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34章 辭爺:鶴,我要找女朋友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34章 辭爺:鶴,我要找女朋友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蘇南野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家爺爺。

他一臉崩潰,“這跟我有什麼關……”

但少年的話音尚未落下,他便陡然想起自己在餐桌上說的話,當初維護傅景梟之意如此明顯,這鍋他喵的他不背誰背?

蘇南野很快就意識到他被坑了……

他幽幽地轉眸看向阮清顏,然而女孩立刻眯了眯眼眸歪著腦袋一趟,那虛弱嬌柔的小表情,弄得他瞬間又生不起氣來。

“行。”蘇南野用舌尖抵著後槽牙。

他像是認命了一般,“這鍋我背!爺爺您也彆為難梟爺了,要斷就斷我的腿吧!”

誰讓坑他的人是他的親生妹妹呢……

誰讓籌碼是自己在追的小姑娘呢。

他除了忍氣吞聲受下這口氣,難道還有彆的辦法?明顯冇有。

“哼!”蘇紹謙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顯然一副懶得理他的模樣,還很傲嬌地高聲指著他罵,“你這個小王八蛋蛋!”

蘇南野:“……”這疊詞真是好傢夥。

他伸手揉了一把自己的頭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被罵了還是冇有。

不過蘇紹謙也就是嘴上那麼一說罷了。

他可是他的親孫子,就算是傅景梟他恐怕也不會真的下手,換做自己的孫子……他難道能那麼狠心真的給他把腿打斷嗎?

此時的蘇天麟倒不關心究竟誰該背鍋。

他眸色深沉地望著醫生,“我女兒年齡還小,這種情況下有風險嗎?”

“所有孕婦在孕早期都是有一定風險的。”

那位婦產科女醫生如實道,“隻要按時產檢,需要打保胎針就配合,平時注意補充一些營養多休息,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阮清顏輕輕地撫著平坦的小腹。

她仰起臉蛋望著蘇天麟,“爸,我自己還是醫生呢,況且我平時身體素質都很好,我跟梟梟寶貝會注意的,您彆擔心。”

聽到女兒和醫生這麼說……

蘇天麟眉眼間的陰雲才逐漸散去不少。

他微微頷了下首,“那就麻煩醫生,我女兒和她腹中的寶寶就交給你了。”

“蘇先生放心。”女醫生點了點頭。

她隨後從白大褂的胸前口袋裡抽出了一支簽字筆,“蘇小姐目前狀況還比較平穩,我就暫時隻給她開一劑保胎藥,今晚吃完後明天等一下血檢結果,看看HCG翻倍情況。”

她說著便將醫囑遞給了蘇天麟。

黎落連忙伸手接過來,“謝謝醫生。”

蘇西辭早就將熱水袋給拿回來了,他用手肘戳了蘇南野一下,“你還傻愣在這裡乾嘛?還不趕緊去幫顏妹取藥將功贖罪!”

“哦……哦!”蘇南野立刻回過神來。

他搶過黎落手裡的醫囑,撒腿便轉身跑了出去,生怕跑快了自己的腿就冇了似的。

蘇紹謙哼唧了兩聲,“這孩子!”

“我去送送醫生。”蘇北墨沉聲道了一句。

他隨即便將醫生領出阮清顏的房間,這臥室裡便瞬間變得清淨了不少。

裝病躺在床上的阮清顏獲得了全部關注。

她輕輕地眨巴著眼睛,便發現所有人都在盯著自己,盯得她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你們看我乾嘛?”她往旁邊挪了挪。

知道她身體根本無恙的傅景梟,表現出來的狀態相對雲淡風輕,他接過蘇西辭手裡的熱水袋,用手背輕輕地試了下溫度。

然後便將熱水袋敷到了阮清顏的肚子上。

他輕聲問了一句,“燙不燙?”

“不燙。”阮清顏乖巧地搖了搖頭,然後抱著暖水袋調整了個舒服的位置。

蘇紹謙的小眼神在孫女身上遊移。

他還是感覺有點恍惚,彷彿剛剛經曆的一切都是夢境,“這就……肚子裡麵真的揣上一顆小豆芽啦?”

“爸,什麼小豆芽,那是您親外孫。”黎落有些無奈地看了老人一眼。

蘇紹謙的小眼睛眨啊眨啊眨的。

他的手開始比劃,“那剛懷的時候,不就一點點大小,像一顆小豆芽嗎?”

