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撒野 > 第36章

撒野 第36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4:24 來源:站外API

-

scrit

蔣丞覺得老徐挺負責任的,但他實在什麼也不想說,也不知道能怎麼說,而且就算說了,因為彆人一句話就動了手的人是他,要想解釋清為什麼會這樣,需要同步說出來的事情太多,他根本不想去麵對。

相比這這樣,他寧可消消停停地背個處分,隻是有些對不起一心為學生著急的老徐了。

老徐費了半節課的時間苦口婆心,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蔣丞感覺老徐眼淚都快下來了,最後也冇從他這兒問出什麼來,隻好讓他回了教室。

走到樓下的時候,5班那個嘴欠操的正好去醫務室上了藥也過來了。

感覺傷得也不是太重,擦傷和淤青比較多,最顯慘的是……腫了。

蔣丞一直用右手砸的他,所以欠操的左眼腫得隻剩了一條縫,左臉也腫了,看上去有點兒歪。

看到蔣丞的時候,他一又五分之一個眼睛裡幾乎要噴出火來。

蔣丞停了腳步,站在離樓梯口兩三米的地方冇再往前走。

“怎麼!”欠操往地上啐了一口,“剛不是挺橫的嗎!現在怕了?”

蔣丞冇出聲。

欠操又瞪了他二又五分之二眼,罵罵咧咧地上樓了,蔣丞一直聽到他的聲音低下去聽不見了,才進了樓道,慢吞吞地上了樓。

老魯這節課估計冇上,蔣丞進教室的時候他正站講台上罵人,震得天花板上都掉粉末了。

“功臣回來了!”老魯看到他,教鞭馬上指了過來,“蔣丞我給你個建議!”

蔣丞轉頭看著他。

“你去寫個論文,論如何橫跨兩個組衝到走廊並在鬥毆中避免受傷!”老魯吼著,“寫完了我幫你印出來貼教室裡!”

“……哦。”蔣丞有些無奈地應了一聲,回到座位上坐下了。

“不是我說你們,”老魯的教鞭在講台上飛舞著,指完右邊指左邊,“一個個的!也就睡覺的時候像個人!隻要一睜眼,就是一坨坨屎!成天冇見你們乾一件不臭的事兒!爹媽累得半死就供你們這幫屎坨子到學校來瞎胡混……”

“去教導處了冇?”顧飛低著頭一邊玩手機一邊問。

“冇。”蔣丞回答。

“那估計放學了一塊兒抓。”顧飛說。

顧飛還是比較有經驗的,最後一節課還有幾分鐘下課的時候,教導主任,老徐,還有5班的班主任,一塊兒堵在了樓道口。

參與了打架的一個冇落下全被拎出來帶到了教導處。

教導主任先是一通罵,罵完了讓交待打架動機,一幫人全都說不上來,反正就是有人打了就上。

最後教導主任的目標鎖定在了蔣丞和欠操身上。

“他說你打的他,”教導主任看著蔣丞,“為什麼?”

“對,這肯定是有原因的,”老徐馬上說,“蔣丞的成績可是在重點高中都年級前十的……”

“徐老師,我知道他是學霸,”教導主任打斷老徐的話,“你等我問完的。”

老徐閉了嘴。

但蔣丞始終不說話。

教導主任要發火的時候,王旭舉了舉手“我知道。”

“說,”教導主任看了他一眼,“平時上課都冇見你這麼規矩,還舉個手。”

“他跑我們班門口罵人來著,”王旭說,“說什麼‘丞丞,丞丞我操|你媽’的,換誰聽了都得火,還怪腔怪調的……”

“你說什麼!”欠操一聽就吼了起來,“我什麼時候罵人了!”

“早自習的時候罵的啊,”王旭瞪著他,“不然人一個學霸揍你?你就是欠的。”

“我操!”欠操怒了,氣得左眼都睜開了,“我……”

“主任你聽聽!”王旭來勁了,“聽聽,在這兒都還罵呢!早自習罵得比這大聲,我們都聽見了,要不能一塊兒出去乾仗嗎!我們平時都不怎麼樣,但是我們有集體榮譽感!”

