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一 求太平鄧盛定兩莊,伐奸佞孫堅展虎威

實話三國 十一 求太平鄧盛定兩莊,伐奸佞孫堅展虎威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鄧盛為報殺兄及鎮壓黃巾軍之仇,在鄧屯養士百人,習武練技,伺機出手。壯士中多是上無父母下無妻小的外來饑民,隨著年齡增長,目睹鄧殷兩族相互通婚閤家團聚,成家立業的渴望不時流露出來。鄧盛與他們朝夕相處,豈能不知,便找殷達商議。

殷達說:“如今朝廷昏聵,外戚宦官爭鬥不息,天下大亂。願意留下的都是不怕死的好漢,不如召回舊部,重整旗鼓,殺入京師,推翻漢庭,既能報表兄之仇,又能使這些好漢個個出人頭地,封妻廕子。”

鄧盛分析認為,一是黃巾軍被鎮壓後,多數或戰死疆場或被俘充軍,倖存者四處亡命,難以召回;二是官僚軍閥及各地豪強部族雖然相互征伐,都是為了爭奪權力和利益,一旦遇到農民造反,危及各自權利,必然合力圍剿,絕不手軟,“大賢良師”數十萬將士尚且被各個擊破,以鄧屯區區數百壯士抗擊龐大漢軍,隻能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三是“大賢良師”創建太平道,率領起義,就是想天下太平,使百姓過上平等安定的生活。怎奈心有餘而力不足,反而事敗身亡。人貴有自知之明,想咱這普通百姓,在這動盪年代,能使本莊父老鄉親過上安定生活,也就夠了。

鄧盛一番言論像一瓢涼水澆頭,殷達有些不解:“既無雄心壯誌,難道連為鄧茂表兄報仇的許諾也都忘了?”

鄧盛說:“天下芸芸眾生,有誌向**的人眾多。如願以償的能有幾個?更多的則是在抱怨‘懷纔不遇’,‘壯誌未酬’,‘抱負難展’中度過一生。就是有那麼幾個出類拔萃,博得名聲的人,成功的,世人稱之為自小就‘雄才大略,胸懷壯誌’,為人稱頌;失敗的則被說成‘自不量力,野心勃勃’,被人唾棄。想那帝王將相的孩子,不乏胸無點墨,酒囊飯袋之輩,卻都子襲父爵,依然騎在百姓頭上作福作威,命也、運也、時也!至於為兄長報仇,我始終不忘。常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況且兄長之仇並非個人恩怨而起,如讓這些無辜兄弟枉送性命,心實不忍。”

殷達說:“重整旗鼓,再次造反,你認為不可;借力殺敵,為兄報仇,你又不願。所屯糧草財物已經不多,乾脆把他們散了,免得坐吃山空,然後咱倆去尋那‘桃園兄弟’報仇也就是了。”

鄧茂搖頭說:“不可。這些兄弟無家可歸,如果散去,或被虜當兵,或淪為部曲,或結夥成盜,或混跡江湖,均居無定所,恐無寧日。”

殷達說:“鄧茂表哥雖然勇猛,在時均依你言。我更是信你,一切聽從你的安排就是。”鄧盛這才把幾天來深思熟慮的計劃說了出來,殷達無有不可,立即把各隊隊長找來商定,然後又把百名壯士及鄧屯男丁集中起來,佈置任務,按照計劃開始實施。

一年多的時間,在道觀西邊三裡與道觀東邊鄧屯等距離的荒僻高地之處建造了一座可容納百十戶人家居住的莊院,雖多是泥坯草房,但卻能遮風避雨。原居住在鄧屯男子殷姓的家庭及一至三隊的外來壯士移居此莊,莊名殷崗,並用二十匹戰馬換了一批耕牛,在周邊開墾荒丘沙坡供莊民耕種。殷氏遷走騰出的鄧屯房屋由其餘壯士入住。又聘請一名教書先生主持道觀兼教兩莊願學的孩子讀書識字。還在道觀旁搭建義棚,為逃荒避難饑民施粥捨飯。

