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84章 星月神院考覈成績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84章 星月神院考覈成績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蘇南野猝不及防就抱了小姑娘滿懷。

他連忙伸手托住她的腰,對突然熱情的秋晚晚不知所措,“啊……啊在。”

少年明顯有點神情恍惚,心底雀躍與慌亂的情緒共存,手臂微微用力,生怕秋晚晚喝醉了撲騰從他懷裡摔下來。

“嘿嘿嘿。”秋晚晚臉蛋紅撲撲。

她小短腿纏著蘇南野的腰,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歪了歪腦袋,“阿野來接我回家啦。”

蘇南野被這兩聲阿野喊得心亂神迷。

他的小心臟砰砰亂跳,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偏偏小姑娘眨巴眼睛看著他。

那雙清澈乾淨的眼眸很是水靈,像是盈滿了晶瑩剔透的水一眼,她疑惑地歪著腦袋看著少年,“咦?阿野為什麼不說話?”

“我……”蘇南野遲疑了片刻。

他現在心裡太激動了!激動到語無倫次!激動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結果,下一秒……

秋晚晚倏然湊近,直接趁著酒勁兒大膽地啄了下少年的唇,“啾咪~”

蘇南野:!

觸碰到女孩柔軟的唇瓣,他的心跳徹底亂了,耳根子陡然爆紅,蔓延至脖頸。

秋晚晚騰出一隻手來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她斂下眼眸,小聲嘟囔,“是真的呀……但是阿野怎麼不理秋秋呢?”

蘇南野徹徹底底地扛不住了。

他完全冇想到,喝醉酒的小姑娘竟然如此大膽,惹得他臉紅心跳不知所措。

“那個……我先帶秋秋回去。”

蘇南野抬眸看向阮清顏,耳根子的紅還冇有褪去,卻將懷裡的女孩抱得更緊。

阮清顏揮了揮手,然後突然想起什麼,警告道,“秋妹還小,你彆亂來啊。”

蘇南野:“……”

你比秋妹大一個月但你肚子裡現在揣著個滿三個月的崽你也好意思說這話。

“知道了。”但蘇南野還是應著。

他知道秋晚晚臉皮薄,尤其是在戀愛這方麵還不怎麼開竅,他也不敢進展太快。

喝醉酒的秋妹並不知道她們在聊什麼。

她趴在蘇南野懷裡,“嘿嘿嘿……”

“走了秋妹。”蘇南野摟緊她的腰,然後任由她用這樣的姿勢盤在自己的腰上。

秋晚晚乖乖地窩著不動,“去哪裡呀?”

“回家。”蘇南野唇瓣輕輕勾了下,隻剩下他們兩人後,心底的雀躍更是掩藏不住。

秋晚晚枕到蘇南野肩上,“那,那要回阿野的家,不、不可以讓我爸爸媽媽奶奶發現我喝……嗝~喝酒了!”

“我是乖寶寶,乖寶寶不喝酒!”秋晚晚那雙明亮的眼睛裡儘是認真。

蘇南野肆意地勾唇,那張揚的眉眼間儘是寵溺,“好,帶秋秋回阿野的家。”

秋晚晚這纔對這個答案滿意極了。

於是她幾許乖乖地枕著男人的肩,趁著酒勁兒很快就迷糊了過去,睡著了。

……

薑姒和葉夭兩人還喝得不亦樂乎。

桌上已經擺滿了空酒瓶,但這兩個要強的人誰也不肯讓誰,直到薑姒喝得眼角都泛紅,葉夭才終於退了一步,“彆喝了。”

“你認輸?”薑姒輕撩了下眼皮。

她慵懶地半倚著桌子,單手杵腮,指尖輕點著臉頰,那雙本就似狐狸一般的嫵媚眼眸,此刻因為醉酒而泛著淡淡的紅色。

由眼尾處,泛到蘋果肌的位置。

微卷的長髮遮住臉頰,襯在那泛紅的臉蛋上,愈發顯得風情萬種。

葉夭:“……”

他確實還能喝,但她看起來是有點不大醒了,於是便妥協地嗯了聲,“認輸。”

“嗤。”薑姒隨即嘲笑了一聲。

她懶懶地舉起酒杯,“我就知道你不行,小老弟,你果然是不行!”

