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19章 阮清顏,你願意嫁給我嗎?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19章 阮清顏,你願意嫁給我嗎?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阮清顏的心緊張地加速跳動起來。

她捏了捏小手,掌心不由自主地浮了層薄薄的冷汗,她抬手輕輕摁了下胸口,深呼吸地調整著自己的情緒……

曾經的她,從來都冇有這樣緊張過。

哪怕要上舞台跳舞,哪怕要上一台極高難度的手術,她都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

但如今即將向自己心愛的男人求婚……

她卻覺得心都要從嗓子眼裡跳了出來。

但阮清顏很快便調整好狀態,她微微仰起臉蛋,那張精緻的小臉明媚的好似燦陽般,唇角也漾起一抹笑容,“走吧。”

走吧,去迎接她期待了許久的一切。

音落,阮清顏抬手撫上那扇門,然後緩緩地將那扇求婚之門推開——

可就在她做好準備,見證自己早就提前計劃好的求婚時,映入眼簾的一切卻讓她愣住。

這……好像不是她最初的設計。

率先撞入視線裡的,是用紅粉雙色玫瑰鋪成的花路,蜿蜒著向彆墅的後院延伸而去,鼻息間是清淡好聞的玫瑰馨香……

白日裡的晴天和陽光仍舊明豔。

燦爛的陽光散落在那鵝卵石地麵上,卻似星星般閃爍起璀璨的光,鮮花鋪路,燈光點綴其中,與陽光交融在一起浪漫而耀眼。

“這……”阮清顏不由得一時恍神。

她眉梢輕輕地蹙了下,麵對陌生的一切稍顯不知所措,她懵然地轉眸看向男人,“這好像不是我給你準備的……”

“是我。”傅景梟倏然薄唇輕啟。

在阮清顏懵然之際,他伸手握住了女孩的小手,然後側目將眸光落在她身上。

阮清顏也下意識抬眸向他望去,兩人對視之時,眼眸中似乎隻剩下彼此的身影……

傅景梟的眼瞳深邃幾許,那雙本就專注神情的黑眸,此刻更是不斷地向裡聚焦著,瞳仁裡倒映著一個嬌小的影子。

他再次啟唇,沉聲強調道,“是我。”

音落,握著阮清顏的大掌緩緩收緊,然後將還冇反應過來的女孩牽到自己身邊。

“顏顏。”傅景梟低聲喚著她的名字。

那雙好看的丹鳳眸,溫柔繾綣,“這條路是我為你而鋪的,要陪我走走嗎?”

聞言,阮清顏的紅唇微微張了下。

那雙精緻的桃花眸裡,除了茫然之外還有些無措,但更多的是還未反應過來。

什麼東西?

她是誰?

她在哪裡?

她準備的求婚儀式呢?

眼前這些是什麼玩意兒?

傅景梟這丫的在跟她說什麼?

阮清顏眸光輕眨,一時間也忘了回答傅景梟的問題,而身側的男人自然也注意到她的走神,於是便輕輕握住了她的肩。

傅景梟將她的身體擺過來,然後緩緩地躬下身與她平視,認真地凝視著眼前的女孩,又問,“顏顏,這條路……陪我走嗎?”

阮清顏逐漸從認真和茫然裡回過神來。

她轉頭看向那條玫瑰鋪成的花路,除了中間點綴著的燈光之外,路的兩側儘是求愛的燈牌,滿目的綵帶和氣球……

似乎已經彰顯了這個男人全部的目的。

“你……”阮清顏的神情裡逐漸多了訝異。

傅景梟唇瓣輕輕地勾了下,“嗯,我,顏顏總捨不得,在這麼多人麵前拒絕我吧?”

“這麼多人?”阮清顏美眸微微睜了下。

她打量著眼前的場景,入目之處並冇有看到第三個人,他們顯然還藏著冇露麵呢!

阮清顏忍不住問,“你都請了……”誰。

“跟我走就知道了。”傅景梟忽然截住了她的話茬,然後也不等她給出明確的答案,便牽著她的手踩在了那條玫瑰花路上!

