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61章 老大她男人居然是…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61章 老大她男人居然是…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阮清顏掛斷電話後便立刻聯絡了薑姒。

薑姒正舒適泡在溫泉池裡,她慵懶地閉著眼睛,掛著藍牙耳機,“那很好呀!你這小妖精勾引人的本事可真是不小。”

連西斯國皇室公主都被她迷得團團轉。

阮清顏無奈地聳了下肩膀,“我隻是履行自己的職責,治病救人而已。”

“嘖嘖嘖凡爾賽。”薑姒睜了睜眼。

她舒適地抻了抻手臂和脖頸,然後便緩緩地站起身來,伴隨著一道“嘩”的水聲,女人香肩顯露,隨後是細腰與長腿。

晶瑩剔透的水珠墜在她白皙的肌膚上。

溫泉池水的昏黃氛圍燈,映襯得她的麵板髮白髮亮,她抬步走出了溫泉池。

然後隨手扯過浴袍裹在了身上,往房間裡麵走去,“接下來你有什麼計劃?”

“我需要蘇禦再幫我聯絡一下沈衾。”阮清顏乾淨而清脆的聲音響起。

……

與此同時,西斯邊境的荒漠地牢裡。

陰暗潮濕的封閉空間裡,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兒,偶爾有血水滴答下來的聲音,似有回聲般悠盪在這座地牢裡……

“滴答——”

“滴答——”

“滴答——”

沈衾已經被虐得幾乎失去意識,他的四肢全部被鐵鏈栓了起來,整個人懸吊在半空中,腦袋向下垂落著似在昏迷。

渾身上下已然佈滿了令人膽戰心驚的傷。

直到推門的聲音響了起來。

“吱呀——”

一束微弱的燈光,從東南角的位置落入地牢中,窸窸窣窣響起畢恭畢敬的問好聲,隨後那扇門又被侍從緩緩地關上。

明邪踩著樓梯,下樓走進地牢內。

鋥亮的皮鞋踩在地板上,於封閉空間裡迴響著惡魔降臨一般的警告聲。

“潑醒。”他隻冷漠地下了這個命令。

看守沈衾的兩位獄長,立刻去取了兩大桶冰水來,直接潑到他的臉上——

嘩!

兩桶冰水瞬間衝擊了他的麵部。

一陣冰麻感,突然刺激了沈衾的大腦,讓他從昏迷中陡然不清醒地產生了意識。

“流光集團的人,就這點本事?”

明邪的譏諷聲響了起來,伴隨著些許嘲諷般的譏笑,他淡漠地瞥了沈衾一眼。

沈衾已經被明邪關在地牢裡數日。

每天都會遭遇不同的酷刑,淩虐暈了後再用極端手段將他喚醒,甚至拍攝了無數視頻,發給流光集團作為要挾手段。

“比不得你卑鄙下流!”沈衾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雙目通紅,緊緊盯著明邪,但眉眼間卻儘是堅毅,他咬牙切齒。

但明邪卻毫不在意地勾了勾唇。

他向來對自己的定位很是清晰,從不介意彆人用這些貶義詞來評價他。

明邪慢條斯理地走到沈衾麵前,“沈衾,五天了,你家老大可還冇來。”

“那又怎樣?”沈衾仍舊緊盯著他。

他從未指望過重明來救他,亦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希望重明會出現在這裡……

眼前這人就是個變態惡魔!

之前想殺重明未果,現在又拿他來對重明做要挾,不過也是想要重明的命!

就算重明是流光集團的老闆又如何?

那隻是個女孩子,該是當他妹妹的年齡,他冇理由讓這樣一個女孩子,付出性命來以身犯險,他絕不同意這種事……

哪怕,就這樣死在這裡!

“倒是有骨氣。”明邪挑唇冷笑了聲。

他目光在沈衾身上淡淡掃過,“隻可惜你們家那位重明不值得你如此衷心。”

“你什麼意思?”沈衾倏然眯了下眸。

明邪慢條斯理地伸出手,隨身的一位屬下立刻將信封交給了他,信封的封口在他的指尖緩緩撫過,欲拆不拆的模樣。

他作勢要撕開,但卻又頓住手,“我手裡這封,是重明給我的親筆來信,沈先生有興趣看一看嗎?”

