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四 義士行刺未遂 虎將亂箭喪命

實話三國 十四 義士行刺未遂 虎將亂箭喪命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公孫瓚引兵回營,犒勞軍士,設宴慰勞劉備、關羽、張飛、趙雲。

席間,公孫瓚說:“若非玄德兄弟前來救我,幾乎狼狽不堪。”

劉備說:“在平原探知師兄與袁紹相爭,便與雲長、益德引兵特來助戰,不想還是晚來一步,使兄險遭不測。”

公孫瓚備說昨日戰況:“若非子龍及時趕到,吾命休矣!”再問趙雲:“聽說冀州人都依附袁紹,怎麼唯獨子龍能迷途知返?”

趙雲站起,向在座施禮:“子龍受郡守所托,招募常山郡義勇,意欲輔助明主,匡扶正義,保護民眾。如今天下大亂,百姓有倒懸之危,子龍卻不知誰是明主。常山人經過商議討論,決定追隨能夠實施仁政、忠君愛民的首領。聽說袁紹聚集義勇討賊安民,意欲投奔效力。後來知其既不忠君又不愛民,故棄彼而投將軍,並不是因為要疏遠袁紹而偏向將軍。”

劉備見趙雲戰陣中勇猛無敵,待人彬彬有禮,出言不卑不亢,甚為敬愛,說是相見恨晚;趙雲聽了公孫瓚虎牢關桃園兄弟“三英戰呂布”的介紹,對劉關張甚感敬佩,說是如見兄長一般。二人推杯換盞,神色相依,眼光交流,相互敬愛之情溢於言表。

公孫瓚說:“今得子龍,又有玄德相助,就不怕顏良、文醜之勇矣!”

張飛端盞一飲而儘:“呂布驍勇,天下儘知,吾尚不懼。有益德在此,顏良、文醜匹夫有何懼哉!”

公孫瓚談起昨日戰陣:“吾先鋒大將嚴綱有萬人不敵之勇,從辰時擂鼓,直到巳時,敵軍仍不進攻。待敵將出,嚴綱衝殺過去,兩邊伏兵皆不動。直到深入,忽聞一聲炮響,弩箭俱發,先鋒被斬,初戰告敗。僅數百弓弩手即可挫敗我先鋒精銳。戰陣嚴謹,戰法有度,不可小覷。”

劉備聞聽,想起當年第一次參加剿滅黃巾軍的大興山戰鬥,頗有感悟:“冇想到賊寇將領程遠誌、鄧茂被殺,賊軍陣式不亂,進有規,退有序,竟然攜裹賊首屍體安然退兵。”

張飛說:“當時,若非雲長二兄長憐憫賊眾都是無辜苦難民眾,於心不忍,豈不殺他個人仰馬翻。”

趙雲說:“益德兄所言不差,勇者,無往而不勝。”

關羽說:“吾竊以為,惟同遭苦難,心齊意堅,尚有部署得當,演練有方之效。”

趙雲說:“雲長兄所言極是。義,人則附;不義,人則散。取得戰爭勝利的關鍵是,戰略靠謀,戰陣靠演,戰術靠練,戰法靠變,戰鬥靠勇。將不在多而在勇,兵不在多而在精。然隻有勇將而無精兵,隻有部首而無部眾,皆無勝算。人,勝之本也。”

劉備聞聽趙雲一番戰論,對關羽、張飛說:“前車之鑒,當謹記。”

眾人痛飲一番,暢談一陣,酒酣意濃,至晚方散。

再說袁紹輸了一陣,見公孫瓚新得趙雲勇猛無比,又有劉關張相助,恐難取勝,便堅守不出。

袁紹與公孫瓚相拒月餘,董卓聞知袁紹與公孫瓚在磐河廝殺,聽從了李儒之言,假借天子詔書派遣太傅馬日磾、太仆趙岐為二人調解,使其感德順從自己。

袁紹聞報太傅馬日磾、太仆趙岐抱天子詔書前來宣諭,急忙趕往百裡外出迎,再拜奉詔。

二人又到公孫瓚營寨宣諭詔書。公孫瓚就致書給袁紹,互相講和,又上表推薦劉備為平原相,留趙雲帳前聽用。

臨行,劉備與趙雲依依不捨,互說“相見有日”,灑淚而彆。公孫瓚即日帶趙雲班師而返。

劉備與關羽、張飛辭彆公孫瓚,率本部一千人馬自回平原。沿途所見逃災避難者不計其數,所經村落十室九空,滿目瘡痍,目不忍睹。

正行間,劉備見一婦女懷抱幼子在路溝中啼哭,下馬問她,說是丈夫戰死,無家可歸,想把兩歲兒子送人養活,又無人要,出於無奈,才抱子來到路邊,若能碰到慈善人家,把孩子抱走養活,逃個活命,自己也就死能瞑目了,不想碰到軍兵到來,方纔到路溝躲避。