在那時局動盪年代,戰爭吞噬著不計其數的生命,撕裂著數以萬計的家庭。“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顧問號泣聲,揮涕獨不還。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著名詩人王粲的這首《七哀詩》正是那個時期耳不忍聞、目不忍睹悲慘景狀的真實寫照。鄧盛、殷達帶領幾個壯士義舍粥飯,救濟顛沛流離、背鄉離井路經此處的婦女孩童,還把自願留下的一些父喪夫亡無所依的適齡婦女與壯士互配為婚,隨壯士分彆在鄧屯、殷崗兩莊定居,不少人還改姓鄧、殷,漸漸融合一體。此後,鄧盛娶一殷氏女子為妻,把本家一個堂妹嫁給殷達。兩莊地處邊遠偏僻之所,屬三縣不管之處,加上時局動盪,郡縣自顧不暇,鞭長莫及;間或有些豪強惡霸滋釁侵擾,卻被鄧盛、殷達率領兩莊百名壯士打得狼狽逃竄。在鄧盛、殷達組織帶領下,兩莊青壯男丁一邊堅持練武習藝,一邊墾荒耕田;各家婦女勤奮勞作,相夫教子。四五年光景,糧食有餘,牛馬成群,豬羊滿圈,雞鴨飛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恭我讓,呈現出一片那個時代少有的與當時社會極不協調的生活自給、祥和安定、和睦融洽的景象。

在兩莊莊民心目中,鄧盛就是救星,就是英雄,就是主心骨。他的行為冇有不佩服的,他的話冇有不相信的,他的命令冇有不服從的。鄧屯、殷崗雖分為兩莊,但莊民卻視為一莊,擁戴鄧盛為大莊主,殷達為二莊主,殷達自是一切聽從鄧盛安排。鄧盛自從加入太平道,受道家思想的影響,認為“人皆天生,冇有貴賤”,渴望天下太平,人人平等,便與兄長鄧茂積極投身黃巾軍。起義失敗的現實使他覺得,雖有“天下太平”渴望,卻無“轉坤迴天”能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逆規律而行,則是不智之舉。“平定天下,非我所能”,因此,他不主張重整旗鼓,再次造反,隻是想憑自己能力,帶領鄉親們開辟出一片太平祥和的綠洲。如今看到兩莊莊民能夠安居樂業,和睦相處,甚覺欣慰。然而,他雖然極為顧及壯士的生命安全,但始終不忘為兄長報仇。每年清明、除夕,鄧盛、殷達都帶領莊民到鄧公、鄧茂墳墓前祭奠弔唁,並把每年三月十五定為鄧茂起義被害忌日。

這天祭奠弔唁回來後,便把原編十隊壯士集中到道觀,聽取上年刺探情況,佈置當年刺探任務。自從把百名壯士編為十隊,從第一隊開始,每年派出一隊分五組分彆或潛入或接近鎮壓黃巾軍閥部隊,重點跟蹤刺探桃園兄弟、皇甫嵩、朱儁、董卓、曹操等直接殺害鄧茂及其他起義領袖魁首元凶的行蹤。鄧盛與眾約定:每年三月十五返回,報告情況,更換下一隊;各隊任務隻是刺探行蹤,遇事當相互商量,謹慎小心,不得一人冒險采取刺殺行動;如遇緊急情況,可派一人立即回莊報告,製訂措施後,按計劃行動;如有大好良機不想錯過,可隨機應變采取行動,但必須確保個人安全等等。每隊更換時,鄧盛都反覆重申約規,再三強調不能拿命換命,說是“死者的仇一定要報,生者的命決不能丟。”眾人無不感懷。

庚午年正月初一,鄧盛、殷達在道觀聚集莊民歡度歲旦佳節,忽見跟蹤皇甫嵩一組二人騎馬而還,殷達問:“為什麼提前回來?”回答說:“去年靈帝病死,何進擁立劉辯為少帝,密詔董卓進京。宦官誅殺何進,袁紹屠宮滅宦。董卓進京後廢劉辯立劉協為漢獻帝,又殺何太後和劉辯,獨攬大權。董卓與皇甫嵩素有舊恨,征討西北又結新怨,董卓便把皇甫嵩下獄問罪,因此回來報告。”鄧盛感傷不已:“虎去狼至,百姓終無寧日。”說罷,舉杯慰勞二人。

三月十五,其餘四組陸續返回,分彆報告各自情況。朱儁見皇甫嵩被下獄,恐受牽連,棄官前往荊州。曹操違抗董卓,被通緝捉拿,逃往陳留,舉兵彙集各路諸候討伐董卓。董卓殺男掠女,城門外焚燒人頭,把婦女及財物分散眾軍,引起共憤。跟蹤壯士接近素有正義感的越騎校尉伍孚,用言語挑撥,激發其憤怒。伍孚朝服內披小鎧,藏短刀,待董卓入朝,拔刀直刺。誰知董卓力大,兩手摳住,正好呂布趕到,將伍孚捉拿,牽出剖腹挖心。伍孚臨死麪不改色,罵不絕口,真乃是“朝堂殺賊無所懼,萬古堪稱大丈夫。”跟蹤桃園兄弟一組報告說,劉備隨軍討伐張純,在一次戰役中被打敗,便臥倒草叢中裝死。待對方軍士散去,纔敢爬出,後遇到一個故人,一同乘車離去,逃過一劫,“死裡逃生”一詞便是由此而來。劉備因討伐有功被封為德州平原縣令,關羽為馬弓手,張飛為步弓手,桃園兄弟形影不離,無從下手。右北平太守公孫瓚統領精兵一萬五千路經平原縣,因與劉備有同窗之誼,便帶桃園兄弟前往洛陽與曹操會師,討伐董卓。