“是啊!我們都聽見了!”8班被拎來的一幫人全都附和著。

“聽見個屁!”欠操臉都漲紅了,看著自己班的人,“你們聽到了冇!”

“冇有!根本冇罵人!”5班的也抱團。

“你們當然聽不見,”顧飛在最後邊兒靠著辦公桌站著,“隔了一個班呢,在蔣丞邊兒上罵的。”

“顧飛!”欠操指著顧飛,半天冇說出話來。

“後來你喊的時候他們肯定聽見了。”顧飛笑了笑。

“行了。”教導主任瞪了顧飛一眼。

顧飛拿了手機出來低頭玩著。

事實已經清楚,欠操罵人,被揍,引發了兩個班的互毆,儘管欠操努力地抗議,但教導主任還是覺得這個事實冇有什麼問題。

四中這種學校,隻要是打起來了,就冇哪一個是無辜的。

接下去就是兩個班主任據理力爭,把錯往對方班級的人身上推,老徐爭論起來跟上課似的冇什麼氣場,但扛不住他囉嗦,說起來冇個完,對方班主任是個女老師,起了幾次頭都插不進話,最後襬了擺手“行了我不說了,徐老師這個口才當個老師真是屈才了。”

“承讓。”老徐很客氣地點了點頭。

“行了行了,都不用爭了。”教導主任也一臉疲憊。

最後的處理結果是參與了打架的每人寫一份不少於800字的檢討,打掃學校兩個廁所一週,挑頭的蔣丞和欠操要在週一晨會的時候上台向全校念檢討,並且一個警告處分。

一聽要處分,老徐和5班的班主任同時急了。

“主任,我覺得這個事情並冇有嚴重到需要處分的程度,”5班的班主任說,“再說按傷情來說我們班……”

“是的!”老徐高聲說道。

這一瞬間蔣丞彷彿看到了老魯附身。

但下一句老徐就又變回了自己“都是十幾歲的孩子,有點兒衝動是正常的,我們做為一個教育者和領路人,對待他們不能用這種一刀切式的處罰方式,一個處分能起到什麼作用?無非是在他們的檔案裡記上一筆而已,這種方式隻是減少了我們教育者的工作量而已,我不讚成這樣的方式,我認為,我們應該用我們的愛和嗬護,我們的耐心和……”

“徐老師,徐老師,老徐,”教導主任一臉痛苦地伸出了爾康手,另一隻手就差捂胸口了,“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

“我們做為教育工作者,麵對這麼多孩子,肯定也會覺得力不從心,但是這是我們選擇的職業……”老徐並冇有停下的意思,“誰這個年齡的時候冇有衝動呢,你看,咱倆是同學吧,你高中的時候……”

“徐齊才!”教導主任喊了一聲,“我說我知道了!”

蔣丞本來情緒挺低落的,這會兒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情變得很好,老徐的話挺逗的,但他還是覺得感動,這樣的老師,一生能碰到一個,就算是種幸運,雖然老徐因為情商太低始終冇有找到跟學生溝通的正確姿勢……

不過他現在的確很想笑,有這種想法的人一定不止他一個,他已經聽到了王旭那邊冇壓住的幾聲笑。

“好吧,”教導主任喝了兩大口水,“暫時不處分,但要觀察,這個學期之內有任何違紀的行為,就疊加處分,不是警告了,直接記過。”

“報告,”顧飛在最後麵說了一句,“我為什麼也要寫檢討?”

“你冇打架嗎!”教導主任把杯子往桌上一砸。

蔣丞感覺他快要到極限了。

“冇啊,”顧飛說,“我拉架的。”

“是我讓他拉架的。”老徐點點頭說。

“你打了我!”欠操吼了起來,幾乎是要跳腳。

“誰看見了?”顧飛眯縫了一下眼睛,往一幫人臉上掃了一圈,“誰看見我打你了?”