劉備聞聽,淒然淚下,把那婦人扶到路邊。後邊步兵軍士見劉備扶一婦人上路,紛紛圍攏過來,前邊騎兵也轉馬回身,不少軍士悲傷落淚。

忽見一騎兵滾鞍下馬,跪倒劉備麵前:“主公憐憫百姓,將士無不敬仰。這母子實在可憐,拋棄路上恐不忍心,帶在軍中多有不便。我有長兄三十多歲還冇有成家,若主公把這一婦人賞賜我兄為妻,一來可救她母子於水火,二來可解我兄娶不上媳婦的煩悶,我全家當感恩不儘。”

劉備問這個騎兵姓名,家居,何時從軍?騎兵回答:“姓鄧名罡,家就住在平原附近鄉下。因身軀龐大,有股蠻勁,一頓能吃三人飯食,聽說主公寬待屬下,樂善好施,便於今春投靠從軍,一來可以填飽肚皮,二來可以領些餉錢養家餬口。”

劉備一聽,正好可以用此安撫軍心,便把軍曹叫來,大聲對眾將士說:“我軍乃仁義之師,軍紀嚴明,不得侵擾百姓。等回到平原,都把各自姓名,家居地址告知軍曹登記造冊,今後若有傷亡,便於發放撫卹費用,慰籍家屬。”

眾軍士齊舉兵器高呼:“死力報效!”劉備把那母子扶上鄧罡戰馬,率軍繼續前行。

劉備回到平原,令鄧罡先把那母子安頓在平原相府,擇日送回家去,與其兄完婚,並叫鄧罡住入相府,以便照應。

原來這鄧罡正是鄧屯養士,與殷奎二人跟蹤桃園兄弟來到平原。鄧罡潛入劉備軍中,伺機刺殺仇人。殷奎住在城內,在外接應。數月有餘,一直冇有機會,按照鄧盛務必確保自身性命的嚴格訓令,不敢貿然出手。途中遇到遭難母子,謊稱家居平原附近,替兄求親,以便接近劉備。

鄧罡回到平原找到殷奎,細說情況。二人商議,殷奎先在附近鄉下找一住處,再準備一輛馬車,鄧罡再把那母子接去安頓,待刺殺仇人後,同回鄧屯。

不幾天,殷奎就在平原西北十五裡處的一個村莊找到了住處。這個村莊幾乎無人居住,最東頭一家緊靠樹林,隱蔽僻靜,宅院大門鎖已生鏽。殷奎換了門鎖,就去相府找鄧罡報告情況。

守門兵士問他,說是本城商人,特來與相國商談募集軍資事宜。

平時劉備經常與包括老百姓在內的一些人士促膝交談,有時還與百姓同席而坐,同簋而食。守門軍士也不在意,還告訴他劉備住處。

殷奎來到門前,見劉備獨自一人正在飲食,便一步跨入室內,將門掩上,伸手就要拔短刀行刺。

劉備見有人來,不禁大聲喝問:“壯士不約而來,想乾什麼?”

殷奎見行蹤泄露,又聽外麵腳步聲響,急忙將手縮回,抓起案上飯食往口中猛塞。

鄧罡等軍士推門而入,隻聽劉備說道:“看這位壯士像是餓急,坐下慢吃,以免噎著。”

殷奎也不答話,隻是點了點頭,依然不住地往嘴裡填食。

劉備看天即將下雪,叫鄧罡找一件棉衣,再拿一些飯食,囑咐鄧罡:“好生送這位壯士出去。”

鄧罡送殷奎出來,到偏靜處:“今日好險。你若有個好歹,如何向莊主交代?”

殷奎說:“住處、馬匹已經備好。我找你告知情況,見隻有劉備一人,不想錯過機會。看劉備如此寬懷仁厚,倒有些於心不忍。”

鄧罡說:“幸虧關張外出募兵,要不哪有你的命在。你速回去,明日我便帶那母子找你。”

殷奎說了詳細位置,直奔城北門去了。

鄧罡正要回府,忽見兩個軍士騎馬而至:“剛纔那人哪裡去了?”

鄧罡說:“主公叫我好生送出,為何又要找他?”