被不行的葉夭:“……”

他眉梢輕輕地蹙了下,見薑姒舉起酒杯就又要喝,葉夭立刻抬手握住她的手腕。

他清楚薑姒的酒量,喝了這些基本已經見底兒,這已經是明早要頭疼斷片的程度,再喝下去就該傷胃了,“彆喝了。”

薑姒似有些不滿地抬眸看他一眼。

“聽話。”葉夭低聲哄著,試探著想要將薑姒手裡的酒杯給取下來。

但薑姒卻仰起臉蛋,“說你不行。”

葉夭:“……”

這他媽是男人的尊嚴!

不管行不行,冇有男人會說自己不行!

薑姒紅唇輕挑了下,得意洋洋地望著眼前的男人,“說你不行,不然繼續拚。”

葉夭:“……”

他思忖再三,覺得薑姒喝下去就是傷胃的事了,額角狠狠地跳了兩下。

“嗯,我不行。”他再次選擇妥協。

薑姒立刻就將手裡的酒杯放下,然後掏出手機,“哈哈哈哈葉夭!!!!我就知道你不行!我!錄!下!來!了!”

音落,她立刻打開手機裡的錄音功能。

然後找到儲存位置,點開。

“嗯,我不行。”

“嗯,我不行。”

“嗯,我不行。”

薑姒把這段錄音連著放了三遍。

葉夭的額角突突突地跳得更厲害了,他倏地站起身來,椅子被他往後一頂,凳子腿擦著地麵發出刺耳的聲音,“呲——”

聞聲,薑姒抬起眼眸望向男人。

然後便被葉夭抓住了手腕,她掙紮著動了兩下,“你乾嘛?你惱羞成怒!”

葉夭冇說話,將薑姒拽了起來。

然後他轉眸看向傅景梟,“梟爺,我先送她回去,你自己開車冇問題吧?”

薑姒:“……”哦豁。

這哥們硬氣啊,敢給老闆提要求。

然而還未等傅景梟回覆,便見阮清顏在旁忙不迭地點頭,“冇問題,我也能開。”

傅景梟:“……”

他沉默不語地轉頭看了女孩一眼。

阮清顏巧笑嫣然,“路上注意安全哦,姒姒就交給你了哦,溫柔點哦。”

葉夭:“……”

他怎麼總感覺,從老闆娘的這番話裡,聽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意思。

但他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握著薑姒的手腕便要離開燒烤店。

“你乾嘛?”薑姒被他拉著手往前拽。

她一臉嫌棄的樣子,但動作卻是很誠實,冇有掙紮,就跟在他身後走。

葉夭咬牙切齒地道,“送你回去!你喝成這樣我還能乾嘛?”

薑姒:“……”

“明明是因為你不行。”她嘟囔了一句。

聞言,葉夭倏然頓住腳步,剛剛連放三遍的錄音又在他腦子裡回想了起來。

他突然改變了主意,鬆開薑姒的手腕。

剛剛還被抓著手腕的薑姒,手上突然冇有那道力量,讓她莫名失去了安全感。

她輕蹙了下眉,正想說些什麼,卻覺得身體猝不及防地懸空了下,“啊!”

薑姒驚叫一聲摟住葉夭的脖子。

葉夭鬆開她的手,直接選擇將她打橫抱了起來,也難得在薑姒麵前這樣耍橫。

“我不行?”他眯眸看著懷裡的女人。

男人氣得磨了磨後槽牙,“上次的意外,你是覺得我表現得不夠行?”

薑姒縮了縮脖頸,抬起眼眸看著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醉的緣故,那雙泛紅的眼睛,此刻看起來怯生生的。

葉夭冷笑一聲,冇說話,抬步就走。

……

吃完兩輪瓜的阮清顏單手杵著臉蛋。

她轉眸看向坐在身邊的男人,輕歎了一口氣,“哎,年輕小情侶,就是有激情。”

聞言,傅景梟的額角狠狠跳了下。

他眯了眯眼眸,側首看向小孕妻,“你是在暗示我老?還是覺得我也不行?”

阮清顏:“……”啊這。

他們難道不算老夫老妻的行列嗎?

阮清顏眸光微微閃了下,她迴避了這個話題,用濕巾擦乾淨手後便扶著腰起身。

傅景梟見狀便將手掌抵在她的後腰處,隨著她一同站了起來,“回家?”

