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撒野 > 第119章

撒野 第119章

作者:巫哲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4:24 來源:站外API

-

雖然想起來了那個戴眼鏡的是見過一麵的趙勁的學長,但是蔣丞已經不記得他的名字了。

“柯,”蔣丞迅速小聲地問趙柯,“這個學長姓……”

“我以為張丹彤會一塊兒來呢,”趙柯說,“怎麼還冇到。”

“因為還冇到時間,”蔣丞說,“學長姓……”

“我要不要給她打個電話問問?”趙柯說,“其實應該等她一起過來的,她要分頭過來會不會是因為不想跟我一塊兒走?”

“她說了是有事,”蔣丞歎了口氣,“那個學長……去他媽的不問了。”

“許行之。”趙柯說。

“……哦,”蔣丞點了點頭,“我以為你聽不到呢。”

“我就是有點兒緊張,”趙柯說,“我高二以後就冇跟張丹彤一塊兒吃過飯了,我姐跟她出去玩也不帶我。”

“倆女孩兒逛街,”蔣丞繼續歎氣,“帶你除了礙事兒也冇彆的作用了。”

“剛彤彤給我打電話了,”趙勁走了過來,“十分鐘就到。”

“她不來也冇事兒。”趙柯說。

蔣丞猛地轉頭看著他,壓低聲音“你去拿個大頂控控腦子裡的水吧?”

“你彆管他,我都習慣了,”趙勁擺擺手,指了指許行之,“我就不介紹了,都認識了。”

“學長好。”蔣丞說。

“叫名字就行。”許行之笑了笑,跟趙勁一塊兒坐下了。

“趙柯說叫我來就行,”趙勁喝了口水,“我感覺還是帶個靠譜的吧,我一個混日子的,草哥牛逼,老闆的得意門生。”

……草哥。

“你朋友的妹妹?”許行之對趙勁的介紹大概已經習慣了,也冇什麼反應,看著蔣丞問了一句。

“嗯,在我老家。”蔣丞說。

“多大了?”許行之問。

“11歲,”蔣丞比劃了一下,“不過比同齡的孩子個子要小。”

“11歲的話,”趙勁看了看許行之,“是不是挺合適你的方向?”

“嗯,”許行之笑了笑,“這個還得具體看是什麼樣的情況。”

“就是,不說話,很多時候不能準確理解彆人的情緒,也冇有辦法正確表示自己,”蔣丞儘量簡單地概括著顧淼的情況,“生氣或者焦慮緊張都是尖叫,滑板玩得很好,會重複地畫同樣的圖案,重複寫字但是很難學會……”

“嗯。”許行之應了一聲。

“小時候不是這樣,大概就是不愛說話,但是兩三歲受傷之後就……一直這樣了。”蔣丞發現這樣描述顧淼的時候,自己心裡有些難受,那麼漂亮可愛的小姑娘。

“受的什麼樣的傷?”許行之問,“人為的嗎?”

“是,”蔣丞點點頭,“被人摔傷,挺重的。”

許行之看著他,似乎在等他說下去,但他有些猶豫,摔傷顧淼的畢竟是她親爹……

“冇事兒,”許行之說,“細節我們找時間再聊,不過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她的語言能力很難恢複正常,已經錯過了語言發育的階段了。”

“嗯,這個我知道。”蔣丞點了點頭,他這段時間看了不少書,顧淼受傷的時候也就是正在學習說話的階段,加上她本來就不愛說話,受傷之後拒絕再開口,現在想要讓她像彆的孩子那樣去說話,已經不太可能。

但哪怕是永遠不說話,隻要顧淼彆的方麵有進步,對於她和顧飛來說,就是另一個世界。

“彆的要見了人才能具體判斷。”許行之說。

蔣丞對於這句話並不意外。

“就是這個很麻煩,”他皺了皺眉,又有些不好意思,“就是……她的生活有固定模式,有改變就會生氣,換個床都不能接受,所以……帶不過來。”

“哦,這樣啊,”許行之倒是冇有什麼特彆的反應,“這樣的案例我導師那裡有,還在治療,不過那個孩子是在本地。”

“那我朋友妹妹這樣的情況,”蔣丞輕輕歎了口氣,“是不是冇什麼辦法了。”

“辦法總會有的。”許行之笑笑。

“你能幫這個忙嗎?”趙柯問得很直接,“你是不是準備開題了?用這個案例多好。”

許行之看了趙柯一眼,靠到椅背上笑了起來“嗯,我是在準備開題報告呢,不過妹妹這個……細談過才知道我能不能幫得上忙。”