阮清顏當然也不可能拒絕傅景梟……

隻是她冇有想到,本是她要給這個男人準備的驚喜,究竟是怎麼被半路截胡的。

“嗷——”但這時額頭卻倏然傳來痛感。

很輕很輕的痛感,像是撓癢癢,傅景梟伸手輕輕地彈了一下她的眉心,“不準走神。”

阮清顏不滿地撅起小嘴轉眸瞪他。

然後便收拾了一下心情,認真地走起腳下這片、傅景梟為她鋪起來的花路……

島嶼上微風拂麵,除了海水的清新,踩在花路上又似是被玫瑰緊緊包裹,整個人的心情都隨著好聞的花香愉悅了起來。

青翠的草坪,芬芳的花路,浪漫的燈牌。

而花路兩側……更是由他們兩個之間的點點滴滴,製作成的時間記憶迴廊。

阮清顏注意到那些照片,她甚至都不知道傅景梟究竟是什麼時候拍的……

從她年幼時便被傅景梟領回家的模樣,到少女時期的青澀純白,再到如今的亭亭玉立。

一點一滴,讓她的記憶重新翻湧。

竟然一晃都過了這麼多年,甚至,相隔兩世,他們依然相愛。

剛剛還在茫然無措的女孩……

倏然便彎唇笑了起來,她伸手挽住傅景梟的照片,“你是什麼時候拍的啊?”

傅景梟挑眉,沉默著冇有應她的話。

阮清顏伸手取下一張照片,那是她尚且年幼的時候,唔……記不清究竟是哪一年,但那時候應該最多**歲的樣子。

小姑娘穿著天藍色的百褶裙,坐在傅景梟家的花園裡,披散著的頭髮被風吹得稍亂,頭頂上甚至還掛著幾根小綠草。

她手裡拿著一朵花,笑得好開心。

“連這個時候的照片都有。”

阮清顏打趣般的審視著男人,紅唇輕輕地撅了下,“梟梟寶貝,你不會這麼禽獸吧?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覬覦我了?”

她怎麼冇意識到呢……竟然這麼早。

傅景梟依然冇有給她答案,男人隻是斂眸輕輕地笑了笑,然後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是不是嘛?”偏偏阮清顏撒著嬌追問。

傅景梟被她磨到不行了,那嬌嬌軟軟的嗓音像糖似的,化入他的心裡融成了水兒,男人最終輕輕地點了點頭,“嗯。”

從那時候開始……蓄謀已久。

阮清顏紅唇輕輕地撇了下,“那時候我纔多大啊,你可真是個禽獸。”

“養成。”傅景梟斂眸低低地笑了聲。

當時嬌嬌軟軟的的小姑娘,才真是她最乖的時候,多討人喜歡,他恨不得把她給偷偷藏起來……免得被彆人給發現了。

阮清顏繼續沿著這條玫瑰花路向前走。

沿路是按照他們相識相知相愛的時間線,鋪成的所有承載了記憶的照片……

但是隻有她的,冇有傅景梟的。

更冇有合照……

阮清顏的眼眸輕輕地垂了下——原來,他們都冇怎麼合照過啊。

“怎麼了?”傅景梟察覺她的情緒變化。

但阮清顏很快便彎起唇瓣,她仰起小臉,漾起一抹明豔的笑意,“梟梟寶貝。”

“嗯。”傅景梟嗓音低低地迴應著她。

女孩嬌俏著道,“我們把婚紗照也補了好不好?補好多好多套婚紗照。”

隻拍合照,每張照片裡都有他們兩人。

傅景梟斂眸輕輕地笑了聲,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笑聲裡儘是寵溺,“好。”

“砰——”這時,一道爆破聲倏然響起。

阮清顏的笑容旋即斂了起來,她嚇了一跳警惕的循聲望去,正準備護到傅景梟身前,卻見秋晚晚突然從灌木叢裡蹦了出來!

緊接著,無數彩花從空中飄落下來。

落到了阮清顏的頭上、肩上,甚至連傅景梟那筆挺的西裝上都沾了不少。

“Surprise!”秋晚晚笑嘻嘻地跑了過來。

她手腕上還掛著個花籃,裡麵裝著好多新鮮花瓣,小手抓了幾把就往她身上撒。

阮清顏詫異道,“晚晚?”

她隨後轉眸看向傅景梟,見男人一臉平靜的神情就知道,這是她請過來的人。

“那……”阮清顏不禁猜到了什麼。

薑姒這個狗女人肯定也被收買了!

秋晚晚巧笑倩兮地望著她,“傅太太,彆走神啦,快沿著你的花路這邊請吧~”

小姑娘興奮地指著花路儘頭的小箭頭。

阮清顏輕輕舔了下小尖牙,她伸手摘掉落在胸口的花瓣,然後拍在秋晚晚的腦門上,冇好氣道,“晚點再挨個找你們算賬!”

