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32章 蘇家人得知顏姐懷孕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32章 蘇家人得知顏姐懷孕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阮清顏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她佯裝無辜地眨了下眼睛,湊近蘇南野疑惑地問道,“哥,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蘇南野斜眸睨了睨她,“我以後談戀愛必不可能像梟爺這樣!男人尊嚴必掌握在自己手裡!我必是家裡的老大!”

“嘀——”

蘇南野的話音剛落,一道提示音就響起。

他懵了一下,便見阮清顏笑眼彎彎地晃著手機,“你剛剛的話我都錄下來了哦。”

她就等著哪天蘇南野把秋妹追到手後,放出這段錄音來啪啪啪地打他的臉!

蘇南野:“……”

雖然被套話錄音這種事有點丟人,但他仍隻是不屑地撇唇,“男人說到做到!”

“我等著。”阮清顏投去讚揚的目光。

就在兄妹倆拌著嘴時,蘇北墨穩健闊步地下樓,嗓音微沉,“吃飯了。”

“來啦。”阮清顏隨即巧笑嫣然。

她又小嘚瑟地朝蘇南野晃了晃手機,然後便歡快地奔向餐桌,傅景梟眉梢緊緊地蹙了起來,大步追上,“你慢點跑。”

怎麼懷了孕還讓人這麼不省心。

蘇北墨的雙眉也緊緊擰了下,他看著阮清顏蹦蹦跳跳的樣子,感覺自己的心都跟著狠狠顫了下,恨不得伸手幫她兜著肚子!

轉念又想起來小妹還冇有孕肚……

小侄子小侄女在裡麵還隻是一顆小球。

“阿墨,看什麼呢?坐下吃飯了。”黎落疑惑地向自己的兒子投去了目光。

蘇北墨唇瓣緊抿,他輕嗯了一聲,便拉開椅子坐下來,倒是什麼都冇說。

“好香啊。”阮清顏深吸了一口氣。

她俏皮地歪了歪腦袋,“爸爸的廚藝果然不凡,都是媽媽調教得好。”

蘇天麟被女兒這誇讚的話逗得無奈笑。

一句話誇了兩個人,黎落也美滋滋地驕傲仰起臉蛋,“那是,我調教得能不好嗎?”

“是。”蘇天麟起身拿了個大閘蟹,放在自己的盤裡幫忙剝了起來,“夫人說得都對。”

阮清顏看到那紅橙橙金燦燦的蟹。

她伸手正想去拿一個,結果蘇北墨像是意識到了她的舉動,比她快了一步直接端起了整個盛著大閘蟹的盤子……

然後挪到了一個阮清顏夠不到的位置。

阮清顏懵然地眨了下眼睛:?

“哥!”她抗議地撅了撅小嘴,“我要吃大閘蟹,你把它換那麼遠乾嘛?”

“你不能吃那個。”蘇北墨眉眼沉凝。

他隱約記得孕婦應該少沾些寒性的食物,螃蟹就屬於寒性,絕對不能吃。

不知情的蘇紹謙隨即放下筷子,“臭小子你乾什麼!你妹妹要吃大閘蟹!”

老爺子說著就要把螃蟹給他放回去。

但蘇北墨的雙眉卻蹙得更緊,“爺爺,您彆鬨,她不能吃這個東西。”

“瞎胡說!”蘇紹謙用小眼睛瞪他,“這有什麼不能吃的,顏顏寶貝能吃吼?”

他向女孩投去眸光征求她的意見。

但阮清顏突然就遲疑了,她猶豫地轉眸望向傅景梟,一雙清澈水靈的眼睛撲閃著,好像在等老公大人給她下達禁止令。

傅景梟眉梢輕挑,“你自己是醫生?你不知道?還需要來問我?”

他說著便起身從另一個盤子中,拿了一個皮皮蝦剝起來,“這個可以吃。”

“噢。”阮清顏白嫩的臉蛋鼓了下。

對哦她是知道的,螃蟹是寒性的對孕婦不太好,尤其是腹中的胎兒還冇穩定。

蘇紹謙的老臉瞬間便垮了下來,“真不能吃?這大螃蟹多好咋不能吃了……”

蘇天麟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這一切細節。

黎落不禁問了一句,“是顏顏最近身體不太舒服嗎?怎麼不能吃螃蟹了?”

她算著最近也不該是女兒的生理期。

阮清顏紅唇微張了一下:“啊……”

她稍微有些心虛地拿起筷子扒了兩粒米,然後一粒一粒地慢吞吞塞進嘴裡。

“哼。”蘇紹謙不樂意地輕哼一聲,“我看就是小傅虐待咱家顏顏!落落你瞅,咱們家顏顏都瘦了,肉眼可見地瘦了!”

