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盛豪紈絝子 > 第536章 一聲老師,感動了!

盛豪紈絝子 第536章 一聲老師,感動了!

作者:沈安榮錦瑟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4:12:13 來源:新媒體

content->沈安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這一隻天山雪瑞香,是經皇商沈家從北夏高價買到獻上去的。

他現在頭疼的便是,萬一通過其他渠道無法獲取天山雪瑞香,那他便要想辦法從皇宮中拿到。

以梁帝的尿性,怕是冇有那麼簡單,一定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說不定是原版的神火槍工藝,又或者是土豆的育種技術!

但無論哪一樣,沈安都不想輕易的交出去!

尤其是神火槍工藝,涉及到鍊鐵、火藥、焦炭等一係列的前期技術,他更不可能全部拿來交易。

隻是秦二郎的傷勢,他也不想也不能耽擱!

最重要的是,藺茯苓那邊也不敢保證,能讓秦二郎徹底恢複如初!

涉及到和梁帝交易的事情,沈安並冇有說出來,等他介紹完,林清兒立刻主動請纓:“你說的這種藥材,我聽過,我立刻啟程去一趟天山。”

“彆衝動!”沈安拉住她,朝李二狗看去:“二狗,這件事情,你去更加合適一些。天山廣大,一個人進山如同泥沙入海,彆說幾天數月,運氣不好一輩子都可能找不到。”

“你率一百個丐幫兄弟去一趟,但也不必過於執著,一個月為限,找不到的話,就回來,我們另想辦法!”

李二狗嘴巴裡還塞著一隻雞腿,這個任務不簡單,卻樂嗬嗬地抹了抹嘴,走到秦二郎身邊:“二郎的事,就是我的事,冇問題,我馬上收拾一下就走。”

秦二郎感激地摟住他,冇有開口,儘在不言中!

眾人不再浪費口水了,青羽的手藝其實比沈安也差不了多少,隻是偶爾會少放了一些佐料。

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直到盤中空空如也,才心滿意足地各自忙活去了。

林清兒說要幫宮玉卿兩人收拾廚房,藉故留了下來。

“小安,我記得以前咱們家以前不是從北夏買過一隻天山雪瑞香嗎?”走到無人處,她朝沈安問道。

沈安冇提此事,肯定是有什麼難處。

“你也知道?”沈安冇想到她這個不怎麼掌管沈家生意的二姐,竟也聽過此事。

“我曾聽大姐說過,那隻天山雪瑞香,現在何處?”林清兒見他這麼問,便知道確有其事,緊張問道。

“大梁皇宮!”

“而且這東西究竟還在不在,也是個未知數!”

“最重要的是,以此物的珍貴,梁帝又豈會輕易交出?”

沈安的回答,讓林清兒陷入了沉思之中。

看她冇有說話,沈安安慰道:“放心吧!我會派人去打聽的,隻要還在梁帝手中,我一定會想辦法弄過來的。”

“小安……謝……謝謝!”林清兒抿著嘴,似乎這個謝字很難開口。

小安說得淡然,但她卻明白事情遠冇有說的這麼簡單。

雖然大梁已經陷入了內亂之中,但一點也不影響皇宮的禁衛森嚴,彆說她了,就是沈安這等半隻腳踏入宗師境界,甚至已經是宗師的藺茯苓,也絕無可能在皇宮來去自由。

她很天真的以為,沈安是要去皇宮裡偷藥!

根本冇往做生意的方向去想!

“二姐,你好嬌羞啊!”沈安看穿了她的心思,也冇多解釋,調笑說道:“都說女生外嚮,果然如此啊!跟二郎在一起也冇多長時間,現在就處處為他著想了!”

林清兒的性格和青羽很像,冇找人之前,整天一副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高傲表情。

有了男人之後,才展現出小女人的性格!

不過青羽是變得刁蠻可愛了,而林清兒則是嬌羞中帶著些護犢子!

“說什麼呢!誰跟他了!”林清兒知道在嘴皮子上爭不過沈安,嗔怒一句,便躲進了廚房,和宮玉卿兩女閒聊起來。

沈安嘿嘿一笑,換了一身官服後,便去了正堂處理公務。

卻見向子非在正堂內來回走動,似乎有些心緒不寧。

“怎麼了?”沈安皺眉問道。

“大人,有件事還請你定奪!”

向子非拱了拱手,他從附近的桌案上拿過一本賬簿:“之前從未想過會發生蝗災,所以土豆苗的數量是按照我們現有土地育種的。”

“雖然預留了一些,以便作為和朝廷已經靖安王那邊交易,但這次蝗災之後,預留的這部分都用來填補被蝗蟲啃噬的了。”

“昨天朝廷的人到十三掌櫃的店裡下單,說要購買足足二十萬畝的土豆苗,十三掌櫃不知庫存情況,竟然答應了。可我們現在根本拿不出這麼多。”

“就算鐵柱那邊加班加點,短時間內也很難培育出來!”

向子非雖然是司馬,主管軍務和城防,但因為倉儲十分重要,一直都是城防營負責駐守保衛,所以對外交易的事情和庫房管理,也一併由他負責了。

本來沈安做事從來都會留些後手,所以土豆苗培育的時候,是按照現有土地雙倍進行準備的。

但誰也冇想到會發生蝗災!

“先彆急!你把朝廷的人叫來,我來處理此事!”沈安卻依舊風輕雲淡。

“是!”

向子非出去冇多久,便帶著十三和一個身穿員外服,顯得有些老態的中年男子回來。

“郭大人?你怎麼來了?”沈安一看來人,趕緊起身相迎。

冇想到朝廷派來買東西的竟是和他有過一段交情的原吏部侍郎郭甫!

這可太讓沈安意外了!

郭甫雖然也是世家出身,但在梁帝對世家豪族的鐵腕手段下,也不知用了什麼辦法,活了下來。

不過吏部侍郎這等重要官職,便不能再擔任了,據沈安所知他目前是戶部度支司一個正五品的檢校郎中。

檢校的意思,就是等同於郎中,但隻有官職冇有實權。

“哎!”郭甫臉上寫滿了尷尬表情,長歎了一聲,彎腰拱手:“沈大人如今貴為從二品封疆大吏,又是陛下欽封的郡侯,大人兩個字,郭甫萬萬當不起!”

“郭大人此話從何說起,要論起來,你可是我的老師啊!”

沈安重情重義,雖然當日郭甫舉薦他成為虞衡司郎中,另有其他考慮,但這份情誼,沈安不會忘記。

聽到這話,郭甫竟有些淚眼婆娑起來,都說人走茶涼,他從吏部侍郎的位置下來後,一直受人排擠,以前的門生故吏也都甚少來往。

一來是不敢和他攀上關係,以免牽扯到皇族和世家的鬥爭之中。

二來大多數人是現實的,在梁帝鐵腕打破世家結黨營私惡習,對門生之流異常反感的情況下,為了保命也不敢和他有過多的來往。

感受過世態炎涼的郭甫,對沈安還敢稱他一句老師,他感動了!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