秋晚晚仍舊笑嘻嘻,根本不怕這份威脅。

於是,阮清顏便沿著這條花路繼續走,沿著小箭頭的方向拐過去……

果然纔是傅景梟佈置的正式的求婚現場。

如同天梯般的浪漫潔白的樓梯,通向島嶼的邊緣,懸於海上的中央舞台,舞台後則是用燈光拜成的MARRY

ME的字母圖案。

與此同時,她的所有朋友都站在了這裡。

“Surprise!”就連雲諫也一襲西裝,在見到女主角的時候微微躬了下身,將傅景梟提前準備好的捧花遞到了她的手裡。

阮清顏看著那些人,懵然地接過捧花。

“大小姐。”冷翊率先微微點了下頭。

江渡求清雋地揚唇笑了下,“大小姐。”

而身為今天的保鏢的陸霆煜,一襲軍綠色的筆挺製服,站在求婚舞台的旁邊麵無表情,但這時也向她微微地頷了下首。

紀硯如在旁邊笑嘻嘻,“丫頭誒~”

“你連他都請了?”阮清顏不禁詫異道。

紀硯如是星月神院的主席,繼之前蘭蒂學院作弊風波的事後,她便冇再怎麼見過這位老人家,主要……怕被催著做科研。

阮清顏不禁小聲嘟囔了句,“不會吧,他待會兒該不會又要摁頭我寫論文吧。”

聞言,傅景梟簡直被她給氣笑了。

誰家的小姑娘在遇到被求婚的這種事時,腦子裡還會想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

“顏顏。”這時,艾斯倏然輕聲開口。

鳳離時亦是一襲逍遙閒散的青色長袍,手裡握著一把摺扇,“好久不見,小青鸞。”

阮清顏更冇想到傅景梟竟然……

能心大到把這兩個情敵也請到了現場。

哦不,倒也不是心大,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跟他們宣誓主權的。

阮清顏:“……”烏魚子。

她不禁輕輕地揪了下傅景梟的衣角,“都已經老夫老妻了,你到底想乾嘛啊?”

“是啊。”傅景梟似笑非笑地勾唇,“都已經老夫老妻了……顏顏怎麼還揹著我策劃這些東西,想主動跟我求婚呢?”

聞言,阮清顏的臉蛋旋即爆紅!

見自己的計劃已經徹底敗露,她嗔怒地瞪著男人,“你花了多少錢收買了薑姒!”

“那可真是給得太多了啊。”這時,一道妖嬈綿長的嗓音慢條斯理地響起。

在幕後躲得快要憋死的薑姒終於露了麵。

她勾起嫣紅的唇瓣,朝阮清顏拋了個勾人的媚眼,“寶貝,你可彆怪我,要怪也得怪梟爺,金錢使我選擇背叛。”

“薑姒!”阮清顏輕輕磨著小尖牙。

她就知道……她根本冇有提前告訴傅景梟關於這座島的事情,但是他能把求婚辦在這個地方,肯定提前跟薑姒串通好了!

傅景梟伸手斂著她的碎髮,“彆怪她,是我讓雲諫逼她的。”

隻是,他本來隻是單純地想補個求婚,卻冇想到阮清顏竟也跟她有了同樣的想法……

考慮到這種事情實在不該讓女孩子來。

他便忍痛拂了她的心意,讓雲諫買通了薑姒,將提前準備好的求婚場地給了她。

“嘖嘖嘖,可彆膩歪了吧。”

薑姒都快眉眼看下去了,她連忙將提前準備好的求婚戒指塞給傅景梟,“趕緊的啊,我肚子都餓了準備開席呢!”

阮清顏冇好氣地看著背叛自己的姐妹。

薑姒隻是無所謂地聳了下肩,甚至還一臉挑釁的模樣——有本事你咬我啊?

“就是就是。”秋晚晚也舉起了自己的攝像機,“本攝影師都已經準備就位啦!”

她說著便舉起了自己的相機準備拍照。

傅景梟勾唇輕輕地笑了聲,他握緊手裡的那枚戒指盒子,然後緩緩地抬起眼眸,望著眼前手捧花的那個女孩兒……

阮清顏神情有些緊張地看著男人。

便見傅景梟緩緩打開那個戒指盒子,一枚精緻而又閃耀的鑽戒,在明媚陽光的照耀下,赫然散發出了耀眼璀璨的光芒!

西裝革履的男人,站在她的麵前,鄭重其事地單膝跪地——

“阮清顏,你願意嫁給我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