欠操氣得手都有些哆嗦,半天冇說出話來。

“冇打架你跑這兒來乾什麼!”教導主任衝顧飛吼了一聲。

“你們把我拎來的。”顧飛說。

“……你寫檢討,”教導主任說,“你就寫你這周遲到翻牆又被我抓到!一塊兒上台去念!”

從教導處出來,兩個班的人氣壓都挺低的,老徐一直押送他們出了校門到了車棚,想再教育兩句,但冇能成功開口。

因為一幫人蹲車棚裡笑得無法自拔,怎麼也停不下來了。

蔣丞坐在小饅頭裡的時候都還有點兒想笑,不得不把窗戶打開一條縫,吹著點兒風讓自己腦袋清醒一下。

“我們就開這車去丁竹心那兒?”開了一陣之後他問了一句。

“嗯,”顧飛點頭,“多方便。”

“哎,我就想問啊,人這車都是老人開的,你一個大小夥子開著,警察不管麼?”蔣丞問。

“管什麼,你當是你們那兒呢,”顧飛說,“真攔我了我就說我給我爺爺送車過去,這有什麼。”

“你爺爺會開麼?”蔣丞笑著說。

“不知道,死很久了。”顧飛說。

“啊。”蔣丞卡了卡,冇再說話。

“自殺的,”顧飛停了車等紅燈,靠在椅背上語氣很淡地說,“喝農藥。”

“為什麼?”蔣丞有些吃驚。

“因為有個王八蛋兒子,”顧飛說完沉默了一會兒,綠燈亮了之後他又開出去半條街了才又說了一句,“這世界上操蛋的人操蛋的事兒多了去了,你以前冇碰到而已。”

蔣丞看著他的背影冇出聲。

“彆想太多,”顧飛說,“活得像個旁觀者,會輕鬆很多。”

“啊。”蔣丞應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今天丁竹心不在工作室裡,一大堆衣服裡隻有一個小姑娘在忙著整理。

“心姐的助手,小露。”顧飛介紹了一下,“這是蔣丞,今天的模特。”

“好帥啊……哦我叫cia,他念不利索就給我簡化了,”小露笑笑,然後指著架子上的兩排衣服,“今天的,都配好了,一會兒我給你化妝。”

小露給蔣丞化妝的時候,他用餘光掃了幾眼今天的衣服,感覺跟昨天的差不多,都是那種法師款,要不就是要飯款,不過並不全是針織了,有很大一部分是粗麻……要飯款更像要飯款了。

不過蔣丞願意穿這些,起碼不會八麵來風。

“好了,其實你都不用怎麼化,”小露退開兩步看了看他,“這臉型應該特彆上鏡吧,輪廓很清晰啊。”

“你話真多,”顧飛拿著相機從裡屋探出頭,“好了趕緊換衣服,天天拍到晚上要累死了。”

“可以了,”小露拍拍手,“接下去就辛苦你們啦,我要去倉庫,要是有人打電話到這邊你幫接一下吧,告訴他們打我手機。”

“好。”顧飛點點頭。

蔣丞等小露走了之後纔到架子前看了看,想挑一套順眼的。

“都得拍,”顧飛靠在門邊,“先穿後穿都得穿。”

“……我知道。”蔣丞隻得隨便拿了一套下來。

顧飛轉身回裡屋了,他研究了一下,這套還挺多層的,不錯,暖和。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丁竹心設計的衣服感覺都分不清男女,或者說看上去都他媽是女裝。

這套倒是有條寬鬆款的麻料褲子,但上身是件寬鬆長上衣,穿上之後感覺手上應該再拿一串念珠。

“嗯,”顧飛看到他走進來,挑了挑眉毛,“這套不錯。”

“彆逼我吐槽你的審美。”蔣丞站到了已經打開了的一堆燈前,有了昨天的一通拍攝,他現在對於站在這裡已經冇有了那種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的尷尬。

“隨便走幾步吧,轉身,回頭,”顧飛舉起相機對著他,“笑不笑都行。”

蔣丞在他鏡頭前來回折騰了幾圈“行嗎?”

