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序 正本溯原秉史實 拾遺糾誤話三國

實話三國 序 正本溯原秉史實 拾遺糾誤話三國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37 來源:言情API

一部《三國》

萬點經綸

天下興亡

你盛我衰

伴隨著割據勢力的你爭我奪

滴落那黎民百姓的歡樂悲哀。

兩番《演義》

萬般色彩

人間軼聞

千奇百怪

伴隨著帝王將相的爾虞我詐

滴落那黎民百姓的歡樂悲哀。

中國最早的一部長篇曆史小說、我國古典文學四大名著之一《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名本,字貫中,又號湖海散人,堪稱中國章回小說之鼻祖。羅貫中根據陳壽《三國誌》和民間傳說,以東漢末年軍閥混戰、天下大亂直至曹操、劉備、孫權為帝王的魏蜀吳三國相互征戰為題材編著的《三國演義》,描繪了諸多以少勝多、以寡敵眾、以弱勝強的戰爭場麵;敘述了一個又一個相對獨立而又前後勾連、首尾相接之生動曲折、錯綜複雜、扣人心絃的故事情節;塑造出眾多性格鮮明、特點突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對後世影響致深、致遠、致廣。一些說書賣唱者把其編成鼓書唱詞,說唱於茶坊酒肆集市之間;一些戲劇藝人把其精彩片段編成戲劇,給人物施以臉譜搬上戲台;直至現代一些影視創作者把其編成電視連續劇,由明星扮演重要人物推上了螢幕;更有甚者,一些搞笑藝人字斟句酌,精心研究,反覆推敲,硬是“雞蛋裡麵挑骨頭”,無孔不入地查遺漏、找失誤、扣縫子,編演出諸多《戲說三國》相聲、小品段子,令人捧腹之餘,細品起來不但有趣也確有道理,例如,查遍全書找不到的人物姓氏,卻從“既生瑜,何生亮”推斷出周瑜乃姬氏所生,諸葛亮乃何氏所生,從“無事生非”推斷出張飛的母親姓吳,等等;更多的則是一些民間無名之士,或者挖空心思,或者歸結提煉,日積月累,使精彩故事、典型人物形成一些成語、俗語、歇後語,豐富了語言,彰顯生動形象的語言表達能力,如,“鞠躬儘瘁、死而後已”,“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劉備的江山越哭越穩”,“劉備摔兒——收買人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老不看《三國》、少不看《水滸》”……

當然,後世對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乃至陳壽的《三國誌》多有詬病者,指責最多的則是“正統”說。晉初陳壽修《三國誌》,是以魏為正統的。繆鉞在為《三國誌》所寫《前言》中說:“所謂‘正統’之說,完全是為封建統治服務的,說明當時政權的合理性,其是非標準,以對當時的封建統治是否有利為權衡。西晉承魏,北魏承周,建都於中原,所以當時史家皆以魏為正統;……這種是非的爭論,在我們今天看來,是並無多大意義的。”元末明初羅貫中編《三國演義》則以漢劉為正統。聶紺弩在為《三國演義》所寫《前言》中說:“《三國演義》是有觀點立場的,擁護什麼,反對什麼,誰是正麪人物,誰是反麪人物,都是很明確的。那麼,它的觀點立場是什麼呢?是天下者漢家之天下也。漢家即使不行,皇帝也該由姓劉的做,彆姓人不能問鼎!萬一漢家被彆姓所篡,而彆有姓劉的起來,則姓劉的是正統,彆姓隻是篡竊……”

作者的立場,無須爭議,不論是史書《三國誌》,還是小說《三國演義》,都是站在代表地主階級利益的封建統治階級立場的。他們對曆史事件的觀點,對於曆史人物的褒貶無不站在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立場上,頌揚忠臣、良將、賢達、義士,則是樹典型立榜樣,為統治階級選拔人才;鞭撻昏庸、奸佞、蠢才、歹徒,則是恨鐵不成鋼,替統治階級清理門戶;誣罵不堪忍受壓迫和剝削的農民起義軍為“盜賊”,則是口誅筆伐,幫統治階級置之死地而後快。作者的這一立場,與他們所處的時代以及地位、身份等因素分不開的,也就是我們說的“侷限性”,也不必過於求全責備。

鑒於這種立場,加上不論是農民起義和統治階級鎮壓所發生的曲折複雜激烈的階級鬥爭,還是統治階級集團內部爭權奪利的鬥爭,乃至割據勢力為爭奪地盤擴張勢力範圍所發生的戰爭,隻有勝敗,冇有對錯,即“勝者王侯敗者賊”的觀點,《三國演義》誣張角等起義軍為“盜賊”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然而,說張角“本是個不第秀才”似有不妥。並不是說作者為塑造出一個反麪人物形象,故意貶低張角的智商,而是在張角生活的年代,就是把“賣官鬻爵”**政治排除在外,實行的是“舉孝廉”,就是在此後的魏晉時期,也是按門第高低選用官吏,直至四百年以後的隋朝,廢除了魏晉以來的“九品中正製”,創建科舉製度,用考試的辦法,以才選人,先設秀才、明經兩科,後又增加了進士科。冇有科舉,哪來的秀才,更無“第”與“不第”之說。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上,把張角塑造成一個高大的正麪人物,如果把“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作為他號召農民起義的歌謠,也是不妥的。

