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二焚京都董卓殘人寰,抒情懷曹操賦詩篇

實話三國 十二焚京都董卓殘人寰,抒情懷曹操賦詩篇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孫堅聽了李傕結親和好的一番言語,不禁大怒:“董卓大逆不道,蕩覆王室,今不誅其三族示眾天下,吾死不瞑目,難道還要與他結親嗎!”命軍士將李傕推出斬首。

程普勸說:“兩軍交戰,不斬來使。”

孫堅餘怒未消,厲聲斥責:“暫且饒汝性命,速速回去,告訴董卓,早日獻關投降。倘若遲誤,必定叫爾等粉身碎骨。”

李傕抱頭鼠竄,孫堅即令部隊挺進到距離洛陽九十裡處紮營。

且說曹操與各路諸侯會師,力推袁紹為盟主。歃血盟約後,曹操行酒數巡說:“既立盟主,都要聽從調遣,都是為了匡扶社稷,不要因為你強我弱相互計較。”

袁紹說:“吾既為盟主,一定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國有常刑,軍有紀律。各宜遵守,勿得違犯。”眾人都說唯命是聽。袁紹命曹操任代理奮威將軍;其弟袁術總督糧草,應付諸營,不得有缺。

曹操建議:“董卓屯兵虎牢關,截斷諸侯中路,可分兵一半前往攻打。”袁紹便調遣八路諸侯所率軍馬往虎牢關,曹操率領本部往來救應。

八路諸侯中濟北相鮑信見孫堅一路殺來,威名大震,怕孫堅再奪功勞,暗令其弟鮑忠率馬步軍三千,抄小路直至關下挑戰。

呂布帶鐵騎三千,飛奔出關來迎。隻見他手起刀落,把鮑忠斬於馬下,生擒很多將士,令人提著鮑忠首級入關向董卓報功。

河內太守王匡引兵來到。王匡部將方悅乃河內名將,縱馬挺槍直刺呂布,不到五合,被呂布一戟刺於馬下。

上黨太守張楊部將穆順,出馬挺槍迎戰,被呂布手起一戟,即便落馬身亡。

北海太守孔融部將武安國擎鐵錘飛馬而出,不到十合被呂布一戟砍斷手腕,棄錘而走。

呂布東衝西殺,如入無人之境。多虧東郡太守橋瑁、山陽太守袁遺來到,救了武安國,呂布撤兵回關。

各路諸侯兵敗回寨商議對策,都說呂布英勇,無人可敵。曹操說:“呂布如此英勇,可聚集十八路諸侯,共議良策。若擒呂布,誅殺董卓就容易了。”

正商議間,呂布又引軍挑戰,關東八路諸侯齊出迎敵。右北平太守公孫瓚親自出馬,揮槊直取呂布。戰不數合敗走,呂布縱赤兔馬,飛奔如風,緊追不捨。

眼看呂布戟刺公孫瓚後心,張飛見了,圓睜環眼,倒豎虎鬚,挺丈八蛇矛,飛馬大叫:“三姓家奴休要逞能,燕人張飛在此!”說罷,攔住呂布廝殺,酣戰五十餘合不分勝負。

關羽見了,揮舞八十二斤青龍偃月刀,拍馬向前夾攻呂布,三十餘合尚未取勝。

劉備跨黃驃馬,擎雙股劍,向前助戰。三人圍住呂布,轉燈般廝殺一起。四馬來往奔馳,正殺得起勁,忽聽對陣有人高喊:“孫堅前來助陣。”

呂布在陽人城戰役中領教過孫堅的厲害,華雄尚且死於其手,未免心慌,朝劉備臉上虛晃一戟,趁劉備躲閃之機,盪開陣角,倒拖畫戟,飛馬奔走。三人拍馬追趕,八路將士嘶喊掩殺,呂布敗回關中。正是:陽人城呂布畏孫堅,虎牢關三英戰呂布。

劉、關、張見呂布退回關去,救了公孫瓚嗎,喜沖沖回見袁紹請功。八路諸侯向劉、關、張賀功。曹操至袁紹營中報捷,表三人之功。

袁紹聞呂布連傷數將,不禁歎說:“可惜吾上將顏良、文醜未到,若一人在此,何懼呂布,怎能叫一個縣令及兩個弓手顯能。”

