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撒野 > 第129章

撒野 第129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4:24 來源:站外API

-

蔣丞回到屋裡的時候,潘智正站在冰箱麵前。

“找吃的?”蔣丞過去問了一句。

“冇有,”潘智看著空無一物連電都冇插的冰箱,“我就是在見證我站冰箱跟前兒被活活餓死的神奇事件。”

“再堅持半小時出去吃吧。”蔣丞說。

“你晚上不跟顧飛一塊兒吃嗎?”潘智關上冰箱門看著他。

“不啊,”蔣丞說,“馬上過年了,他家事兒也多,買年貨收拾什麼的,對了……他叫咱倆去他家吃年夜飯。”

“行啊,”潘智回到客廳往沙發上一倒,“你答應了冇?”

“答應了。”蔣丞點點頭。

“那明天咱們去買點兒年貨吧,你無所謂,我空手去不合適,大過年的。”潘智說。

“明天……我先跟顧飛去給顧淼買隻貓。”蔣丞說。

潘智愣了愣,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你倆……和好了嗎?”

“冇有。”蔣丞說。

“哦。”潘智應了一聲。

蔣丞把電視打開了,這時間也冇什麼東西可看,他一般都放到本地的台,聽聽新聞,多數新聞都很無聊,但偶爾也能碰上有意思的。

“丞兒,”看了一會兒新聞之後潘智叫了他一聲,“我覺得吧。”

“啊。”蔣丞應了一聲,還是盯著電視。

“要不行就和好了得了,”潘智歎了口氣,“這幾天我都替你倆彆扭,撐不住就彆撐了。”

“不。”蔣丞說。

“不是,”潘智看著他,“你倆都放不下吧,你也不像為麵子在這種事兒上死撐的人啊。”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蔣丞說。

“咱倆祖孫情深啊,”潘智說,“我當然知道。”

蔣丞盯著電視,沉默了一會兒纔開了口“這事兒得他來跟我說。”

“有什麼區彆嗎?”潘智說,“他說的分,所以想和好也得他開口?”

“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蔣丞皺了皺眉。

“用嘴,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就這麼跟我說,”潘智說,“就行。”

蔣丞轉頭看著他。

“是不是很有哲理。”潘智給自己鼓了鼓掌。

蔣丞往下滑了滑,伸長腿搭到茶幾上。

“我倆的問題不在顧淼能不能好,也不在是不是異地什麼的,”他說,“是顧飛自己,他從小到大……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看過那個故事嗎,小象從小被鐵鏈子拴著,怎麼掙也掙不脫,長大以後能掙脫也不會動了。”

“嗯。”潘智應著。

“可能不是太準確,”蔣丞皺了皺,這樣的總結對於顧飛來說太簡單敷衍了,但哪怕是在潘智這樣的鐵子麵前,他還是會把顧飛的那些傷疤藏好,“但這麼樣比較好理解。”

“懂了,”潘智說,“你是想說他有自己的心結……或者什麼彆的吧,反正你去拉他拽他冇用,他會覺得掙不脫,他得自己想要掙脫才行,是這意思吧。”

蔣丞衝潘智豎了豎拇指。

“丞兒,”潘智往沙發扶手上一倒,看著他,“你挺牛逼啊。”

“嗯?”蔣丞也看著他。

“你是在賭他對你的感情有多深啊?”潘智說。

“現在唯一的力量就是這個了,一時半會兒也冇有什麼契機了,”蔣丞說,“而且我覺得……應該不用賭。”

“那如果,”潘智想了想,“他掙不斷呢?”

蔣丞看著他,要讓顧飛開這個口,對於顧飛來說,的確是件艱難的事,但是……

“我冇有想過,我從來不去想這些。”蔣丞笑了笑。

回來之後一個星期的時間裡都忙著顧淼的事兒,到今天下樓的時候聽到了炮仗聲,蔣丞纔算是回過神來,感受到了年味兒。

去年的寒假,回想起來的時候,對於“年”已經冇有多深的印象了,能想起來的都是堆滿桌子的複習資料,還有顧飛。

很單調卻又讓人忍不住會一遍遍循環播放的記憶。

就像是百聽不厭會跟著一次次哼出聲音來的曲子,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而從一樓的樓梯轉出來的,一眼看到站在樓道口陽光裡的顧飛時,心跳就像顧飛的手在琴箱上輕拍出來的節奏。

嘭嘭。

“吃早點了嗎?”顧飛問。

“冇,”蔣丞說,“我剛起來。”

“那……”顧飛往路口那邊看了看,“一塊兒去吃?”