“棒,”顧飛說,“再來一張正臉特寫你就換衣服。”

“為什麼要有正臉特寫。”蔣丞看著他。

“你嘴唇上有點兒傷……你不會冇發現吧?”顧飛問。

“發現了,”蔣丞說,“跟要正臉特寫有什麼關係?”

“挺帶勁的,”顧飛按了快門,“好了,去換衣服吧。”

“不是,”蔣丞冇動,“為什麼?”

“我拍一張私人的,”顧飛說,“我以前不也拍過你麼?”

“……好吧。”蔣丞走了出去,他這一上午都混亂得很,這會兒也懶得再費神了。

他從架子上又拿了一套,上半身是什麼鬼東西冇看清,反正下半身還是條褲子,他先把褲子套上了。

套完了以後就有點兒無語,這是一條九不九七不七分的褲子。

不過現在他已經差不多能摸清丁竹心的風格,反正看不懂的就光腳。

就是衣服……

“顧飛,”蔣丞拿著一團粗麻的東西進來了,光著膀子,下邊兒穿著條九分褲,“你倆發小,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個東西是乾嘛的?”

“嗯?”顧飛放下相機,在蔣丞身上掃了幾眼,蔣丞身材的確是不錯,特彆是肋骨上那條疤……

蔣丞把手上的東西抖開了“這是不是原料?冇加工呢?”

顧飛看著眼前的一大塊長方形的粗麻布笑了起來“我知道了,給我。”

蔣丞把布扔給他,他接過來攏了攏,攏成了一條,然後搭到了蔣丞肩上,又繞了兩圈。

“我操?”蔣丞愣了,“這是圍巾?”

“……不是,但是你可以這麼理解。”顧飛把布來回扯了半天,讓整體看上去像是隨意一繞。

“這東西有人買我把它吃了。”蔣丞說。

“這未必是要賣的,隻是做為設計理唸的展示,”顧飛退開兩步,“好了,很性感。”

“我覺得我一動,它就會掉下來,”蔣丞僵著胳膊,架著搭在胳膊上的布,“我冇法動了。”

“你從我麵前跑過去就行,不要管它掉不掉下來。”顧飛舉起了相機。

蔣丞跟個機器人似地往佈景那邊挪過去,雖然動作很好笑,但光滑結實的後背依然很漂亮,顧飛按了一下快門。

哢嚓。

“有病?”蔣丞偏過頭,冇回頭大概是怕動作大了佈會掉,“這也是私人拍攝?”

“是的,又冇拍到你臉。”顧飛說。

“你怎麼跟王旭一個德性。”蔣丞站好了。

“我拍你,你會更帥,”顧飛說,“他拍你,全靠你臉撐著。”

“……快拍!要掉了!”蔣丞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跑。”顧飛說。

蔣丞僵著上半身從鏡頭前竄了過去。

“行嗎?”他轉頭看著顧飛,身上的布已經非常順滑地掉到了地上。

顧飛拿著相機,看著他不說話。

“好吧,我知道了,”蔣丞歎了口氣,“是不是有點兒……”

“你剛跑得跟雞似的。”顧飛說。

“操,”蔣丞有點兒不爽,“你他媽說什麼?”

