。

他讀到張仲景《傷寒論》第十卷時,高興地說:“此真活人書也”,並創造了體外擠壓心臟法和口對口人工呼吸法,治療了不少疑難雜症。

他對張仲景心理療法頗感興趣。

一郡守得了重病,華佗去看他。

郡守讓華佗為他診治。

華佗對郡守的兒子說:“你父親的病和一般病人不同,有淤血在腹中,隻有激怒他,把淤血吐出來,病方可愈。不然就冇命了。”

郡守的兒子說:“做兒子的,怎麼能夠激惱父親?”

華佗說:“隻要能把你父親平時做過不能對外說的錯事,告訴我就行了。”

郡守的其兒子一聽能治父病,顧不了許多,就把父親長期以來所做不合常理的事告訴了華佗。

華佗羅列郡守罪過,寫了一封痛斥的信留下。

郡守看後大怒,派捕吏捉拿華佗,卻不知去向。

郡守盛怒之下,吐出黑血一升有餘,病竟然好了。

華佗一生治癒千奇百怪疑難雜症無數,史書多有記載,不再贅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