帳下袁術譏諷說:“真是山中無虎猴顯能。”

曹操則說:“有功者賞,何必計較身份的高低。”

袁術哼了一聲:“既然汝等隻重視一個縣令,吾當告退。”

曹操莞爾一笑:“不能因為一句話就耽誤了討伐奸賊的大事。”說罷便退出帳外,暗地使人攜帶酒肉到公孫瓚營中慰問劉、關、張三人。

再說董卓一聽說袁紹為盟主,聚集各路諸候殺奔洛陽,恐怕袁紹叔父太傅袁隗為內應,先令愛將李傕、郭汜領兵五百,圍困袁隗府邸,不分老幼,儘皆誅殺,並將袁隗首級懸掛關前號令。今見華雄被斬,孫堅拒和,呂布又敗,董卓懼怕,遂引呂布返回洛陽,商議遷都長安。

司徒楊彪、太尉黃琬、司空荀爽以“如若遷都,百姓騷動,天下不寧”進行勸阻。

董卓大怒:“吾為天下計,怎能惋惜小小老百姓呢?”即把三人貶為庶人。

又有尚書周毖、城門校尉伍瓊勸諫。董卓見此二人,怒火中燒:“吾始初聽信汝等,保用袁紹。今袁紹反叛,汝等皆為一黨。”喝令武士推出斬首。

接著,命軍士查抄袁隗門下,殺其宗黨,抄冇家資,所得钜萬;差遣鐵騎五千遍行捉拿洛陽富戶共數千家,以“反臣逆黨”罪名儘斬首於城外,取其家資;派遣呂布率領兵士挖掘先皇及後妃陵寢,取其金寶。軍士乘勢掘官民墳塚殆儘,奸人妻女,搶奪糧食。董卓命令軍士護送所掠數千車金珠緞匹及各種物資前往長安。

李傕、郭汜驅趕數百萬口洛陽百姓,前赴長安。一隊百姓後麵跟著一隊軍士,間隔拖押,如有行走慢的,後麵三千軍士督催,手執白刃,沿途砍殺,死於溝壑者不可勝數,啼哭之聲震天動地。

董卓劫持天子、後妃等,臨行前,董卓命人放火燒燬宗廟宮廷,焚燒居民房屋,南北兩宮,火焰相接;長樂宮廷,化為焦土。臨行又叫軍士四門放火。一時間,火焰沖天,黑煙滾滾,方圓二三百裡不見雞犬人蹤。

曹操親身經曆、目睹了外戚何進與宦官張讓相互謀殺造成的後果以及董卓慘無人寰,洛陽被焚為廢墟以及民不聊生、哀鴻遍野的慘狀,有感而發,以《薤露行》為題,賦詩抒懷:

惟漢廿二世,所任誠不良。

沐猴而冠帶,知小而謀強。

猶豫不敢斷,因狩執君王。

白虹為貫日,己亦先受殃。

賊臣持國柄,殺主滅宇京。

蕩覆帝基業,宗廟以燔喪。

播越西遷移,號泣而且行。

瞻彼洛城郭,微子為哀傷。

大概意思是說:漢家第二十二世皇帝漢靈帝,用人實在是不當。何進此人不過像一隻披衣戴帽的猴子,冇什麼智慧卻又想謀劃誅殺宦官這等大事。結果因為他的優柔寡斷,不敢下手,弄得皇帝被張讓等人挾持外出。天象出現白虹貫日,最終何進被張讓等人殺了。而後賊臣董卓入京竊取了國家大權,殺了漢少帝之後還把洛陽也毀掉了。他徹底傾覆了漢朝的政權,燒燬了劉家的祖廟。接著裹挾著漢獻帝劉協和官民顛沛流離地向長安遷都,一路屍骨盈野,哭聲遍地。看著那洛陽的城郭,我就像微子一樣感到無比的哀痛。

這首詩,表達了詩人對東漢末年外戚何進、宦官張讓相互爭鬥的怨惡,對董卓凶暴殘忍的憤恨,對洛陽被毀的哀痛,同時也流露出了對百姓慘遭禍患的同情。

曹操見董卓焚燒了京都,挾持天子西行,憤怒之極,來到袁紹帳中說:“今董賊西去,正可乘勝追擊,本初為什麼卻按兵不動?”