鄧盛見壯士安全而歸,又能相機行事,便置酒設宴,一來慰勞歸來壯士,二來為替換將行的第六隊壯士餞行,再三強調決不能因報仇心切而傷害自身生命。宴畢,第六隊壯士告彆家人,即日啟程,不提。

且說長沙太守孫堅接到討卓檄文,即帶領程普、黃蓋、韓當、祖茂自少年時就跟隨自己衝鋒陷陣的四大乾將,率精兵向洛陽進軍。途中,孫堅接到案行使者光祿大夫溫毅的檄文,曆數荊州刺史王叡罪過,令孫堅將他處死。其實檄文乃武陵太守曹寅假冒而作。王叡素與曹寅不合,這次舉兵討伐董卓,王睿宣稱要先殺曹寅。曹寅害怕,纔想借孫堅之力除掉王叡。王叡曾和孫堅一起平定零陵、桂陽,因孫堅是武官,在言談中,常常流露輕蔑之意。孫堅早就心存不滿,見到檄文即起兵前往荊州。

王叡聞知有軍隊到來,登樓觀望,並派人詢問來此意圖。孫堅前部軍士回答:“我們長久奔波,勞苦不堪,所得賞賜,還不夠做衣服呢!這次來,不過是想請您再賞些財物。”王叡信以為真:“這有何難,我做刺史的,難道還吝嗇不成?”當下傳令打開庫藏,讓兵士們自己進去,看還有什麼東西可資用度。等到來兵湧至樓下,王叡才發現孫堅,大驚:“士兵們自來請求賞賜,孫府君怎麼也在這裡?”孫堅回答:“奉案行使者檄文,特來取你的首級。”王叡又問:“我犯了什麼罪?”孫堅回答:“在下也不知道!”王叡走投無路,刮金吞食而死。

孫堅軍至南陽,下公文給南陽太守張谘,請他供應軍糧。張谘問手下人應該如何對待。手下人說:“孫堅不過是鄰郡的一個太守,他無權調發我們的糧餉。”張谘認為言之有理,對孫堅不加理睬。

當時孫堅部下已有數萬人,袁術也已上表奏請以孫堅為代理中郎將。孫堅也不明說,帶牛酒等禮物去拜訪張谘。次日,張谘答謝。孫堅設宴款待,酒酣,孫堅主簿稟報:“前有文書傳給南陽太守,但至今道路尚未修整,軍用錢糧尚未備足,請將他逮捕,問個明白。”張谘見勢不好,想離去。但四周已佈滿士兵。過一會兒,主簿又進來對孫堅說:“南陽太守稽停義兵,使賊不時來討,請按軍法從事”。孫堅便令部下將張谘推出軍門斬首。南陽郡府官員大為震驚,孫堅所要,冇有不給的。

孫堅率兵前進,到達魯陽(今河南魯山)與袁術相見。袁術又表奏孫堅為破虜將軍,兼領豫州刺史。於是,孫堅就在魯陽休整部隊,厲兵秣馬,準備進軍討伐董卓。

董卓聞知孫堅起兵,即派遣步騎數萬赴魯陽迎戰。這一天,孫堅為了給帶兵催促軍糧的長史公仇稱餞行,在魯陽城東門外集合官屬,設帳飲酒,正和部屬飲酒談笑間,董卓先遣騎兵數十人突然襲來。孫堅命令官屬部從整頓陣容,不得妄動,自己則飲酒談笑自若。敵人騎兵越來越多,孫堅這才緩緩起身離開席位,引導官屬部從有條不紊地進入城內。然後,孫堅對部將們說:“那時吾之所以不立即起身,恐兵士恐慌,相互踐踏,驚慌失措,一片狼藉,諸君難以進城。”董卓輕騎見孫堅兵馬整齊,紀律嚴明,鬥誌旺盛,不敢攻城,撤兵離去。

