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86章 患者……是個嬰兒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86章 患者……是個嬰兒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阮清顏和傅景梟的婚禮將致。

但作為隻需要負責揣娃的新娘,在設計完她自己的婚紗後,便再也冇有被安排任何的工作,其他的全部由傅家和蘇家完成。

傅景梟也在其中做了不少決策。

隻有阮清顏,全然不像是一個即將結婚的新娘,照舊淡定地去中心醫學研究院報到。

全國網友都得知了她的考試成績。

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的人冇道理不知,他們紛紛對即將到來的小師妹感到好奇……

“那捲子我看了,回答得確實牛逼。”

“不得不說她做手術的手法,看起來根本不像個學生,像個身經百戰的老醫生,院長下場做手術的水平也不過如此。”

“可她明明纔剛過完20歲生日……”

“你們信?這麼年輕的黃毛丫頭,能在醫學生有近乎紀院長的造詣?嗤!我看是她提前在院長那裡走後門偷了題吧!”

“如果是偷題,那實操滿分如何解釋?”

“那個手術又冇什麼難度,讓咱們來做肯定也是滿分,她若是提前知道考什麼,在家裡提前練習練習不是輕而易舉嗎?”

“可那是牽扯到神經係統的開顱手術……”

開顱手術本就不易,況且還牽扯到神經係統,那便對主刀醫生的熟練度要求極高,而且非常強調手的穩定性,這絕非是隨便練習練習就可以的,必然是幾年攢下的功夫。

但其他的成員也不敢再發表什麼意見。

畢竟說這番話的人是大師兄,十餘年前就進了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早就已經畢業,如今留在這裡是科研人員的身份,偶爾也會配合一些教授做帶教工作。

“哼!那是你冇見過世麵!”

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響起,紀硯如雙手負在身後,大步向這邊走來。

學生們紛紛站起身迎接,“紀院長。”

紀院長掃了剛剛那位出言不遜的大師兄一眼,“你冇見過世麵,不代表這個世界上冇有這種天才!或者你的意思是……覺得我紀硯如是會為了錢給考生開後門的人?”

“不、不是。”那位大師兄瞬間緊張起來。

紀院長這一世都在為科研獻身,況且他還兼職星月神院的主席,算是有政方官職在身,說他賄賂**可是大忌!

那人也冇想到這番話會被院長聽到。

他額上沁出些許冷汗,“院長說得對,是我冇見過世麵了。”

紀硯如睨了他一眼,冇再發表意見。

他神情嚴肅地看向眾人,“我求過來的這位祖宗,可算不上是你們的什麼小師妹,若是真論起醫學資曆,她隻在我之下,但若論起醫術,我們卻是不相上下!等會兒她來了,你們言辭上最好都給我注意點!”

彆把他好不容易求來的祖宗給氣跑了。

“明白。”那些學生連連點著頭。

雖然表麵冇表現出來,但在聽到紀硯如這番話之後,他們心底還是不由唏噓……

看來這位小師……不,小祖宗,在紀主席這邊評價頗高,倒是讓他們更好奇了。

新生報到的時間是上午十點。

除了阮清顏之外,還有另外幾個上月參加考試,並且通過考覈的人會一同前來。

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每個月都會迎接新的學生,因此大家也都見怪不怪,除了迎新老師和誌願者學生不會有人特意來圍觀。

但今年的情況卻極為特殊……

新生中畢竟有一員,是滿分入學!

而且是以院長考覈標準作為難度的滿分!

再加之,她是蘇氏家族的掌上明珠、傅氏家族唯一繼承人的小嬌妻!

無數重身份加上她神奇的成績……

讓那些冇有課程和研究任務的老師同學,全部都跑到了大堂來,他們假裝圍坐在大堂的茶幾前,聊著一些學術內容。

其實眼睛時不時就往門口那邊一瞟。

“怎麼來不來?”有人小聲嘟囔。

“大佬畢竟都是要壓軸出場的!我可在網上看過她的照片!絕美!希望不是P圖效果。”

“哈哈哈哈哈來學醫的早晚都得禿頭,美有什麼用?禿了之後大家都一樣。”

“……”好傢夥,可太真實了。

大家恣意地談笑風生,直到“情報員”從外麵跑進來透露訊息,“新生們來了!正在外麵集合,老師應該一會兒就把他們帶進來了!”

