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九曹操平叛戰濮陽 陶謙病危讓徐州(二)

實話三國 十九曹操平叛戰濮陽 陶謙病危讓徐州(二)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0 07:06:03 來源:言情API

袁紹與呂布在常山會戰原黑山軍首領張燕。

這張燕因身輕如燕,又驍勇善戰,所以軍中都稱他為“飛燕”。

後來張燕的部隊不斷壯大,與常山、趙郡、中山、上黨、河內等地義軍互相聯絡,部眾發展到近百萬人。

朝廷卻無力派兵圍剿,改為招撫。

於是,張燕派使者到京城洛陽,上書朝廷請求歸降。

朝廷任命張燕為平難中郎將,使他管理黃河以北山區的行政及治安事務,每年可以向朝廷推薦孝廉,並可派遣計吏直接到京師奏報。

袁紹與曹操剿滅黑山軍時,張燕已經投降朝廷,未能救援。

這次袁紹聯合呂布與張燕主力在常山展開激戰。

張燕隻剩一萬多精兵、幾千騎兵。

呂布經常騎著能夠騰躍城牆、飛跨壕溝,名叫赤兔的良馬,與關係較為親近的麾下猛將成廉、魏越等幾十個人騎馬衝擊張燕軍陣,有時一天三四次,每次都砍不少首級回來,連續作戰十多天,終於打敗了張燕的軍隊。

呂布仗恃自己戰功,再次向袁紹要求增加軍隊,袁紹卻不答應。

而呂布手下將士時時搶劫、掠奪,引起袁紹疑恨。

呂布覺察後甚感不安,請求回洛陽。

袁紹表示同意並以天子名義任命呂布領司隸校尉,派甲士相送,暗中卻想除掉呂布。

呂布對袁紹行為有所懷疑,就派人在營帳中彈著箏,自己卻悄悄逃了出去。

袁紹派甲士半夜刺殺呂布,卻發現床上無人,急忙下令關閉城門,封鎖嚴查。

呂布得脫,欲逃河內與張楊聯合。

袁紹派兵追殺呂布,士兵無不懼怕,不敢逼近。

呂布途經陳留,正值陳宮為陶謙說情,曹操不聽,便往陳留投靠張邈。

陳宮在張邈處聞知呂布來到陳留,趁機勸說張邈:“現在天下分裂,英雄豪傑並起,張牧守擁有十萬軍兵,處在可以四麵作戰之地,按劍雄視天下,足以成為人中豪傑,卻反被人控製,不是太卑下了嗎?現在兗州軍隊東征,其地空虛,呂布是猛士,善於作戰,英勇無敵,將他接來一同占據兗州,觀望天下形勢,等候時事變化好轉,足以縱橫一時。”

張邈聽從了陳宮的意見,就同弟弟張超等人迎接呂布,請他當兗州牧,占據濮陽,兗州所屬郡縣一同響應。

時荀彧和壽張令程昱守鄄城,呂布到後,張邈派劉翊告訴荀彧:“呂將軍來幫助曹使君進攻陶謙,應該馬上供給他們軍備糧食。”

眾人疑惑,唯荀彧知其計,立即命令軍隊加強防範,並急召東郡太守夏侯惇。

當時曹操率大軍出征徐州,留守兵力很少,而且很多人都與張邈、陳宮勾結。

夏侯惇到後,乘夜誅殺謀反者數十人,軍心方安。

豫州刺史郭貢受呂布煽動,率眾數萬來到城下,軍中甚懼。

郭貢要求見荀彧,荀彧欲往。

夏侯惇說:“君乃一州屏障,如前往定有危險,不可去。”

荀彧說:“郭貢與張邈平素並冇有什麼往來,又來得匆忙,計劃肯定還冇有商定。趁他計策未定去說,就算不起作用,也可使其保持中立。如果不見先懷疑,他就會因惱怒而計成。”於是出城會見郭貢。

郭貢見荀彧毫無懼意,認為鄄城易守難攻,引兵而去。

荀彧又與程昱定計,保全了三城。

且說曹操自徐州回到兗州境內,聞知呂布屯兵濮陽,笑說:“呂布一時得到兗州,卻不占據東平,切斷亢父(今濟寧南五十裡處)、泰山交通險要,而屯居濮陽,吾知道其無謀之輩也。”遂引兵前往濮陽攻打呂布。

呂布引張遼、臧霸出城迎戰,曹操先令收編的青州兵迎敵,雙方交戰。

青州兵乃曹操在三十萬青州黃巾軍中挑選出的精兵強將,在抵抗漢室官兵戰鬥中個個驍勇,而今卻難抵擋呂布、張遼、臧霸所率鐵騎的衝殺,四處奔逃,曹操陣腳大亂,鳴金收兵。

呂布按照陳宮反間計,利用城中姓田的钜富送信給曹操,說是願為內應,幫助曹操奪取濮陽。

曹操信以為真,趁機入城。

眾將勸他留在城外督戰,曹操卻說:“吾不親自前往,誰肯奮力向前。”於是身先士卒,率先殺入城門。

入城後方知中計,急忙令人放火燒東城門,表示冇有退回之意,激勵將士與呂布決一死戰。

曹操入城,四門火起,兵將四散,左衝右突,不得出城。

火光中見呂布躍馬挺戟而至,曹操急忙用衣袖掩麵。

呂布從後麵趕來,用戟敲了敲曹操的頭盔,問他“曹操在哪兒?”

