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九 袁紹入宮屠宦豎 董卓廢辯立獻帝

實話三國 九 袁紹入宮屠宦豎 董卓廢辯立獻帝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卻說何進正要奉詔進宮,主薄陳琳勸阻說:“太後此詔一定是十常侍陰謀,且不可去。若去必有大禍。”

何進說:“太後詔我,能有什麼禍事,此小兒之見。”

袁紹也非常擔憂:“今吾等計劃泄露,明知道十常侍陰謀,大將軍還要執意進宮嗎?”

曹操說:“先召十常侍出來,然後再進宮。”

何進笑說:“吾掌天下大權,十常侍敢對我怎麼樣?”

袁紹說:“大將軍一定要去,吾等引甲士護從,預防不測。”於是袁紹、曹操各選精兵五百,命袁紹弟虎賁中郎將袁術帶領,佈列青瑣門外。袁紹與曹操帶劍護送何進到長樂宮前,黃門傳懿旨說:“太後特宣大將軍一人進宮,其餘人等都不許進入。”袁紹、曹操等都被阻攔在宮門之外,

何進昂首直入,剛過嘉德殿門,張讓、段珪迎出,門後刀斧手左右把何進圍住,何進大驚。張讓厲聲斥責何進:“董太後有什麼罪,汝藉口不宜久居宮中將之驅出宮門,遷往河間安置;又圍困驃騎將軍董重府宅,追索印綬,逼董重將軍後堂自刎;接著暗地派人在河間驛庭鴆殺董太後;國母喪葬,托病不出。汝本來是個屠戶小兒,吾等把汝推薦給靈帝,纔有今日如此榮貴。汝不思感恩報德,反而謀害我等。汝說我等渾濁之極,難道汝就清白嗎?如今宮廷內外,朝野上下,不論外戚內宦,還是各級官僚,哪有清白之人。”何進膽顫心驚,慌急尋找脫逃出路,此時宮門儘閉,刀斧手上前,把何進砍為兩段。羅公借後人詩感歎何進:“漢室傾危天數終,無謀何進作三公。幾番不聽忠言諫,難免宮中受劍鋒。”

且說袁紹、曹操被阻長樂宮門,久等不見何進出來。袁紹在宮門外大聲呼叫:“請大將軍上車!”

張讓叫人把何進人頭從牆上拋出,宣諭說:“何進謀反,已被斬首,其餘脅從,儘皆原諒赦免。”

袁紹厲聲呼喊:“閹宦謀殺大臣,都來助戰,剷除惡黨!”何進部將吳匡便放起大火,焚燒青瑣門。袁術率兵攻進宮廷,但見閹宦,不論大小,儘皆誅殺。袁紹、曹操殺入宮中,趙忠、程曠、夏輝、郭勝四常侍在翠花樓前被剁為肉泥。宮中火焰沖天,濃煙滾滾,張讓、段珪、曹節、侯覽等遂挾持何太後及少帝劉辯、陳留王劉協從後道走北宮,倉皇外逃。正值盧植因勸何進製止董卓來京不從便棄官,尚未離去,見宮中事變,遂披甲持戈進宮救駕。盧植遙見段珪擁逼何太後過來,大喝一聲,攔住去路。段珪轉身便走,何太後趁機逃走。盧植顧不得追趕段珪,急忙將何太後救走。吳匡殺入內庭,正遇何進弟何苗提劍出來。吳匡是何進部曲將領,平常就怨恨何進的弟弟何苗與何進不一心,懷疑何苗與宦官合謀殺害何進,於是厲聲大呼:“殺害大將軍的就是這個不念兄弟情誼的惡賊,應當千刀萬剮。”眾兵士齊聲呼喊:“願殺謀害兄長賊人。”何苗驚慌欲逃,眾將士四麵圍定,將何苗砍為齏粉。袁紹與叔父袁隗佯稱奉詔,殺死宦官親黨許相、樊陵,然後列兵朱雀闕下,捕殺冇有來得及逃走的宦官趙忠等人,又下令關閉宮門,嚴禁出入,指揮士兵搜尋宮中宦官,不論老幼皆斬儘殺絕,死者有二千多人,有些不長鬍須的人也被當成宦官殺掉。曹操指揮將士撲滅宮中大火,一麵請何太後權攝大事,一麵派遣兵士追趕張讓,尋覓少帝。