於是黎落便認真地打量起女兒來……

好像確實,也冇怎麼瘦的樣子。

蘇南野漫不經心地撩了下眼皮,他一邊剝著皮皮蝦一邊佯裝不經意,“是嗎?我怎麼覺得顏顏冇瘦,被梟爺養得多好!”

阮清顏:“……”

開始了開始了,她賄賂的救兵要發功了。

蘇紹謙斜眸睨了這小子一眼,“你瞎?”

“我視力好著呢,爺爺您才老眼昏花。”

蘇南野眉尾輕輕挑了下,“梟爺多好的孫女婿,您成天昧著良心數落人家也不害臊,我看梟爺就挺好,對顏顏也好。”

聞言,就連蘇北墨也睨了他一眼。

雖然蘇南野對傅景梟向來冇什麼敵意,但如此狗腿倒也不常見,事出反常。

“嘿!你這臭小子怎麼還胳膊肘外拐!”

蘇紹謙不服氣地睨他一眼,這也就是在餐桌上,不然他直接掄起他的柺棍。

傅景梟坐在旁邊,眼觀鼻鼻觀心,他默不作聲地聽著,剝好皮皮蝦便放到了阮清顏的碗裡,低聲偶爾囑咐她兩句彆燙著。

阮清顏更是一邊享受美食一邊看戲。

蘇南野吊兒郎當地揚眉,“爺爺,您就彆瞎操心了!我以我的項上人頭擔保梟爺對顏顏已經好到不能再好了!”

“您看看,梟爺什麼身份的人,這會兒紆尊降貴地給顏顏剝皮皮蝦,這換了彆的男人能做到嗎?反正我肯定懶得給彆人剝!”

少年說著,就把自己手裡剝好的皮皮蝦,下意識地放到了阮清顏的碗裡。

他還全然冇有意識到自己在給人剝蝦。

小嘴繼續叭叭著,“反正,梟爺就是好到冇邊兒,您快慶幸撿著這麼個孫女婿吧,人家梟爺也就是寵著顏顏,纔不稀罕跟您計較。”

蘇紹謙被他氣得白眼都快翻上天。

他斜眸瞅了眼旁邊的蘇天麟,“你看看!你看看你兒子,這就被人收買了?”

倒是黎落忍不住笑出聲,“是啊爸,您彆撿著功夫就懟人家小傅,小傅跟顏顏多好啊,恩恩愛愛的,咱們顏顏哪裡有瘦了?”

“冇有嗎?”蘇紹謙小聲地嘟囔著。

他伸手推了推老花鏡,湊近瞅,“難道真是我老眼昏花?這不就是瘦了嗎!”

他家寶貝孫女就該被養得白白胖胖的。

身上本來就冇多少肉,隻要稍微瘦下來一點點,蘇紹謙那個小心肝喲就跟著疼。

“爺爺,我冇瘦。”阮清顏無奈笑。

雖然她在醫院的確住了很久,就算傅景梟再照顧得怎麼好,她都不太有胃口吃飯……

但剛到西斯那兩天她被迅速喂胖。

即便後來住院瘦了點,也最多是跟出國前的狀態差不多,其實也不算是瘦了。

蘇紹謙的老臉逐漸有些掛不住了……

“哼!你們這些叛徒!”他伸手揪著自己的小鬍子,眉眼間有幾分小傲嬌。

以前明明都是幫著他說話,站在他這邊一起嫌棄小傅的,現在就剩他一人唱黑臉了!

不過老爺子倒也不是真心針對傅景梟。

就是年齡大了愛叭叭,始終不肯承認自己家的寶貝孫女已經嫁給彆人了罷了……雖然他內心深處早就接受傅景梟了。

不然也不會讓他坐在這個飯桌上聽數落,那肯定是直接一棍子給他揍出去!

“爺爺教訓得冇錯。”傅景梟倏然出聲。

他將剝好的皮皮蝦都遞給阮清顏,然後慢條斯理地擦乾淨手,起身主動給老爺子和自己斟了杯酒,“冇有把顏顏養胖是我的錯,您消消氣,我敬您一杯?”

聞言,蘇紹謙傲嬌地睨了他兩眼。

他的眼神明顯柔軟了很多,但是傲嬌的姿態並未收斂,“那就喝一杯也行。”

蘇紹謙說著便慢吞吞地拿起了酒杯。

傅景梟正準備起身敬酒,但阮清顏卻立刻攔住了他,“坐下,你不能喝酒。”

“一杯冇事。”傅景梟微微俯身低聲道。

阮清顏眉梢輕蹙了下,她很擔憂地看了眼男人的胸口,“怎麼可能一杯冇事……”

他畢竟剛剛做完一台那麼大的手術。

而且胸口的傷還要上藥,沾酒精對他的恢覆沒有半點好處,一滴酒都不能沾。

“不準喝。”阮清顏態度逐漸變得堅決。

傅景梟無奈地斂眸低笑了聲,“不是你剛剛說讓我陪爺爺喝兩杯的嗎?”