袁紹說:“諸路軍馬疲勞困頓,進軍無益。”

曹操又問眾諸侯:“董賊焚燒宮室,劫持天子,海內震動,不知所歸。正是天意使他滅亡的時候,一戰即可平定天下,諸公為什麼卻遲疑不前?”

眾諸侯都說不可輕動。曹操歎說:“豎子不足為謀”,遂領本部人馬星夜追趕董卓。

且說孫堅駐軍洛陽城南,遙見洛陽火起,黑煙滾滾,即揮軍進入洛陽,令軍士撲滅餘火,掃除宮殿瓦礫,掩閉被挖掘陵寢,在太廟廢墟上臨時搭建草棚三間,擺立聖主神位,用太牢之禮跪拜祭祀。

孫堅回寨,眼望被毀京都慘狀,無限惆悵,潸然淚下。忽有一隊軍士前來報告,說是附近甄官井中,散發一股異常滋味,眾軍驚怪,恐怕有毒,冇人敢去汲水。孫堅命人下到井內打撈,卻是一具宮女裝束日漸腐爛的女屍,項下係一錦囊,內裝一個用金鎖鎖著的紅色小匣。孫堅令人打開小匣,見裡邊卻是一塊玉璽,方圓四寸,旁缺一角,用黃金鑲補,上麵刻有“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篆字。

程普認得是傳國玉璽:“聽人說,張讓等作亂,劫持天子出奔北邙,宮中混亂,玉璽丟失。今上天將玉璽賜主公,必至九五之尊。此處不可久留,應速回江東,彆圖大事。”

次日,孫堅托病向袁紹辭行。不料孫堅軍中有一軍士是袁紹同鄉,連夜到袁紹處告知孫堅藏匿玉璽一事,想藉此作為進身之計。袁紹見孫堅前來辭行,遂問玉璽何在?

孫堅推說不知,二人發生爭執。袁紹喚出那個軍士出來對質,孫堅拔刀欲刺軍士,袁紹背後顏良、文醜拔劍出鞘,孫堅背後程普、黃蓋、韓當也持刀相向。諸候恐“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均上前規勸。

孫堅藉機領程普三人上馬,拔寨離開洛陽,返回魯陽駐紮。袁紹大怒,遂寫書一封給荊州刺史劉表,讓其路上截殺孫堅,奪回玉璽。

再說曹操率領本部五千人馬,追趕董卓至成皋,又得陳留太守張邈派遣部將衛茲領五千兵跟隨相助,驅兵向前至滎陽汴水,被董卓大將徐榮攔截。

徐榮曾大敗孫堅,斬殺孫堅大將祖茂,異常驍勇。曹操與徐榮兩軍交戰,曹軍大敗,策馬奪路而逃。正行間,坐馬中箭臥地,曹操被流矢射傷,幾個軍士圍過來正要刺殺,曹操從弟曹洪縱馬馳至,將軍士砍倒,下馬救起曹操。

曹操說:“敵軍將至,賢弟快走,不要管我。”

曹洪說:“天下可無曹洪,不可無君。”說著,硬是把曹操扶坐到自己的戰馬上,脫去衣甲,赤背拖刀,隨馬而行。

夜已至深,前麵大河阻路,後麵追兵漸近,曹操仰天長歎:“吾命休矣!”

曹洪急忙攙扶曹操下馬,揹著曹操渡水過河。剛到對岸,追兵已到,隔水放箭。曹洪背起曹操,徒步奔逃。曹操用手捂住傷口,感慨說道:“吾能再生,則賢弟之力。”

將至天明,又有一彪軍馬追殺過來,卻是徐榮率軍追殺。正慌急間,夏侯惇、夏侯淵引軍來救,夾擊徐榮。隨後曹仁、李典、樂進各引兵尋來,合力殺退徐榮。眾將見了曹操,憂喜交集。曹操汴水一戰,損傷甚慘,急忙聚集眾將及殘兵五百餘人撤兵返回酸棗(今河南新鄉延津北)。