宮中火被撲滅,餘燼尚存,加上天色已晚,張讓等劫持少帝與陳留王趁亂混出宮門,連夜逃奔到北邙山。大約二更時分,後麪人馬嘶鳴,河南中部掾吏閔貢帶領一支軍旅緊緊追趕過來。張讓看事急,遂投河而死。段珪等見張讓投河,顧不得少帝及陳留王,四散奔逃。閔貢遣軍士四處追趕,尋找少帝及陳留王,不見蹤影。少帝及陳留王看有軍馬追殺過來,不知虛實,趴在河邊亂草叢中不敢吭聲。少帝欲出,被陳留王拉住。等到人馬散去,已是四更時分,此時正是八月下旬,天氣轉涼,露水普降,草叢中蚊蟲叮咬,腹中饑渴難耐,纔有十四歲的少帝劉辯及隻有九歲的陳留王劉協,自小生養宮中,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呼三吆四,哪裡受過這等磨難,相互依偎哭泣,又怕被人發覺,暗暗流淚,吞聲於荊棘草莽之中。過了一會兒,劉協說:“此處不是久留之地,要尋找路徑,才能回宮。”劉辯不知所措,隻得依言。於是二人黑暗中你拉著我,我拉著你,踏荊衝刺,爬上岸堤尋找到路徑。二人沿路相扶走到五更,腿軟腳疼,不能行走,便在路旁一草堆邊歇息。這時正巧一運鹽馬隊路過,一個馬伕到草堆旁小解,發現兩個小孩蹲臥在草旁,遂告知鹽商。

這個鹽商是河內郡人,正是當年受關詡所托安頓其父母的那個鹽商。關詡為了替師傅韓守義父女報仇,怕累及父母妻小受禍,便修書讓鹽商安頓照顧父母妻子。關詡冇有看錯,這個鹽商為人正直,頗能仗義守信,常有濟急扶困之舉。當他看了關詡讓周倉父子轉給他的書信,說是“受人之托,必當忠人之事”,便在河內郡城裡置買一處宅院安頓關詡父母一家,承擔一家人吃穿起居的全部費用。

此時,鹽商隨馬伕來到草堆旁,問兩個小孩為何深更半夜露宿於此。劉辯害怕不敢回答,劉協說是因家中失火,逃災迷路至此。鹽商遂起憐憫之心,叫馬伕抱兩個小孩上馬。馬伕說:“眼看就要天明,帶著兩個孩子恐不方便。”鹽商說:“前麵有一村莊,莊主崔毅是我熟人,等將孩子托付給他,我們便走。”鹽商帶馬隊來到莊頭,叫馬隊隱於莊外,自帶兩個孩子進莊,見了崔毅,拜托把兩個遭受火災的孩子送回家中。崔毅慷慨答應,挽留鹽商吃飯。鹽商稱:“天將大亮,馬隊屯住村頭不便”。隨告彆崔毅,帶馬隊去了。

崔毅送走鹽商,回頭問兩個孩子:“二少年家住哪裡,父親是誰?”劉辯戰戰兢兢不敢應聲,劉協指著劉辯說:“這是當今皇帝,吾乃皇帝之弟陳留王,因遭十常侍叛亂,逃難到此。”崔毅大驚,連忙跪地參拜:“吾乃先朝司徒崔烈之弟崔毅,因見十常侍賣官鬻爵,妒賢嫉能,故隱居於此。”說罷站起,叫人擺上酒食,跪勸進膳。膳食間,崔毅問起詳情,劉協便把張讓挾持少帝至北邙山及到此遇到運鹽馬隊的情景說了,崔毅頗有感慨:先前洛陽小兒歌謠“帝非帝,王非王,千乘萬騎走北邙”,其讖言竟然應驗至此。

少帝、陳留王膳食未了,忽聞烈馬嘶鳴,崔毅急忙出屋,見閔貢立馬門前,馬頸懸一人頭。崔毅大驚,問是怎麼回事?閔貢便把尋找少帝、陳留王不見,追上了段珪,質問“天子何在?”段珪說是“半路走失,不知去向。”閔貢憤怒,殺了段珪,尋覓到這裡。崔毅這才領閔貢進屋拜見少帝、陳留王,君臣抱頭痛哭。

閔貢說:“國不可一日無君,請陛下即刻還都。”崔毅急忙牽出莊上僅有的一匹瘦馬讓少帝乘坐,閔貢與陳留王共乘一馬,離莊而行。行不數裡,見故太尉崔烈及文武大臣數百人馬前來迎駕,先使人持段珪首級往京師懸掛號令,再換好馬讓少帝與陳留王乘坐,簇擁少帝還京。

卻說董卓望見京都上空濃煙滾滾,料是朝廷發生重大變故,於是急忙下令進軍。二十八日天未亮,董卓抵達顯陽苑,打聽到中常侍張讓等人劫持皇帝劉辯上了北邙山,於是又向北邙山趕去,途遇少帝還京車駕。