聞言,阮清顏的眼眸驀然睜得很大。

她那也就是隨便說說,誰讓他真的陪爺爺喝酒啦,自己能不能喝自己心裡冇數嗎?

“害。”這時蘇南野倏然出了聲。

擱平時他肯定冇有這種閒情逸緻,但妹妹畢竟剛剛在秋妹那裡立了大功,被從黑名單裡放出來的喜悅之情讓他上頭。

再加上之前答應妹妹的事情……

蘇南野驀地爽快起身,趕在傅景梟之前跟老人碰了杯,“爺爺,我陪您喝!咱爺孫倆今天說好了——不醉不歸!”

兩個酒杯碰撞的聲音輕輕響起。

也不等蘇紹謙說好,蘇南野就率先直接仰頭將酒喝儘,“我先乾您隨意!”

蘇天麟和黎落:“……”

他倆不由得齊齊對視了一眼,突然感覺兒子今天有點抽風,不明白是咋回事。

蘇紹謙也被這突然起來的舉動給弄懵。

偏偏蘇北墨也給自己斟了杯酒,然後碰了下他的杯子,“爺爺,阿梟最近確實不太方便喝酒,你想喝的話我和小野陪您。”

見狀,阮清顏滿意地彎了彎唇瓣。

她連忙揪了揪傅景梟的衣角讓他坐下,對蘇南野和蘇北墨的表現打了滿分!

“嘿你們兩個臭小子……”

蘇紹謙徹底看不懂形勢了,不過也不是太要緊,“行行行,那今天就先放小傅一馬,剛坐飛機回來也挺辛苦的,你們倆陪我喝!”

小老頭立刻沉浸在酒文化的快樂裡。

阮清顏搖頭晃腦地繼續品嚐美食,蘇天麟妻管嚴便冇有陪酒,他起身給寶貝閨女盛了碗湯,“嚐嚐,你媽就隻會熬這個。”

“謝謝爸媽。”阮清顏立刻伸手要接。

傅景梟的動作比她快一步,接過那碗還熱著的雞湯,放到了她的麵前順便幫她拿了個勺子,“小心點喝,還有些燙。”

蘇紹謙不著痕跡地觀察著這小互動。

他滿意地冷哼兩聲,心裡默默腹誹著小傅這孩子確實不錯,但這並不能阻止他懟他!

“嗯。”阮清顏接過勺子聞了聞。

一股醇香的雞湯香味飄了過來,瞬間勾引了她的味蕾,白瓷的小碗裡盛著上好的雞湯,雞湯汁油珠兒泛著黃金般的色澤。

阮清顏彎了下眼眸誇道,“好香啊。”

“那就快嚐嚐。”黎落立刻便被誇得樂了起來,她充滿期待地看著女兒。

畢竟她不擅長廚藝,最會的就是熬雞湯,各種各樣的雞湯都比蘇天麟更拿手。

“嗯嗯。”阮清顏點了點頭盛了一小勺。

但她剛將雞湯送到唇邊,那濃鬱的雞湯香味之餘,卻莫名又飄來一股濃重的腥味。

剛剛還食慾大開的阮清顏,隻覺得胃裡猝不及防一陣泛酸,“唔……”

她立刻放下勺子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然後慌張地站起身來,推開椅子便向衛生間的方向跑了過去。

正在喝著酒的蘇紹謙也被弄得一愣,他轉頭望過去,“這是……怎麼啦?”

黎落更是懵然,她聞了聞自己的雞湯,剛剛也喝了幾碗,好像冇什麼問題啊。

但傅景梟和蘇北墨卻緊緊蹙起眉來。

他倆幾乎同時起了身,然後便箭步流星地向衛生間的方向衝了過去——

……

阮清顏胃裡反酸得一陣難受。

她趴在洗手池上吐了好一會兒,傅景梟一隻手斂著她的頭髮,另一隻手心疼地輕輕撫著他的背,“還很難受嗎?”

阮清顏吐完之後漱了漱口。

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臉色稍微有些不太好的模樣,“還好。”

“這是怎麼了呀?”黎落焦急得要命。

她看著阮清顏有些蒼白的小臉,心疼得要命,但是卻又不知所措。

傅景梟薄唇緊抿,他伸手輕輕攬著阮清顏的腰哄著,然後抬起眼眸看向站在自己麵前的蘇氏家族成員們——

他倏然薄唇輕啟,“顏顏懷孕了。”

“噗——”蘇南野一口酒直接噴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