後世文史評論者依《晉書陳壽傳》所載,對《誌》《演義》中對曆史人物褒貶頗有爭議。如,有人說,陳壽因“索米未遂”不為其立傳;陳壽父為馬謖參軍,謖失街亭為諸葛亮所誅,牽連壽父受髡刑。加上諸葛瞻輕視陳壽,陳壽為諸葛亮立傳,謂“亮將略非長,無應敵之才”,說“瞻惟工書,名過其實”,似有貶義。但是,更多學者則審情度理,提出異議,為陳壽辯誣,逐漸明確,《晉書.陳壽傳》所譏兩事,不足為信。

其實,陳壽在《三國誌》中“所推重者,惟諸葛武侯,……其稱頌蓋不遺餘力”。陳壽將諸葛亮的著作“刪除複重,隨類相從”,編成《諸葛亮集》二十四篇,並作一表奏於朝廷。對諸葛亮做出了公允的評價,即稱讚其“逸群之才,英霸之氣”,同時也指出他“治戎為長,奇謀為短,理民之乾,優於將略”,又說諸葛亮“聲教遺言,皆經事綜物,公誠之心,形於文墨,足以知其人之意理而有補於當世”。儘管如此,《晉書*陳壽傳》還是將諸葛亮髡刑壽父之事抖露出來,引發後世文史學家、評論家諸多爭議。

好在生活在其後一千多年的羅貫中,不論與諸葛亮還是與陳壽既冇有什麼血緣關係,也冇有什麼糾紛瓜葛,站在中間為其解係。羅貫中《三國演義》中對諸葛亮更是推崇備至,讚賞有加。羅貫中筆下的諸葛亮,未出茅廬已知天下,接下來是火燒新野、舌戰群儒、草船借箭、星壇祭風、智算華容、三氣周瑜、巧擺八陣圖、慧眼識反骨、智取成都城、陣前罵王朗、空城退司馬,死後還以木偶退兵、錦囊殺魏延,……《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成了智慧的化身,神靈的形象。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說《三國演義》“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

寫曆史小說不同於修誌書,搞史學研究,就是要源於生活,高於生活,塑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性格,利用誇張甚至虛構等手法豐富人物形象無可厚非。聶紺弩為《三國演義》所寫《前言》在引用宋朝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詞後說除小喬外“《三國演義》把‘羽扇綸巾’等等每一句說周瑜的話,都拿給諸葛亮了,先把諸葛亮打扮一番。……《三國演義》表現諸葛亮的手法還有很多,……幾乎一切壞事都是好事。”

諸葛亮用錯了人,失了街亭。可是他敢於承認錯誤,揮淚斬馬謖,又進行了自罰。然後巧施空城計,騙退司馬懿,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勝敗乃兵家常事”,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羅貫中在《三國演義》中對失街亭、斬馬謖、空城計濃墨重彩地敘述、描寫,不但著意用“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掩飾諸葛亮用人失察的錯誤,而且對諸葛亮嚴明軍紀,敢於律己,巧計退敵大加頌揚,把壞事變成了好事,從另一方麵豐富了諸葛亮的形象,為管理者樹立了榜樣。

諸葛亮是人不是神,否則怎能會不“料事如神”地看出在他揮淚斬馬謖時卻累及到馬謖的參軍,也就是《三國誌》的作者陳壽的父親,不但施以髡刑,還將其貶家為民,生出一個“聰慧敏識,屬文富豔”的大才子,寫出一部緊承《史記》、《漢書》之後的史學名著。更使諸葛亮始料不及的是,當年髡刑陳壽父親,竟然成了《晉書.陳壽傳》在肯定《三國誌》價值的同時,指責陳壽修誌態度“有失公平”的口實。羅貫中不但包庇諸葛亮的致命錯誤,還把他的錯誤以“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加以讚揚,成了後人藉以自詡或者讚揚那些“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者的成語。

冇有不下雨的天,冇有不犯錯的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不是有人說死人也會犯錯誤的嗎?人死了,埋個大墳頭,與後代子孫爭占耕地。不過,死人的這個錯誤是活著的人逼著犯的,非死人之過也。況且後人還可以利用平墳或其它方法糾正這一錯誤。而諸葛亮在“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掩蓋下所犯的錯誤,甚至是致命的錯誤。則是由主觀原因造成,並且是不可挽回的。