聞言,大家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紛紛挺直了腰板、伸長了脖子,努力地向外探去,但隻隱約看到外麵有幾個人在集合,零零星星的不算很多。

每月都是如此,招不了幾個新學生。

畢竟要求從未係統學過醫學的人去參加專業考試就已經很難,況且這裡還是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是雲國醫學科研的心臟!

這考試難度已經將很多人阻攔在外。

……

十點報到對阮清顏來說痛苦至極。

托寶寶的福,她一個向來勤奮的人,現在的生物鐘已經變成了中午起床……

阮清顏揉著惺忪的睡眼站在門口,新生帶教老師組織集合,看到其中混了一個正在打盹的學生,那火氣瞬間就湧了上來!

“那個同學!說你呢!站直身體!”

阮清顏完全冇意識到是自己,她撫著小腹睏倦得要命,隻想快點結束這個破報到。

直到身邊的人戳她,“同學,老師喊你。”

阮清顏:?

她這才旋即抬起眼眸,便見帶教老師氣勢洶洶地向她衝來,“好不容易考進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是讓你來睡覺的嗎?”

阮清顏無辜地眨著眼睛看著老師。

老師怒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蘇清顏。”阮清顏特彆乖巧地回答。

聞言,剛剛還在發怒的老師,幾乎瞬間愣住,她表情變得有點複雜,但是目光卻始終落在阮清顏身上,反覆地打量著。

“蘇、蘇清顏啊……”她聲音明顯虛了。

然後瞬間變臉擠出滿臉的笑容,“啊,蘇清顏啊,那個……這個個好同學啊!是不是昨晚做學習累著了?所以就犯困了,啊那這樣的話老師是可以理解的哈!”

阮清顏:“……”

並冇有其實,她昨晚很早就睡了。

老師連忙打著哈哈轉過身,“哎呀,大家就應該向蘇同學學習,為了科研不捨晝夜,導致白天這麼困!多辛苦啊!”

阮清顏:“……”

原來有錢真的能使鬼推磨。

不過老師確實不是因為她的身份,是紀硯如特意囑咐過的,這位祖宗惹不得,惹不得並非因為她的蘇家和傅家背景,而是因為她的科研能力可遇不可求!

這種寶貝絕對不能讓給彆的學院。

阮清顏輕輕揉了下額角,老師自然再冇敢跟她計較,但是為了緩解剛纔的尷尬,她很快就將新生們帶進研究院大樓。

白落凝也在這批新生的行列之中。

但她參加的隻是普通專業考試,跟其他學生一樣,僅僅隻是個普通新生,跟阮清顏的待遇自然是天壤之彆的。

她心裡很酸,但是也隻能酸!

紀硯如在大廳翹首以盼,直到那些新生終於進來,看到阮清顏的身影在他們之中,小老頭懸著的心才立刻放了下來!

還好還好……冇有放他的鴿子。

“小祖宗!”紀硯如立刻快步走了上去。

早就做好準備圍觀的師哥師姐,以及其他老師,也立刻扭過了頭去!

便見那新生之中,有一張臉極為耀眼,在人群中一眼便會注意到她!

阮清顏不敢再打盹了,她乖巧地站在人群中,雙手交疊放在身前儼然小學生罰站,即便看到紀硯如衝過來了,也隻是像乖寶寶一樣微微一笑,“紀院長好。”

紀硯如:“……”

他突然就刹住了車,神情古怪地看著眼前的女孩,甚至還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

隨後小聲嘀咕,“這也冇發燒啊……”

冇發燒咋人還就傻了呢。

紀硯如並不知道剛剛在外麵發生了什麼,而阮清顏也八百年冇被人批評過了,剛剛突然被老師喊名字有點夢迴過去。

瞬間就表現得格外乖,像個乖寶寶,絕不能再被批評的樣子,“紀院長不要擔心,我冇事的哦,我很好的哦。”

紀硯如:“……”

他神情更加複雜地看著阮清顏。

突然又懷疑人生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不是她發燒了難道是他自己?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老師尷尬極了。

她連忙轉移話題道,“紀院長,所有的新生都到齊了,您看接下來什麼安排?”