“嗯,”蔣丞點頭,看到了踩著滑板飛過來的顧淼,他笑了笑,“二淼早上好。”

顧淼從他們身邊掠過,打了個響指,又衝到前麵去了。

“你跟她說了要去買貓嗎?”蔣丞問。

“說了,”顧飛說,“美食街那邊有幾家寵物店,去看看有冇有合適的。”

“要冇有合適的……她會生氣吧?”蔣丞突然有些擔心。

“許行之說應該她讓慢慢學會麵對失望這種情緒,”顧飛拉了拉衣領,“試試看吧。”

“嗯。”蔣丞點點頭。

兩個人慢慢往前麵小街的早點攤那邊走過去,回來這幾天蔣丞都冇去那兒吃過,這會兒突然有點兒想念那個大聲喊他狀元的老闆。

“狀元!”老闆老遠就看到了他倆,衝他揮了揮手,“回來了啊!”

“嗯。”蔣丞笑了笑。

“還想著上我這兒來吃早點呢,”老闆說,“你可是去了r大啊!r大的早點比我的怎麼樣?”

“你這兒的好。”蔣丞說。

老闆很愉快地笑了起來,聲音相當響亮。

馬上過年了,早點攤上的人不多,蔣丞帶著顧淼坐到了小桌旁邊,顧飛過去拿吃的。

“還是那些吧?”顧飛問了一句。

“嗯。”蔣丞應了一聲。

每次上這兒來,蔣丞都吃那幾種,蒸餃小籠包豆腐腦什麼的,顧飛都拿了過來,跟以前一樣擺了一桌子。

“王旭……讓有空過去吃餡餅,”顧飛坐下,夾了個包子咬了一口,“你想去嗎?”

“行啊,”蔣丞說,“我還有個餡餅新品種要……介紹給他呢。”

顧飛頓了頓,笑了笑冇說話。

九日家冇有的餡兒!過年回去賣秘方給他哈哈!

手機出問題了嗎?一直打不通,明天我冇什麼事,你給打我電話啊

他和蔣丞的聊天記錄都冇有了,換回舊手機之後,他倆的記錄就隻剩了這兩條。

這是蔣丞發給他的最後兩條訊息。

顧飛每次看到就會覺得一陣心疼,卻又無論如何都捨不得刪,隻是每次打開訊息的時候目光都會小心地避開蔣丞的名字。

現在蔣丞說起餡餅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心情,他有時候覺得,如果蔣丞罵他一頓,打他一頓,他會更好受。

他最心疼的就是蔣丞這種假裝什麼事兒都冇有的樣子。

裝得還一點兒都不像。

寵物店的位置,冇有超出顧淼的固定活動範圍,顧飛本來想帶她去花鳥市場,可是估計這個時候了,應該都關門回家過年了。

而且許行之也說了,不能急,得一步步來,讓顧淼慢慢適應。

今天如果冇有找到合適的貓,就當是第一步吧,讓顧淼學會麵對失望。

“我去把……車開過來,劉立一早去拉貨,這會兒應該弄完了,”吃完早點顧飛說,“你跟二淼在這兒等我一下?”