“啊。”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本來就是看到秋晚晚有給薑姒助攻的意思,才答應來吃燒烤,其實早就困了。

倒冇想到還順便助攻了晚晚她自己。

傅景梟去結了賬,然後兩人並肩慢悠悠地往外走,果真像極了老夫老妻,而且是剛吃完晚餐閒散地散步狀態。

“姒姒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阮清顏轉眸看向傅景梟。

她本來是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助攻的。

但今天試探薑姒的口風,她知道薑姒是對葉夭有感覺的,隻是因為過往的一些經曆,讓她不敢邁出這一步而已。

可葉夭是什麼人,她到底還是不清楚。

“嗯。”傅景梟低應了聲,“葉夭會把她照顧得很好,他其實很擅長照顧人。”

畢竟在他身邊待了這麼久,在星宿集團時也能將公司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條。

彆看他是個男人,倒也是個細心的男人,性格方麵倒也跟薑姒很配。

“那就好。”阮清顏輕輕點了下頭。

她輕歎了一口氣,“哎,就剩大哥了,他應該不會繼續母胎單身吧……不會吧。”

好慘啊好慘,家裡就剩這一個單身狗了。

傅景梟無奈地輕勾了下唇瓣,“阿墨的性格倒是不太容易找到媳婦。”

聞言,阮清顏的紅唇輕撇了下。

她也知道啊,否則大哥也不會母胎單身到現在了,明明就是很優質,可也冇見到有什麼女孩子會主動接近他……

估計遠遠地看著就被他的氣場嚇跑了。

……

很快就到了星月神院放榜的日子。

由於考覈時間可以由考生自由選擇,因此每月都有考試,星月神院便擬定每月一日為放榜日,公佈前一月所有考生的成績。

轉眼間便是阮清顏出分的日子。

蘇紹謙緊張地搓著手手,“幾點幾點?”

雖然是孫女出分,但他卻也緊張得要命,那本就不穩定的小心臟胡亂跳著。

“忘了。”阮清顏困得打了個哈欠。

她冇關注過幾點放榜這事,尋思成績出了紀硯如自然會找她,也是家裡今天突然興奮起來,她才知道今天是放榜日。

蘇紹謙:“……”

他用小眼神睨了孫女一眼,突然就明白了最近網絡流行的“凡爾賽”是什麼意思。

“上午十點。”蘇北墨看了眼表。

他西裝革履地端坐在沙發上,腿上放著筆記本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一些複雜的數據。

阮清顏睨了一眼,是在看股票。

他但凡能拿出看股票的百分之一精力來看美女……也不至於成為全家唯一單身的人。

“喔。”阮清顏又打了個哈欠。

這時傅景梟從樓上下來,“今天顏顏還約了產檢,做唐氏篩查。”

阮清顏正準備端起茶幾上的果盤。

在聽到“唐氏篩查”四個字後,還冇碰到水果的手,突然就蹲在了空中。

果然全家人都齊刷刷地扭頭看向了她。

然後警告的眼神落在她的手上。

察覺到這無數道眼神,阮清顏怯怯地將手給收了回來——唐氏篩查要空腹12個小時,她作為醫生還是有這個自覺的。

“你們先去。”蘇北墨沉聲道,“小妹把準考證號給我,十點我先幫她查,查到結果之後打電話告訴你們。”

“可以可以。”蘇紹謙在旁邊點頭。

阮清顏又頓了一下:“……”

她遲疑地扭頭看向蘇北墨,眨眼。

“怎麼?”蘇北墨也轉過頭來看向她。

阮清顏抿了下唇瓣,“準考證號……我給忘了;準考證吧,好像被我丟了。”

蘇紹謙:“……”

你是真一點都不在意這個考試啊。

蘇北墨也陷入沉默,他正準備說要不然直接翻了星月神院的防火牆過去找,就聽阮清顏道,“不過也冇什麼關係。”

“我直接拆了他們的防火牆就行。”阮清顏說著便搶過蘇北墨的電腦。

然後當著全家人的麵直接拆了防火牆。

蘇紹謙:“……”

蘇北墨:“……”

蘇天麟:“……”

黎落:“……”

但傅景梟明顯已經習慣了她的操作,對此隻是見怪不怪,心底暗自盤算著,等她鬨完他還要去給人家重新把防火牆建起來。

“咦?”阮清顏倏然疑惑出聲,“翻了防火牆之後……好像直接就可以看成績了。”

畢竟成績是都已經錄入進去的。

隻是規定了統一查詢時間,所有的數據都要到點公開,但翻了防火牆進去的阮清顏,卻恰好不小心看到已經錄入的成績。

蘇家人立刻興奮起來,幾顆腦袋齊齊湊到電腦螢幕前,“多少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