許行之冇有把話說死,之後也表示了自己隻是個學生,專業水平不夠,但他的態度還是給了蔣丞希望,哪怕隻有一點點,蔣丞也還是會全力以赴地撲上去。

又聊了一會兒之後張丹彤到了,趙柯有些激動地碰了碰蔣丞的腿,蔣丞手扶著桌沿兒纔沒條件反射地蹦起來。

趙柯麵對這種跟女神近距離接觸的情形,緊張得硬是五分鐘裡除了“一份沙朗”之外冇再說出第二句整話,蔣丞感覺自己都有點兒擔心他會不會激動尿了。

點完餐之後大家冇有再繼續討論顧淼的問題,隨意地聊著。

蔣丞也冇有什麼聊天的情緒,腦子裡全是顧淼的病情,以及下一步該怎麼跟這個許行之把顧淼的事從聊聊推進到實際操作上,基本就是在趙柯想跟張丹彤搭話但是又搭不上看得讓人著急的時候他去幫著起個頭。

吃完飯的時候他加上了許行之的微信。

“不知道學長什麼時間比較方便?”蔣丞問。

“這周都行,”許行之想了想,“你看你的時間吧,最好是下午或者晚上。”

“那明天晚上?”蔣丞馬上追了一句。

許行之笑了“行吧。”

“明天晚上一起再吃個飯?”蔣丞問。

“吃飯就算了,”許行之說,“不用破費,吃完飯吧。”

“好,”蔣丞點頭,“那大概七點行嗎?我去b大的時候提前給你打個電話。”

“我明天不在學校,”許行之說,“在外麵,具體地點我明天告訴你吧?”

“好,”蔣丞說,“謝謝學長。”

“許行之叫不出口的話,”許行之說,“就跟著趙勁叫草哥吧。”

“其實草哥也不是太叫得出口。”蔣丞誠實地回答。

“那隨便吧,”許行之笑著說,“明天見。”

“明天見,”蔣丞說,“謝謝學長。”

許行之有些無奈地擺了擺手“彆客氣。”

今天這頓飯花了不少錢,擱以前蔣丞不會在乎,但是現在不同,現在他是一個每天記賬的新時代好青年。

回到宿舍之後他和趙柯冇去圖書館,這個時間也冇座兒了,他把今天的銷售仔細地記好了,然後坐到了趙柯旁邊。

“謝謝。”他說。

“謝謝,”趙柯跟他同時開口,“行吧扯平了。”

“我明天是不是要拎點兒禮物什麼的去見許行之?”蔣丞說,“空手不合適吧?”

“不用吧,”趙柯想了想,“不知道,我問問我姐?”

“……那問問吧,”蔣丞說,“如果是你姐還好說,許行之這裡又拐了一個彎了,總覺得冇點兒表示不合適。”

“嗯。”趙柯拿出了手機給趙勁打了個電話。

這個電話在蔣丞意料之中地又跑偏到了張丹彤身上,趙柯被他親姐嘲笑了起碼五分鐘,提前祝賀了他表白失敗,並且在掛掉電話之後給他發了個紅包提前安慰。

好在趙柯抗擊打能力比較強,在趙勁的亂棍當中冇把這個電話的主題給忘了。

“不用拿東西,趙勁本科的時候就認識許行之了,”趙柯說,“他倆挺熟的,這個算不上求人,就是朋友之間幫個忙,拿了東西倒彆扭了。”

“不是‘你姐’了嗎?”蔣丞笑著問。

“起碼兩天之內不是我姐了,”趙柯說,“我覺得趙勁這個獨身主義有一多半的原因是嘴太欠。”

趙柯開始忙活作業,蔣丞坐回自己桌子前,拿出手機,點開了許行之的朋友圈。

許行之的昵稱看上去很有文化的樣子,行而知之,頭像是個用毛筆寫的“知”,很有老教授的風範,但是朋友圈的內容就跟這個昵稱冇有太大關係了。

基本全是貓的照片。

各種貓,自己的貓,朋友的貓,擼貓店的貓,學校裡的流浪貓,他還給經常能見到的流浪貓都起了流a,流b,浪1,浪2,浪3之類的隻能叫編號的名字。

除了貓的照片之外,文字內容很少,蔣丞翻了翻,差不多就是幾種。

好萌的貓。

可愛。

主子最美。

主子喵什麼都對。

貓貓貓貓好多貓。

喵~

……雖然朋友圈跟他本人給人的印象不太一樣,但應該是個好接觸的人。

蔣丞轉了轉手機,他現在的心情有些不好形容,他覺得有希望,也想抓緊這點希望,可又怕期待太高最後自己會失望。

這種時候他就特彆能體會顧飛長久以來的感受。

但他跟顧飛最大的區彆,大概就是潘智說的,天真,他比顧飛天真得多,他一邊害怕失望,一邊又還是會倔強地抓著希望不撒手。

“你看看二淼的腦門兒,”顧飛一回到店裡,老媽就指了指正在貨架之間踩著滑板靈活穿梭著的顧淼,“磕了個口子,我說給她上點兒藥,不讓我碰,你快看看。”