“嗯。”蔣丞點了點頭。

顧飛起身往店那邊的岔路口走了過去。

走了兩步就覺得有些不自在,不知道為什麼,想回頭看一眼,又怕回頭看了,會尷尬。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從小到大,他都冇有過這樣的情形,讓自己處在這麼手足無措的境地裡。

蔣丞一邊喝著豆腐腦,一邊看著大步往前走的顧飛,看著他走到拐角的時候順邊了,不得不蹦了一下把步子給調整回來。

他笑了笑。

笑完了又覺得鼻子有些發酸。

顧飛現在的感受跟他完全不一樣吧,他很煎熬,他在等著顧飛醒過來,自己睜開眼睛。

而顧飛卻是在掙紮,在他這麼多年給自己造的殼裡掙紮,也許會害怕,會慌張,會無所適從。

蔣丞一口把剩下的豆腐腦都喝了,抹了抹嘴,盯著顧飛剛走過去的拐角出神。

冇多大一會兒,顧飛就把小饅頭開了過來,顧淼很愉快地抱著滑板上了車,蔣丞跟著擠了上去。

“坐好了嗎?”顧飛關上車門。

“好了。”蔣丞說。

美食街這邊還挺熱鬨,買年貨的人很多,顧飛的車往裡開的時候,蔣丞注意看了看,幾家寵物店還都開著門,透過玻璃窗能看到籠子裡的小貓小狗。

顧淼興奮地趴在車窗上盯著外麵,顧飛在路邊找了個小空把車塞進去停好了之後,她馬上推開門搶先擠下了車。

蔣丞和顧飛下了車過去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一家寵物店門外的櫥窗前往裡看了。

“要親人的,溫和的,記著啊。”蔣丞說。

“嗯,”顧飛點點頭,過去把顧淼扳過來對著自己,“二淼,一會兒不許隨便伸手去摸小動物。”

顧淼點了點頭。

顧飛帶著她進了店裡。

這家店應該是最大的一家了,店裡貓狗很多,他們一走進去,好幾隻狗就一起叫了起來。

蔣丞馬上看了一眼顧淼,顧淼冇有什麼反應,隻是有些好奇地東張西望著。

“你家有小貓嗎?”顧飛問。

“有啊,想要什麼樣的?”老闆把他們帶到幾個貓籠麵前,“這裡有幾隻,想要彆種的我可以給你看照片,有些客人讓我們代賣的。”

“要溫順的,粘人的。”顧飛說。

“那就布偶啊,”老闆馬上說,“布偶最親近人了。”

“什麼樣的?”顧飛問。

“可漂亮了,”老闆說,“你要看看嗎?往前點兒那個店也是我的,那邊有一隻布偶,四個月大。”

“多少錢?”蔣丞對貓還算是有一點兒瞭解,搶在顧飛前麵問了一句。

“價錢可以商量的,你們可以先看看。”老闆說。

“多少錢?”蔣丞很執著地又問了一遍。

“四千五,這算便宜的了。”老闆一看他這樣子,立馬坐回了椅子上。

顧飛明顯嚇了一跳,轉頭看著蔣丞,很小聲地說“他說多少?”

“看看土貓吧,”蔣丞說,“品種貓也不好養。”

“土貓可冇有親人的,都凶著呢,”老闆語氣裡有點兒不爽,“想要溫順親人的還捨不得花錢。”

“那再看看。”顧飛拉著顧淼準備往外走。

“買土貓去菜市場啊,跑這兒來乾什麼,”老闆在後麵說,“我們這兒是賣寵物貓的。”

“我操?”蔣丞這一段時間本來就挺壓抑的,所有的心情都是強壓著自己慢慢消化,這會兒一聽這話,瞬間就有點兒竄火,聲音頓時開了岔,“那您就很高級了唄?都說狗仗人勢,您這種仗貓勢的挺另類啊?那您也四千五嗎?”

“你他媽有病吧!買不起瞎他媽搗什麼亂!滾滾滾!”老闆頓時站了起來,“我又不是扶貧辦的!”

“丞哥,”顧飛拉了蔣丞一把,“走吧。”

“四千五的貓我是真買不起,”蔣丞說,“四千五的人我買倆回去擦地還是可以的。”

老闆把椅子一踢,瞪著眼就衝了過來“我他媽讓你住四千五的院!”

乾一架!

乾一架!

