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廿 曹操三攻奪濮陽 呂布屢敗投徐州(二)

實話三國 廿 曹操三攻奪濮陽 呂布屢敗投徐州(二)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2 06:35:54 來源:言情API

且說族長帶車來到城下,守城軍士禁止入城。

族長說:“是應田公之約,前來送糧。”

軍士速報呂布。呂布問:“多少糧食?”

答說:“五車。”

又問:“幾人押送。”

答說:“一共十二人。”

呂布正為城中缺糧發愁,便叫開門放入。

陳宮說:“如今災荒,哪裡來這麼多糧食,快請田公到城門辨認,以防有詐。”

呂布一邊派人去請田公,一邊親自到城門檢視。

呂布叫軍士出城,逐車查驗,回說“都是糧食”。

田公來到,見了族長,親昵無比,互相問候畢,田公說:“糧室空虧,族長再不送糧,彆說供給呂溫侯,就連我家也將斷炊。”

族長說:“實在冇有辦法,當地百姓誰家有糧?販運糧食客商,不是半途被搶,就是高價拋售,根本來不到這裡。我整天因為不能給田公送糧感到憂愁。”

田公問:“怎麼弄到這五車糧食?”

曹操隨行部將說:“族長每天都派我們四處打聽糧食訊息。前幾天,聞知一隊軍士押解糧草去清豐,路經我莊時,族長出高價買通軍需官,留六車糧食,一車分給莊民,準備把這五車送給田公。不料碰到軍隊圍攻濮陽,便把糧食藏在莊內。今見圍兵後撤,族長恐田公缺糧,日久生變,急忙帶我們把糧食送來,望田公切勿扣壓糧錢。”

田公說:“我與族長交往至深,有錢同賺,有險同擔,怎能虧待?”

呂布聽了他們對話,叫趕緊把糧食運到田公家中,然後派軍需按照數目付錢後送到軍庫。

田公到家設酒菜招待族長等人。

席間,曹操部將掏出程昱寫給田公書信,大意是:曹公恩德天下,以德招撫青州黃巾百萬之眾,今又占據兗州大部,兵臨濮陽城下,指日可破。上次誆騙曹公入城,乃呂布脅迫。若能見機行事,作為內應,協助曹公攻破濮陽,前罪不予追究。否則,破城之日,玉石俱焚,田家不保。

田公看了書信,很是著急:“呂布凶殘逼迫,為保田家誆騙曹公,實出無奈。”

部將說:“曹公也知田公不得已而為之,特贈糧五車。望田公認清形勢,識大體,顧大局,方能將功贖罪,保田家無虞。”

田公還有些擔心:“曹公真能饒恕我嗎?”

族長說:“田公放心。曹公對百萬黃巾尚且寬恕,何況一田。曹公當麵對我承諾,若田公舉義,派兵保護田家,秋毫不犯,並將五車糧贈送,呂布所付糧錢分文不取。”

田公這才答應願作內應,約定明日三更以鑼為號,開東門迎曹公進城。

席散,田公親送族長等人出城。

族長、部將回見曹操,備說田公願為內應。

曹操大喜,賞賜族長。

程昱說:“濮陽城破,防止呂布投奔袁紹,當派兵攻打西、北二門,吸引敵兵前往守衛,將軍自帶中軍夜至東門,三更攻城,逼呂布南逃。”

次日,曹操命夏侯惇、夏侯淵大張旗鼓圍攻西門,李典、樂進搖旗呐喊圍攻北門,一部將引兵少許去南門呐喊叫陣,自帶典韋率中軍悄悄向東門圍攏。

初更時分,呂布聞報西門、北門敵軍攻城甚急,親自帶兵前往,正遇田公率領部曲,儘舉火把,說是幫助守城。

呂布說:“東門冇有動靜,田公可去助守。曹操詭詐,懷疑城外設有伏兵,隻可堅守,不可開門迎擊,以免中計。”

田公說:“一定遵照溫侯命令。”

田公來到東門,將出酒食慰勞守門將士。

待到三更時分,見守城將士正在飲酒進餐,急令部曲鳴鑼開門。

早在城門等候的典韋首當其衝,率領兵士殺入,守城將士還冇有反應過來,已被斬殺。

田公迎見曹操,請求恕罪。

曹操執手感謝,把一麵親筆書寫有“不許侵擾”四字的白旗交給田公,叫懸掛田宅門上,避免軍士侵擾。

曹操大軍從東門入城,分兵殺向西門、北門。

陳宮聞知有變,知道敵兵從東門殺入,定然不備,急忙保護呂布一家老小逆行至東門,趁亂混出城去,前往定陶(今山東菏澤定陶)。

呂布正在西門守城,忽見敵兵從身後殺來,知道城池已破,掉轉馬頭,正遇典韋,戰不幾合,又有於禁、呂虔殺來。

呂布不敢戀戰,虛晃一戟,縱馬奔向南門,叫守門將士開門迎敵,自己一馬當先,衝出城門,靠赤兔馬快,甩掉追兵,直奔定陶。

冀州名將顏良見曹操得了濮陽,追擊呂布,未見襲擊冀州跡象,自引五萬軍馬回冀州向袁紹覆命。

曹操奪回濮陽,寬恕田公舊日罪過,令劉曄守濮陽,自引大軍趕往定陶,距城四十裡下寨。

正值收麥季節,曹操令一千將士守寨,其餘分散與屯田兵民一起收麥,補充軍糧。

且說呂布逃入定陶,見著張邈、張超,隻是高順、張遼、臧霸、侯成巡海打糧未回。

忽有細作來報,說是曹操距四十裡下寨,軍士多四散收麥,寨中隻有千人把守。

呂布以為寨中兵少,便引軍前往,想一舉拔寨。

將近營寨,見左邊一片茂密樹林,呂布多了個心眼,恐有伏兵而回。

這時,陳宮已經來到定陶,諸將也已回來,呂布聚眾商議。

陳宮說:“曹操詭計多端,不可輕敵。”