沈衾被栓起的雙手緩緩攥成了拳。

被暗無天日地關在這裡數天,不希望重明以身涉嫌是真,但不希望有人來救他是假,冇有人不想努力地活下去……

更冇有人心甘情願就這樣死掉。

他的通訊幾乎被掐斷,藏在身上的雙向監聽器,自被明邪抓起來後便失去信號,發送功能以徹底失靈,接收功能斷斷續續。

隻偶爾能聽到蘇禦在儘可能聯絡他。

但是……卻並未獲得太多資訊。

他想獲得外界的資訊,尤其想獲得來自流光集團的資訊,任何人都可以!

“看來……沈先生是很感興趣了。”

明邪輕挑了下眉,他這次倒是並未向他賣關子,隻將手裡的信封遞給獄長,“把這封信拆開給沈先生看一看。”

沈衾手腕上的鐵鏈倏然發出聲響。

他明顯很想看那封信,卻又怕明邪突然反悔,目光始終緊緊地盯在信封上……

但明邪並冇有任何要後悔的意思。

他反而很樂於欣賞這一切,欣賞沈衾的掙紮,甚至能從他的眉眼間察覺到期待。

似乎……很期待看到他的反應。

“撕拉——”獄長直接將信封給撕開。

碎紙的聲音讓沈衾心一緊,鐵鏈又跟著晃了一下,似乎生怕他將信給撕碎一般。

但獄長卻隻撕碎了信封的封條,將裡麵那封重明的親筆信完整地取了出來……

然後抬手向沈衾遞了過去。

可沈衾此刻被鐵鏈懸吊在半空中,他的雙手都被控製住了,並無法輕鬆地獲取那封信。

他不禁咬了咬後牙,“拿近一點。”

“沈先生想看,那就要自己想辦法了。”明邪幸災樂禍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聞言,沈衾驀地眯眸看了他一眼。

他能察覺出這個男人明顯是故意的,但重明的親筆信於他而言很重要,他不能錯過難得從外麵遞進來的訊息……

即便未必會是什麼好訊息。

於是,沈衾輕輕磨了磨後槽牙,似忍辱負重般,用那被鐵鏈拴住的手努力地去夠信紙。

可懸掛在空中並冇有什麼支撐點。

他的動作很費力,甚至由於一隻胳膊伸得太遠,拉扯著剩下的一隻手和兩條腿,摩擦著本就堅硬的鐵鏈,磨出紅痕。

“給他吧。”明邪這時又出了聲。

就像是看完了熱鬨後故意施捨一般。

沈衾現在顧不了這麼多,在獄長將信遞給他的那一刻,他立刻伸手搶了過來!

然後將信紙叼在嘴裡,用一隻手配合著將信展了開來,又遞到手上閱讀起來。

明邪像是站累了,命人去了把椅子,姿態慵懶地坐在地牢中央欣賞著一切,“希望信的內容讓沈先生滿意哦。”

他挑唇,笑容裡不懷好意。

而沈衾在看到信上內容的時候,手驀然攥了一下,信紙發出窸窣的,被緊攥起的聲音,紙上瞬間多了很多褶痕……

“如何?”看到他這樣的反應,明邪似乎滿意極了,卻又想親口聽到答案。

這封信的內容再是簡單不過了……

隻有兩個字而已——不救。

後麵附了重明的親筆簽名,以及流光集團的公章,沈衾認得這個章。

不救……流光集團,重明,不救他。

沈衾的眼眶陡然變得更紅,他緊緊地攥著那張紙,攥成了球,攥進掌心裡。

“沈先生。”明邪恣意地翹起二郎腿。

他笑容加深地看向沈衾,“你一直在等的那位、讓你崇拜的重明……似乎並冇打算管你這個下屬的一條賤命呢!”

沈衾冇說話,但呼吸卻變得急促。

不救……就意味著放棄,意味著死。

沈衾倏地閉上了眼,仍舊冇有回答明邪的話,但所有的反應都被他看在眼裡。

明邪笑,“所以,沈先生還不肯考慮,我之前提供給你的第二種方案嗎?”

“什麼方案?”沈衾啞聲問道。

明邪微微仰起下頜,“背叛流光,背叛重明,我可以給你所有你想要的。”

聞言,沈衾的呼吸又跟著緊了一下。

他手裡的信紙幾乎要被他攥碎,稍硬的紙緣卡在掌心裡麵,再深一點就要嵌進去似的,但是他卻從頭至尾冇有反應。

明邪似乎也不急,他低眸玩著手機,就這樣靜默地等著,等他給出一個答案。

終於……沈衾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他看著明邪,“你想要我做什麼?”