驚魂未定的少帝見到飛馳而來的董卓軍,嚇得大哭。崔烈嗬斥董卓迴避。董卓指著崔烈大罵:“吾日夜兼程跑了三百多裡,你現在說什麼迴避?信不信我砍下你的腦袋!”接著,董卓又反詰大臣們:“諸位公卿身為國家大臣,不能匡正王室,致使國家動盪,天子流落在外,你們哪有讓我退兵的理由!”隨後,董卓進入迎駕隊伍,先拜見劉辯,又伸手去從閔貢懷中抱陳留王劉協。劉協不肯,董卓隻得與閔貢並馬而行,一同入城。董卓向劉辯詢問事變經過。劉辯語無倫次,而劉協卻能表述清楚。董卓知道劉協由董太後撫養長大,號“董侯”,自認為與董太後同族,於是心生歡喜,已懷廢立之意。

董卓初入洛陽,步騎不過三千,自認為兵少不能服眾,就想出了一個虛張聲勢之計,每天夜裡派遣兵士四門出城,白天大張旗鼓四門而入,一連四五天,宣稱西涼兵馬一批一批開進京師,眾未覺察,以為董卓兵馬不可勝數。加上何進的部曲吳匡殺了何苗,其部曲無所歸屬,皆聽命於董卓。董卓日漸驕橫,出入宮廷毫無忌憚。

先前騎都尉鮑信奉何進命令回家鄉募兵,回來後見董卓如此肆無忌憚,來見袁紹,說董卓必有異心,宜早除掉。袁紹卻說“朝廷剛剛安定,不可輕動。”鮑信又見司徒王允,也說此事,王允則說“且容商議”。鮑信看孤掌難鳴,便引本部軍兵投泰山去了。這時朝廷罷免司空劉宏,拜董卓為司空,又遷為太尉。

董卓與謀士李儒商議,在溫明園大擺筵席,召集百官,說要廢黜少帝劉辯,立陳留王劉協為帝。尚書盧植反對,董卓大怒,欲殺之,一侍中勸阻,得免。幷州刺史丁原竭力反對,董卓惱羞成怒:“順我者生,逆我者死!”遂拔劍欲斬丁原。李儒看丁原背後站立一人,生得氣宇軒昂,威風凜凜,手執方天畫戟,怒目而視,急忙說:“今日飲宴,不談國政,來日公論未遲。”眾人皆勸丁原出城回營。司徒王允見此景狀,恐再有同僚出言不遜受到傷害,急忙說:“廢立大事不可酒後相商,另日再議。”於是眾公卿紛紛藉機散去。董卓餘怒未消,按劍立於園門,見剛纔站立在丁原背後那人躍馬持戟,在園門外來回馳驟,便問李儒:“此是何人?”

李儒說:“此人姓呂,名布,字奉先,幷州五原郡九原縣人,善於騎射,驍勇尚武,號稱“飛將”,初為丁原部將,因其驍勇異常,被丁原收為義子,授騎都尉、河內主簿。主公可暫且避之。”董卓聞聽,退回園中潛避。

次日,丁原與呂布引軍城外挑戰。董卓聞報大怒,與李儒率將士出迎。兩軍對陣,隻見呂布頭頂束髮金冠,身著唐貎鎧甲,腰繫獅蠻寶帶,外披百花戰袍,威風凜凜,殺氣騰騰。丁原出陣,指著董卓說道:“國家不幸,閹宦弄權,以致萬民塗炭。爾無尺寸之功,竟敢妄言廢立,欲亂朝廷。”董卓還冇有來得及說話,呂布早已縱馬挺戟,直取董卓。眾將出馬迎戰,皆非對手。董卓掉轉馬頭慌忙逃走,丁原乘勢揮軍掩殺。

董卓大敗逃回,頗為憂慮,與眾商議:“呂布勇猛,非常人能比,若能為我所用,何慮天下!”

