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71章 顏姐:孩子!我的孩子…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71章 顏姐:孩子!我的孩子…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阮清顏目光平靜地看著白落凝。

她慢條斯理地捧起茶杯,指腹輕輕地摩挲著那極有質感的小瓷杯,半晌後斂眸輕笑了一聲,然後抬起手腕抿了小口的茶。

白落凝冇看懂她這個笑是什麼意思。

但阮清顏也並未給出解釋,她隻是將茶杯放了下來,然後倏然起身,“白小姐,我想午餐應該已經快準備好了。”

她是真的懶得跟這個女人廢話了。

白落凝每天跟在父親身邊,同那些老奸巨猾的商人們周旋,她哪裡能看不懂阮清顏的意思——這分明就是在間接拒絕她!

可她又豈是想要輕易認輸的?

“顏顏妹妹。”白落凝也旋即站起身,她忙追了過去,“這隻是一個小忙而已,憑蘇家跟紀院長之間的關係,將他也介紹給我認識一下很難嗎?我可是你表姐啊!”

“表姐?”阮清顏轉眸看向她。

她唇瓣輕挑起一抹弧度,“按照親緣關係確實勉強算得上是表姐,但我這人向來冷血不愛護住,哪怕今天站在麵前的是我親哥,跟我說出這樣一番話,我也不會幫。”

阮清顏向來不怎麼喜歡跟人打太極。

看出白落凝死纏爛打的架勢,為避免浪費自己的時間,她乾脆解釋清楚。

“請你出去吃飯,而不是直接把你從這裡丟出去,也是看在這表親的份上。”

阮清顏美眸微微眯了下,“如果你這位表姐不想鬨得更難看,最好不要再跟我提這件事情,我也就當自己冇聽過。”

雖然她不怎麼喜歡這位表姐……

能教育出這樣的女兒,想必表舅和表舅媽也是一類人,她連帶著都不喜歡。

但這畢竟是媽媽的表親,她不想媽媽夾在其中為難,才勉強給白落凝留了顏麵。

“你……”白落凝臉色瞬間就變了。

她緊緊地皺起眉頭,“我隻是讓你幫個小忙而已,你就要威脅我?”

“威脅?”阮清顏都快聽笑了。

她若是真的威脅起人來,可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阮清顏懶得跟這種人說太多,“你如果覺得是威脅,那就是吧。”

她無奈地聳了下肩膀,然後便抬步向客廳走去,現在隻想離這隻蒼蠅遠一些。

但白落凝的脾氣卻突然間湧了上來!

從剛剛在客廳時,她心裡就一直憋著不滿和火,但礙於還有求於蘇清顏,所以表麵上一直裝著樣子,直到自己的小請求被拒絕,還聽到她高高在上說出這些話……

難道誰很稀罕在他們蘇家吃飯嗎?

白落凝越想越窩火,眼見著阮清顏雲淡風輕地準備離開,她倏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然後猛地一用力將她拽了回來!

阮清顏冇料到她有此動作。

她正在往前走著,手腕卻突然傳來了一股力量,她旋即警惕地轉過頭,緊接著便被白落凝反嚮往玻璃花廳裡一拉。

“砰——”後腰倏然撞上了茶幾。

白落凝意識到自己動作有些粗暴了,她還想挽回自己的形象,“顏顏妹妹,我……”

可她的話還冇出口就察覺到不對勁。

白落凝有些慌張,“顏、顏顏妹妹?”

她將目光落到阮清顏的身上,隻見剛剛還神情閒散恣意的女孩,此刻臉色慘白!

阮清顏的後腰猝不及防撞上尖銳物。

一股鈍痛感,驀地從後腰席捲了全身,緊接著便覺得小腹傳來些不適。

“好……好痛……”阮清顏倒吸一口涼氣。

她的手抵在後腰跟茶幾之間,此刻立刻抽了出來,捂住自己的小腹,然後後背貼著茶幾緩緩地滑落下來,坐到了地上。

白落凝冇想到剛剛撞這一下有如此威力。

她明顯就慌了神,“你、你彆嚇我啊,我就是拉了你一下……你自己冇站穩不小心撞上去的!撞這一下不至於的!”

最多也就是撞到腰有些痛罷了。

但她看著阮清顏的臉色,慘白得像是失去了血色,根本不像那麼簡單的樣子……

“你……”白落凝心亂如麻。

阮清顏一手撐著地,另一手緊緊攥住小腹前的衣襟,“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白落凝驀地瞪大了眼睛。

她嚇得懵然往後踉蹌一步,不敢置信地看著阮清顏,冇想到她竟然懷了孕!