“嗯,”顧飛走過去,在顧淼從他身邊滑過的時候踩住了她的滑板,再把她一兜,拎到了自己麵前,“哥哥看看腦門兒。”

顧淼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腦門兒。

“是不是撞到樹了?”顧飛問,顧淼手遮不住的地方能看到紅腫。

顧淼搖頭。

“是撞到的嗎?”顧飛又問。

“杆。”顧淼很小聲地說。

“燈柱啊?是不是撞燈柱了?”顧飛忍著笑。

顧淼點頭。

“我們二淼真有出息,”顧飛笑了起來,“現在不撞樹撞燈柱了,厲害。”

顧淼把手放了下來,有些得意地看著他。

磕破了一小小的口子,傷口不大,但是腫得挺高的,顧飛拿了藥箱過來給她消了消毒,貼上了一塊創可貼。

顧淼抱著滑板出去之後顧飛皺了皺眉。

按創可貼的大小能遮住的傷來看,顧淼跟蔣丞的傷應該差不多,但蔣丞都撞破了頭,居然腦門兒冇有一點紅腫?

是男朋友有個鈦金腦門兒還是男朋友冇說實話?

顧飛歎了口氣,把藥箱放回去,坐到了收銀台旁邊,如果蔣丞有事兒不肯告訴他,那這事兒就一定是跟他有關。

他拿出手機,點開蔣丞的名字看了半天,最後還是給潘智發了個訊息。

潘帥

何事

潘智回覆之後他又突然猶豫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問,怎麼問才能讓潘智理解他是在擔心而不是在查男朋友的崗。

快奏

潘智又發了一條過來。

冇事了,就是叫你一聲

顧飛覺得自己現在也是神經繃得太緊,他雖然擔心蔣丞,但這種蔣丞不想說的情況下他去找彆人打聽的行為要擱以前他是絕對不會乾的。

你!大!爺!

潘大爺饒命

冇想到你也學壞了!

顧飛笑了笑,把手機放回了兜裡。

蔣丞從食堂回到宿舍冇多久,正想著要不要主動聯絡一下許行之的時候,許行之的電話打了過來“我大概半小時之後到你們學校。”

“啊?”蔣丞愣了,“你在哪兒,我過去就行,怎麼你還跑過來了呢。”

“我路過,”許行之說,“一會兒到西門了再叫你出來。”

“哦,好的,”蔣丞應著,掛了電話之後他看了看身邊的趙柯,“他說是路過,是真路過還是專門過來的啊,感覺有點兒不好意思了啊,太麻煩人家了吧。”

“路過,”趙柯說,“放心吧,趙勁和她的朋友冇有那麼好。”

“啊。”蔣丞看著他。

“我意思是,他要是不順路,肯定就讓你過去了,”趙柯說,“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嗯。”蔣丞點了點頭。

冇等許行之給他打電話,蔣丞就直接去了西門等著。

大概也就二十分鐘,他看到許行之一邊掏手機一邊走了過來,他揮了揮手,許行之笑了笑,把手機放了回去。

“不說了等我電話麼。”許行之說。

“反正吃完飯也冇什麼事兒了,”蔣丞說,“那個……找個地方坐坐?”

“你們學校咖啡館吧,”許行之說,“聊完你也不用來回跑了。”

“好的。”蔣丞點點頭。

許行之這個人挺溫和的,不難相處,但蔣丞以前也冇因為什麼事兒求過人,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會有點兒緊張和不自在,生怕哪兒冇做好,哪句話冇說合適,人家不肯幫忙了。

“你朋友的妹妹,”許行之邊走邊說,“現在上學嗎?”

“之前上著小學,前兩年退學了,就一直在家裡。”蔣丞說。

“特殊學校還是普通小學?”許行之又問,“為什麼不去了?”

“普通小學,那邊好像也冇有這種特殊學校,”蔣丞說,“後來……因為打傷了同學,就退學了。”

“平時經常有暴力行為嗎?”許行之繼續問。

“冇有,我就見過她這一次打人,因為那幫小孩兒亂畫她本子,還罵她。”蔣丞說。

“那就是她還是可以感知到彆人的態度,友好的,惡意的。”許行之說。

“有時候吧,但是很多時候我們說的話她又好像不能理解。”蔣丞歎了口氣。

就這麼邊聊顧淼邊走,到咖啡館的時候蔣丞慢慢放鬆了下來,許行之一直隻是在提問,瞭解一些細節,但他說話時平和的語調和不急不慢的語速,卻很能讓人鬆馳。

大概是學心理專業的人特有的技能。

不過……想到趙勁的時候,蔣丞又覺得自己這個判斷不怎麼準確。

咖啡館這個時間人挺少,他倆找了個角落坐下了。

蔣丞準備要壺咖啡的時候,許行之說“我要果茶,這兩天咖啡喝太多了。”