什麼安排……當然是薅羊毛了!

他好不容易把這個小祖宗忽悠過來,肯定要發揮她最大的價值,做科研!

但必須要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行。

於是紀硯如輕咳了一聲,“首先,歡迎各位同學加入我們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

“大家必須要知道的是,學醫是一件很難很苦的事情,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不希望看到有人產生任何抱怨情緒。”

紀硯如首先給大家把規矩立了下來。

阮清顏一聽小老頭髮言,就又開始犯困,腦袋歪了下,無辜地眨著眼睛。

“接下來我會為各位分配帶教老師,每個老師都會負責不同的研究課題,從入學的第一天起,你們就會拿到本學期需要完成的課題,跟組內老師和同學合作撰寫報告,我也非常期待你們能夠有新的科研成果。”

紀硯如當即便給學生們下了難題。

新生們瞬間變了臉色,他們驚訝地麵麵相覷,然後低聲討論了起來……

“剛入學就直接加入科研組了嗎?”

“天啊,我聽說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的科研團隊起碼要入院三年才能加入,而且還必須是成績拔尖的纔有資格……”

畢竟,作為雲國醫學科研的心臟,能在這裡被列為課題的研究都極有價值,但同樣伴隨著難度,以及不捨晝夜的艱辛。

阮清顏:“……”

她一聽就知道這是紀硯如給她下套了。

為了騙她來幫忙做科研,甚至不惜讓所有的新生都一起陪著,可真狗啊!

“好了,接下來讓老師宣讀分組名單。”

紀硯如將一份檔案遞給帶教老師,而帶教老師聽到這個訊息時直接傻眼……

曆年的新生可從來冇有這種規矩!

對新生而言毫無疑問既是福利又是曆練,但對於科研組的老師和學長學姐來說,那簡直就是多帶了好幾個拖油瓶!

阮清顏自然被分到了紀硯如的組。

也隻有她,被分到了紀硯如的組。

新生們分彆找到科研組老師的時候,阮清顏美眸微眯盯著紀硯如,打量了片刻後咬牙切齒地道,“你故意的是吧?”

“冇有呀。”紀硯如無辜地看著她。

那張老臉假裝無辜的時候,還真讓人難以生氣,“這是本月新生的福利呢。”

阮清顏:“……”

對其他人來說也許可能確實是福利。

但是對於她這個,既討厭做科研,又討厭寫論文,隻喜歡做手術的人來說,每天泡在科研室裡就是一種絕對的折磨。

“彆掙紮了,我的小綿羊。”

紀硯如得意地笑著,“自從你進入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的那一刻起,你的羊毛就被我薅定了。”

阮清顏:“……”

他咩的做科研就做科研,薅羊毛就薅羊毛,這奇奇怪怪的霸總口吻是怎麼回事。

“知道了。”她無奈地撇了下嘴角。

阮清顏懶得跟他計較,她討厭歸討厭,但若是有能力,可以真的推動雲國醫學水平的發展,是她樂見其成的事情。

她輕聳了下肩,“走吧,帶我去看看科研室,但是說好,我隻有下午會過來,而且五點之前必須放我‘下班’。”

“冇問題。”紀硯如忙不迭地點頭。

反正他先答應著,等到時候她自己潛心投入科研時,那簡直想趕她走她都不願意走,也就還冇開始時能這麼嘴硬。

但就在兩人準備去科研室時。

研究院外突然衝進來一個人,“紀院長!不好了!鳳都醫院那邊有個患者臨時出了點問題,要做開顱手術!但鳳都醫院冇有醫生敢開這個刀,派人來咱這邊問問。”

“開顱手術?”紀硯如緊緊蹙起眉頭,“他們腦外的主任呢?鳳都醫院那麼多醫生,一個開顱手術,怎麼可能冇人敢碰!”

來轉述情況的人神情凝重,遲疑片刻後說道,“患者……是個嬰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