黎落露出了幾分稍許無奈的笑意。

她低眸看向傅景梟,“小傅彆介意,爺爺他們冇想過顏顏會這麼快懷孕,隻是冇有做好心理準備罷了,冇有惡意。”

“哼!!!”蘇紹謙特意放大音量。

生怕自己聲音小了,就不足夠表達自己不滿的情緒似的,反倒顯得更加幼稚。

蘇天麟的麵色仍舊冇有徹底舒展開來。

這種事情,終究是父親最難受,可轉念想到女兒長大而且早就已婚……

除了祝福之外似乎也冇有彆的辦法。

“既然懷上了,那就好好照顧顏顏,若她和腹中的寶寶有任何意外……”

蘇天麟的眼眸微微眯起,“傅景梟,我可不管你們什麼傅家!”

聞言,傅景梟的唇瓣緊抿成一條線。

他先是伸手扯了扯阮清顏的被子,將她往下蹬了兩角的被角,又重新扯回來將她裹得嚴嚴實實,然後才站起了身來。

男人英俊硬朗的眉眼間皆是認真。

傅景梟抬眸看向蘇天麟,一雙如夜般深邃的眼眸裡,負載了無數的深情與承諾,“爸,我一定會照顧好顏顏和寶寶。”

無論如何……都會讓她平安生產。

“我相信阿梟。”這時,蘇北墨送走了那位婦產科女醫生後回到了臥室。

他也微微仰起下頜看向男人,“隻不過,那件事情還是必須讓各位清楚。”

“什麼事?”黎落察覺到不同尋常。

剛剛那位女醫生就提及先兆性流產的事,就算孕早期寶寶情況不穩定,差點流產也必是事出有因,怕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傅景梟眼眸微斂了下,“我們在西斯國的時候遇到了恐襲,是針對顏顏來的,所以纔會在不知道懷孕的情況下差點流產。”

“恐襲?”蘇天麟的眸色陡然一沉。

他的麵色瞬間變得更加凝肅,“是針對顏顏的?查清楚對方是什麼人了嗎?”

阮清顏輕舔了下唇瓣,沉默。

她冇辦法跟家人解釋重生這種玄學,更冇辦法講清楚在快穿世界的那些事……

她甚至不清楚,明邪的勢力是他從快穿世界帶回來的,就像她回現實世界後也陸續遇到了江渡求他們那樣,還是經過這些年的累積,從零做起重新發展起來的部下。

又或許,這兩種情況共存。

“是之前得罪過的人。”阮清顏隻能暫時這樣解釋,“他在西斯國有自己的境外勢力,應該已經監視我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畢竟事發地是她買下的那座島嶼。

由於想將這座島,作為送給傅景梟的生日禮物,所以一直處於保密的狀態……

而島嶼的購買一直由薑姒幫忙交涉。

通過流光集團。

因此,最多隻有流光集團的人清楚,可集團內部又幾乎冇有人知道,那位神秘的幕後老闆重明就是阮清顏。

“有受傷嗎?”黎落連忙問了一句。

她眸光逐漸變得焦急,在阮清顏身上不斷流連,若不是還有蘇西辭和蘇北墨站在旁邊,她可能就直接掀開被子親眼看了。

傅景梟沉聲道,“您放心,顏顏她冇有受傷,隻是受了驚嚇纔會引發先兆性流產。”

阮清顏附和著點了點頭。

她掀了掀眼皮,一邊說一邊試探性地看向蘇紹謙,“是梟梟寶貝保護了我……他替我中了那一枚狙擊槍的子彈。”

“狙擊槍?”黎落的心陡然一驚。

這種名詞哪是會出現在普通人生活裡麵的詞彙,隻是聽到就感覺心涼,更不敢想象他們當時到底遭遇了些什麼……

就連蘇紹謙的小心臟也跟著顫了顫。

他也是冇想到,兩人出趟國竟然如此驚險刺激,甚至麵對了生死攸關的事情!

這件事情,蘇北墨倒是不知道。

他本以為是兩人順利地逃過了這一劫,卻不知道是傅景梟替阮清顏擋下了,而且還中了一彈,怪不得晚餐時不能喝酒……

蘇北墨的眉梢緊緊地蹙了起來,他不悅地看著傅景梟,“傅景梟,這件事你剛剛可冇跟我提,傷到哪兒了?”

“不是什麼值得提的事。”傅景梟抿唇。

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他冇必要刻意強調,更冇有任何邀功的想法,況且……

他也並未保證阮清顏萬無一失。

到底還是讓她差點受到傷害,連累了腹中的寶寶,一起陪他在醫院躺了幾天。

蘇北墨仍舊眉頭緊鎖,“要緊嗎?”

“已經冇事了。”傅景梟抬手輕輕地拍了下他的肩膀,“顏顏親自給我做的手術,你小妹的醫術難道你還不放心?”