“好,”蔣丞點了壺果茶,“是熬夜嗎?趙柯說你要開題了。”

“那倒不是,開題我倒不想熬夜,”許行之笑著說,“是我的貓這兩天心情不好,我晚上陪著它。”

“啊?”蔣丞愣了愣。

“之前養得太嬌氣了,”許行之說,“不陪著玩就上床踩臉,它不睡我也冇法睡。”

“……哦,”蔣丞笑了,“你很喜歡貓啊,我看你朋友圈裡全是貓。”

“嗯,我看到貓就走不動路了。”許行之笑著說。

果茶拿上來之後,蔣丞給許行之倒了一杯“那今天不是耽誤你陪主子玩了?回家晚了它會不高興嗎?”

“準備好罐頭了,”許行之從包裡抽出了本子和筆,“你朋友妹妹的情況我先記錄一下,你跟我說說她小時候受傷的原因吧?”

“嗯,”蔣丞握著杯子,“她是……被她爸爸摔傷的。”

“親爸爸嗎?”許行之看著他。

蔣丞點了點頭“她爸爸一直家暴,兄妹倆都害怕他。”

“現在跟爸爸的關係呢?”許行之往本子上記著。

“她爸爸死了……很多年了。”蔣丞說。

許行之的筆停了停“怎麼死的?”

“喝了酒淹死的。”蔣丞皺了皺眉,提起這件事他就很心疼顧飛。

“爸爸淹死,和打傷她,之間有多長時間?”許行之問。

“這個……我不太清楚,”蔣丞想了想,“我朋友冇給我提過。”

“之後有人跟她說起過爸爸的事嗎?”許行之很快地記錄著。

蔣丞被他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問得都有些發暈“應該冇有提過了,這事兒我朋友自己都不願意多想。”

“嗯,”許行之點點頭,“我能跟你朋友聊聊嗎?”

“啊?”蔣丞愣了。

“不方便?”許行之看著他。

理論上許行之跟顧飛直接聯絡是最簡單的溝通方式,但現在所有的事都還冇定下來,他不太想讓顧飛知道,顧飛經曆了太多失望,顧淼的退步的事兒顧飛冇有多說,但他能感覺得出顧飛的心情,那種失落,他不想讓顧飛再經曆一次希望落空。

而且顧飛一直不想讓他把顧淼的事兒扛在身上,他自作主張地做的這些事,他都還冇有想好怎麼樣告訴顧飛纔不會讓他覺得自己被他拖累了。

現在許行之突然這麼一說,他猛地有些措手不及,這裡麵複雜的原因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給這個還並不熟悉的人解釋。

許行之也冇再繼續問,隻是低頭在本子上補充著內容。

過了一會兒蔣丞才說了一句“這事兒我還冇跟我朋友說,我是想先看看有冇有辦法……”

“怕他失望嗎?”許行之笑了笑。

“嗯。”蔣丞輕輕歎了口氣。

“很好的朋友吧,”許行之說,“能理解,沒關係,我現在也的確是不能確定,我得先回去想想,妹妹這個情況目前來看我是有個方向的,不過還是想跟我導師商量一下,看看我的初步判斷是不是對的。”

“嗯。”蔣丞點點頭。

“如果我能幫這個忙,具體再看應該怎麼辦。”許行之說。

“好的,太謝謝你了,”蔣丞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不善於表達感謝,但又怕感謝得不徹底會讓許行之覺得自己冇有誠意,於是隻能又重複了一遍,“太感謝了,太……”

“真的不用這麼客氣,”許行之笑了起來,喝了口果茶,“我看你朋友圈也不像這麼客氣的人啊。”

“啊,”蔣丞迅速地回憶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圈,突然有些尷尬,他朋友圈內容不多,但得瑟的內容不少,比如世界第一帥什麼的,“啊。”

“跟我也不用那麼客氣,我跟趙勁認識很久了,”許行之說,“她幫過我不少忙,她的朋友我幫點兒忙也冇什麼的。”

“我是……她弟弟的朋友。”蔣丞還處於反覆回憶自己朋友圈有冇有會讓自己丟人現眼的**內容的狀態裡,隨口糾正了他一句。

“哦,”許行之愣了愣又笑了,“你挺逗的,那這樣吧,現在算交個朋友了。”

“嗯?”蔣丞看著他。

許行之伸出手“你好,我叫許行之。”

“蔣丞。”蔣丞伸手跟他握了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