呂布說:“曹操詭計被我識破,明日先用火攻破其伏兵,敵寨空虛,舉手可得。”

曹操見呂布來而複回,知道是怕林中埋有伏兵,便將計就計,叫軍士在林中多插旌旗,布為疑陣,卻在寨右一無水河堤後埋伏精兵,令一支部隊到呂佈陣前挑戰。

次日,呂布留陳宮、高順守城,與眾將引軍攻寨。

將至樹林,呂布見林中佈滿旌旗,以為得計,驅兵上前,四麵放火,發現林中卻無一人。

正疑惑時,忽見一軍前來挑戰。

呂布以為曹軍兵少,率軍急攻。

曹軍且戰且退,等呂布被誘入設伏區域,伏兵突起,步騎前後夾擊,呂布軍隊大敗潰逃,損失過半。

曹操率軍緊隨追擊,呂布帶殘兵敗將落荒而逃。

陳宮聞呂布兵敗,料空城難守,與高順保著呂布老小棄定陶而去。

曹操將得勝之兵殺入定陶,張超自刎,張邈投袁術去了。

曹操攻取定陶後,分兵收複兗州各郡縣,儘得山東境地,一邊安民修城,一邊表奏朝廷,朝廷拜曹操為兗州牧。

且說呂布失昌邑,敗濮陽,棄定陶,一路敗逃,被曹操追殺,無路可走,隻得往徐州投奔劉備。

劉備聞報呂布來投,欲出城迎接。

糜竺勸說:“呂布是個反覆無常的猛虎,不可收留,如果收留,則是養虎為患。”

劉備說:“奉先是當今英勇戰將。陶恭祖把徐州托付給我,曹操懷恨,若非奉先攻取兗州,徐州豈能免禍?現在因窮迫而來投,怎麼會彆有用心?”

張飛說:“兄長真是一副好心腸。即便如此,還是要有所防備。”

關羽也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防備為好。”

劉備說:“吾自有掂量。”遂出城三十裡迎接,與呂布並馬入城。

呂布隨劉備來到州衙,敘禮畢:“吾與王司徒定計殺了董卓,又遭李傕、郭汜之變,飄零關東,諸侯不能相容。近因曹賊不仁,侵犯徐州,多虧使君力救陶公。曹操嫉恨使君得了徐州,即欲出兵攻打。為了分散曹賊兵力,以解徐州之困,我便引軍襲擊兗州,不料卻中奸計,損兵折將。素知使君仁人,故來投奔,共圖大事,不知使君意下如何?”

劉備心想:幸虧冇有得逞,若得兗州,還不是一樣圖取徐州,嘴裡卻說:“陶恭祖最近病逝,無人管領徐州,玄德權且代領州事。今將軍到此,合當相讓。”說罷,目視身後關羽、張飛,然後拿出牌印遞給呂布。

呂布伸手要接,隻見劉備身後關張均有怒色,便強作笑顏:“奉先不過一介勇夫,怎能作州牧呢?”

劉備再讓,陳宮連忙站起:“強賓不壓地主,使君不要懷疑。”

劉備方止,設宴相待,並叫人收拾宅院,安排呂布等居住。

呂佈設宴回請劉備。劉備邀關張同往。

張飛說:“恩人宴請兄長,我去作甚?”

關羽說:“冇見昨日呂布欲接牌印嗎?我倆同去,有備無患。”

張飛說:“就是兄長不讓,我也要去,以防兄長受害。”

三人到後,飲酒半酣,呂布請劉備進入後堂,關張緊隨其後。

呂布叫妻子、女兒出來拜謝劉備,劉備謙讓。

呂布說:“賢弟不必推讓。”

張飛大怒:“你是什麼人,也配叫我兄長‘賢弟’?出來,鬥三百合。若贏了我丈八長矛,我便稱你為兄。”

劉備連忙喝住,領二人出。

張飛餘怒未消:“一聲‘賢弟’便讓徐州,若稱‘義父’,還不把命奉送。”

關羽說:“益德話糙理不糙。呂布狼子野心,不可不防。”

劉備顯得無奈:“呂布英勇,得罪必樹勁敵。謂我無容人肚量,誰人再來投靠?”

次日,呂布向劉備辭行:“多蒙使君不棄,怎奈令弟不容,奉先自投他處也就是了。”

劉備說:“將軍若去,就是我的大罪過。附近小沛,是我昔日屯兵之所,糧草軍需,還可應付,若不嫌城池窄狹,權且屯紮,你看如何?”

呂布謝了劉備,自引軍投小沛安身。

劉備送走呂布,又聞探馬來報:“揚州袁術派精兵前來攻打徐州,先鋒部隊逼近盱眙、淮陰。”

劉備大驚,急忙聚眾商議抵禦之策。正是:開門揖虎虎尚在,閉門防狼狼偏來。欲知劉備如何禦敵,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