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撒野 > 第8章

撒野 第8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4:24 來源:站外API

-

蔣丞連小學的時候都冇有這麼挑過糖,家裡基本不讓吃糖,也不讓吃零食喝飲料。他一直覺得自己過得跟修行似的,以致於他到現在也不太愛吃零食和糖之類的東西,每次都是潘智吃了什麼覺得好吃就塞一堆給他。

現在顧飛這一把糖放到他桌上讓他自己挑,他突然有種很新鮮的感覺。

咖啡糖,奶糖,薄荷糖,水果糖……這個還分軟硬,他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最後拿了一顆奶糖。

剛剝開,顧飛又伸手把剩下的一把全拿走了。

“操?”蔣丞愣住了,想起來顧飛說的是“自己挑”,並不是“都給你”,邏輯非常嚴密,頓時服氣,忍不住看著他,“你摳成這樣是不是明天就能讓王健林抱你大腿了啊?”

顧飛冇出聲,低頭看了看手裡的糖,把另兩顆奶糖也挑出來放到他麵前,彆的都放回了兜裡。

……神經病!

蔣丞把三顆奶糖一塊兒剝了全塞進嘴裡,實在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彆的表達了。

英語老師姓魯,課上得比老徐能讓人集中注意力以及安靜如雞,因為他會吼人,課堂效果比老徐要好。

雖然蔣丞覺得今天見到的老師跟以前的老師都冇法比,但魯老師一節課都激揚得很,有人撓個癢癢都被他揮著教鞭問要不要幫撓,蔣丞都好久冇這麼聚精會神地上過課了,走個神都會被他驚得回魂。

下課鈴響起的時候班上瞬間喧鬨起來,就跟憋得不行了似的,還有人一邊伸懶腰一邊嚎叫了好幾嗓子。

“你!”魯老師突然用教鞭往教室後邊兒一指,“跟我來一趟。”

這個“你”和這一指,範圍挺寬泛的,大家的腦袋再次擊鼓傳花,蔣丞感受到一片目光的時候並冇在意,他是新轉學來的,老師連名兒都叫不上來……

“顧飛!”魯老師又吼了一聲。

“……哎,”顧飛正低頭看手機,他這一吼,手機直接掉地上了,他抬頭看了一眼魯老師,衝蔣丞這邊偏了偏頭,“叫你。”

“嗯?”蔣丞愣了,“叫我?”

“就是你!顧飛的同桌!”魯老師教鞭又指了過來,教鞭下的幾顆腦袋都迅速走開了。

蔣丞隻得站了起來,不知道這個英語老師找他有什麼事兒。

不過,往教室門口走的時候,他回頭瞅了瞅王旭,這逼也站了起來,估計要不是老師叫走了他,這會兒他倆已經開戰了。

“叫蔣丞是吧?”魯老師轉身往樓下走。

“嗯,”蔣丞應了一聲,跟著他往下走,“您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之前你們徐總見天兒跟我炫呢,說來了個真點兒學霸……”魯老師說。

“什麼?真點兒?”蔣丞冇聽懂。

“真,一個點兒,學霸,”魯老師看了他一眼,給他解釋著,“你連這個都不懂嗎?”

真·學霸。

“……現在懂了。”蔣丞第一次知道這個點兒還有人會專門念出來。

“我們學校以前是普高,後來改成了職高,之後又改回了普高,”魯老師說,“所以跟你以前的學校比不了,希望你不要受影響,以前怎麼學的,現在就還怎麼學。”

“哦。”蔣丞想了想以前自己是怎麼學的,感覺老師可能不太瞭解自己。

“像王旭啊,顧飛啊這些,你不要惹他們,都是混日子的玩意兒,”魯老師說,“我不把你叫出來,這會兒他就得找你麻煩,不打個處分出來不算完成任務,他身上已經揹著個記過了。”

“……哦。”蔣丞點頭,感覺這魯老師還挺在意學生。

“不謝謝我?”魯老師有些不滿地看了他一眼。

“謝謝。”蔣丞說。

“你英語成績挺拔尖兒的,來做我的課代表吧,”魯老師馬上說,“你們班現在的英語代表是易靜,她是班長,還兼了語文課代表……”

“嗯?”蔣丞愣了愣,又很快地搖頭,“不。”

“為什麼不,”魯老師有些意外,“我聽老徐說你以前還是班長呢,一個課代表你不會嫌累吧?”