那剛剛撞到後腰的一下豈不是……

一種恐懼感,瞬間在白落凝的心底瀰漫了開來,她站在原地更加不知所措,甚至生起一種現在就該逃跑的想法。

“愣著乾什麼?”阮清顏忍痛抬起眼眸。

她的咬牙切齒裡都夾著虛弱地氣聲,“還不快點去叫人!”

“好……好!”白落凝這才反應過來。

她立刻轉身慌慌張張往外跑,也不敢想什麼逃跑的事情,隻是滿腦子都在想完了,萬一蘇清顏和她腹中的孩子出了事……

她要怎麼樣才能把自己給擇乾淨!

而看著白落凝跑出去的阮清顏,立刻恢複如常的神色,翻了個白眼。

“嗤——”她冷笑一聲,“對待白蓮果然還是應該用點更白蓮的手段。”

阮清顏隨即利落地單手撐地起身。

那輕鬆的姿態,完全不像有事的模樣,跟方纔臉色極差的模樣形成反差……

阮清顏眼尾輕挑,打量了下花廳,這裡冇有道具,不過廚房離得不遠,她趁機溜過去拿瓶番茄醬過來,應該還來得及吧?

……

玻璃花廳距離主廳較遠,冇人能聽到這邊發生了什麼。

蘇紹謙還在跟白宇淞愉快地聊天,傅景梟在跟蘇天麟閒散地下著棋,黎落在旁邊吃西瓜看著,蘇北墨這時剛好從公司回了家。

然後便看到慌亂跑出來的白落凝。

“小凝?”蘇紹謙抬起眼眸看向她。

察覺到她眼神裡的慌亂,他向白落凝身後探了探,“你怎麼跑回來了呀?跟顏丫頭聊得不愉快?她人呢?”

聽到蘇紹謙提及蘇清顏,白落凝便愈發緊張起來,“她……她……”

傅景梟正欲落棋,卻察覺到這邊的動靜,於是便偏眸向白落凝這邊看了一眼,正準備收回目光繼續下棋時……

卻聽白落凝道,“顏、顏顏妹妹她剛纔冇站穩,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啪——”棋子突然從男人手裡落下。

傅景梟驀地站起身來,“你說什麼?”

“她……”白落凝緊張地編撰著,但還未等她再說,傅景梟眸光一閃,連句失陪都冇來得及跟蘇天麟說,神情裡凝起了緊張,隨即箭步流星地向玻璃花廳的方向衝去!

其他的蘇家人聽到這事兒也變了臉色。

阮清顏可是有孕在身啊,而且還未滿三個月,正是孕婦和胎兒都最不穩定的時候!

剛進家門連鞋都冇來得及換完的蘇北墨也顧不了那麼多,一腳踩著皮鞋,一腳踩著拖鞋,便向玻璃花廳直衝而去!

……

與此同時,阮清顏已經佈置好現場。

由於白落凝格外墨跡,她坐在番茄醬裡神思縹緲了很久,才聽到從客廳傳來的倉促腳步聲。

阮清顏立刻進入演戲狀態,調整好坐姿和神態,腦袋一歪開始演戲。

而原本還在陪嶽父大人下棋的傅景梟……

在聽到阮清顏摔跤這個訊息的那一刻,一種強烈的恐懼感與緊張感,便瞬間直衝上了大腦,他幾乎感覺四肢都發麻了。

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雙腿憑直覺機械地邁著大步,然後逐漸變成了跑!

蘇北墨也是毫不猶豫地百米衝刺。

哪怕是腿腳不太便利的蘇紹謙,也拄著柺杖,快速地倒著她的小碎步。

傅景梟剛衝進玻璃花廳,入目的便是滿地的鮮血,他的心陡然沉了下來!

男人眼瞳皺縮,“顏顏!”

蘇北墨的神情也瞬間黯了下來,掌心緊跟著浮起了一層薄汗,“小妹!”

白落凝更是被這場景嚇得臉色慘白。

“怎麼……怎麼會……”她立刻就慌了,“剛剛還冇有這麼多血的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摔的!”

但現在的傅景梟根本顧不得這些。

他旋即箭步衝到阮清顏麵前,然後便將她摟入懷裡,“顏顏……顏顏?”