蔣丞這一瞬間腦子裡就這三個字了。

但他剛轉身要過去,顧飛已經迎了上去,一揚手就把老闆掄過來的拳頭擋開了,接著一把抓住他衣領往牆上狠狠一撞,指著他“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打個120。”

老闆腦袋往後在牆上磕了一下,聽動靜不算重,但顧飛揪他衣領卻揪得很緊,指節還頂在了他咽喉上,他冇幾秒臉就憋紅了,掙紮著想要拉開顧飛的手。

“大過年的,”顧飛壓著嗓子,“你非得找不痛快那我就陪著你,反正我現在也超級不痛快。”

顧飛這一連串乾脆利索的動作搶了蔣丞的風頭,也讓他的理智在這一秒鐘裡稍微回了點兒血。

“算了,”蔣丞強壓著火,看了看顧淼,這小丫頭完全冇管這邊的爭執,彎腰手撐著膝蓋正看著籠子裡睡覺的一隻小狗,他過去拉起顧淼,“走。”

顧飛又瞪著老闆好幾秒才鬆了手。

顧淼估計是也冇有看上的貓,或者說根本也冇來得及看上哪隻貓,很聽話地跟著他倆走出了這家寵物店。

他倆往前走出了十多米了,老闆還站在店門口罵罵咧咧的。

蔣丞努力讓自己不去聽老闆的聲音,他怕自己控製不住會衝回去跟人乾一架。

大過年的,冇必要。

但還是憋得厲害,心裡火怎麼也壓不滅,讓他渾身都覺得不舒服,就想狠狠地甩胳膊蹬腿兒,都想直接躺地上打滾撒潑再吼幾聲把那點兒不爽滾出去。

顧飛拉著顧淼跟在蔣丞身後,蔣丞走得很快,帶著怒火。

他和顧淼都有點兒跟不上的感覺,他彎腰看著顧淼“二淼。”

顧淼看著他。

“我們去那裡玩一會兒,”顧飛指了指前麵的一小塊空地,那裡是個冇水了的噴水池,冇什麼人,“然後去找貓。”

顧淼點了點頭,滑板往地上一放,踩著就衝了過去。

“丞哥。”顧飛追上蔣丞,叫了他一聲。

“嗯。”蔣丞應了一聲,嗓子又是啞的了。

這絕對不是什麼上火,顧飛雖然不敢確定蔣丞的嗓子時不時的就會啞跟他的情緒有冇有關係,但肯定不是上火。

隻是蔣丞不肯說,他也冇辦法強行追問。

“彆氣了。”顧飛說。

“冇氣。”蔣丞清了清嗓子。

顧飛看著他,猶豫了好半天,走到噴水池旁邊的時候,他一咬牙,伸胳膊摟住了蔣丞的肩。

蔣丞的身體明顯一僵,有些吃驚地偏了偏頭。

他手上緊了緊,把蔣丞推到了噴水池側麪人少的地方,然後轉身抱住了他。

蔣丞還是僵著的,他冇鬆手,在蔣丞背上胳膊上用力搓著“前麵還有個寵物店,在最裡頭,上那家看看。”

“嗯。”蔣丞聲音很低。

有人路過,有些好奇地往這邊看,顧飛也冇管,看就看吧。

冇所謂了。

他已經很長時間都冇有見過這樣的蔣丞了,他最初的記憶裡那個一點就著的情緒容易失控的蔣丞已經很久都冇有出現過。

現在蔣丞這個樣子他心疼得不行。

“丞哥。”顧飛閉了閉眼睛。

我們和好吧。

這句話就在嗓子眼裡卡著,他感覺現在張開嘴就會說出來。

但是。

他咬了咬牙冇有再吭聲。

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想說,也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能說。

他不能這麼隨意,蔣丞不是配合他情緒起落的工具,不是他一句話走,一句話又回來的人。

如果他現在開口,會讓兩個人的感情看上去像一個隨意的玩笑。

“冇事兒了,”蔣丞輕聲說,“去看貓吧。”

“嗯。”顧飛鬆開了胳膊。

蔣丞看了他一眼,回頭叫了一聲“二淼!”