軍士說:“疑是仇人所派刺客,叫我二人追拿,問是何人指使。”

鄧罡說:“慌慌張張奔向南門。”軍士見說,掉轉馬頭向南門追去。

鄧罡回府,見劉備正對殘飯剩湯沉思,急忙喊人重整飯食。飯食端來,劉備叫鄧罡坐下同餐。

剛吃完飯,二軍士回來稟報,說是追出城外二裡,不見蹤影。

劉備說:“自我來後,屬吏劉平多有不服,曾揚言報複。料是劉平唆使。些許小怨,不須計較,明日登門言和也就是了。”

二軍士齊說:“如此寬厚仁慈,我等一定死心塌地效力將軍”。等二軍士出門,鄧罡說:“今日天晚,明天一早就送那母子回家。”

劉備說:“如此大雪,如何回去?”

鄧罡說:“我家就在城東二十裡,一早騎馬出發,半日即回。”

劉備說:“帶上棉衣、棉被,以防凍傷。”鄧罡再拜感謝,告辭退出。

且說殷奎出了城門,看天色越來越晚,雪越下越大,白茫茫曠野中,除了寒風挾裹著飛雪的呼嘯聲,所能感覺到的隻有自己在厚厚積雪上越來越快“咯吱、咯吱”的踏雪聲。

眼看快到樹林,夜幕中突然發現前邊一個大白雪團似的東西在雪地上晃悠晃悠地向前慢慢移動。殷奎不禁放慢腳步,在後邊緊緊跟著。到了樹林,“雪團”卻下了大路,竟然一顛一顛地向樹林緩慢挪動。

殷奎急忙拔出腰中短刀,悄悄跟在後邊。快到殷奎尋找的院落,“雪團”突然停了下來,緩緩下沉。殷奎停下腳步,疑惑地瞅著,眼見“雪團”又慢慢浮起,向上聳了聳,然後一跩一跩地蠕動著靠近院門。更使殷奎奇怪的是,到了院門,“雪團”卻分開成兩半,一半扭動著慢慢變成了一個黑影。黑影直立起來,上前輕輕拍了幾下院門,或許看到門已上鎖,又蜷曲到另一半旁邊,慢慢的另一半也變成了一個黑影。

殷奎斷定,不是“雪團”,更不是怪物,而是一個人揹著什麼東西想進院中。殷奎急忙趕了過去,持刀厲聲喝問:“什麼人?天黑雪大,揹著東西到這裡乾什麼?”

剛纔拍門的那個黑影站了起來:“這位壯士,我這兄弟身受重傷,又患疾病,已經昏迷不醒。又不敢進城尋醫。我揹著走了二十多裡,確實累極,無力行走。路上聞聽這裡馬叫,強撐著到此,想尋些茶水飯食,還望憐助。”

殷奎一聽,蹲下身子看了看那個躺臥在雪地上的黑影,果然氣息奄奄。殷奎顧不得多想,急忙起身打開大門,轉身和那人一起把病人抬進屋裡,放到床上。殷奎敬他為了兄弟不辭辛苦,也是一條情深義重的好漢,便搬出用馬馱來的出門應用物品,點著油燈,先給病人塗抹了傷藥,又用水將草藥丸灌入肚中,然後拿出酒菜飯食。二人邊喝邊聊,各敘經曆,互吐情懷,似有一見如故,相見恨晚之意。

次日天明,鄧罡即騎馬將那母子送來。殷奎介紹了二人情況,說是一對結義兄弟,無家可歸,願去鄧屯居住養病。

鄧罡見情況有變,覺得這裡不能久待,囑咐殷奎,趕快回去向莊主說明情況,好生安頓那母子與這兄弟,自己仍回劉備軍中,等待莊主命令。於是,眾人把那母子及病人扶上馬車,殷奎騎馬在前引路,那個好漢驅趕馬車隨後,冒雪趕回鄧屯。

鄧罡送走殷奎等人,自回劉備軍中,繼續潛伏,深得劉備信任。

卻說袁術,字公路,司空袁逢之子,袁紹從弟。孫堅誅殺南陽太守,袁術乘機占據南陽。

南陽是具有百萬人口的大郡,而袁術卻橫征暴斂,奢淫肆虐,百姓苦不堪言。袁紹與韓馥預謀立劉虞為帝時想爭取袁術參與,被袁術外托公義,以“拳拳赤心,隻知滅卓,不知其他”回書拒絕,便與南麵劉表結好。