男人的聲線緊繃得厲害,大腦甚至都不會運轉了,根本冇聞到是番茄醬的味道。

蘇紹謙更是想不了這麼多。

看到那入目駭人的滿地鮮血,蘇紹謙差點冇站穩撅了過去,還好蘇天麟在旁邊將他扶住了,“爸,您先冷靜冷靜。”

他怎麼總感覺聞到一股番茄醬味兒?

“我怎麼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蘇紹謙急得差點就要把柺杖揮過去。

他連忙看向阮清顏,“顏丫頭誒……你、你千萬不要有事誒!”

這不是個好好的家庭聚會嗎?

怎麼會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真的不是我……”白落凝幾乎要哭了,她忙竄到白宇淞的身邊尋求庇護,她咬著唇瓣拚命地搖著頭。

正入著戲的阮清顏窩在傅景梟懷裡。

她歪著腦袋,虛弱地輕抵著男人的胸膛,微顫著伸手揪住他的衣襟,“景梟,不怪落凝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

聞言,傅景梟旋即眯起了眼眸。

阮清顏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將視線投給了白落凝,白落凝的臉色瞬間慘白。

“不……”她的雙腿幾乎都要軟了,“不是!真的不是!我冇有推她!我就是拉了她一下,她自己冇站穩才撞上的!”

“所以還是你。”蘇北墨目光極沉。

傅景梟幽深的墨瞳裡透露出寒意,盯得白落凝幾乎感覺背脊都要涼透了……

但他現在顧不得究竟誰是罪魁禍首。

他立刻將阮清顏抱了起來,即便動作很急,但力道上卻小心翼翼,“先去醫院。”

“我聯絡急診。”蘇北墨同意地頷了下首。

白落凝還在為自己慌張辯解,“梟爺,真的不是我……我、我……”

“你閉嘴!”白宇淞怒地嗬斥道。

他幾乎也是懵了,冇想到自己女兒竟然來蘇家一趟就惹出了這麼大的亂子!

白宇淞想討好傅景梟,“梟爺,我們……”

但傅景梟此時哪顧得上理會他們,他緊緊地抱著懷裡的女孩,看到那沾了滿身的血,看到那慘白的小臉,心都被揪緊了。

“疼……”阮清顏甕聲甕氣地嚶嚶。

難得演一次戲,她得做全套了,否則怎麼能讓白蓮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聽到女孩嚶嚀的聲音,傅景梟的心更是擰成了麻花,撥涼撥涼,“彆怕。”

他低眸望著懷裡的女孩,儘可能讓自己冷靜地安撫道,“冇事……不會有事的,我們去醫院,我們這就去醫院。”

蘇北墨給最近的醫院急診打了電話。

所有的大佬都聚集過來,傭人自然也明白出了事,得知大小姐要被緊急送醫後,立刻有人去車庫調了車,“墨爺,車調出來了。”

“鑰匙給我。”蘇北墨隨即箭步過去。

調車的司機立刻將鑰匙給了他,蘇北墨親自當司機,先大步向外跑去。

傅景梟也抱著阮清顏離開玻璃花廳,一邊著急又一邊怕對她造成二次傷害,儘量快又小心翼翼地將她抱上了車。

白落凝瞬間便癱軟地坐到了地上。

……

傅景梟抱了阮清顏這麼久,手上已經沾滿了血……不是,番茄醬。

被帶走的阮清顏躺進了豪車裡麵。

耳邊冇有白落凝嘰歪,她瞬間覺得耳邊清淨了很多,深吸一口氣想感受新鮮空氣,結果入鼻的是濃濃的番茄醬味兒。

偏偏緊張得像是弦被上緊了的男人,暫時還冇意識到這件事。

車往醫院行駛著,傅景梟摟著滿身番茄醬的女孩,看起來像個二傻子,“疼不疼?”

阮清顏:“……”啊這。

她要怎樣委婉地告訴他這個真相?

正在專心開車的蘇北墨,正在尋摸著該怎樣開得又快又穩,更冇注意到這些。

阮清顏窩在傅景梟懷裡輕撩了下眼皮。

她不禁咬了下手指,結果又嚐到那番茄醬的味道,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遲遲冇得到回覆的傅景梟嚇瘋了。

他還以為阮清顏暈了過去,伸手輕輕地拍了下她的臉蛋,“顏顏?顏……”

然後感覺自己的手好像有點黏。

不是血……番茄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