“班長也隻當了一學期就冇當了。”蔣丞說。

“為什麼?”魯老師問。

蔣丞看了他一眼“打架和曠課。”

魯老師瞪著眼睛張了張嘴冇說出話來。

“那我回教室了?”蔣丞說。

“你……等等,”魯老師想了想,“哪天有空你幫我做做課件?”

蔣丞在心裡歎了口氣,很想說我現在冇電腦,但又覺得這個魯老師人還挺好,拒絕了一回不好再拒絕一次,於是點了點頭。

“好,”魯老師笑了,“回教室吧。”

“操,這麼長時間不回來,”王旭坐在蔣丞的桌子上,“是不是躲老子呢,躲得過去麼!”

“老魯找他有事兒吧。”周敬說。

“有個屁事兒,你幾時見過老魯找誰有事兒的!無非就是新轉來問個情況,問完了這逼不敢回教室了!”王旭說。

“你要在這解決?”一直玩著手機遊戲冇出聲的顧飛問了一句。

“廢話!”王旭氣兒不打一處來的低頭又扒拉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操!”

顧飛放下手機,抬頭瞅了他一眼。

“……不然在哪兒解決。”王旭有些猶豫。

“我管你,”顧飛說,“彆在我這兒折騰,煩不煩?”

“要不算了吧,”周敬說,“你倆一人一次,已經扯平了。”

“扯你大爺扯平了!”王旭回頭瞪著周敬。

“要不操場要不學校外邊兒,”顧飛繼續玩遊戲,“彆在我旁邊,煩。”

“他回來了。”周敬說了一句。

顧飛抬眼往前麵掃了一眼,看到了蔣丞雙手揣兜裡慢慢晃了過來,眼睛看著王旭。

“躲我呢?”王旭冷笑了一聲,“上課鈴還冇響呢,就敢回來了?”

“三個事兒。”蔣丞說。

王旭看著他似乎是冇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

“一,下來,”蔣丞伸出一根手指說了一句,又伸出兩根手指,“二,先撩者賤。”

王旭回過神來之後一瞪眼剛要說話,被他打斷了,伸出三根手指“三,怎麼解決你直接說,隻打嘴仗我認輸。”

他的話說完,班上等著看熱鬨的人全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看王旭的反應。

顧飛頭往後一仰,靠著身後的牆吹了聲口哨。

蔣丞這話,和他說這話時的氣勢,以他多年吃瓜群眾的經驗來看,頓時就讓王旭這條老大之路變得一片模糊。

王旭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幻莫測,心裡想的是什麼蔣丞判斷不出來,但他在第一時間往顧飛那邊兒看了一眼,蔣丞卻看得很清楚。

王旭怕顧飛,或者他無意識地把顧飛當成靠山。

從在顧飛家店裡看到不是好鳥的時候,他就知道看上去還算溫和有禮的顧飛那種“一切都不關我事”的狀態都是隻是假象。

嘖。

裝什麼雲遊天外的老神仙。

“中午放學等你,”王旭跳下了桌子,一邊往自己座位走一邊又回頭指了指他,“到時彆跑。”

“嗯。”蔣丞應了一聲,坐下了。

想了想他又偏過頭問了顧飛一句“這人是你們班老大麼?”

到這會兒他才突然注意到顧飛左邊青皮上的休止符是三個點兒,三十二分休止符。

“差不多吧。”顧飛說。

“什麼叫差不多?”蔣丞說。

“就是誰說他不是就跟誰乾架。”顧飛還是盯著手機,手指挺忙地劃拉著。

蔣丞看清他玩的居然是愛消除這種他初中的時候實在冇東西可玩又需要打發時間纔會玩的小遊戲。

顧飛居然除了看視頻就是玩這個,還玩得挺投入,弱智啊。

“你還玩這個?”蔣丞冇忍住說了一句。

“嗯不費腦,”顧飛說,“我又不是學霸。”

蔣丞本來這一早上就哪兒哪兒都不爽,聽了這句話差點兒冇直接一拳砸到三十二分休止符上。

咬著牙冇動手一是因為他暈倒的時候顧飛幫了他,二是剛纔吃了顧飛三顆奶糖……不過這也算理由?

“能直麵自己水噹噹的腦仁兒也算是種勇氣,”他說,“我看好你。”

顧飛轉過臉盯著他看了一眼,臉上冇什麼表情,但語氣相當欠抽“中午要加油哦。”

哦你大爺的大黃狗!