曹操向背後一指說:“那個騎黃馬的就是。”

於是呂布追擊騎黃馬的人,而放走了曹操。

曹操策馬冒火突圍,燒傷了左掌,猶如汴水戰中被徐榮追殺一般狼狽,險象叢生。

曹操正在危難之際,正好典韋尋找至此,夏侯淵也來到這裡,兩人拚命救起曹操,冒火而回。

曹操回寨,眾將問安,見曹操被燒慘狀,無不恐怖。

曹操反而笑著安慰將士,遂又將計就計,用詐死騙呂布偷襲營寨。

呂布果然中計,損兵折將,敗回濮陽,堅守不出。

此後雙方多次交戰,相持一百多天。

這時發生乾旱,又有蝗蟲為害,糧食不夠,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

曹操軍中糧儘,引兵回鄄城暫住,呂布將部隊移到山陽駐紮,各自罷兵。

卻說陶謙經受曹操這次沉重打擊,元氣大傷,自恨無力抗拒曹軍,連累百姓遭難,憂鬱成疾,日益嚴重,料知不久人世,急忙叫人把糜竺、陳登找來商議後事。

陶謙拉著二人的手說:“曹操之所以退兵,是因為呂布襲擊兗州。雖然現在因為旱災饑荒罷兵,等到明年定會再來攻打,徐州就危險了。”

陳登說:“玄德仁人,必能善待百姓;關羽、張飛勇猛,定能抗拒曹操。若將徐州托付,可保徐州無虞。”

陶謙說:“兩番相讓,均被推辭,再讓不受,如之奈何?”

糜竺說:“那時府君身體尚可,玄德故而不受;今病重如此,此時將徐州托付,定然不會推辭。”

陶謙派人去小沛,請玄德速來商議軍務。

劉備引關張帶領數十騎軍士來到,陶謙急忙請入臥室相見。

劉備見陶謙病篤,上前問安。

陶謙執其手說:“老夫病已危篤,朝夕難保。今請玄德公來,萬望以漢家城池為重,為一方百姓著想,受取徐州牌印,老夫死方瞑目。”

劉備說:“府君有兩個兒子,為什麼不傳授給其中一子呢?”

陶謙說:“長子商,次子應,其才能都不堪此任。還望明公時常教誨,使其上進,且不要讓他們管理州中事務,以免誤事。”

劉備又說:“憑劉備一人,豈能擔此重任?”

陶謙說:“北海人孫乾,字公祐,可以找來輔佐。”然後有氣無力地對糜竺、陳登說:“玄德乃當世人傑,二人一定要像對待我一樣善待玄德,共同治理好徐州。”

劉備還要推脫,再看陶謙,已經手指心口而亡,享年六十三歲。

死訊傳出,家屬痛哭,眾軍舉哀。

篆吏捧出牌印遞交劉備,劉備仍不接受。

次日,徐州百姓聞知陶謙去世,又多傳劉備仁厚,聚集府前哭拜陶謙,請求劉備接受徐州牌印。

張飛說:“兄長若再推辭,不就顯現是個偽君子了嗎?”

劉備顯得無奈,隻得接受了徐州牌印,以糜竺為輔,陳登為幕官,孫乾為從事,叫關羽、張飛召領小沛軍馬入城,出榜安民。

然後一麵派人持陶謙遺表送往京師,申奏朝廷;一麵與各級官吏、大小軍士、死者家屬儘皆掛孝,設祭弔唁。

下葬這天,儘皆掛孝,府前街道兩邊,百姓擁擠哭泣。

正要起靈,忽見一人捧捲來到靈柩前,哭拜畢,展卷泣讀:“猗歟使君,君侯將軍。膺秉懿德,允武允文。體足剛直,守以溫仁。令舒及盧,遺愛於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賴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寧。唯帝念績,爵命已章。既牧且侯,啟土溧陽。遂升上將,受號安東。將平世難,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喪覆失恃,民知困窮。曾不旬日,五郡潰崩。哀我人斯,將誰仰憑?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嗚呼哀哉!”

讀罷再祭,將悼文交給陶謙長子,轉身而去。

劉備率眾送陶謙靈柩至黃河岸邊寬廣平坦處墓地安葬。

送葬回來,劉備索悼文細讀,雖疏文才,但能揣摩大意,見那隸書工整,詞語憂傷華美,詢問糜竺方知,此人名叫張昭。

張昭字子布,徐州彭城人,年少時便好學,擅長隸書,隨白侯子安學習《左氏春秋》,與琅琊人趙昱、東海人王朗一道聞名又互為友好。

張昭成年後曾被舉薦為孝廉,但他推辭不受,與王朗一起討論以往君王避諱之事。

徐州才士陳琳等對他頗為稱賞。

徐州刺史陶謙慕名察舉他為茂才,被張昭拒絕。

陶謙認為張昭輕視他,因此將張昭監禁,後經張昭好友趙昱援救才被釋放。

即使這樣,在陶謙病逝後,張昭還是寫了《徐州刺史陶謙哀辭》這篇悼文,祭奠陶謙。

劉備極為欣賞張昭的才華與氣度,待安頓了陶謙後事,便去拜訪張昭。

鄰人皆說,張昭祭奠陶公回來,對眾人說,陶公已去,徐州失去仰仗,當無寧日,便攜家隨人逃難去了。

劉備與其失之交臂,惋惜不已。正是:順心唾手得徐州,求賢不遇失人才。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