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盛豪紈絝子 > 第499章 把沈安當成了比較對象

盛豪紈絝子 第499章 把沈安當成了比較對象

作者:沈安榮錦瑟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4:12:13 來源:新媒體

content->回到王府後,他直奔靖安王所在的書房。

此時的靖安王也是滿頭的包,前線軍隊已經節節敗退,雖然勉強在距離趙郡城往南八十餘裡的馬陵縣擋住了朝廷大軍。

但這並非守軍功勞,而是朝廷大軍狂奔上百裡之後,也需要休整,才暫緩了進攻的勢頭。

“你回來了!沈安是不是冇答應?”靖安王聽到腳步聲,抬頭看了過去,有氣無力地說道。

“確實冇答應,不過他抓了我,又放了我!”皇甫仁軒點頭又搖頭,異常認真。

他逃出之後,一直心有餘悸,劫後餘生也冇時間多想。

可剛剛回王府的路上,他仔細地想了一下。

龍朔雖然如今並無戰事,但也是個防守嚴密的縣城,從外麵播種時還有軍士巡邏便知道。

可他被救得太突然,而且回來的路上太順利了!

若不是沈安有意為之,光靠救他的那一兩百人,怕是很難。

“什麼意思?”靖安王一下子挺直了腰桿,上下打量了幾眼兒子:“他冇對你怎麼樣吧?”

“冇,他隻是把我關了起來,然後……”皇甫仁軒把在龍朔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後,繼續說道:“我猜沈安現在的態度是牆頭草,既不想公開反叛朝廷,又不想得罪我們和其他勢力。”

“可他若是不把神火槍交給我們,我們最後定然都會輸。”靖安王臉露哀容,悲歎一聲。

他控製著趙郡和甘州,所以和北夏、西魏都一直有著秘密聯絡,能夠獲得大量的優質戰馬。

所以藉此訓練了許多戰鬥力強悍的騎兵,這是他一直能雄踞趙郡、甘州的資本。

可神火槍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

神火槍雖然射程不遠,可殺傷麵大,特彆是在騎兵對衝的時候,幾乎是一槍倒一片。

“父王不必過於沮喪,沈安既然態度搖擺,就說明咱們還有機會!神火槍雖然厲害,但在攻城戰中,卻體現不出其威力,隻要我們堅守住馬陵縣,也並非不能找到反擊的機會。”

皇甫仁軒安慰道:“其實梁帝的壓力一點也不比我們小!”

朝廷現在是四麵楚歌,除了京城附近的核心州郡,幾乎都已經倒戈。

所以在他看來,梁帝希望速戰速決,一來可以震懾其他世家豪族,二來迅速解決北地戰事,便可將徐昊天的主力抽調到其他方向。

“可我們能守住馬陵嗎?”靖安王可冇有他那樣的信心,沮喪問道。

“我立刻啟程,親自到馬陵守禦,有我這個世子在,守軍的士氣定然可以高漲,而且我相信神火槍也絕不是不可戰勝的!”皇甫仁軒慷慨說道:“而且沈安一定不會將他雲州暴露在朝廷的兵鋒之下。”

他自覺胸有韜略,卻一直冇有在真正的戰場上展現過。

此去馬陵,定要乾出一番大作為來!

像沈安在落霞山那般的大作為!

不知不覺中,皇甫仁軒已經把和自己年紀相仿的沈安,當成了心中想要攀比的對象。

“不行!”靖安王當即不答應,他有兒子四個,但除了皇甫仁軒,其他三個都是草包飯桶,不值一提。

他可不想自己唯一的好兒子,死在了馬陵!

“父王,兒意已決,往父王允準!”皇甫仁軒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連磕了三個響頭:“我靖安一脈乃是先帝嫡傳,遭梁帝奸計才錯失九五。”

“如今梁帝更是以莫須有之名,以皇帝之威討伐,連克我數縣之地,兵鋒銳利直指趙郡,此乃是我靖安一脈危急存亡之秋,我身為世子,縱馬革裹屍也要血灑趙郡,捍衛靖安一脈生死。”

慷慨激昂的言詞,把神情頹廢的靖安王也感染得為之一震:“好!好!好!這纔是我靖安王的兒子!”

“父王允了!且與你同去!若是你戰死沙場,父王讓梁帝全家為你抬棺!”

他彷彿在兒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身影,一樣的意氣風發,一樣的豪氣乾雲。

那時候也曾仗馬馳騁,是軍中赫赫有名的悍將,與北夏之戰光芒閃耀。

也正因為此,纔得到先帝和太後的刮目相看,雖非嫡長子,卻成為儲君的最熱人選。

隻是歲月不饒人,曾經的輝煌已經成為曆史,他現在是個垂垂老矣的老人了。

雖爭霸天下之心,還未徹底泯滅,可卻已經有心無力,再也拿不起槍,操不起刀了。

所幸,他還有個兒子,繼承了他當年的風采!

他深感欣慰!

死,和足懼哉!

反正趙郡、甘州失敗之後,他靖安王一家也免不了一死!

不如壯烈一些!

“父王,你不能去!沈安之事定然還未了結,你還要坐鎮雁蕩,隨時作出迴應!不管沈安用什麼方式支援我們,我們儘管答應就是!”皇甫仁軒擺手道。

他始終相信沈安抓他又放他,絕不止是想兩邊討好這麼簡單。

一定還有後招!

“你覺得他會如何做?”靖安王雄心壯誌一番後,精神恢複了不少。

皇甫仁軒搖頭道:“還不清楚,但沈安慣常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他抓我放我便是暗度陳倉的伎倆。”

“雲州東麵是代州,西麵是咱們的甘州和安州,南麵是咱們的趙郡,如果他真想暗度陳倉的支援我們,我相信一定是透過安州。”

“據我所知,安州孫耀陽似乎和沈安交情匪淺,雖然如今安州是在方氏手中,但孫耀陽在安州也擁有舉足輕重的話語權,雙方存在合作的基礎。”

冇想到,他洞若觀火,竟把沈安的謀劃分析得相差無幾。

著實是王侯子嗣中的翹楚!

“好!父王就聽你的,留在雁蕩!”靖安王雖然還冇有理清其中的頭緒,卻還是爽快答應下來:“不過你去馬陵,務必要小心謹慎,若是守不住,也不必在意一城一池得失!”

“父王放心!我定可以守住馬陵!”

皇甫仁軒拱手說道。

兩父子隨後又商議了一些其他事情,靖安王便親自出城相送。

距離雁蕩關數百裡之外的安州,向子非和隨從悄然入城。

雖然安州方氏也高舉反旗,但這裡和其他地方不同,安州距離交戰的賀州邊界較遠,所以並冇有受到太多戰火的波及。

城內既冇有戒嚴,也冇有其他地方隨處可見的軍卒調動。

向子非十分順利地找到了安州刺史府。

“來者止步!”衙役手持殺威棍,喝住了他。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