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八太史慈搬兵救北海曹孟德報仇伐徐州一

實話三國 十八太史慈搬兵救北海曹孟德報仇伐徐州一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8 09:13:46 來源:言情API

卻說劉備受公孫瓚派遣屯兵高唐。

一日,劉備正與關羽、張飛商議牽製袁紹之事,忽報有一個叫太史慈的求見。

劉備急忙邀入相見。

太史慈進入,施禮畢:“在下太史慈。北海被黃巾軍圍困,危在旦夕。受北海相孔融派遣,特隻身前來求救。”

劉備非常驚奇:“北海相孔融居然知道世上有個劉備?”

太史慈說:“君乃當今皇室宗親,‘桃園兄弟’大興山勇斬黃巾賊首,青州解龔景之圍,廣宗援盧植,潁川助官軍大敗黃巾軍。南北征戰,數立戰功,天下誰人不知。孔北海素敬玄德仁義,久仰‘桃園兄弟’英名。今被圍遭難,說‘隻有玄德方可解圍’,特派在下前來求救。”

劉備聞聽,心中暗喜:孔融這樣當世赫赫名人,都知道世上有我劉備這個人,恩師盧植所教不差,這幾年的心機也冇有白費。想至此,便沾沾自喜起來,即與關羽、張飛帶三千兵馬,隨太史慈去北海救援。

孔融,字文舉,魯國(今山東曲阜)人,孔子二十世孫,七世祖孔霸是漢元帝老師,官至侍中;高祖父孔尚當過冀州钜鹿太守;父親孔宙,曾任泰山都尉。

孔融自小聰明,且很聽話,加上良好的家庭教育,很懂禮貌。

一天,父親孔宙在家招待同僚、賓客,叫孔融兄弟端出水果招待客人。

四歲的孔融和兄長,按照父親的吩咐將梨依次遞給客人後,孔融才撿個大的拿在手中,正要吃時,父親對他說:“父親平時怎麼教你?梨子應該先讓誰吃?”

孔融看了看客人說:“先讓長輩和兄長。”

“這就對了。”父親誇獎說。

孔融即將梨子讓給了兄長,又拿了一個小的自己吃。

一個客人問他為什麼這樣做?

孔融回答說:“我年紀小,大的吃不完。按道理應該吃小的。”

父親又誇獎說:“融兒真是個曉事理,懂禮貌的好孩子。”

孔融聽了誇獎,對著客人鞠了一躬,拉著兄長高高興興地跑了出去。

客人們出來後,孔宙的一個同僚說:“孔都尉的這個小兒子這麼小,就知道把大的讓給兄長,真是個懂禮貌的孩子。”

一個賓客說:“孩子自小在教育。我那孫子三歲時就知道將第一碗飯端給爺爺、奶奶吃。”

孔宙的另一個同僚說:“孔都尉教子有方,其子如此明事理,知禮節,我們應該好好為他吹噓吹噓。”

從此,孔融“四歲讓梨”廣為流傳,被後世載入經典讚頌:“融四歲,能讓梨”。

孔融十三歲時,父親孔宙去世,孔融悲痛過度,需要人扶才能站起,州裡因而稱讚他的孝行,博得了“孝”名。

孔融天性好學,博覽群書,少年時就才華橫溢,文才尤為突出。

名士張儉為中常侍侯覽記恨,密令州郡捉拿。

張儉與孔融兄長孔褒是好友,於是逃到孔褒家中,孔褒卻不在。

當時孔融年僅十六歲,張儉認為孔融年輕,冇有告訴他自己的處境。

孔融看張儉窘迫的樣子,對張儉說:“兄長雖然在外未歸,我難道不能作為你的東道主嗎?”因此留張儉住在自己家裡。

事情泄漏,自國相以下的人,秘密壓下此事,張儉得以逃脫。

後來還是被官府知道,將孔褒、孔融兄弟逮捕入獄,但不知二人誰是窩藏張儉主犯。

孔融說:“是我收容匿藏張儉,有罪我擔。”

孔褒說:“張儉來找我,不是我弟罪過,我心甘情願領罪。”

官吏問其母親,其母說:“一家人犯事,長輩承擔,罪責在我。”

一門都爭著赴死。

郡縣遲疑不能決斷,於是向朝廷請示。

詔書最後定了孔褒的罪,孔融因此而聞名。

州郡以禮策命,他都不赴任。

孔融後來受到司徒楊賜征召,成為司徒掾屬。

在任期間,孔融暗中察訪貪汙官吏,準備予以貶謫罷免。

孔融檢舉的多為宦官的親族。

朝中尚書害怕得罪宦官,於是召孔融等司徒屬官詰問斥責。

孔融陳述宦官子弟的罪惡,毫不隱諱。

黃巾起義爆發後,何進升任大將軍,楊賜派孔融拿著名片去祝賀何進,因門人未及時通報,孔融就把名片奪回,引罪自責而去。

河南尹官屬認為丟了麵子,想要派劍客追殺孔融。

有賓客對何進說:“孔文舉有盛名,將軍如果與他結怨,四方之士就會相隨而去,不如以禮對待,使天下人都知道將軍的胸懷廣大。”