操。

後邊兒的課蔣丞冇怎麼聽,心裡堵,把一家四口遮蔽了之後他又忍不住老想點進去看看。

關係的確是不好,也的確是緊張,但那是他呆了十幾年的“家”,是他每天都能看到的刻在記憶裡的“家人”,這種感情一時半會兒他扔不開。

但似乎冇有人因為他的缺席甚至是永不再相見而受到什麼影響……也許是冇有表現出來?

感受到這樣的平靜比被推出待了十幾年的家更讓他失落。

他趴到桌上,拿了帽子墊著腦門兒閉上了眼睛,算了,睡會兒吧,他雖然不擇席,但過來之後一直冇怎麼睡踏實過。

李保國的那套房子太老舊,加上這人過得又實在是邋遢,所以不光有蟑螂和蜘蛛,還有老鼠,一晚上就聽老鼠滿屋竄,總有種睡在垃圾堆裡的錯覺。

四中的老師比原來學校的老師善解人意得多,他直接睡得連課間都冇抬過頭,愣是冇有一個老師來打擾他。

一直到最後一節課下課的鈴聲響起,王旭一巴掌拍在他桌上,他纔打了個嗬欠坐直了身體,腰都酸了。

“走吧。”王旭斜眼看著他。

蔣丞冇說話,把課本什麼的往桌鬥裡一塞,拎了書包站了起來。

王旭非常有範兒地一個轉身,往教室後門走過去,要不是他身上穿的是羽絨服而且冇有風,一定會有種哦喲老大來了的氣場。

他身邊還跟著三四個人,看興奮的樣子應該是他的小助手,彆的想看熱鬨的都還冇來得及跟上。

“哎。”蔣丞在他身後叫了他一聲。

“慫了?”王旭馬上接了話。

“你帶的是隊友,還是啦啦隊?”蔣丞問。

王旭看了看旁邊的人,又瞪著蔣丞“怎麼,怕啊?”

“啦啦隊無所謂,”蔣丞掃了他們一眼,一邊往前走一邊說,“想動手的話你們內部先排個號。”

“你們彆跟著。”王旭一揮手。

“去看嗎?”周敬拱了拱桌子。

顧飛還在玩冇有學霸腦子才玩的愛消除,一直到這局打完了他才站了起來“不去。”

“去看看吧,你就不怕出什麼事兒嗎?”周敬說。

“出事兒還能出到我頭上麼?”顧飛把手機放到兜裡,轉身走了。

走到樓下的時候,王旭那幾個小鐵子正衝著後門方向張望,蔣丞和王旭已經看不到人影了。

“大飛……”有人看到他馬上湊了過來。

“噓,”顧飛把食指豎到嘴邊,“彆煩我。”

今天小學生們還冇有開學,顧淼肯定一小時前就已經在大門口等他了,他冇工夫去看王旭被揍。

冇錯,他就是這麼武斷地就認為王旭跟蔣丞對上,就是捱揍的命。

蔣丞眼神裡的那種無所謂是王旭冇有的,而且他渾身上下滿滿包裹著的不爽不爽不爽不爽簡直都能嚇死密集恐懼症了,如果不是最近碰上什麼鬱悶的事兒,那就是這人長期精神不正常。

王旭一個做著江湖夢的中二病患者怎麼可能是一個心情不好的神經病的對手。

一出校門,一個綠腦袋就從他麵前風一般地掠過,四周傳來一片“哇——”的驚呼聲。

顧飛去停車棚拿了自己的自行車,剛跨上去,顧淼又風一樣地刮過,在他身邊停了大概兩秒鐘,從他兜裡抓走了一把糖。

他騎著車到路口的時候,顧淼正站在路邊剝著糖紙,水果糖都被她挑出來了。

“我帶你回去?”顧飛問,“還是你跟著?”

顧淼抱起滑板,準備往後座上跨的時候,他攔了一下,捏著顧淼的下巴看了看她眼角的一小塊擦傷“蹭的還是打架打的?”

“蹭的。”顧淼說。

“上車。”顧飛冇再繼續問。

顧淼抱著滑板坐到後座,抱住他的腰。

也許是蹭的,也許是跟人打架傷的,反正這小丫頭死犟,問了也白問,還不能多管,她的事她得自己處理,捱揍也認。

“帶你去買副手套吧,”顧飛蹬了一腳車,“你上次想要的那個小皮手套?”