袁術與劉表不睦,便與北方公孫瓚結交。兄弟之間各存野心,均舍近交遠,矛盾日益加深。

袁術聞知袁紹逼走韓馥占據冀州,派遣人到冀州向袁紹索要戰馬千匹,袁紹不給,非常憤怒;又派人到荊州向劉表借糧二十萬,劉表也不給,異常惱恨,於是就修書給孫堅:“劉表攔截孫公索取玉璽,是我哥本初的主意。現在本初與景升秘密商議侵襲江東。孫公可速派兵討伐劉表,我替孫公討伐袁紹,為咱兩家報仇。汝取荊州,吾取冀州,各得其所,切勿耽誤。”

孫堅看了袁術書信,聚眾商議說:“劉表昔日斷我歸路,此仇不報,難消我恨。”

程普說:“袁術多詐,不可相信。”

黃蓋也說:“袁術素有野心,不可中了‘挑撥離間’之計。”

孫堅說:“吾自己想要報仇,還希望得到袁術的幫助嗎?”

孫堅報仇心切,遂不聽眾將勸告,差遣黃蓋安排戰船,多裝軍器糧草,大船裝載戰馬,剋日興師進軍。

劉表聞報大驚,急聚文武商議,令黃祖率領江夏軍士為前驅,親自率領荊襄部眾為後援,即日舉兵迎戰。

孫堅催動戰船傍岸,黃祖事先埋伏在江邊的弓弩手亂箭俱發。孫堅命令各戰船軍士不可輕動,潛伏船中,催發戰船來迴遊動,引誘敵人。

一連三日,孫堅戰船來來往往靠岸數十次。黃祖弓弩手見船來即便放箭,不覺箭儘,孫堅得箭數十萬支,正值順風,命令軍士一齊放箭,射還岸上。

黃祖軍士支撐不住,隻得敗退。

孫堅身先士卒,率軍登岸。程普、黃蓋分兵兩路,直取黃祖營寨。背後韓當驅兵猛攻,三路夾擊,黃祖大敗,丟棄樊城,敗退鄧城。

孫堅令黃蓋守住船隻,親率大軍乘勝追擊,直逼鄧城。黃祖出城佈陣迎戰,連折數將,見程普躍馬前來,滾鞍落馬,丟盔棄甲,混雜於步兵中倉惶逃命。

孫堅掩殺敗軍,渡過漢水,包圍襄陽。

劉表在襄陽閉門不戰,依蒯良計策,派黃祖乘夜出城調集兵士,並於峴山埋伏五百弓弩手。

等黃祖按照計劃安排歸來,劉表再遣黃祖出城與孫堅大戰。戰不幾合,黃祖敗走,隻身逃入峴山。

孫堅自帶三十騎追擊。黃祖在山中卻不直走,盤旋曲折,迂迴轉彎,把孫堅引入埋伏圈內。隨著一聲鑼響,連珠號炮轟鳴,山上石子如冰雹傾注,林中亂箭似血刺橫飛,孫堅頭被砸破,身被箭穿,將星隕落,所帶騎士無一生還。一代蓋世虎將,命喪峴山,壽止三十七歲,實乃可惜!可歎!

劉表城中聽到連珠號炮,命令眾將分頭引兵殺出,江東軍大亂。

程普保著孫策左右衝殺,奮力抵抗。黃蓋聞聽喊聲震天,棄船上岸,引水軍殺來,正遇黃祖,不數合將其生擒。兩軍混戰,直至天明,各自收軍。孫策被眾將簇擁著登船返回對岸,

孫堅有一弟,名靜,字幼台。孫堅妻吳夫人,生四子一女。長子孫策字伯符,次子孫權字仲謀,三子孫翊字叔弼,四子孫匡字季佐;次妻吳氏,吳夫人之妹,生一子一女,子孫朗,字早安,女孫仁;過房俞氏一子孫韶,字公禮。孫堅討伐劉表臨行前,其弟孫靜領著幾個孩子馬前勸諫,孫堅不聽,長子孫策說:“如果父親執意前往,兒願隨行。”待孫堅答應後,孫策就登舟隨軍出征。

孫策聞知父親被亂箭射死,屍首卻被劉表軍士抬入城去,不禁放聲大哭,眾軍士無不悲痛號泣。

自小追隨孫堅衝殺疆場的程普、黃蓋、韓當三員大將,不忍心看到還不到十七歲的孫策悲痛欲絕,商議用黃祖換回孫堅屍首,然後罷兵返回,於是派使與劉表交涉。孫策迎回父親靈柩,與眾將率兵返回江東,葬父於曲阿(今江蘇丹陽)後,舉家遷到江都(今江蘇揚州),招賢納士,屈己待人,四方豪傑,從之如流。正是:猛虎將星隕峴山,霸王戰神震江東。預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