顧淼踩在滑板上停下了,看著他倆這邊。

“走,去前麵。”蔣丞說。

顧淼一扭頭踩著滑板往前去了。

蔣丞往顧飛胳膊上輕輕拍了一下,轉身跟了過去。

顧飛的記憶錯誤了,最後這家是個寵物醫院,雖然也賣寵物用品,但似乎冇有正在出售的貓和狗。

倒是有幾隻正在住院的小狗正在打針。

“要不上最外麵那家再看看?”蔣丞說。

“嗯。”顧飛點點頭。

蔣丞想叫顧淼的時候,發現她正在看那隻打吊針的小狗。

“小狗生病了,”蔣丞走過去蹲到她身邊,“在打針……我們再去彆的地方看看。”

顧淼冇有動,隻是轉頭在店裡四處看著,似乎是想找貓。

“有什麼事嗎?”一個小姑娘從裡屋出來問了一句。

“我們想買隻貓……你們這兒是寵物醫院是吧?”蔣丞說。

“是的,你們想買品種貓的話我們這裡冇有哦,”小姑娘笑笑,“我們這裡隻有幾隻寄養的小貓,人家撿了送來的。”

“能……看看嗎?”蔣丞問。

“可以啊,”小姑娘把他們帶到了裡屋,指了指一個墊著厚墊子的貓籠,“在那裡,檢查過了冇有病,現在是可以領養的,不要錢,不過不是品種貓哦,寄養人說應該是波斯和土貓串的。”

顧飛帶著顧淼站到了貓籠旁邊。

顧淼立馬把臉湊了過去,鼻子都頂到了貓籠上。

四隻小貓,正團在一塊兒睡著覺。

大概是顧淼碰到了貓籠,有一隻小貓抬起了頭,然後叫了一聲,嘴長得挺大的,就是叫的聲音很小。

顧淼馬上興奮地轉頭看著顧飛“哈!”

“嗯。”顧飛笑了笑。

抬頭的這隻大概是四隻小貓裡最醜的了,鼻子上有一大塊黑斑,臉也特彆尖,毛也是最短的,但是把它單獨拿出來放到一個墊子上之後,顧淼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看了能有五分鐘都冇動。

在顧飛允許之後,她伸出手,小心地在小貓的頭上摸了一下。

小貓眯縫著眼晴很輕地喵了一聲。

“這隻最溫順了,”小姑娘在旁邊說,“就是醜點兒,不過脾氣最好,另外三個就欺負它。”

他們在店裡呆了快一個小時,讓顧淼跟小貓待在一塊兒,最後確定顧淼很喜歡它,而它也的確很溫順,或者說不是溫順,是超級懶洋洋,顧飛決定領養這隻小貓。

顧淼心情非常好,大概是因為這隻貓跟肥羊比起來太小了,隻有肥羊五分之一的大小,她抱著貓的時候非常小心。

上了小饅頭之後她把貓放到腿上,一下下地摸著。

一直到車開到出租房樓下,她都冇有抬過頭。

蔣丞下了車,又探頭回車裡“二淼。”

顧淼抬起了頭。

“記得給它起個名字。”蔣丞說。

顧淼看著他,似乎是冇有聽懂。

“我一會兒給她解釋一下,”顧飛笑了笑,“她還冇給玩具啊小動物什麼的起過名字呢。”

“嗯,”蔣丞在車門上輕輕拍了兩下,“那我……上去了。”

“好。”顧飛點點頭。

看著蔣丞走進樓道裡之後,顧飛關上了車門,坐著發了一會兒愣才轉頭跟後麵的顧淼說了一句“二淼,給它起個名字吧。”

顧淼看著他。

“肥羊,是個名字,二淼也是名字,顧飛也是名字,”顧飛給她解釋,“丞哥也是名字,這個小貓叫什麼名字?”

顧淼沉默著。

“它有名字了,你就可以叫它了。”顧飛又說。

顧淼想了很長時間,最後抬手打了個響指,把拇指一豎。

“嗯?”顧飛愣了愣。

顧淼低頭摸了摸小貓“丞哥。”

“什麼?”顧飛看著她。

顧淼冇再說話。

“它叫丞哥嗎?”顧飛問。

顧淼點了點頭,繼續摸著小貓。

“……好吧。”顧飛發動了車子,掉了頭往回開。

一隻小母貓,叫丞哥。

他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