孫堅率豫州軍移屯梁東(今河南省伊川縣東),待日輾轉攻打洛陽。不料卻被徐榮軍隊包圍。

徐榮,遼東襄平人,曾任中郎將,遼東太守。這日受董卓所遣與李蒙帶兵四出虜掠,正遇孫堅兵屯梁東,便圍困攻打。徐榮身長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異常驍勇善戰,生擒潁川太守李旻,烹之,孫堅帶十幾個騎兵突圍逃出。

孫堅平日常戴一頂赤罽幘頭巾,由於形勢緊迫,景狀狼狽,隻好脫下此幘,讓親信部將祖茂戴上,吸引敵人。徐榮騎兵以為戴赤罽幘的是孫堅,紛紛前來追逐。孫堅藉機從小道逃出重圍。祖茂被追殺得狼狽不堪,幾乎無路可走。遂心生一計,跳下馬來,把赤罽幘頭巾蒙在墳墓前的一根燒柱上,自己則伏在草叢中不動。敵兵遠遠見到赤罽幘,以為孫堅在此,便將這地方層層包圍起來。等到跟前,發現隻是個燒柱而已,正要撤兵離去,適逢徐榮趕到。祖茂掄雙刀從草叢中殺出,力戰徐榮。祖茂雖然英勇,但卻難敵徐榮之勇,十數合便被徐榮砍為兩段。孫堅一路收集散兵,進占陳郡陽人城(今河南汝州西),嚴加戒備,準備伺機再戰,以雪梁東戰役恥辱,以報祖茂之仇。

董卓聞報孫堅進占陽人城,即派涼州太守胡軫為大都護、呂布為騎督、華雄為都督,帶五千人馬,前往迎擊。胡軫性急,出兵時揚言:“這次去,要當斬一青綬,部隊纔會整齊紀律。”諸將聽他這樣說話,心中頗為不快。胡軫部隊行至廣城,離陽人城還有數十裡。天已晚,軍馬勞累,按董卓預定作戰計劃,當在廣成住宿,養精蓄銳,然後乘夜進兵,天明時分攻城。但呂布及諸將都嫌忌胡軫,不想讓其立功。呂布等人便說:“陽人城中敵兵已經逃跑,應急速去追趕,勿使逃脫。”胡軫便率軍連夜進發。兵至城下,見城中守備甚嚴,偷襲難以成功。將士連夜行軍,人困馬乏,饑渴交加,士氣低落,隻得城下紮營,歇馬休整。將士們剛剛解甲休息,呂布又令人傳佈謠言,說孫堅率城中將士乘夜來襲。黑夜中,軍士不明真假,驚呼亂叫,丟盔棄甲,倉皇奔逃。孫堅乘勢從城中殺出。董卓手下大將華雄被梟首於亂軍之中,董卓義子呂布赤兔馬快得以逃脫,胡軫全軍潰敗,四散逃命,

孫堅陽人城一役大獲全勝,敵軍聞名喪膽,名聲大振,威望更著。有人便向袁術挑撥說:“孫堅乃江東猛虎,倘若殺了董卓,占據洛陽,將難以製約。如果任其發展,豈不是除卻一狼,又增一虎?”

袁術信以為真。便斷送孫堅軍糧。孫堅軍中無糧,焦慮萬分,連夜乘馬從陽人城一口氣奔馳一百多裡到魯陽拜見袁術。孫堅見了袁術,異常激動地說:“想我孫堅與董卓並無刻骨仇恨,卻如此奮不顧身,乃上為國家討伐逆賊,下為將軍報家門私仇。而將軍卻聽信小人撥弄是非,居然對我產生懷疑!”袁術心中懷愧,不能自安。孫堅接著說:“現在大功即將告成,然而軍糧卻供應不上。這形勢跟吳起灑淚西河,樂毅功敗垂成,完全一樣!請將軍明察、深思,早做決斷!”袁術這才下令給孫堅調撥軍糧。

且說胡珍、呂布敗回,陳說孫堅勇武威猛。李傕、郭汜、呂布、華雄乃董卓手下四大名將,甚為器重,今見折了華雄,董卓不免感傷且又懼怕孫堅,便派部將李傕前往勸說。

孫堅辭彆袁術回寨,忽報:“關上一將,騎馬來到寨門,要見將軍。”孫堅使人喚進寨中問話,卻是董卓愛將李傕,說是,丞相唯獨敬慕的人就是將軍,願意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將軍的兒子,兩家結好;將軍子弟有願意做官者,均可封為刺史、太守。正是:猛虎孫堅呈威武,惡狼董卓現媚態。欲知孫堅是否答應結親,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