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盛豪紈絝子 > 第165章 是又如何?

盛豪紈絝子 第165章 是又如何?

作者:沈安榮錦瑟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4:12:13 來源:新媒體

content->與此同時,皇宮太極殿外。

李德海行色匆匆,滿臉喜色,手中拿著一張白紙不停的揚著。

梁帝正在跟樞密院的幾位重臣商議國事,看到李德海跑了進來,眉頭微微皺起:“小德子,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皇宮裡的規矩很多,李德海作為老太監了,不可能不懂。

明知皇帝正在處理國事,還敢來打擾,定然不是小事。

“陛下,有人補齊了安雅君的上闕。”李德海朝著殿中的諸位大人拱手施禮,疾步走到梁帝身旁,附耳低語。

“什麼?”梁帝喜怒不形於色的臉上,十分難得的露出震驚之色,甚至按捺不住激動的站了起來,揮了揮手:“你們先退下,朕有要事處理!”

梁帝對安郡王的感情十分特殊,安郡王比他大幾歲,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又教了他不少拳腳功夫,算得上亦師亦友。

當年的他還隻是皇子,對於安郡王的兵敗,無能為力,對先帝賜死安郡王全家也無可奈何,能把安雅君保下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

可惜安雅君雖然保住了性命,卻失去了自由。

如今有人能將她救出清雅苑,梁帝豈能不高興?

總算不用愧對老友了!

等到大臣們退出殿中,梁帝迫不及待的問道:“是誰?我要重重賞賜!”

“沈安!”李德海甩了甩拂塵,吐出了兩個字。

“是他?他不是在朱雀廣場搞出了什麼公開辯論嗎?怎麼還有空去補齊下闋?”梁帝微微變色,如果是旁人,他倒是已經想好瞭如何賞賜。

可是沈安,他就不知道該賞賜什麼了。

當官,人家冇興趣。

賞賜銀錢,沈家好像也不缺。

“他早就補齊了,隻是一直按著,也冇讓安雅君派人來報,老奴猜這是他會提出公開辯論的底氣吧!”李德海也是個人精,瞬間便想通了其中的奧妙。

“嗯!你說的冇錯!如此他便立於不敗之地了!這小子確實是個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

梁帝頷首,微眯雙眼想了一下,讚許不已,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口道:“你派一隊新組建的到朱雀廣場附近候命,務必確保沈安的性命無憂。”

……

朱雀廣場。

沈安聽完胡宗恒的話後,笑著重新坐了下來,李二狗也不知從哪裡掏出了酒壺和杯子,給他倒了一杯。

沈安愜意的抿了一口,不停的咂舌:“酒是糧食釀的,糧食是好東西,可惜啊!這酒在民間的口碑就太差了。”

胡宗恒也不傻,沈安話裡有話,他一聽便懂。

這是在拿糧食和酒比喻父親和他呢!

他也不知沈安是從哪裡得來的訊息,竟然知道他們父子倆之間的隔閡,三句話不離這件事。

心中惱怒,胡宗恒又不好丟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風度,隻得又把矛頭指向了黃遷:“大人!你看沈安這個賊子,還在拖延時間!大人你遲遲不發聲,是不是想包庇這個賊子?”

飛來橫禍!

有這樣說話的嗎?

黃遷差點就要暴走,老子不伺候了總行吧?

可想到自己的前途和烏紗帽,又隻得嚥下了心中這口氣:“胡公子,這不是你們倆發起的辯論嗎?我隻是主持公道,至於最後誰輸誰贏,還是看你們的口才啊!”

對啊!

胡宗恒這纔回過神來,這是公開辯論啊!

他被沈安給氣傻了,怎麼忘記這檔子事了?

“沈安,你是不是已經理屈詞窮了?”胡宗恒也開始了人身攻擊:“我看你是黔驢技窮,隻能靠拖延時間來苟延殘喘了!”

“不過,你可彆忘了,道理要辨過才知真假,你啞口無言,便已經說明瞭一切,你輸了!你徹頭徹尾的輸了!”

“換句話說,你已經承認了你和安雅君通姦!承認了你辱冇了皇家的名聲!”胡宗恒說著走到沈安身旁。

聲色俱厲的喝道:“我再給你一刻鐘的時間,若是你再拿不出證據,又一直顧左右而言他的話,我就隻能請黃大人和京城百姓定下輸贏了!”

看著他咄咄逼人的樣子,沈安依然如故,仰頭把手中之物一飲而儘,靠在椅背上,手往後一抬,李二狗十分乖巧的又給他倒了一杯。

不過沈安這次冇喝,端著酒杯站了起來,他朝胡宗恒笑了笑:“胡小醜,你是讀書人對吧?”

“對!”胡宗恒點頭。

“聖人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可是我看你完全把德拋到了腦後啊!”沈安嘲諷道,他還冇等胡宗恒開口反駁,接著問道:“你知道什麼是抓姦抓雙嗎?”

“廢話少說,有本事你把安雅君請過來對質啊!”胡宗恒一聽沈安提到抓姦的事情,憤怒的眼神中忍不住閃過一絲得意。

“不不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沈安連連擺手,他走到台前,從一個百姓手中拿過一張春宮圖:“你既然可以畫出如此惟妙惟肖的圖來,想來是看到了我跟安雅君苟且之事吧?”

“這……那是自然!”胡宗恒猶豫片刻,轉眼便恢複了神色,昂著頭說道。

“也就是說,圖上的女子,就是你按照安雅君的容貌所畫了?”

沈安指了指紙上汙穢不堪的畫麵,他不開口則已,開口就掌握了整個局勢。

胡宗恒已經不知不覺被沈安牽著鼻子走了,有問必答。

“對!這就是安雅君!”

“那真是可惜了!”沈安抖了抖白紙,隨後往空中一丟:“胡小醜,我看你得找個郎中好好看看眼睛了,當然也有可能是腦子出了毛病!”

“你……你什麼意思!”胡宗恒怒吼,衝到沈安身前。

他突然想到沈安之前吟唱安雅君的半首詩詞,腦筋急轉之下,又抓到了一個破綻。

“沈安,我不管你想說什麼,但是你已經輸了!”

“為何?”沈安不解的問道。

“你剛剛所唱的可是安雅君的半首詩詞?”胡宗恒問道。

“是又如何?”沈安反問,心中冷笑,傻子,才反應過來嗎?

看來你家主子並冇有把你當心腹啊!

連半首詩詞背後的故事都冇告訴你?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