當時何進正要籠絡名士對付宦官,於是征辟孔融為大將軍掾屬,又舉其為高第,遷任侍禦史。

孔融又因為與上司禦史中丞趙舍不和,托病歸家。

後來,孔融被征為司空掾屬,授為北中軍侯。

在職三天,轉任虎賁中郎將。

那時董卓總攬朝政,想要廢掉漢少帝劉辯。

孔融與董卓爭辯,言辭激辯,常有匡正的言論。

董卓懷恨在心,將孔融轉任議郎,隨後又暗示三府(太尉、司徒、司空)舉薦孔融到黃巾軍最為猖獗的北海國(今山東昌樂西)為國相。

孔融到北海後召集士民,聚兵講武,下發檄文,親寫書劄,與各州郡通氣,共同謀劃。

因討伐黃巾軍張饒戰敗,又集結官吏百姓四萬多人,再設置城邑,設立學校,彰顯儒術,舉薦賢良,善待國人。

孔融對待國人,就算隻有一點微小的善行,也都以禮對待。

國人冇有後代及四方遊士有去世的,都予以幫助,妥善安葬。

在孔融治理下,北海日漸富饒,因頗有政聲,被時人稱為“孔北海”。

且說青州黃巾軍被曹操招撫,徐和、司馬俱、管亥探知曹操除將黃巾軍精銳編為青州兵,其餘被遣耕田,稍為安定,便率舊部轉戰它地。

管亥自帶一千兵馬,很快又有一萬餘眾響應。

為瞭解決糧草不足,聞知北海較為富裕,管亥向孔融借糧一萬石,孔融不給。

管亥聚集義軍攻打昌樂,孔融引軍出城迎戰。

管亥拍馬舞刀直取孔融。

孔融部將宗寶挺槍出馬,戰不幾合,被管亥一刀砍於馬下。

孔融急忙退回城中,閉門堅守。

管亥分兵四麪包圍,昌樂危在旦夕。

孔融登城瞭望,見敵軍聲勢浩大,倍添憂愁。

正在此時,忽見一個身長七尺七寸,鬚髯美貌,猿臂虎腰的壯漢,挺槍躍馬,在敵陣中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一直衝殺到城下,大叫:“開門!”

孔融不認識,不敢開門。

那壯漢見門不開,敵兵從後追到城壕邊上,急忙勒馬回身,一連捅殺十數人,敵兵暫退。

孔融這時即命打開城門,將那壯漢迎入。

那漢下馬棄槍,直奔城牆,拜見孔融。

孔融問起姓名,回答說:“複姓太史,名慈,字字義。”

孔融一聽是太史慈,大喜。

孔融雖不認識,但卻早就知道其名。

原來這太史慈乃幽州遼東郡東萊黃縣(今山東龍口東黃城集)人,少時機敏好學,好騎善射,弦不虛發,被稱為神射手,郡守聞名聘為本郡奏曹史。

當時本郡與本州之間有嫌隙糾紛,是非曲直分辨不清,而結案判決時多以先讓有司(掌刑賞官吏)知事者較有利,就是先入為主的意思。

其時本州奏章已先發有司處,郡守恐怕落後不利,於是求取可為使者的人。

太史慈時年二十一歲,被選為使,就抄近路日夜兼程趕往京師,先到公車門前等候,待見州吏也來到了,纔開始請求把郡府奏章呈上。

太史慈假意問州吏:“君也是前來欲求通章的嗎?”

“是。”州吏回答說。

太史慈又問:“奏章在哪裡?”

“在車上。”州吏說。

太史慈便說:“奏章題署之處確然無誤嗎?可否取來一視。”

州吏卻不知太史慈乃是東萊人,便取出奏章給他。

誰知太史慈先已藏刀於懷,取過州府奏章,便提刀截斷州章,將其損壞。

州吏見州章被毀,大驚高呼:“有人毀壞我的奏章!”

太史慈見州吏呼喊,急忙將州吏拉到車裡說:“假使你冇有取出奏章給我,我也不能將其損壞。你奏章被毀,我毀你奏章,都一樣獲罪。咱倆吉凶禍福恐怕是相等的,都難免遭受處罰,不見得隻有我獨受此罪。”

州吏聞聽,急問:“時至如今,如之奈何?”

太史慈說:“如其坐而待斃,不若一起出走逃亡,至少可以儲存性命,也不必無謂受刑。”

“你為本郡而毀壞我的奏章,已經成功,怎麼也要逃亡?”州吏疑惑地問。

太史慈便答:“我初時受本郡所遣,隻是負責來視察州章是否已經上通而已。但我做事卻太過激,以致損毀州章。如今即使回去,恐怕也會受到譴責刑罰,因此希望一起逃去。”

州吏相信太史慈所言,乃於即日俱逃。

太史慈與州吏出城後,太史慈卻潛遁回城,向郡守覆命,說郡章已經上呈,完成郡守使命。

州府知道這事後,再遣另一吏員往京城通章,但有司卻因為先得郡章,不再查察此案,這場糾紛不了了之,州府有苦難言。

太史慈因此知名於世,但也被州府人所仇視。

為免受無妄之災,太史慈隻得避居遼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