中郎將李肅說:“主公勿憂。吾與呂布同鄉。知其有勇無謀,見利忘義,朝秦暮楚,有奶即娘。吾憑三寸不爛之舌,能勸說呂布拱手來降。”

董卓大喜,問用什麼方法可以勸降呂布?李肅說:“主公那匹‘赤兔’寶馬,日行千裡,夜行八百。若用此馬,加上金銀財帛,以利益結其心;許高官爵位,以名望誘其欲;同鄉促膝,以言辭動其情,像呂布這人,必反丁原來投主公。”

提起“赤兔”,那真是世間罕有,天下難尋的一匹寶馬良駒,董卓頗為不忍。旁邊李儒看董卓有些猶豫,便說:“主公欲取天下,何必惋惜一馬!”董卓這才欣然同意,命李肅用寶馬及黃金千兩,玉帶一條,明珠數十顆去勸降呂布。

不出所料,呂布得了寶馬,自謂“人中呂布,馬中赤兔”,加上金銀財帛、高官厚祿的引誘,什麼天地良心,父子情誼,全然拋於腦後。當夜二更時分,竟然提刀入帳,一刀砍下了義父丁原的首級。軍士見丁原被殺,散去大半。次日,呂布投靠董卓,又厚顏無恥地拜董卓為義父,所剩幷州兵馬儘歸董卓所屬。董卓大喜,自領前將軍事,封弟董旻為左將軍、鄂侯,封呂布為騎都尉、中郎將、都亭侯。

八月三十日,董卓在顯陽苑設宴,令呂布帶領千名甲士侍衛左右,再議廢立。太傅袁隗與眾大臣俱到。酒行數巡,董卓按劍站立:“吾效仿伊尹、霍光廢黜少帝為弘農王,立陳留王為當今皇帝,有不從者斬!”群臣惶恐懼怕,無人敢吭。沉寂片刻,忽見中軍校尉站起:“少帝即位隻有三個來月,並冇有失德之處,爾卻廢嫡立庶,非反而何?”董卓大怒:“天下事在我。吾今天就是要廢嫡立庶,誰敢不從?你小子竟敢出言無狀,難道是看我劍不夠鋒利嗎?”。

袁紹反譏:“爾劍鋒利,吾刀也不是不鋒利。”李儒見狀,連忙勸止:“事尚未定,不可妄殺。”袁紹手握佩刀憤然而出,奔冀州去了。

董卓轉身問袁隗:“汝侄無禮,吾看汝麵,姑且饒恕。依太傅之見,廢立之事如何?”

袁隗忙說:“太尉所見極是。”董卓轉向眾臣:“太傅既已讚同廢立,其餘敢有阻止者,以軍法從事。”群臣震恐,都說“一切聽從遵命”。

九月初一,聚集文武百官在崇德前殿舉行廢立儀式,由尚書丁宮主持。首先,董卓拔劍在手,對群臣說:“天子闇弱,不足以君天下。今行廢立,有策文一道,宜為宣讀。”接著,李儒宣讀策文,無非是少帝劉辯“天資輕佻,威儀不恪”;何太後“教無母儀,統政荒亂”;陳留王劉協“聖德偉懋,規矩肅然,休聲美譽,天下所聞”,策文最後說:“茲廢皇帝為弘農王,皇太後還政,應天順人,以慰上天生靈之望。”接下來,太傅袁隗將劉辯扶下皇座,解除玉璽印綬,北麵長跪,稱臣聽命,然後扶劉協正式登基,百官朝賀。董卓命人將何太後並弘農王及帝妃唐氏安置到永安宮閒住,封鎖宮門,禁止群臣擅自出入。靈帝長子劉辯四月在靈帝靈柩前被何進擁立為帝,當年九月即被董卓廢黜。董卓所立劉協,靈帝中子,表字伯和,時年九歲,是為獻帝,改年初平。董卓自拜相國,封郿侯,參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威福無比。又封自己的母親為“池陽君”,設置令、丞。自此董卓在朝廷中的權勢如日中天。

散朝後,董卓問侍中周毖、校尉伍瓊:“袁紹憤然而去,如何處置?”周毖說:“袁紹忿忿而去,若逼之過急,勢必生變。況且袁家四世皆受皇恩,門生故吏遍佈天下,倘若招收豪傑聚眾起事,恐怕冀州一帶就非主公所有矣!不如赦免其罪,封一郡守,袁紹就會感謝不罪之恩,主公也就無後顧之憂了。”

伍瓊也同意周毖的看法:“侍中所言是也。袁紹好謀無斷,不足為慮。如果赦免其罪,又封一郡之守,即可收買其心。”董卓聽從二人意見,即日差人前往冀州,拜袁紹為渤海太守。

董卓擁立劉協為帝,九歲獻帝儘在掌握之中,獨攬朝政大權。李儒勸董卓擢用名流,以收人望,並推薦蔡邕。董卓素知蔡邕才華橫溢,聲譽朝野,即命征召蔡邕入朝受命。蔡邕卻推說有病不至。董卓大怒,罵道:“吾有滅人三族權力,蔡邕就算驕傲,也是不過轉足之間而已。”又使人催召,說是“如果不來,誅滅其族”。正是:清高不願應召喚,專橫豈容違心願。欲知蔡邕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