劉備三顧茅廬,諸葛亮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按照“隆中對”的規劃,協助劉備創立蜀漢,致使天下成為魏蜀吳三分之勢。劉備死後,諸葛亮本應整修內政,修養生息,強國富民,等待時機,以圖統一。然而,為了有生之年實現劉備的托孤遺願,他不顧連年征戰百姓苦,將士厭戰鬥誌衰的現實,在冇有任何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可以說是上違天時,下遭民怨,連呈《出師表》,數次出祁山,窮兵黷武,結果是兵敗北山,命喪五丈原。由於諸葛亮的這個可悲可歎的致命錯誤,在他“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後,致使蜀國滅亡,劉禪被俘,造就了“樂不思蜀”的千年笑柄,可以說是親手葬送了劉皇叔嘔心瀝血艱辛開創的蜀漢政權,恭手送給了司馬氏夢寐以求天下歸一的豐功偉績。可歎“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下會打洞”之說並非真理,否則,劉備之子劉禪定會糾集自漢高祖劉邦創建漢朝以後所封王侯之子孫的劉家宗親刨墳鞭屍,向諸葛亮討要說法,然後以劉家號召天下,恢複漢室,傳承“正統”。

另外,後世評論者也指出一些《三國演義》甚至《三國誌》對那個時期重大事件、重要人物遺漏的現象,如張仲景與華佗同時都是傑出名醫,隻見華佗,不見張仲景;馬鈞是當時“天下之名匠”,卻未提及;還有一些曆史上著名的文學藝術名家,如建安時期的文學成就等。論起推動社會進步和經濟發展乃至對後世人民生活的影響,絲毫不亞於那些廝殺疆場,奪城掠地的帝王將相。也有人對《三國演義》中一些故事情節不合情理,銜接錯亂,個彆謀篇佈局、遣詞造句不符現代章法提出異議。近百年的曆史,那麼多重大事件,那麼多生旦淨末醜角,紅黑白花粉臉人物,七十多萬字的鴻篇钜著,做到句句合情在理,字字準確無誤,實在是強人所難。

儘管《三國演義》站在封建統治階級的立場上,存在有宣揚唯心史觀、天命論以及忠君等封建思想糟粕,但卻影響不了其在中國文學史上所占的地位,其文學價值和對後世的影響是否認不了的。《史歌》評價說:

傑出作家羅貫中,生活元末明初間。根據史載和傳說,《三國演義》小說編。

東漢末年三國時,軍閥混戰民不安。作者以此為題材,展現鬥爭諸場麵。

相互征戰魏蜀吳,曹操劉備和孫權。智慧化身諸葛亮,層出不窮英雄現。

生動戰例寡敵眾,以弱勝強把敵殲。曲折生動故事情,人物栩栩如眼前。

錯綜複雜多鬥爭,社會動盪戰頻繁。人民遭受動盪苦,封建統治暴貪婪。

唯心史觀天命論,忠君思想同時宣。

《三國演義》之所以對後世影響深遠,能夠廣泛流傳,除了文學價值外,就是把古澀難懂的文言文變成了雅普共賞的通俗文學。聶紺弩為《三國演義》所寫《前言》中首先肯定並把它歸結為第一功績,當然,民間語言的說唱,口頭語言的傳播,更進一步把書麵語言變為通俗的口頭語言,對於近代乃至現代文學語言更加大眾化、群眾化都起到了積極的影響和很大推動作用。

一部優秀小說對民眾的影響往往會超出作者本身存在的價值,少數研究者再加上眾多的文學愛好者,知道羅貫中的還是遠遠不及知道《三國》的,諸葛亮、關羽、張飛,乃至劉備、曹操等等典型形象,深深刻印在人們腦海之中。說起《三國》,不能說出幾個人物,可能就被視為少文化,冇知識,就連不識字的文盲,還知道拜“關爺”呢。

在你說《三國》,他講《三國》;你唱《三國》,他演《三國》;你評《三國》,他論《三國》的“《三國》熱潮”中,缺少了“我”。“我”也不甘僅當旁觀者,思來想去,便扭轉立場,變換角度,步羅氏後塵,在其身後拾點貝殼,再去史庫取些寶物,東拚西湊,鐫刻雕鑿,並用民眾語言把其並串連接,編成《實話三國》,或許能夠挖出一些新人新事,湧現新典型;撕去一些偽裝者的麵紗,露出本來真麵目;改扮一些人的麵具,使其舊貌變新顏……於是“我”便揚長避短,沿途拾遺,見縫插筆,堵漏補闕,扭偏糾誤,棄偽存真,去假求實,采擷精華,剔除糟粕,按照章回小說“話說”、“分解”的套路,一回一回地透視出更加接近史實,更加貼近那個時代生活的另一番景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