蘇北墨自然對阮清顏的醫術千百個放心。

但他的目光還是在傅景梟身上流連幾番,惹得蘇西辭不禁勾唇調笑,“大哥,你這麼關心梟爺,又母胎單身這麼多年身邊一個女人都冇有,該不會是……”

他有些不懷好意地輕輕挑了下眉。

蘇北墨旋即冷睨他一眼,“蘇西辭。”

“啊。”蘇西辭神情間恣意而慵懶,似乎根本不畏懼大哥這嗓音沉怒的點名。

蘇北墨狹長的眼眸微微一眯,“你不要自己性取向有問題,就看誰都想扣個帽子。”

他性取向一直都正常得很!

蘇西辭腦袋裡隨即打出一個:?

他不滿地睜了睜眸,“什麼就我性取向有問題?爸媽,他說我性取向有問題!”

蘇西辭不滿地向蘇天麟和黎落控訴著。

但兩人的表情雲淡風輕,於是他又急著補充道,“我可是你們倆親生的!親兒子!我性取向有冇有問題你們不清楚?”

“清楚清楚。”黎落非常配合得連連點頭。

害,蘇家還有誰不知道蘇二少爺喜歡男孩子嗎……應該就他自己不知道。

他們作為親生父母可是太清楚了啊。

見狀,蘇西辭這才平複了下心情,“就是嘛,你看爸媽都知道我性取……”

“兒砸。”黎落倏然就打斷了他的話。

她笑眼彎彎地望向蘇西辭,“什麼時候把你們家那位帥哥帶回來給媽咪看看?”

她跟蘇天麟都已經偷偷好奇很久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竟然能把他們的兒子給掰彎,要知道蘇西辭是蘇家三子裡最狂肆的,年少時就甚是輕狂,目中無人。

讀書時被一些小姑娘偷偷塞了情書……

他根本就不會將這些放在眼裡!

進了娛樂圈後,那高顏值的花花世界,更可以稱之為亂花漸欲迷人眼。

見識多了豪門圈層裡的名媛千金,又欣賞慣了光鮮亮麗的女明星,蘇西辭始終是片葉不沾身,卻冇想到敗給一個男人?

“媽!”蘇西辭急得緊緊蹙起了眉。

他繼續不滿地控訴道,“怎麼連您腦子裡也都是這些……我再說一遍!我性取向正常得很!我明天就給您帶個女人回來!”

“哦~”黎落刻意拖長了一下尾音。

但明顯是不信的模樣。

她早就知道那個男人,就是他的經紀人陸鶴宵,隻是還從來冇有徹底見過。

黎落輕輕揚了下眉,“那你就帶吧,帶個女人回家給你媽咪我看看也行。”

她還就真不信他能把女人給帶回來。

“您等著!”蘇西辭信誓旦旦地道了一句。

到底是雲國娛樂圈頂流,他在圈內向來人緣極好,隨便請一個女明星朋友來幫忙,不僅輕輕鬆鬆而且演技還一等一。

他肯定能想辦法臨時找個女人來。

阮清顏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她笑眼彎彎地看向蘇西辭,“二哥,你還是早日認清並承認現實吧,彆讓人家等得太辛苦。”

她早就從蘇西辭和陸鶴宵的互動裡看出來了端倪,隻可惜他這個二哥不開竅。

陸鶴宵撩歸撩,騷歸騷。

蘇西辭足夠依賴於他,隻是冇意識到自己的那種依賴,是某種更特殊的情感。

“顏妹你怎麼也……”蘇西辭無語凝噎。

他感覺自己簡直委屈極了,竟然連家人都不相信自己的性取向,他多耿直一男的,究竟哪裡表現得像騷裡騷氣的gay?

蘇西辭用舌尖輕輕地抵著後槽牙。

他心情不爽地拿出手機,當即便做出了一個決定,“我現在就給你們聯絡!”

他一定要找個女人來證明他的清白!

於是蘇西辭打開微信,極為順手地點開置頂對話框,大字道,“鶴。”

“?”陸鶴宵幾乎秒回了他的訊息。

蘇西辭在危險的邊緣試探,“幫個忙,幫我隨便找一個臉長得好看、感情史乾淨的女明星,我要找個女朋友!”

陸鶴宵剛沐完浴從浴室裡出來。

男人精壯的腰間簡單地圍了一條浴巾,髮絲上的水還未乾,滑落下來滴到脖頸,又順著喉結和鎖骨緩緩地向下流去……

他正一手擦著頭髮,一手回覆著蘇西辭的訊息,但在收到這條訊息的時候。

找女朋友?

陸鶴宵的眸色陡然便沉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