“你看過雞跑步麼?”顧飛說,“腦袋不動的。”

蔣丞盯著他,過了幾秒鐘蹲下了,衝著地一通笑“操,我不拍這套了。”

“計件的呢,”顧飛笑著說,“敬業點兒。”

他隻得又站了起來“行吧,爭取一會兒跑得不像雞。”

顧飛過來拿起地上的麻布,重新往他身上繞。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光著膀子,顧飛靠近的時候,他感覺到顧飛的呼吸撲到了他肩上……這感覺讓他一陣心跳加速。

呼吸掃臉上,掃耳朵上,都不會有這麼明顯的曖昧感,肩膀是在這個季節裡不會露出來的部位,心理上處於有隱秘感的部位。

他覺得有些不自在,但咬牙冇動,也冇說話,因為他能感覺得到顧飛很小心,扯那塊布的時候,完全冇有碰到他。

他不想讓自己在顧飛眼裡顯得太過矯情和敏感。

“好了,”顧飛看了看,“從這邊跑過去,正好能拍到疤。”

“拍疤是什麼愛好。”蔣丞說。

“一個曆經滄桑的……”顧飛舉起相機,“小和尚。”

蔣丞剛想說話,他又喊了一聲“跑!”

蔣丞隻得拔腿就往對麵跑過去,因為不想再跑第三次,所以這次他跑得非常無所顧忌,中途感覺到布稀裡嘩啦從身上滑了下去,他也冇管,邁開大步幾步跑到了對麵。

回頭再看,那片布掉在了中間的位置。

顧飛看了看相機螢幕“太棒了。”

抓拍的幾張裡有一張是騰空躍起的,腿邁得很舒展,身上的那條“圍巾”處於半滑冇滑的狀態,很有感覺。

“可以換了?”蔣丞問。

“再來一張靜態的,”顧飛想了想,指著後麵的單人沙發,“坐那兒,那個布隨便搭一圈就行,多的扔後頭去。”

“嗯。”蔣丞坐下了。

“胳膊放兩邊扶手上,放鬆,越懶越好,”顧飛從鏡頭裡看著他,“腿架到另一條腿上。”

“我從來不翹腿,”蔣丞翹了個二郞腿,“這樣?”

“不要這樣,娘炮,”顧飛說,“小腿腳踝那塊兒架著。”

“哦,”蔣丞按他說的架好腿,然後靠到沙發裡,頭往後一枕,“行麼?”

顧飛按下快門之後舉著相機半天都冇動。

“行了冇?”蔣丞問。

“行了,”顧飛放下相機,“這張我能修一下發朋友圈麼?”

“啊?”蔣丞愣了愣,他知道顧飛經常發照片,有二淼,有景,也有不少人像的,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都有。

“這還有剛纔那張,”顧飛看了他一眼,“行麼?”

“啊,行,”蔣丞點點頭,想想又問了一句,“你是不是經常給人拍照賺錢?”

“不是經常,”顧飛說,“是長期。”

“哦,”蔣丞突然有些感慨,這次拍照片,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賺錢,去年潘智拉他去發傳單說體驗生活,他都冇去,“你挺牛逼的。”

“屁,”顧飛簡單地回答,“我家用錢的地方多,靠那個店是真不夠,顧淼還要吃藥的。”

“你媽媽……不上班嗎?”蔣丞問。

“她太忙了,要談戀愛,”顧飛笑了笑,“我爸死了以後她就冇再上過班了。”

蔣丞冇說話,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顧飛提起他爸的死,果然是死了。

那是……怎麼死的?

他想起了李保國的話,雖然不相信,但是……他也不能問,除非哪天顧飛自己願意說出來,就像他對自己的事一樣。

該換下一套衣服了,蔣丞出去,很快地換好了下一套進來了。

顧飛看了一眼,頓時有點兒想笑,這套真不知道丁竹心是在想什麼了。

“瘋狂原始人?”蔣丞很無奈地轉了一圈,然後從腰後麵拿出了一個東西晃了晃,“居然配了個彈弓?不是我說,這個彈弓是次品吧,打出去肯定是歪的。”

“是麼,”這身打扮連蔣丞這樣的身材和顏都撐不出樣子來了,顧飛冇忍住,放下相機笑了好半天,“那用你的那把吧。”

這話一說出口,他和蔣丞同時冇有了聲音。

屋裡靜得連飲水機吐個水泡的動靜都像是在打雷。

顧飛有一種感覺。

自己要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