袁紹及諸侯等軍駐紮酸棗,懼怕董卓精銳的涼州軍隊,觀望不前,今見曹操汴水戰敗返回,袁紹把曹操接入寨中,擺設酒宴,與眾諸侯一起為曹操壓驚解悶。

曹操責怪諸將未聽自己的意見,錯過了良機,並再次建議諸軍各據要地,再分兵西入武關(今陝西丹鳳東南),伺機圍困董卓,大事可定。

關東諸將你看我,我看你,均沉默不語。曹操見諸將不肯聽從,不禁哀歎:“今吾等因討伐奸賊、匡扶社稷而起兵,是大義之舉,而諸君畏敵為虎,遲疑不敢進軍,使天下失望,吾為汝等感到羞恥!”眾諸侯無以應對。

兗州太守劉岱一向與東郡太守橋瑁不和,以向橋瑁借糧不給為由,突入橋瑁軍營斬殺橋瑁,讓王肱領東郡太守。

公孫瓚對劉、關、張說:“袁紹無能為,各軍離心,久必有變。吾等留此無益,不如暫歸。”遂拔寨北行。到了平原,公孫瓚令劉備為平原相,自回右北平修養軍隊。

袁紹與冀州刺史韓馥圖謀立幽州牧劉虞為帝,找曹操商議。曹操拒絕說:“董卓殘暴,四海皆恨。吾等聚集,興兵討賊,天下響應,是因為舉大義而行動的緣故。今獻帝年幼微弱,被奸臣挾持,冇有像昌邑那樣改立的嫌隙。一旦改主換帝,天下怎能安定?”

袁紹曾經得到一塊玉印,叫曹操看,曹操非常厭惡地笑著說:“吾不會聽從汝等圖謀的。”

曹操見袁紹等各懷異心,料難成事,而自己兵少,孤掌難鳴,便帶兵往揚州募兵,以圖後舉。袁紹見各路諸候分散而去,就領兵拔寨,自回關東,與韓馥謀立劉虞為帝,劉虞始終不敢當。

就這樣,一場轟轟烈烈討伐董卓的義舉,隨著諸路諸侯貌合神離、各懷鬼胎的猜疑爭鬥,曲終人散,隨之而來的是為了擴大各自的勢力,相互火拚,混戰不斷,給人民帶來了無窮的災難。

後來,曹操對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曆有感而發,寫出了《蒿裡行》這首著名詩篇: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凶。

初期會盟津,乃心在鹹陽。

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

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

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

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大概意思是說:關東的仗義之士都起兵討伐那些凶殘的人。最初約會各路將領訂盟,同心討伐長安董卓。討伐董卓的各路軍隊彙合以後,因為各有自己的打算,力不齊一,互相觀望,誰也不肯率先前進。勢利二字引起了諸路諸侯的爭奪,隨後各路軍隊之間就自相殘殺起來。袁紹的堂弟袁術在淮南稱帝號,袁紹謀立傀儡皇帝在北方刻了皇帝印璽。由於戰爭連續不斷,士兵長期脫不下戰衣,鎧甲上生滿了蟣虱,眾多的百姓也因連年戰亂而大批死亡。屍骨曝露於野地裡無人收埋,千裡之間冇有人煙,聽不到雞鳴。一百個老百姓當中隻不過剩下一個還活著,想到這裡令人極度哀傷。

這首詩可以說是《薤露行》的姐妹篇。《薤露行》主要寫漢朝王室的傾覆,《蒿裡行》則主要寫諸軍閥之間的爭權奪利的混戰,是漢末動盪的真實寫照,“漢末實錄,真詩史也”。詩人對討伐群凶盟軍“軍合心不齊”,致使不能成功表示歎惜;對諸侯各懷心態“嗣還自相戕”,造成戰火不斷表示怨恨;對軍閥混戰給戰士、百姓帶來的“鎧甲生蟣虱”、“生民百遺一”的悲慘景象表示哀傷,流露出了傷時憫亂、蒼涼淒楚之情。正是:軍閥混戰民遭難,詩人揮筆抒情懷。欲知軍閥相互征戰情況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