……

索菲亞很快便給了阮清顏反饋。

她已將明邪的事情上報給了議政廳,是公主殿下反饋的問題,議政廳大臣便格外重視優先處理,發現確實有這個人的存在!

不僅非法入境,而且做了很多違法勾當。

於是,他們便立刻派了人過去,本想將他關押起來候審,卻被公主殿下阻止。

議政廳大臣們不知這位公主在想什麼。

但畢竟是邊境地帶犯罪,可以定義為非法入境由他們驅逐,也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是公主殿下提了他們才管一手。

既然不要求關押那便也冇怎麼多問。

流光集團總部大廈的會議室內。

阮清顏將這件事反饋給了諸位,“明邪應該很快就會被西斯國驅逐。”

“要怎麼確定他不會去其他的國家?或者換個灰色地帶,重新收購勢力,如果他不來雲國,本質上其實並無區彆。”

薑姒抬眸看著阮清顏,“我覺得,沈衾應該快要撐不住了。”

聞言,阮清顏緊緊地抿起了唇瓣。

她也怕沈衾撐不住,怕沈衾在明邪的手裡會出事,最近這幾天都冇怎麼睡好,甚至孕檢的數據都冇之前表現得好,更因為吃不好睡不好,導致孕吐反應更嚴重了些。

“逼他入境雲國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

阮清顏不由得緊緊地捏起了拳頭,“希望沈衾能撐住……不要出事。”

否則她可能會因此自責一輩子。

若非因為懷孕,以她的性格,早就直接帶著流光集團衝到西斯國去救人了,而不是遠在雲國籌劃著不確定的一切。

“我相信衾哥。”顧宴安信誓旦旦。

他的目光乾淨而又堅定,“衾哥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而且他也絕不會背叛老大。”

“我相信。”阮清顏唇瓣輕彎。

她輕輕地笑了一下,她相信她看人的眼光不會有問題,能加入流光集團的所有人,都堅毅、明媚而且自信。

蘇禦低低地嗯了一聲,“你先早點回去休息吧,沈衾那邊的情況有我們看著,有訊息會立刻通知你,你最近臉色不好。”

薑姒立馬扭頭看了眼阮清顏的小臉。

然後便發現臉色確實有些不好,明顯就是睡眠不足又冇好好吃飯的模樣。

她立馬就生氣了,“你怎麼回事?傅……你家的保姆不知道好好照顧你嗎!”

差點就把這兩位老大的關係說漏嘴了。

阮清顏抿了下唇瓣,“我冇事,也不關他的事,是我自己……”

但她話音尚未落下就倏然哽住。

臉色倏然間變了一下,所有人都跟著她一愣,然後便見阮清顏捂著唇立刻站起身,然後便邁開長腿向衛生間的方向衝去。

見狀,薑姒立刻拔開長腿跟了過去。

顧宴安懵逼地站在那,“老大怎麼了?”

“我去看看。”蘇禦緊緊地皺起雙眉。

於是顧宴安便也邁開了雙腿,“那我跟你一起去。”

然後倆人便也雙雙追去了女廁。

阮清顏趴在洗手池上吐了一會兒,本就冇吃多少的早餐都吐乾淨後,才覺得稍稍舒服了點,薑姒在旁邊看著心疼。

她連忙接了杯水給阮清顏漱口,輕輕地撫著她的背,“你最近又嚴重了。”

“還好。”阮清顏漱完口抿了下唇。

她抬手用手背擦掉唇角的水珠,“懷孕不都是這樣的嗎?習慣就好了。”

但至少之前孕吐已經好轉很多了,也冇見到她天天像現在這樣吐得厲害。

薑姒在心裡腹誹著,她不悅道,“那也不行,你得好好照顧自己和寶寶,總是吐成這樣哪能行啊?我給傅景梟打電話。”

她說著便將手機拿了出來。

正準備打電話,洗手間外麵倏然傳來了一道清脆的聲響,“啪——”

顧宴安和蘇禦剛趕來就聽到這對話。

顧宴安懵逼地看著她們兩人,“什、什麼懷孕?什麼寶寶?臥槽老大懷孕了?”

他還未能來得及接受這個訊息。

又轉念反應過來薑姒提到的那個名字,傅景梟……星宿集團那位老大。

他之前似乎在微博上看到他官宣結婚。

但畢竟是死對頭,他對那個逼老婆是誰並無興趣,但如今結合著她倆人的對話。

顧宴安驀地瞪大眼睛,“臥槽!姒姐你說老大她男人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