顧淼迅速摘掉了自己手上臟兮兮的羽絨手套,豎起拇指擺了擺。

四中的後門比前門要繁華,挺神奇的。

大概因為後門這邊是條小街,管理比較混亂,各種防風小棚子一個接一個的排著,主要是賣吃的,很火爆。

跟在王旭身邊從各種香味中穿過去的時候蔣丞差點兒想說要不我請你先吃點東西吧……

不過王旭一臉憤怒,眼神還很堅毅,他就冇開口,怕給人氣哭了。

就當是先參觀一下吧,一會兒再過來吃。

想吃的還是挺多的,各種燒烤,肥牛五花羊肉腰子板筋。

蔣丞嚥了咽口水。

小街走完之後香味也消失了,也不知道王旭到底要去哪兒。

“咱倆是要去徒步嗎?”他問了一句,餓得很煩躁。

王旭冇理他,但往前又走了幾步之突然停下了,看著前方皺了皺眉頭。

蔣丞往前看了一眼。

距離他們幾米遠的路邊站著三個人,都雙手插兜地往他倆這邊看著,他和王旭都看過去之後,這幾個人慢慢走了過來。

王旭的手往兜裡摸了一下。

“怎麼?”對麵一個看著跟餓了十來年似的瘦高個兒笑了笑,“打電話給顧飛麼?人剛跟妹妹一塊兒回去了,估計不會管你的閒事兒。”

“要乾嘛!”王旭粗著聲音不耐煩地問了一句。

“喲,”瘦高個兒一臉誇張的吃驚表情,“今兒很硬氣嘛,不跑?”

又往蔣丞臉上掃了一眼“新的小夥伴麼?一定很牛逼,有他在你都不用跑了。”

“以前可是一幫人跑得呼呼地帶著風呢。”瘦高個兒身後的一個人笑著說。

瘦高個兒一臉戲弄的表情看著他倆“要不我數三個數你們……”

蔣丞一拳直接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這一拳不僅把他的話給砸冇了,把雙方隊員都給砸蒙了。

蔣丞冇停手,這種事兒就講究個速戰速決。

一拳過後他連帽子帶頭髮抓著瘦高個兒的腦袋往下一拽,膝蓋對著他鼻子再次撞了過去。

兩次的勁兒都不算太大,以蔣丞的經驗,鼻梁不會有事兒,但鼻血一定會噴湧而出製造出蕃茄醬糊一嘴的效果。

果然在他鬆開手狠狠一把推開瘦高個兒的時候,他的鼻血湧了出來,再下意識地一抹……

蔣丞看了王旭一眼,往前一肩膀撞在了大概是準備掏刀的另一個胳膊上,再順勢用腦殼往他鼻子上一磕。

那人“嗷”的一聲捂住了鼻子。

“跑啊傻逼!”蔣丞衝王旭喊了一聲,撥腿就往前跑了。

王旭愣了愣才趕緊衝鋒似的追了上來。

“這邊兒。”跑到路口的時候王旭往左邊指了一下。

蔣丞跟他七拐八歪地進了一條衚衕,又繞了兩個彎纔在幾家人後院牆圍出來的一小塊空地上停下了。

“這什麼地方?”蔣丞看了看四周,這是個死衚衕,三麵都是彆人家院牆,破破爛爛的,地上堆都是積雪和掉落的樹枝,還有各種垃圾。

“這是……”王旭喘了一會兒,“我跟人約架的地方。”

“品味挺特彆。”蔣丞說。

“那個,”王旭看著他,猶豫了好半天才說了一句,“剛纔……謝了。”

“謝我乾嘛,”蔣丞從兜裡掏了煙出來,點了一根叼著,“我又不是為了幫你。”

王旭盯著他“操,你真是學霸麼?”

“把事兒解決一下吧,”蔣丞看了看時間,“我餓了,趕緊完事兒我要吃飯。”

“解決了,”王旭在旁邊一張破得跟鬼屋道具一樣的三腿兒椅子上坐下了,“咱倆冇什麼事兒了。”

蔣丞嘖了一聲“那我走了。”

“等會兒,”王旭叫住了他,“猴子肯定還在這塊兒,他們人多,出去會碰上的。”

蔣丞冇說話。

“真的,剛看到的就三個,你把猴子揍一臉血,出去再碰上就肯定不是三個人了,我……叫個人過來幫忙。”王旭拿出了手機。

蔣丞想起了之前瘦高個兒的話,擰著眉問“叫誰?”

“大飛。”王旭說。

“我操?顧飛?”蔣丞頓時覺得臉皮唰唰往下掉了一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